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我想先洗个澡!

    !

    进了房间之后,反而是方炎有些不知所措了。↖頂↖点↖小↖说,

    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呢?

    直接把叶温柔推倒?这样是不是太野蛮鲁莽了?

    应该先要洗澡吧?可是自己刚才已经洗澡,而且现在身上的香味还挺好闻。

    再说,就算直接把她推倒了,接着要做什么呢?难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容易地让叶温柔得到自己的身体拿了自己的处男之身------每个男人的第一次都珍贵无比,是他们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甜蜜的记忆。这样轻易失去是不是过于简单不够珍惜?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俩人之间真的水乳#交融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听说男人第一次都是很快的,十之八#九都会秒射。万一自己也秒了,叶温柔会不会笑话自己?就算她的脸上不会表现出来,她的心里也一定会鄙夷自己吧?

    “比武切磋的时候每次都是被我踩在脚下,好不容易给你一次爬在我身上的机会,还这么容易就倒下去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她的心里一定会这么想的。

    想到这种可能性,方炎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做为一名处男,他真的觉得压力山大啊。

    方炎找到遥控器把电视机打开,电视屏幕上正在播动物世界,两只豹子正在交#配----

    方炎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很快又敛去。

    “她不会以为自己故意在暗示些什么吧?”

    方炎不想表现的过于猥琐,更不愿意调台。

    于是就问叶温柔,说道:“你想看什么?”

    叶温柔大大方方地走到房间客厅坐下,说道:“随意。”

    这个问题太高明也太敷衍了一些,问了等于白问,方炎就把遥控器放下,看着叶温柔说道:“我们说会儿话吧。”

    叶温柔奇怪地看了方炎一眼,心想,不是一直在说话吗?

    不过,她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叶温柔性子冷淡,不喜言语,而且触碰到她的底线时,她会豪不犹豫地施以重手惩罚。但是在只有她和方炎一起的时候,那股子乖巧温顺当真是让人心都要融化掉了。

    方炎在叶温柔的身边坐下,想了想,又靠近了一些。想了又想,再靠近一些。

    当两个人的身体挨到一起,他的身体已经能够感觉到叶温柔身体的柔软,他能够嗅闻到叶温柔吐出的香气时,忍不住把叶温柔给搂在怀里,然后用嘴巴堵住了叶温柔的嘴巴----他觉得这样沟通比较直接一些。

    再说,这样的接触也不是第一次了。

    叶温柔的嘴唇酥软,舌头甘甜。

    虽然在接吻的时候不会太过激烈的回应,却也不会像第一次那般差点儿把方炎的舌头给咬断一截下去。

    再说,她的身体已经软了许多,也不似前面几次那样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的,就跟一根树桩似的。

    现在她的身体仍然有一些僵硬,如果有经验之人也能够看出叶温柔是有一些紧张的,不过这个时候方炎也不会计较

    这些,因为他自己也很紧张啊----

    男人是很不容易满足的,他吻上了叶温柔的唇,然后又开始去摸索叶温柔的胸。

    以前方炎一直想这么做,但是不敢----

    怕挨打!

    今天时辰最好,时机也最好。人在外地,而不是那个让人处处遭到监视压制的燕子坞。逛了一天街,去了一趟警局,买了好多衣服,沐浴更衣,喝了好茶,品了好香------这房间装饰的典雅不凡,极有格调又尽显情调。

    在这个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夜里,方炎觉得自己是时候做一个勤奋的男人开始打怪升级了。

    这是以前没做过的事情,他所要攀爬的也是一个新高度,一个之前觊觎了好久的新天地。

    据说男人天生对女人的胸部有着变态的依恋,因为他们吃到的第一口粮食便是从这里得到的。女人的胸部是孩子的餐具,但大部份时候却是男人的玩具----把玩一生也乐此不疲。

    叶温柔清瘦,但是胸部圆润饱满。

    不似那些巨无霸般的摇摇欲坠就跟往衣服里面塞了两只兔子似的,却也结实有料,匀称美好。不大也不小,和她的容貌气质都相得益彰。

    方炎想摸叶温柔的胸!

    当然,这么说有点儿粗鲁。

    可是,这是男人见到心动的女神时都会涌现的念头----对很多人来说,就是脸丑一些,胸大一些,他们也是乐于接受的。

    方炎的脊背后挺,稍微和叶温柔的身体拉开一小段距离。

    叶温柔紧闭的眸子微微睁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睛再次闭上,却又主动把身体贴上了方炎的胸怀。

    叶温柔开始反抗了,虽然反抗的方式异常的温柔。

    “反抗是正常反应。”方炎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她并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她还没有适应被你摸胸,仅仅是因为害羞而已------”

    方炎这么想着的时候,身体再次和叶温柔的身体拉开一段距离。

    可是,叶温柔很快又再次把胸部贴在了方炎的胸口。两人的身体挤得紧紧的,密不透风。

    方炎暗地里为自己的右手悲哀,心想,右手兄,让你受委屈了,你的待遇远远不如胸膛-----

    于是,方炎猛地使劲儿,一下子就把叶温柔给压在了沙发下面。

    方炎的身体压在叶温柔的身体上面,一边贪婪地索吻,一边伸手要去捕捉那团柔软。

    才刚刚触碰上去,叶温柔就睁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方炎----

    方炎摸了一下,叶温柔没有打他。

    方炎又摸了一下,叶温柔仍然没有打他。

    方炎抓着那团柔软连续摸了好几下,叶温柔还是没有出手打他-----

    方炎想了又想,小声和叶温柔商量:“你能不能把眼睛闭上?要不,我拿东西把你的眼睛遮上----你这么看着我,我很紧张,感觉你随时都有可能一拳把我打飞出去一样-----”

    “我想先洗个澡。”叶温柔咬着薄唇,声音细不可闻地说道。

    额滴个娘亲!

    方炎听到之后脸色潮红,心跳加速,身体酥软,双臂无力差点儿重重地摔倒在叶温柔的身上----

    “你们听到她说什么了吗?她说想要先洗个澡----她竟然说想要先洗个澡-----”方炎激动地难以自已,脸上的肌肉都跟着抽搐起来。“洗完澡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方炎虽然还是个初哥,可是,他又不是个白痴-----那不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吗?”

    当然,方炎极有大将之风。

    他不能表现得过于明显,那样会让女人觉得你太过好色。

    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慌张,那样让女人觉得你过于轻浮。

    要优雅,要从容,要表现出你经常和女人开房对这种事情你很熟悉----哦,不对,最后一条千万不能表现出来。

    方炎从叶温柔的身上爬了起来,还非常体贴地把叶温柔也给拉了起来,眸子温柔地看着她的俏脸,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地说道:“你等等,我去给你放水-----”

    方炎想过了,最好先洗一个鸳鸯浴。

    因为他突然间想起来,他还没跟人一起洗过鸳鸯浴----

    倒是经常和男人一起洗。

    小的时候,时不时就和朱子丹李小天他们一群人跳进石河子里面游泳。特别是夏天,几乎每天都要在石河子里面泡上一阵子。

    也和方英雄方好汉一起洗过,想到他们的身材----方炎就不想再想了。

    对于这一点儿,他还是很满意的。他不仅仅是个暧男,还他妈是个直男---在搞基成风,腐向流行,男人约炮男人的时代,自己喜欢的人竟然还是个女人,这实在太难得了。

    方炎站了起来,朝着沐浴间走了过去。

    他放了滚烫的热水,很是认真地把浴缸冲洗两遍。

    然后把脏水放掉,开始放可以泡澡的温水。

    试了一下温度,然后把旁边准备好的精油整瓶掉了进去----

    “好了。”方炎出声喊道。他朝着客厅走去,边走边说道:“可以洗澡----”

    客厅空无一人,叶温柔不知去向。

    显然,在方炎忙着放水涮浴缸的时候,叶温柔已经偷偷开溜。

    桌子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写着几个漂亮的小字:我是说回自己房间洗澡。

    方炎呆站在原地,有种抽自己两耳光的冲动----

    直到自己脱光衣服整个身体浸泡在浴缸里面,他还没有完全从这打击中返过神来。

    他觉得自己太没有斗争经验了,那么关键的时刻,怎么能跑去放水洗澡呢?

    “为什么要去放水洗澡呢?”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这么问自己。

    自己又不脏,自己又不会嫌弃叶温柔脏------

    “难怪电视电影上面那些饮食男女激情过后都会出现女人洗澡的长镜头----因为在事前男人是不可能放她们去洗澡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