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下手可真早!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永远打败不了一个厚脸皮的人。

    方炎坐下来之后,大家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看。所有人都和他不熟悉,初次见面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你看我我看你保持着尴尬的沉默。

    方炎倒是一脸无谓的模样,端起面前的茶杯仔细地品着这上好的大红袍。反正他只是一个陪客,是叶子和叶温柔身边的一朵不显眼又很重要的绿叶----他在心里是这么给自己做的定位。

    陈锋是叶子的追求者,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他虽然不喜欢方炎,却也知道此人既然能够被叶子带到这里自然是因为受到了叶子的重视,如果他和叶子关系亲密----想到他和叶子有可能关系亲密,陈锋对方炎就更没有什么好感了。

    姐夫?姐夫又怎么样?

    那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小姨子不就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嘛。

    不过,面上的功夫还是做全的。陈锋看着方炎,笑着问道:“这位先生贵姓?”

    “姓方。”方炎笑着说道。

    “哦。方先生----你真是叶子的姐夫?”

    “是的。”方炎无比肯定的点头。叶子的姐姐就是叶温柔,自己不是他的姐夫谁还能是她的姐夫?

    “早就听叶子说过她有一个美若天仙的漂亮姐姐,只是我们一直无缘得见----这次她说要带姐姐来燕京游玩,我们就想着尽一尽地主之谊。”陈锋长得一张国字脸,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严肃。但是当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又让人觉得和蔼憨厚,从面相看起来不似奸诈阴险之徒。他指了指坐在对面的两个同样身穿长袍的年轻男人,笑着说道:“张全和李卫国还想着今天晚上好好表现一番,说不定有机会抱得美人归-----没想到佳人已经有了归属。说起来还真是让人心生感叹啊。”

    李卫国面容清秀,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手里端着茶杯喝茶,听到陈锋的话后故作生气地反驳着说道:“陈锋,你这话有失偏颇---这屋子里就我和张全俩人想要抱得美人归?刚才叶子他们没来的时候,是谁吵着要大展身手的?”

    陈锋大笑,说道:“不是你们俩叫的最响亮吗?现在被打击了吧?”

    李卫国看着方炎,说道:“方先生做哪行?”

    方炎想了想,说道:“以前做老师-----”

    “呵-----”李卫国咧嘴轻笑,说道:“原来是老师啊。这工作好,我们国家的未来就交到你手上了----”

    李卫国嘴上说着‘这工作好’,眼里的轻蔑却不加掩饰。但凡有点儿背影的,无论多么的想着让自己的子孙韬光养晦,都不会让他去从事教师这个行业。没有才华的做不了,有才华的谁愿意困守那三尺讲台?

    所以,从方炎的职业中就可以断定,这家伙没有背#景也没有钱----

    既然已经对方炎的身份进行了归类,现场众人说起话来就随心所欲肆无忌惮起来。

    “方先生是第一次来雅士?”张全笑呵呵地问道。都说胖子窍多,这胖子虽然笑起来天真无邪,但是闪动的眸子还是能够看到他隐藏的城府。

    “是第一次。”方炎坦诚的点头,一幅与有荣焉的模样和在场众人说道:“如果不是各位相邀,我还不知道燕京城有这种好地方-----”

    “雅士的建筑大多数是魏晋时期的风格,虽然有些许改变,但是并不影响这里的整体氛围。这里和其它的会所不同,不喝酒也不唱歌,更不找陪酒小姐----大家沐浴薰香,闲谈小聚。也有诗集雅会,请一些高僧大德文化名家前来授课讲经,当然,这要是运气好碰得着才行。”陈锋笑着解释。

    “也有例外。”张全捧着茶盏开腔。“如果是雅士会员的话,可以提前接到会所的邀约----方先生要不要办一张这里的会员卡?价钱倒是不贵,一年也就是三十几万而已。陈锋和雅士会所的钟总是老朋友,他帮你打声招呼,还可以打个折扣----”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谢谢各位好意。我平时很少薰香,偶尔感受一番就好----”

    不愿意办会员卡?那自然是没钱了。

    偶尔感受一番就好?那就是不要脸的蹭香了。

    像他们这样的聚会,有时候是购买会所的香料,有时候是他们自己带来享受。方炎这种吃白食的家伙是很受人鄙视的。

    当然,因为方炎和叶子的关系,他们自然不会攻击方炎穷酸,怎么能谈钱呢?谈钱就显得他们也太没有素质和格调了----但是,他们可以攻击方炎没有文化。他们想要用渊博的知识来征服方炎,要让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

    于是,李卫国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问出了一个非常作死的问题:“方先生,你以前也薰香?”

    方炎端着茶杯,认真地打量了一番李卫国的表情。就像是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良久,才点了点头,说道:“薰过。”

    “太好了。”李卫国鼓掌大笑,说道:“没想到今天来了同道中人----”

    李卫国指了指桌子正中间那正在燃烧释放出淡白色香烟的铜制香炉,问道:“方先生可知此炉烧得是什么香?”

    ------

    叶子和叶温柔也同样换了宽袍大袖的汉服,叶温柔选择了一身素白,白色和黑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叶子选了青色,就像是春天的野草,看起来青春洋溢,十分的明艳可爱。

    叶子看着叶温柔穿上白袍的样子,忍不住赞叹出声,说道:“姐,你穿汉服的样子真是好看,跟仙女一样----”

    叶温柔无声微笑,对自己这个妹妹十分的宠爱,摸了摸她的满头秀发,说道:“世间哪有什么仙女?”

    “你就是啊。”叶子一脸骄傲地说道:“我听我爸说过了,你这次要是成功了,那就成了仙女----姐,虽然我不知道天道是什么,但是能够让我爸还有大伯二伯那么激动的事情,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你一直都是最厉害的。不仅仅是在我们叶家最厉害,在燕子坞也最厉害。在整个华夏都非常厉害-----”

    叶温柔沉吟片刻,说道:“方炎也很厉害-----”

    “姐-----”叶子埋怨出声。“你就这么喜欢替他说话吗?他怎么厉害了?能够和姐姐比吗?”

    “他真的很厉害。”叶温柔拉着叶子在藤椅上坐下,一脸认真地说道:“你知道他有太极之心吗?”

    “知道啊。”叶子点头。“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被你打得鼻青脸肿跟头猪一样-----”

    是的,这就是叶子对方炎的认知。不仅仅是叶子,还有很多人也和叶子一样,都觉得方炎的功夫不过如此----

    太极之心?名字听起来是挺厉害的,但是,还不是被叶温柔给打得跟猪头一样?

    这么一比较起来,那就证明太极之心其实就是个‘水货’,是方家人的故弄玄虚-----

    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认真想过,方炎的对手是叶温柔,而叶温柔被誉为燕子坞百年难遇的天才----因为叶温柔太厉害,所以就显得方炎太不厉害了。

    “他比我厉害。”叶温柔轻声说道。她不太习惯大声和人说话,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说话的样子也是平平淡淡的,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这就是她独特的风格。一种即霸道又让人觉得高冷的个性。“太极有心,这是内江湖所有苦练太极之人的共识。你想想,学习太极的人有多少?天下之间,数十万人总是有的吧?但是你再想想,数十万人之间又有几人悟出了这太极之心?而且是在方炎那样的年纪-----又有几人?”

    叶子瞪大眼睛,说道:“这么厉害?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以前每次比武切磋的时候他都被我打败,甚至还翘家逃跑。这确实是很丢脸的事情。”叶温柔难得打断别人的话,说道:“太极讲究顺其自然,顺应本心----但是,方炎的本心是什么呢?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本心,但是我知道,他的本心绝对不是打败我那么简单。打败我有什么意义?打败一个女人又有什么意义?正如白修那个时候总不愿意和我交手一样,方炎同样觉得,没必要和一个女人打得两败俱伤----”

    “哼------”叶子冷笑出声,说道:“这些讨厌的家伙,女人又怎么了?他们又打不过一个女人----可恶的沙猪主义----”

    “所以,那个时候的方炎一直留有余力。”叶温柔的音调降低了下来,就连眼神也变得柔和无比。“我一次又一次对他施以重手,就是为了逼迫他全力施展-----可是仍然没有让他竭尽所能。”

    叶子满脸惊讶,低呼着说道:“原来那个时候方炎就开始泡你了------下手可真早。”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