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死不瞑目!

    第756章、死不瞑目!

    嗖——

    叶温柔的身形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方炎的身边,她到来的时间几乎和宋插秧落地的时间一致,由此可见她对方炎是多么的关心。

    她的身体挡在方炎的前面,表情急切地看着方炎,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方炎摇头说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宋插秧老匹夫的锤子呢?

    哐哐哐——

    百里路也冲到了方炎的身边,一脸着急地看着方炎,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死不了吧?”

    “死不了。”方炎说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宋插秧老匹夫的锤子呢?

    方炎没事又死不了,那倒霉地自然就是道痴宋插秧了。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转移到了宋插秧的身上,视线的焦点聚集在他后背上面那个正在汩汩流血的枪口——

    宋插秧受伤颇重,一头栽倒在地上之后,大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等到他稍微清醒一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至少要更换一个稍微体面一些的姿势,却发现身体锥心般的疼痛,身体的力气在快速的流逝消失。不说起身,就连翻身都无比的困难。

    他一点点地挪, 动,让自己的后趴式变成了前仰式,眼神悲愤地盯着阴沉的天空,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明明是自己要击杀方炎,为什么却落到这样一个悲惨的地步?

    “我的锤子呢?”宋插秧出声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方炎一脸迷惑地说道。“好像是被我的火龙给带到天上去了。”

    “为什么你的火龙能把我的锤子带到天上去?”宋插秧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咳着咳着,自己的嘴巴周围便铺满了血星。他的内腑受伤严重,每一次咳喇都有大量的鲜血喷射出来。“你不是没有太极之心了吗?你的劲气怎么能够凝聚化形?”

    “我也不是太了解,你等我回去研究研究——”方炎不好意思的说道。面对别人的虚心请教,自己这个火龙的驾驭者却不懂其中的原理,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好老师。“毕竟,事情刚刚才发生,我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想这里面的一些内容——”

    “你为什么用枪?”宋插秧问道。“大家都是内江湖中人,比武切磋在所难免,用刀用剑也无所顾忌——你为什么要用枪?”

    在宋插秧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叶温柔和百里路的视线也转移到了方炎的脸上。

    是啊,这个家伙怎么能够用枪?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他怎么会摸出了一把手枪?

    内江湖中的仇恨冤隙不少,你被人砍了一只胳膊,就想办法砍回对方一只胳膊。你被敌人刺了一剑,那就想办法刺他十几二十剑——但是,从来都没有你被人砍了一只胳膊然后你就用枪打爆了别人的脑袋这种事情发生过。

    大家约定束成,形成了一条不存在但是所有人都在遵守的规矩:不用热武器!

    再说,对于他们这些内江湖的高手来说,枪算是什么?子弹又是什么东西?

    天下之间,功夫最高。

    这是他们的尊严,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和热#兵器水火不融的禁区。

    可是,你他妈用枪——这种行为是作弊是违规是要遭人鄙视的。

    方炎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脸颊火辣辣的生痛,眼神躲闪,不敢和叶温柔和百里路的眼神对视,更不想去看宋插秧那谴责的质问的眼睛,声音干涩地解释着说道:“人穷志短,带把枪保险。你也知道,我的太极之心消失了,你的功夫又太好,跑得又太快——我怕我追不上你,一不小心就从口袋里摸出手枪对着你开了一枪。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方炎的太极之心变成死胎,动用内劲就要承受烈火焚身,方炎突然间觉得自己很没有安全感——特别是和一群内江湖怪物在一起打交道的时候,他的心里更是充满了自卑感。

    千年宫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和难友公孙旗经历了一次生死大逃亡。好几次他们走投无路,又因为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浴血拼搏无所不用其极——这才让他们最终有机会逃出那一块人间炼狱,活着回到了华夏。

    也正是这一次的遭遇,让方炎更加感受到了生命之美,感触到了生命的重要性。

    他要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家人和爱人活着,他不能死,他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于是,他在出来保护凤凰的时候特意在身上准备了一把枪。

    枪这种东西并不是万能的,譬如他和宋插秧单打独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机会拿枪或者开枪。就算把枪拿出来了,也不一定有机会射到宋插秧。因为在自己刚刚把枪举起来的时候,可能宋插秧就已经冲进来扭断了你的一条手臂——他们这样的人物,前行和躲避的速度要超越子弹射击的速度。

    在他挥出去的火龙顶穿道痴宋插秧气锤的时候,宋插秧和方炎两人都有一些恍神。想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或者事故。

    宋插秧甚至开始疑神疑鬼,以为方炎也是隐藏实力的天道境高手——

    趁其病,要其命。方炎迅速反应过来,一脚踢在宋插秧的腹部。没想到的是,宋插秧这个老匹夫阴险之极,竟然主动受了这一脚之后,借着反推之力拼命逃窜——

    方炎想也不想,从口袋里摸出手枪就朝着宋插秧的后背射了过去。

    他真地不是故意的!

    “——”宋插秧想说我他妈很介意。我介意的快要死了好不好?

    “这次算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方炎看着表情狰狞扭曲的宋插秧,忍不住出声问道。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可怜兮兮的模样。每当别人这么看着他的时候,他就瞬间同情心泛滥——即使面对的人是他恨之入骨的道痴宋插秧也不例外。

    “麻烦你——”宋插秧一句话没有说完,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咳得过于激烈,大股的鲜血喷了出来,然后又落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一代道痴宋插秧,这个时候的模样实在是惨不忍睹。

    “你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方炎劝慰着说道。“除了你之外,反正大家也不是很赶时间——”

    “杀了我——”宋插秧声音嘶哑地说道。他知道,自己的重要内脏被打穿了,就算是被人接应回去,怕是也活不过今天。现在就是用一口气吊着自己的命,他不想死得如此狼狈。“不要用枪——”

    他想让方炎一拳轰爆自己的脑袋,他想让方炎一掌拍碎自己的胸腔,他想让方炎一脚踩断他的脖颈,他想让方炎——无论如何,都不要用枪。

    他可是华夏七痴之一的道痴,他是内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他是一代传奇,是无数人景仰的存在——

    他不想等到自己死后,江湖中人说起他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话语:宋插秧倒是一代人杰,虽然最终没能入主道门,但是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实是道门百年之中最杰出的人物——可惜,被方炎给一枪打死了。

    他好怕好怕最后那句话扣在他的脑袋上,毁掉了他的一世英名。

    他希望自己是战死的,是被内江湖的绝世神功给打死的——

    这一点儿非常重要,不是内江湖的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就是这个要求?”方炎问道。

    “就是这个要求。”宋插秧心中一喜。方炎答应了?这个家伙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嘛。虽然他在自己的心目中已经很坏很坏了,可是——自己想象中的方炎比现在的方炎还是要更坏一些的。

    “还有没有其它的要求?”方炎问道。

    “没有了。”宋插秧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已经快要睁不开了。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他有些着急。如果方炎再不出手或者出脚的话,他就是被方炎给一枪打死了——他要被盯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面,他接受不了这样的命运。

    “这是你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要求——”方炎忍不住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我那么恨你,怎么可能答应你呢?”

    “——”宋插秧的眼睛已经闭上,但是身体仍然在剧烈的抽搐。

    他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啊。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真想跳起来把方炎狠狠地爆打一顿啊。他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他当初怎么就误信了武痴侯振栋的话没有对他痛下杀手呢?面对这样的人渣——兽渣,一见面就应当碾成碎泥才对啊。

    在叶温柔和百里路的眼神注视下,方炎羞涩的微笑,然后举起手枪对着道痴宋插秧的身体扣动了扳机——

    砰!

    砰!

    砰!——

    他一口气打完了手枪里面剩余的五颗子弹。

    一代道痴宋插秧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死不瞑目!

    (ps:我在微信公众平台上面发布了我的帅照,竟然有很多人说胖得像小沈阳——我不服!我明明是刘德华梁朝伟好不好?老柳的微信公众平台:liuxiahui28,点击‘查看历史记录’可以看到之前发布的信息,请大家去为我主持公道。)i129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