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你不骂我,我不打你!

    第701章、你不骂我,我不打你!

    有种男人即能够让女人喜欢,又不会让男人讨厌——我说得并不是方炎。方炎的朋友不少,但是敌人能够从燕京的将军道排到京津的二道口——

    举止优雅,谈吐风趣,而且又能够真正地为别人着想,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未婚妻的喜爱——秦腔确实是那种具备男女通杀能力的魅力人物。

    说完这句话,他身后的那些小姑娘们看着他时的眼神迷醉,就是李君领的脸色都浮现一抹羞涩。无论如何,被优秀的男人称赞,这是任何女人都难以抵御的诱惑。

    方炎握着秦腔的手,笑着说道:“你一定是一个很讨女孩子喜欢的男人。”

    “这一点儿我倒是不会自贬。”秦腔点头说道:“但是,我还是更希望能够被自己喜欢的女人喜欢——你也知道,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喜欢上一个女人却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方炎听明白了他的‘喜欢’上和‘喜欢上’这三个字地细致区别之后,很是认可地点头,说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啊。”秦腔握着方炎的手微微摇晃,说道:“刚才君领没有来得及介绍,还不知道先生贵姓?”

    “姓倒是不贵。”方炎说道。“姓方,方方正正的方。方炎,炎是上下两把火的炎——”

    “方炎?”秦腔的脸色微僵。即使是他这样擅长隐藏个人情绪的人物,在听到方炎名字的时候,也有了那么明显的变化,说道:“方炎?你是花城的方炎?”

    “也是燕京的方炎。”方炎将秦腔脸上的细微变化都看在眼里,说道:“说到底我老家距离燕京更近一些,也属于燕京地界。”

    秦腔抽开了自己的手,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眼神里有着浓厚的敌意,他看了看站在方炎身后的蒋钦和袁琳,语带嘲讽地说道:“早闻方老师大名,说方老师年轻才俊,风流倜傥,身边常有美女佳人陪伴——今日得见,方老师果然艳福不浅嘛?”

    “秦腔——”李君领没想到秦腔突然间向方炎发飙,赶紧出声阻止,说道:“方炎是我的朋友。”

    秦腔脸色温和的看向李君领,即使是这个时候,仍然能够对李君领保持着微笑,说道:“君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朋友——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

    蒋钦怒了,跳起来盯着秦腔说道::“喂,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有没有素质啊?”

    “就是。说得别人多愿意跟你做朋友似的。”袁琳也附和着说道:“是谁主动跑到别人包厢里面来套近乎的?”

    方炎的脸色也变得难堪起来,他倒并不是生气秦腔说的那句‘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朋友’,他觉得秦腔这句话说得很正确,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你的朋友,他生气的是秦腔说他‘艳福不浅’。他把蒋钦和袁琳当成自己的什么人了?

    方炎盯着秦腔,说道:“我知道你可能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我,或许咱们之间还存在一些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仇怨——但是,有什么事情都冲着我来,别把这些女孩子牵扯进来,好吗?他们都是我的女生,是很干净纯洁的好孩子。”

    秦腔冷笑,说道:“如果当真是这样,那当然再好不过。不过,你的人品显然不能那么让人相信——已经有了女朋友,却又勾搭别的女人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男,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方炎看着秦腔,声音平静地说道:“你如果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就让你把我这个人看清楚——”

    “这是威胁?”

    “这是警告。”

    秦腔哈哈大笑起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看着方炎说道:“说实话,不管是威胁还是警告——听起来都像是一个笑话。我们秦家人从来不威胁别人,但是也从不接受别人的威胁。我们秦家人从不警告别人,但是更不会惧怕别人的警告。如果你不知道秦家这两个字的份量,那就出去好好打听打听——”

    “这家伙缺心眼吧?竟然敢威胁秦家的人?”一个穿着格子条纹小西装的男人说道。

    “蚂蚁觉得自己很强壮,总是想去挑战一下大象——”身边的大块头男人跟着补枪。

    “方方正正的方,上下两把火的炎?你是大脑被火烧糊涂了吧?知道在和谁讲话吗?”鱼网男满脸鄙夷地看着方炎。

    方炎轻轻叹息,看着秦腔说道:“你们是秦家的人?”

    “你醒悟得是不是太晚了些?”秦腔‘哧’地笑了一声,语气不善地说道。

    方炎没有理会他的讽刺,像是刻意压低了嗓音,说道:“倚天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妹妹——”秦腔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终于想起来了吗?为了攀登富贵,背着自己的女朋友去诱惑别的女孩子——仗着自己给人做了几天老师,就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倒是想问你一句,脸面何在?师德何在?”

    方炎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倚天是独生子女,所以,他不可能有你这样一个哥哥——你到底是倚天的什么人?”

    秦腔满心恼怒,以为方炎是故意羞辱自己,说道:“我的爷爷和倚天的爷爷是亲兄弟,他管我的爷爷叫大爷,家父和倚天的父亲也是情同手足——难道你觉得,我叫她一声妹妹很不应该?”

    “应该不应该我不清楚,这是倚天的事情。她觉得应该那就应该,她觉得不应该那就不应该。”方炎一脸认真地看着秦腔,说道:“我知道你对我的敌意从何处而来,这也是我一直想对我们秦家解释的事情——我和倚天是很正常的师生关系,也是很好的朋友关系。她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也很特别的人。她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妹妹。”

    “不要误信外界的那些传言,那是有人故意在抹黑倚天,也有故意在你们秦家头上泼脏水的可能性。倚天的性格你们还不知道吗?冷静处理,或者根本不加理会,那些传言就自然消失,也对倚天和你们秦家没有任何杀伤力——”

    “如果你今天故意找事,或者我们之间发生冲突,反而会调动起旁观者的好奇心和热情,他们重新开始关注这个事情,重新解读我和倚天的关系。秦腔,你是一个聪明的男人,你应该知道什么情况对我们大家最有利——你不骂我,我不打你,我们假装友善地喝酒,把满肚子的火气都憋死在肚子里。让那些恶意造谣者的计划失败,愿望落空,就让我们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觉得这样如何?”

    秦腔不再冷笑,而是若有所思地在方炎的脸上打量着。

    良久,秦腔才出声赞叹,说道:“难怪会有那样的传言出来,难怪骄傲得就跟女王似的秦家秦倚天——会对你情有独钟,你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即便你是为了配合我,也不需要把我说得那么好——你要是和我表现得过于亲热,又会让旁观者们误会以为我确实和倚天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这对我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任何男人能够和倚天传绯闻都是天大的荣幸。不过,这对倚天可就不太公平了——她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

    “可是,方炎,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把我们秦家当成什么了?”秦腔脸上的笑容有些冷酷,也有些狰狞,看向方炎的眼睛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你的那种混蛋行为污了我妹妹和秦家的名声,现在却告诉我千万不要生气不要动怒,那样的话就会坐实别人的猜测然后让坏人的计划得逞——你是想表达这种观点吗?”

    方炎想了想,点头说道:“听起来挺不要脸的,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你别骂我,我也不打你,咱们相安无事。”

    方炎指了指桌子上的红酒,说道:“这里还有半瓶火焰蛇,是你的未婚妻李君领小姐送过来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俩还可以坐下来好好喝一杯。你觉得呢?”

    “我不骂你,你不打我?”秦腔看着方炎问道。

    “没错,这话是我说的。”方炎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说,你还准备打我?”

    “你要是不骂我,我怎么会打你呢?”方炎笑了起来,说道:“习武之人,尚武武德为上,为人仁厚善良;修身注重礼仪,养性抛弃豪强。济困驱邪扶正,莫争高低短长;积善必有余庆,积德百世流芳——这是我们学功夫之前都必须要背会的武德家训。非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们轻易不出手打人。”

    “你这个小杂种——”秦腔身后一个年轻人火气较旺,破口大骂着说道:“你动我们一下试试——”

    啪——

    方炎右腿突然间抬起,一个漂亮的一字马劈腿,脚下的布鞋重重地抽在他的额头上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