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黄雀在后!

    第749章黄雀在后!

    屋顶那人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黑袍之中,头上还戴着黑色的帽,将他的半边脸给遮挡住了。显然,他是不在人前显露自己的真实面孔。

    他的一只手按在白修的胸口,一团团白雾升腾,看起来他正在用自己的真力来接引白修体内停滞断裂的气流,把他们引进白修的丹田气海,才能够让他维持住生机。

    里正努力的从荷花池里面爬上来,听到黑袍人的指责,他的老脸一红,继而又生气的反驳,说道:“是白修主动想要挑战我们俩的,怪得了谁?”

    黑袍人根本就不理会里,他也不会把里这样的人放在眼里。

    他的视线一直盯着正在处理伤口的,说话的声音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方炎,我们又见面了-----”

    “,你这个老匹夫-----”方炎咬牙切齿地骂道。

    骂人的同时,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瓶红色药水,那可是红墙玄部才能够搞到的好东西。他快速地把药水倒在翻开的皮肉上面,渗出来的血水立即就凝结成霜。他又摸出一个大一些的小瓶,对着伤口一阵狂喷,那雾水状的东西将翻开的皮肉覆盖。除了沁入骨∫髓的冰冷感觉之外,就连皮肉撕裂的痛感都消失了不少。

    来者正是道痴宋插秧,他的声音方炎记忆深刻。别说他仅仅是用黑袍遮掩身体,他就是把自己给火化了,方炎也知道那一堆骨灰是他的-----不信就让他试试,假如他同意的话。

    刚才方炎和里夹击白修,本来就是想要一击将白修彻底地铲除。

    白修不死,复仇不止。

    只有当白修彻底死亡的时候,方炎才能够真正的放弃这个敌人。不然的话,他仍然会想方设法地要把他做掉----

    白修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而且是一个智计过人身手不凡的坏人。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化。在方炎眼里,白修就属于有化的流氓。

    他杀了自己的父亲,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是凶手。他平静如常,一如往日般的生活在燕坞里。读书练剑和每一个遇到的人点头致意却又绝不亲近或者远离-----

    由此可见,他的心性是如何的坚定又冰冷。

    现在,他的目标又瞄上了凤凰。如果不是方炎提前让里过来帮忙守护的话,这一次怕是就要被他给得逞了------

    凤凰落入白修之手,他们再用凤凰来逼迫自己做一些违背方炎良心或者违背他本心的事情,又当如何处理?

    白修必死,道痴必诛。

    只是在方炎和里准备联手把白修做掉省得夜长梦多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时,道痴宋插秧再一次出现了。

    他突然出手,在千钧一发之时把白修从那个包围圈中给拉扯了出来。道痴宋插秧挡下了方炎和里接下来的真正杀招,白修承担的反而更少一些。

    “哈哈哈,方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敢如此骂我----”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方炎冷笑连连,说道:“骂你的人多着呢,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还有,我不仅仅敢骂你,我还敢杀你----”

    “方炎,你真是天真了。”道痴对方炎的话并不生气,说道:“你以为就凭你---还有从池里爬起来的那个废物就能够杀我?”

    “难道不够吗?”方炎笑着反问。

    “当然不够。”宋插秧蛮横说道。“如果一剑峰之时不是那两个老家伙拼命护你,我早就将你劈死在掌下了。哪里有你如今饶舌的机会?”

    方炎大笑,说道:“说这种话真是幼稚。在他们没有到来的时候,我受你那么多掌,也没见到你把我劈死。后来我的两位师父来了,你打不过他们,又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你倒是想要护着白修,不也照样被我给捅了一剑?不过那混蛋的命硬,我那一剑没能把他给直接捅死----以后可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提起这个,宋插秧心中的火气又上来了。

    方炎用计骗过了他们,一剑刺在白修的胸口。那个时候,他们确实以为白修必然是死定了。

    那两个老家伙把昏迷过去的方炎和重伤的凤凰带走之后,他们也带着白修的‘尸体’离开了一剑山。

    宋插秧用手触摸白修的身体,感觉到他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宋插秧立即就用自己体内的真气去护住他的心脏,然后让人用他收藏多年的道祖亲笔书写的《去病术》去换取医痴秦无解的治疗----

    他为了换回白修,可是失去了一样自己最喜欢的珍宝。那是世间独一,医痴觊觎已久,最终不得不送给他做为诊金-----直到现在他还觉得心在滴血。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方炎,那《去病术》可还在自己的私人宝库里面啊。

    “方炎,你知道吗?你永远都不是白修的对手,你永远都只能是他的手下败将-----”宋插秧知道怎么样激怒方炎,也知道怎么样让他痛苦煎熬。“他杀了你的父亲,你却只能像是个傻瓜一样的去寻找凶手-----你杀不了他,他却要杀了你-----”

    方炎指了指道痴宋插秧怀里的白修,说道:“他这样应该杀不了人了吧?”

    “你以为我为什么而来?”道痴宋插秧嘿嘿阴笑。“你以为我在这里是做什么?”

    “难道说,这是一场陷阱?”方炎惊呼出声。

    “白修知道你这人花心多情,虽然身边有了不少优秀的女人,但是凤凰这个女人你也是放不下的----”宋插秧一脸笑意地解释着,他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一刀将猎物杀死倒是爽快,但是看着猎物悔恨挣扎更是趣味十足。“所以,他来找凤凰。目的就是把你引出来-----原本计划是把凤凰带走,然后逼你去我们约定的地方。我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你----也好,假如你不挑风水的话,我就在这里把你解决掉。省得山高远,走麻烦。”

    “原来你们的目标是我。”方炎一脸感叹地说道。

    “你以为呢?白修确实是一个痴情种,但是,他更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在女人和生死之间如何取舍。以前的他已经死了,现在的白修已经是一个没有心的白修----没有心的白修,还会在乎一个女人的感情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知道你家渊源,这句话你应当不陌生吧?”

    “我明白了。”方炎笑着说道。“白修绑架凤凰,是为了诱我去你们埋伏的地方。结果白修的绑架没有成功,因为我早就埋伏好人手在这边守株待兔-----在我们要把白修做掉的时候,你又跑出来破坏了我们的好事,并且扬言要把我也杀死----你以为你有后招,我就没有后招了吗?”

    “嗯?”宋插秧脸色嘲讽,说道:“那一僧一道不来救你,我倒是想要看看这次谁能拦我。”

    “你有绝户计,我有叶温柔。”方炎笑呵呵地说道。他对着屋大声喊道:“温柔,出来吧。来看看名闻天下的道痴宋插秧是多么的恶心丑陋----”

    嘎吱---

    凤凰居住的小屋木门打开,一身黑色劲装的叶温柔站在门口。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正是被白修打晕又放倒在室内蒲团上面的凤凰。

    叶温柔抱着凤凰朝着方炎走过去,然后把凤凰交给方炎身边的那些尼姑。

    静惠老尼满脸焦急,抓着凤凰的手臂喊道:“凤凰儿,凤凰儿----凤凰你怎么样了?”

    凤凰虽然不入佛门,但是和这些尼姑的关系都非常好。她们都把她当成自己的侄辈在看待。

    “她不会有事。”叶温柔轻声解释着说道:“只是被人打晕了而已,睡一觉就会醒来。”

    叶温柔看了方炎一眼,说道:“要不要让她醒来,我觉得应该由你来决定----”

    方炎点了点头,轻轻叹息。

    叶温柔的做法是对的,也完全是为了自己着想。

    如果凤凰醒来再次面对这样的局面,她的心又将如何自处呢?

    即便是自己,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凤凰-----

    “再说,万一叶温柔吃醋了怎么办?”

    宋插秧显然是听说叶温柔大名的,他看到从屋里走出来的是叶温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如苍鹰老狗,沉声说道:“方炎,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后招吗?你准备让你的女人来拦截我杀你?我怕是你想拉着她一起送死吧?”

    “道痴威名赫赫,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早就不再局限于七痴之内,就算是武痴侯振栋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们夫妻准备联手攻你,你可敢接招?”

    “这有何惧?”道痴宋插秧豪气干云的说道:“别说是一个叶温柔,就是一个叶温柔也无妨----一个征服天道失败的女人,你当真认为她能够帮你杀我?我倒是想要关心地问上一句,她受天道之力反噬,内力恢复了几成?内伤又康复了几成?”

    “你连这个都知道?”方炎瞪大眼睛问道。

    “天下之大,又有何事能够瞒过老夫的眼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