第771章、不要脸的老头子!

    第771章、不要脸的老头子!

    第771章、不要脸的老头子!

    爆炸事件发生后,方炎就住在别墅里面没有出去。[燃^文^书库][]『樂『文『小『说|

    他的身体仍然虚弱,也仍然没办法搞清楚自己的身体状态。

    气海里面已经感受不到任何气体,倒是有一黑一白两条太极鱼在里面自由地翱翔呼吸----就好像是生活在河水里面一样。

    陆朝歌每天正常上下班,回来的时候都会买来大量方炎喜欢吃的菜,然后系起围裙亲自下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睡得了大床,大概说得就是这样的女人吧?

    谁能够想象到,朝炎科技的实际掌控人,身家数百亿的美女富豪,她在家里的时候心甘情愿地为一个男人素手调羹汤?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魅力。

    自从那次坦诚相对的谈过之后,两人就绝口不提发生关系的事情。当然,他们也没有再发生过第二次关系。

    他们的相处模式仍然和往常一样,陆朝歌下班回来做饭,方炎负责洗碗。或者陆朝歌下班回来的时候方炎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然后陆朝歌就主动去洗碗。

    安静而温馨,和其它的那些小小情侣家庭没有什么两样。

    今天晚上是方炎做饭,所以陆朝歌系着围裙在厨房里面洗碗。

    方炎泡了两杯热茶之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看电视。

    天气闷热,乌云翻滚,看起来今天又要下一场暴雨。

    现在已经不是花城的阴雨季节,但是每天的降雨量仍然充沛。一会儿睛天一会儿暴雨,或者下雨的时候出太阳,花城人民已经被这种反复无常不讲规则道理的天气给折腾坏了。

    轰隆隆-----

    当第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时,方炎转身朝着院子里面看过去。

    整个院子都被那电光照亮,那碧绿的草坪,那幽深的树丛以及院子漆黑的大门铁柱都清晰可见。

    哗啦啦----

    暴雨狂#泄,就像是有天神在上面恶作剧,一盆一盆地向着下面倒水一般。

    “好大的雨。”方炎对着厨房里面忙活的陆朝歌说道。

    陆朝歌脱下手上的洗碗手套,把脖子上的围裙解下放在衣架上面,看着被雨滴拍打的啪啪作响的玻璃窗户,说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顿了顿,又说道:“你要不要给爷爷打个电话?他的腿不是一到下雨天就痛吗?”

    方炎的爷爷方虎威双腿瘫痪多年,因为长期不运动的缘故,又患上了内风湿。之前一直用药物泡脚,风湿也好地差不多了。最近半年时间里方虎威的精神恍惚,不愿意泡脚也不愿意让人帮忙推拿按摩。上次方炎回家,他的风湿病又犯了。方炎和他好好地谈了一次,让他务必用自己开的中药药方泡脚,并且让母亲每天监督,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腿好得怎么样了。

    方炎无意间和陆朝歌提过一句,没想到陆朝歌就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看到外面下雨,就提醒方炎给爷爷打通电话关心一下。

    方炎知道爷爷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睡觉,他现在睡得越来越少了,甚至有时候彻夜难眠。据说老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非常的害怕睡觉,担心自己一睡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

    方炎不知道爷爷有没有这样的担心,但是他心里却一直在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是,在父亲惨死,老酒鬼远赴极寒之地生死不明的时刻,方炎真得不愿意再承受至亲之人离开的伤痛了。

    “傻了?花城下雨,燕京也不一定会下雨。”方炎笑着说道。

    他还是从桌子上抓来手机,准备打电话和爷爷好好聊一会儿天。老人家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如果能够接到子女的电话,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方炎拨通了爷爷的电话,振铃才刚刚醒起一声,电话竟然立即就接通了。

    方炎很是惊讶,说道:“爷爷,怎么这么快就接了电话?”

    “很快吗?”方虎威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笑呵呵地说道:“我正准备拿着手机充电呢,没想到电话就响了----有事儿?”

    “没事儿,就是想和你聊聊。”方炎笑着说道。他知道,爷爷并不是要给手机充电。他以前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自从方炎买了一款老人机强制性地塞给他使用后,他就时时把手机握在手里。他接到手机礼物的那一天,给自己的大女儿二女儿以及远在明珠的小女儿都打了一通电话,甚至还给老朋友陆睁也打了一通电话聊了大半个小时----他总是在等电话铃声响起,因为电话那头有自己的亲人。这是这个曾经威名赫赫戎马一生的老人眼下最期待的事情。“花城下雨了,朝歌知道你的腿脚不舒服,让我给你打通电话问候一声。”

    “朝歌?”方虎威显然已经知道了陆朝歌的存在,沉声问道:“你和朝歌在一起?”

    “是的。”方炎坦白地说道。对电话那头的老人,他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事情。也隐瞒不了。“我们在一起。”

    果然,方虎威沉默片刻,说道:“方炎,你应该清楚,我一直希望你能够和叶家那丫头走到一起。那么多年了,这也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

    “爷爷,我知道----”方炎知道爷爷猜到了些什么。这个老人家的睿智总是超出自己的想象。“我会处理好的。”

    “你处理不好。”方虎威说道。

    “-------”

    “你从来都没有什么感情经历,你在这种事情上面就是一个刚刚初生的孩子,你怎么去处理?智商高并不代表情商高,再说你两样都不高。”

    “------”

    “你不能对不起温柔。”方虎威声音严肃地嘱咐着说道。

    “爷爷,我知道。”方炎赶紧答应。却心神有些不宁,如外面正呼啸而过的冷风。他应当如何和叶温柔解释这一切呢?

    “温柔,我爱上另外一个女人----”

    “温柔,我和其它女人有了关系----”

    “温柔,你-----”

    ------

    方炎觉得自己真是个人渣。

    方炎觉得自己的心理很难受,看了一眼陆朝歌所在的位置,说道:“爷爷,我和朝歌说了,她是我的女人-------温柔那边,我也会和她好好解释。要不,你骂我吧?”

    陆朝歌并没有听方炎和爷爷的通话,而是端着方炎帮她泡好的茶水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脚椅上,看着外面仿若鬼哭狼嚎的扭曲世界。丰腰肥#臀,姿势优雅给人诱惑。

    “你这个混蛋。”方虎威狠狠地骂道。“你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你对得起温柔吗?你对得起叶家吗?你对得起我们方家的列祖列宗吗?你怎么能够这么自私呢?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方虎威从来没有这么凶狠地骂过自己,方炎的心里觉得异常的压抑。

    他一声不吭,沉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有没有怀孕?”很快的,方虎威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要是怀孕就好了,咱们方家----真是太缺少人气了。方炎,你责任重大啊。就算我这张老脸不要了,你也得给我们方家糊弄一大家子人出来------不然我怎么下去见祖宗啊?方炎,现在的方家很危险,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方家------可就断了根啊。”

    “爷爷-----”

    “好了好了,我困了,要睡觉了,你们年轻人也早些休息吧----”方虎威老爷子不耐烦地说道。“对了,这件事情要和温柔说清楚,一个字都不许隐瞒。”

    “你觉得温柔-----”

    “我又不是温柔,我能知道她是一刀把给给杀了还是一刀把你给阉了?”方虎威老爷子没好气地说道。“挂了,有时间给你妈多打打电话。”

    嘀嘀------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

    方炎收起电话,正想要和陆朝歌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看到陆朝歌把手里的茶杯放到高桌上面站了起来。

    然后,她拉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当她再次进来时,带回来一个全身都快湿透了的女人。

    方炎看清楚女人的模样,惊讶地说道:“上心,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下这么大的雨。”

    将上心接过陆朝歌递来的毛巾擦拭脸上和头上的雨水,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方炎说道:“出发的时候没有下雨,都到小区门口才突然间下起来----那个时候我又不好开车回去。只能硬着头皮冲进来了。不过也没有淋着,车子一直开到院子门口,也就是走这几步路的时候淋到几滴----”

    陆朝歌邀请将上心落座,又亲自去泡了一杯茶水送过来。

    “谢谢。”将上心接过茶水感激地说道。

    陆朝歌笑笑,说道:“你们聊,我上楼看一会书。”

    “朝歌。”方炎出声喊道。“坐下来一起听听吧。上心这次过来,应该是和将家的事情有关系吧?”

    将上心并不怀疑方炎在自己的身边安排了卧底,就算他真地那么做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找不到一个方炎能够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的理由----自己可是将家的人啊,自己可是江逐流的老婆啊。

    陆朝歌点了点头,又重新坐回在方炎的旁边,两个人一起看着将上心,等着她道明来意。

    将上心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这才看着方炎和陆朝歌说道:“将军行来找过我。”

    “嗯。”方炎点了点头。

    “他想收购我手头上龙图集团的股份。”

    “嗯。”方炎再次点头。

    将上心奇怪地看着方炎,说道:“你早已经知道了?”

    “我早已经猜到了。”方炎说道。他看着外面暴躁急骤地雨滴,叹息着说道:“算算时间,将家也是时候发动攻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