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夜盗《太极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722章、夜盗《太极图》!

    “然后呢?”方炎出声问道。

    他的声音和飞落下来的雨点融合在一起,被那呼啸而来的风声而掩盖,几乎让人听不真切。

    但是,百里路却听得清清楚楚。

    甚至他还能够听出‘然后呢’这三个字里面蕴涵的情感,他生气了,他很在意,却又偏偏做出一幅很不在意的模样。

    “然后?大概和叶风声一样吧?由家里的长辈去叶家提亲,送上丰厚的聘礼,先择一个近一些的日子好喝一杯订婚酒,然后再选一个黄道吉日把婚礼完成-----入洞房,生孩子----结婚不就是这么些过程?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两个人就得凑在一起过一辈子----”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方炎灌了一大口酒,笑着说道:“叶温柔会杀掉你。”

    “是啊。”百里路一口气把碗里的烧刀子喝了个干净,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说道:“我再喝一碗。外面可喝不到这么烈的烧刀子,外面也喝不到莫前辈亲手酿造的烧刀子----”

    方炎没有理会他,他自己跑到屋子的酒缸里又盛了一大碗出来。

    重新坐回到檐角下的小凳子上,这才接上刚才的话题,看着方炎说道:“叶温柔会杀掉我的。我知道叶温柔会杀掉我,他们也知道叶温柔会杀掉我-----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想着让我和叶温柔结婚呢?”

    方炎看着百里路,眼神明亮,带着一点点的笑意,问道:“你喜不喜欢叶温柔?”

    “我问他们为什么还要想着让我和叶温柔结婚呢?”百里路有些恼怒地说道。“是我先问的。”

    “你喜不喜欢叶温柔?”方炎再次问道,脸上的笑容开始扩大。

    百里路想了想,说道:“如果非要找一个结婚对象的话,叶温柔也没什么不好----好吧,我承认,我是喜欢叶温柔的。你也知道,咱们身边的这群朋友,没有几个不喜欢她的。那个时候咱们一群男人上山捉鸟下水摸鱼,但是叶温柔从来都不和咱们在一起玩----虽然我们嘴上说她一点儿也不合群,说不喜欢和这样的女孩子一起玩,其实心里还是期待她能够和我们在一起的。如果她无意间朝着我们看上一眼,大家的心脏就砰砰砰地跳的厉害,说话声音也大了许多,就跟一群被人打了激素的小公鸡似的----”

    百里路端起酒碗灌了一口,感受着那浓烈的酒香气呛鼻而出,视线却投放在那接连不断地从屋檐的檐角滴落在水池里面的水滴,水滴持续不停,像是一根透明的粗线,在小池子里荡漾起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涟漪。

    如果水滴也有生命的话,她们落在水池里面之后是汇合还是被吞噬?她们的心里是喜悦的吗?

    “那个时候我们都很羡慕你,也很妒忌你。我们想要和叶温柔玩,却不知道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去接近她----你不同,因为每年一比武的缘故,你们俩人天生就是一对冤家。我们一群人站在一起,她看过来的时候,眼神也多半会注视在你身上,虽然那个时候的眼光并不一定善意-----你也可以有事没事地上去挑衅一下甚至出语辱骂几句,然后等待她的反击----其实我们都是羡慕你的----”

    方炎点了点头,看着百里路说道:“所以说,你是喜欢叶温柔的,对这门亲事并不会反对,就算是反对也不会那么的激烈----叶温柔本人身手不凡,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燕子坞最年轻的天道高手。叶家现在如日中天,如果你们俩结婚,百里家也会受益非浅---不仅仅是你们百里家,只要叶家把叶温柔要招一个男人的风声放出去,燕子坞其它几家大概也趋之若骛吧?就像你说的那样,如果要找一个女人结婚,谁不想和叶温柔结婚?”

    顿了顿,方炎说道:”当然,你们想占这个便宜也不容易----叶家是不可能放叶温柔出去的。所以,他们有没有要求你们去做上门女婿?”

    百里路咧嘴笑了起来,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做得,你却做不得----我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弟弟。我堂兄弟有四五个,兄弟姐妹加在一起十几人----就算我百里路为了家庭牺牲,或者说为了美色牺牲,也算不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譬如李小天,他还有一个哥哥李小龙呢,李小龙那么厉害,足够支撑起他们李家的家业,李小天入赘到叶家去做两家的和平大使,也没什么不好嘛。”

    “不考虑我和叶温柔的想法----这桩生意确实做得。”方炎感叹着说道。

    “什么生意?说得这么难听----我们这是真爱。虽然叶温柔不一定爱我们,但是我们对叶温柔可是真爱-----”

    “那么---话题又重新回到我的第一个问题上面去了。”方炎笑着说道。“你不怕叶温柔杀了你?”

    “你呢?”百里路端着酒碗看着方炎,说道:“真得像你说的那样,你什么事情都不做?”

    “叶温柔负责杀人,我负责挖坑。这么大的工作量,我可舍不得让叶温柔一个人全扛下来-----”

    “你看看,我就知道是这样。如果只考虑叶温柔一个人的想法,心里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可以搏一搏的----心里想着,我百里路也不比你方炎差到哪里去,如果把生米做成熟饭的话,叶温柔以后也不一定就不会爱上我-----如果只考虑你一个人的想法,我们是兄弟啊,我帮过你啊,这件事情是家里逼迫的----想必你也不好一剑把我给杀了。但是,如果要同时考虑你和叶温柔的想法,所以,这门亲事怕是没有人敢接下吧?你和叶温柔加在一起的份量,也不见得就比那些高门大户要低上一些-----”

    “你是个聪明人。”方炎端起酒碗看着百里路说道。“来,我敬你一碗。”

    “因为我没有和你抢女人?”

    “不-----”方炎摇头,说道:“因为你的正确选择。你应该清楚,我真的会杀人啊。我都已经杀了白修-----”

    百里路把酒碗和方炎的酒碗撞击在一起,说道:“有些人也不好杀啊。”

    “那就慢慢杀。”方炎说道。“反正我现在也不是太忙。”

    -------

    -------

    从前有一座山,这座山的名字叫做猴山。

    山上有一道观,观里有一群老和尚。

    道观位于猴山的半山腰,依山崖而建,半边道观悬空,远远看去就像是飞翔在云雾之中一般。

    因为下雨的缘故,山色迷离,浓雾翻滚。整座道观都被这雨意和雾气所笼罩。

    观里的道士们都在最前面的‘一心观’做着晚课,厨房里也有几名老道士正在忙活着,准备道观晚上的晚餐。

    这样宁静安逸的画面,每一天都是如此度过。数十年来,很少因什么事情而被打破过。

    但是,今天却终究是不平凡的一天。

    在道观的悬崖后壁,一道黑色的身影正沿着悬崖攀登,姿势从容,速度迅捷,看起来如履平地一般的潇洒自然。

    他由下而上,就像是一只灵活的老猴,又像是一只翱翔的苍鹰,身体几乎是飞奔着朝道观的外墙冲去。

    他的脚尖轻轻地点在那些凸起却又险峻的石头上面,一触即离,然后又踩在更上面的一块大石头上面。

    当他的身体跃到了那座半边悬空的‘悬空观’上面时,身体才微微地停顿了一下,收敛声息,四处打量一眼。

    然后,他的身体便一跃而下,就像是一只蝙蝠,悄无声息地从悬空观的窗户里面钻了进去。

    屋子里没有人影,更不见人声。就连人的呼吸和脉搏声音都听不到。这是他在进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打听好了的。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停留,然后一路向前攀登,一直冲到最上层一间紧锁的房间门口。

    他的手掌按在金黄色大锁上面,内劲儿喷发,只听‘叮’地一声轻微地脆响,那铜制大锁便自动地弹开。

    他把大锁拿在手里,推开房门,身体瞬间闪了进去。

    屋子里漆黑一片,但是对黑衣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难题。甚至连手电筒都不需要,都可以在这屋子里走动自如。

    对他们这个级别的武者来说,夜界视物并不是什么多么了不得的功夫。

    面前摆放着一排排的书架,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本古籍。

    屋子里弥漫着浓烈的书卷气,却没有腐朽的味道,反而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黑衣人伸手在古籍里面快速的翻找,寻找那宝贝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在道观一间很不起眼的小屋子里,一个年轻小道正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地打磕睡。

    或许是被外面的雷声所惊吓,他猛地睁开眼睛,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看到面前电视屏幕上的监控画面,看着在漆黑地房间里面忙活的身影,年轻小道士满脸激动,朝着隔壁的‘一心观’跑了过去,压低声音小声喊道:“师父师父-----师祖师祖,又有人来盗《太极图了》,又有人来盗《太极图》了-----”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