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一怒拔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735、一怒拔剑!

    青鸟知道方炎和神龙一脉有恨,神龙蓄养民间数十年,一朝入京城,便以正处于武道巅峰的青龙莫轻敌为挑战目标,一战而胜,并且在战斗过程中挑断了青龙手筋,致使他一身修为就此葬送,成为一个嗜酒如命不知村外日月的废人----青龙陨落,方家亦随之落魄。

    在青鸟看来,方炎有十万个理由仇恨神龙,也有一百万个理由挑战神龙----

    神龙进入红墙之内成为玄部供奉,这在外界并不是多么隐蔽的事情。方炎主动问起神龙小院下落,那么,自然是想着趁此机会挑战神龙为青龙报仇为家族雪耻---

    不然的话,他以后哪里还有机会遇到神龙本人?

    在方炎眼里,青鸟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很白痴又很荒谬。

    拜托,你当我智商和你一个层次啊?

    先不说在红墙之内挑战一名高级供奉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后果,单单是单打独斗神龙的风险就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打赢了还好,要是打输了自己还能不能活命都是个问题。

    进入天道境的老酒鬼都不是神龙的对手,被那个变态的老东西给挑断了手筋。由此可见,神龙心狠手辣,战斗的时候痛下死手绝不留情。

    老话说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方炎是君子,方炎并不着急,五十年之后等到自己神功大成进入天道境巅峰状态,定把那个老匹夫给踩成烂泥----五十年不行就六十年,六十年不行就七十年。方炎比神龙年轻,神龙总有变成烂泥的那一天。

    他对此坚信不移!

    听了方炎的回答,青鸟对方炎更加的鄙视,说道:“我还以为你冲冠一怒为家人报仇呢,没想到却是一个只知逃避绕路的胆小鬼----”

    方炎毫不在意,神态淡然地看着青鸟,问道:“你能不能打得过神龙?”

    “神龙先生早就迈进了天道之境,功力通玄,我怎么可能是神龙先生的对手?”青鸟提起神龙名讳的时候极其恭敬。一方面是因为神龙能力出从,在玄部地位崇高,确实很受人尊重。另外,因为神龙和方炎有恨,方炎的敌人自然就是她的朋友-----

    “那你怎么不去挑战神龙?打败神龙之时就是你扬名立万之日----”

    青鸟冷笑连连,说道:“打不过还要打,你当我是白痴吗?”

    方炎认真地点头,却把青鸟的话原样复制,说道:“打不过还要打,你当我是白痴吗?”

    “你-----”青鸟怒极,说道:“我和神龙先生无怨无仇,所以才不急于挑战。你和神龙有深仇大恨,家中长辈被神龙所伤,现在遇到不知上前报复却畏惧不前,方家有此男儿,活该堕落沉沦----”

    方炎笑眯眯地看着青鸟,说道:“你很想看到我去挑战神龙?”

    “那是你个人的事情,与我何干?只是习武之人见不得懦弱之辈而已-----”

    方炎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朝着青鸟掷了过去,说道:“我们现在是不是也有仇了?你怎么不向我报仇?”

    “你当我不敢杀你?”青鸟拳头紧握,眼现杀机。

    在她双脚站立的地方,灰尘扬起,朝着四周飞散。那是她双脚开始蓄力,随时都有可能拔地而起给予方炎一记杀招。

    “你当然不敢。”方炎笑着说道。“你敢动手,我就大喊你要杀人灭口----你是白修女朋友身份这件事情就要世人皆知了----”

    “谁是白修的女朋友了?”青鸟的眼睛都快能喷出火来,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戾气喝道:“方炎,你别血口喷人----”

    “你生气了?”方炎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你现在觉得世情险恶了?你现在知道有口难言了?知道委屈冤枉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

    方炎的表情凝结成霜,怒声喝道:“白修杀我父亲,屡次三番设局杀我----结果我拼尽全身力气将其杀死,我怎么就得罪你了?是不是当他想要杀我的时候我躺在那里任其杀死,这才能够让你们满足高兴?凭什么?”

    “都是你一家之言,谁能想信?谁能作证?”

    方炎真是被这个陷入情网的女人给气笑了,说道:“你信不信关我屁事?反正白修已经被我杀了----还有,我为什么要向你证明什么?你又当自己是什么?”

    “方炎-----”

    “你要是不能杀了我,就少给自己招惹麻烦-----”方炎眼神不屑地盯着这个女人,说道:“你知不知道,无论是吵架还是打架,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

    “谁又不是谁的对手了?”一个冷傲的声音突然间从旁边的密林中传来。

    方炎和青鸟同时朝着密林看过去,一名身穿黑衣,面目清秀,却又给人极强压迫力的年轻男人大步走来。男人的眼神凛冽,脸上不带一丝情感,给人桀傲不驯很难相容之感。

    “公孙旗----”青鸟低声呼道。

    因为神龙的赫赫威名,在玄部几乎是无人敢招惹的存在。神龙的爱徒小神龙公孙旗狐假虎威,狂妄不逊,从来都不把他们这些同事看在眼里。显然,她对公孙旗是畏惧和不喜的。

    方炎看了青鸟一眼,然后一脸笑意地看着龙行虎步走来的公孙旗,笑着说道:“公孙兄,刚才我还和青鸟说咱们是生死兄弟-----”

    公孙旗的视线放在方炎的头顶,说道:“谁跟你是生死兄弟了?配吗?”

    “青鸟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你根本就不配和我做生死兄弟---不过我对他说,我这人结交朋友只看眼缘,不看身份能力----你就是一坨屎,我只要看你顺眼,你就是我的生死兄弟-----”

    “方炎-----”公孙旗眼神如刀。“那日我没带钱,没办法将你立毙掌下----你是在逼迫我出手吗?”

    “说得就跟你打得过我似的。”方炎笑呵呵地说道。

    “再说-----”方炎指了指青鸟,说道:“她奉命来接我,自然要护我安全,你敢向我出手,青鸟一掌把你拍死-----”

    “方炎-----”青鸟咬牙切齿地怒视方炎,有种张嘴把他咬死的冲动。她真是后悔啊,怎么就招惹了这样一个-----一个泼皮无赖呢?要是早知道这样,她就对他的态度稍微好上一些,就算有敌意也不能让他发现。何苦给自己招惹来这么多的麻烦呢?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方炎看着青鸟问道。“你接我进来,如果有人对我出手而你又不保护我的话,那就是你工作失职----恐怕不好交差吧?”

    青鸟知道方炎难缠,嘴皮子上的功夫自己远远不如,也不想再在路上和他耗费时间,年轻首长还在玄部等待他过去呢。

    于是她看着公孙旗,说道:“公孙旗,年轻首长要见方炎----我现在带他过去-----”

    公孙旗注视方炎良久,终于出声说道:“暂且留你一条小命----”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身体无端地矮了一截,身上的衣服这才开始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头上的长发也迎风飞舞----

    在他从密林里面走出来时就挟着雷霆之劲而来,确实有着立将方炎毙于掌下的想法。那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在凉风吹拂中,长发不飞,衣服不扬,整个人都被那环绕全身的劲气包围,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真空。

    肉眼难见,但是方炎和青鸟都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

    现在放弃了动手的决定,它的身体衣物这才恢复了自然而然的状态。

    “你看,你也在威胁我-----”方炎无奈叹息。“你知不知道,凡是威胁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当年我刚刚到花城时,学校的校董威胁我。后来他的儿子进了劳教所。再后来花城四秀之一的江逐流威胁我,现在他自己进了监狱。将军令也威胁过我,他被将家驱逐游荡在外成了孤魂野鬼----现在你也来威胁我,说实话,我都有些期待你的下场了----你说,你想怎么死?”

    “方炎-----”公孙旗身上的衣服再次挺了起来,头上的发丝再次冻了起来。手掌红光隐现,随时都能够劈出一记杀伤力巨大的掌刀。

    他恨极了方炎!

    恨极了方炎那张臭嘴!

    “我在这呢。”方炎轻声答道。“你眼瞎啊?”

    “公孙旗----”青鸟急忙挡在两人之间。方炎那个二百五不在乎,自己却要考虑两人大战之后的后果。“年轻首长要见方炎,我现在要立即带他过去-----”

    公孙旗眼里精光四射,并不掩饰自己的能力境界。

    他思考良久,只能再次卸力,冷冷盯着方炎,说道:“今日任由你逞口舌之利,它日必将你那条舌头取下来下酒-----”

    “你看,你又威胁我----我要是你,赶紧喊一声祥瑞御免。”

    公孙旗冷哼一声,转身朝着旁边一幢小院走去。

    方炎看着他挺拔如山的背影,心里轻轻叹息。

    什么时候才能够一怒拔剑将神龙人头斩落剑下,将小神龙公孙旗的人头也斩落剑下,将将军令的人头斩落剑下,将宋插秧的人头和小jj都斩落剑下------别人可以一怒拔剑,自己却只能一怒犯贱。

    仅仅是口舌争锋,就算是赢了,又有何意义?

    又得到了什么呢?

    方炎认真地想了想,至少自己的内心是喜悦的。

    嗯,只要自己喜悦,那就是值得的。方炎在心里想道。

    青鸟看了方炎一眼,再次在前引路。

    方炎准备跟在她身后离开时,却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引了起来。

    “故人晚辈来访,怎能不入院一见?”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