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习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

    一秒记住【爱去】,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11章、习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

    “一触即发。”老人嘴里咀嚼着这个评语,说道:“这个词语终究不如游刃有余啊。”

    “像他们这样的年纪,哪能学到游刃有余这四个字的精髓?”

    “当年的莫轻敌不也年轻有为?那个时候你还是通讯员,莫轻敌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我问他有什么爱好,他说喝酒写字,功夫只能排在第三——我说我没办法和你拼酒,更不可能和你比拼功夫,那你就写一幅字送给我吧。结果他就写了‘游刃有余’四个字给我。你还记得他写得那笔字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张建军笑着说道:“首长还让我把莫轻敌的字给挂在卧室,直到现在日夜观摩。后来首长一直练习‘游刃有余’这四个字,也和他有密切关系吧?”

    “不错。”老人笑着点头。“看莫轻敌写字当真是游刃有余,力道均匀,错落有致。即能够让人感觉到力度气度,又能够让人看到形态之美。后来我常常反思,治大国如烹小鲜,也要做到这游刃有余才行。这两个孩子都很好,只是心中戾气太重,私仇又深,不好用啊。”

    “不过两人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张建军笑着说道。“方炎心中戾气重,但是却张驰有度,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说游刃有余,至少他已经做到了进退有据。公孙旗性格乖张,神龙先生的弟子,杀气也格外炽烈一些——或许是天性使然,他的性格就比较锋利,如一把出鞘的剑。不加掩饰,更不收敛。”

    老人看了张建军一眼,笑呵呵地说道:“看起来你是更喜欢方炎那个小家伙吧?”

    张建军也笑,说道:“我也是有私心的。方炎主动提出陪我喝酒,所以我就喜欢他。”

    “嗯。再仔细看看吧。”老人笑着说道。“察其言,观其行,现在得到的也只是一个表面的结论——本质如何,暂时还不能做决断。把他们放在那样的环境下,想必他们的本质会暴露的更加彻底一些吧?”

    “但是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执行任务的经验——”

    “危险?”老人看了张建军一眼,说道:“古时候的侠客是习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现在的武者是学好杀人技,护我国和家。说法不一样,但是性质一样。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这些技击非凡的人才都是我国之栋梁。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和我们所担负的责任一样。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的更安全,更幸福。”

    “我明白了。”张建军表情凝重地点头,说道:“我会安排好这件事情。”

    “嗯。去休息吧。”老人摆了摆手,说道:“我再看一会儿文件。”

    “我也有一些文件要看。”张建军说道:“我在外面的小办公室,您有什么吩咐喊一声我就来了。”

    老人不再理会张建军,径直走到书桌前翻开一份红头文件开始阅读起来。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每一天都要有无数件事情需要做出抉择,而每一次抉择都关系万民,不能有丝毫马虎——

    将军令被将家驱逐,他的名字从将家族谱上除名的消息终究还是传了开来。

    事情最先是从君领会所传递出来,是由方炎当着大家的面把这桩秘闻给戳破。后来有人把此事拿去询问将军行,将军行非常肯定地回答说事实确实如此。

    将军行的态度一下子打消了外界所有的质疑,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护椟子的将家老爷子将惜福这次出手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这算得上是燕京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最大的热闹,甚至压过了秦倚天是小三的传闻。

    于是,致使将老爷子下此决心的另外一个关键人物也通过有心人的嘴巴浮现出来——方炎。

    据说是他到了将家去拜访,吃了将老爷子亲手包的一碗饺子,然后将老爷子就干脆利落地把自己的孙子给一脚踢出去了——

    “方炎?”大家拍着脑袋想了又想,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熟悉。

    很快的,就有聪明人发现,致使将军令出门的方炎和秦倚天第三者插足的男人方炎是同一个人——

    方炎!

    又是方炎!

    一夜之间,方炎成了燕京的风云人物。

    “当年他就和将军令有矛盾——”

    “对了对了,在枫叶会所的时候,他还和将军令发生过正面冲突——那次事件我也在场——”

    “听说当年他就让将军令吃了一个大亏——将军令怀恨在心,三年之后又追到了花城。也不知道将军令在花城做了些什么事情,竟然被将家老爷子给赶出将家——这个方炎可不能招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就想不明白了,秦倚天那样的女人,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也有人愿意去帮它摘下来,为什么她要去做一个男人的小三呢?”——

    一桩桩,一件件,方炎曾经在燕京闪耀过的几次事件全部都被人给扒了出来。

    还有人把他在朱雀中学教书时放到学校名师栏目的大头照给复制了下来,有人询问就把手机打开翻出方炎的照片,说道:“喏,就是这个——”

    然后看到照片的人就一脸惊讶,说道长得也很普通嘛。

    “天地良心,谁地大头照能够帅到哪儿去啊?他们有胆子把自己的身份证照放到网络上去吗?”听到夏天的描述,方炎一脸气愤地说道。

    夏天笑得直不起腰来,说道:“对啊,我朋友说你长得不帅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回答她们的——”

    看到夏天开心的模样,方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最近很忙吧?看起来瘦了一些的样子,不过精神倒是挺不错——”

    “真的瘦了吗?”夏天高兴地说道:“我最近在用果蔬减肥法来减肥呢,原来真得有效果了啊?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感觉不是太明显——一直忙,以前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不过你也太不讲义气了吧?到了燕京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要不是蒋钦和袁琳两个小丫头喝得醉薰薰地回来,我还不知道她们已经和你见过面了——”

    “听说你要参加一个活动——”

    夏天翻了个白眼,鄙夷地说道:“拜托,我哪天不要参加活动?每天都要参加好多个活动好不好?你就是不愿意叫我,是怕我打扰了你和那两个小丫头聚会吧?唉,现在的男人啊,都喜欢年纪小的,我这种年纪大的就无人问津了——”

    “真的没有——”方炎无奈地摸着鼻子苦笑。

    夏天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看着方炎问道:“方炎,你过得好吗?”

    “好不好,这种事情还真是不好说。”方炎笑着说道:“说不好吧,至少现在还活着。说好吧,每一天又都处在危险之中——你别看咱们俩现在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喝咖啡,说不定一会儿就有人跑过来杀我。发生这种事情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总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夏天叹息着说道:“一次躲过了,两次躲过了,但是你能够躲避一辈子吗?”

    “我能怎么办?”方炎反问着说道。

    夏天想了想,咬牙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说道:“要不,我带你回去见我爷爷,就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央求他出面去找将家老爷子说句软话。我爷爷和将家老爷子有一些交情,如果他肯出面的话,或许事情会有一些转机。”

    方炎满脸感动地看着夏天,说道:“夏天,你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你是诚心地把我当作朋友——”

    “废话。”夏天没好气地说道。“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作朋友了?倒是你见色忘义,到了燕京一个电话都不打过来——”

    方炎笑笑,并没有接茬。他知道,要是和女人纠缠这个话题的话,三五天是解释不清楚的。

    “但是真的不用了。”方炎说道。“也有另外一位老人带我去拜访过将惜福,他也有帮我说情的意思,但是说情的话却一直没办法说出来——将惜福宁愿把自己的孙子给驱逐出将家,也没有私下和解的意思。他这是铁了心要和我不死不休。”

    “得罪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夏天满脸担心地看着方炎,说道:“你可一定要当心啊。我在燕京生活了那么多年,但是将家到底有多大我还摸不清楚,怕是连我爷爷都不清楚——和这样的对手为敌,真是——难以让人安心。”

    “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方炎笑着说道:“就是睡觉的时候,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一不小心睡熟了,就再也没办法睁开眼睛了。”

    “就连睡觉的时候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你亏心事做多了吧?”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方炎的身后,声音充满敌意地说道:“方炎,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还不死呢?怎么还能够活着?”

    方炎对着夏天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麻烦随时都会找上门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