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叶道温!

    !

    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頂點小說,自己犯的贱,流着血也要承担。

    方炎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混蛋,为什么要贪占那点小便宜顺走先生那把青云剑?

    那把青云剑!

    那把操蛋的青云剑啊!

    要之何用?要之何用?

    就因为那把蒙尘的破剑,弃在墙角的废铁,白修就对父亲和自己动了杀机----他想灭自己满门?

    除夕夜小姑丈被逼下毒,父亲方意行命葬燕子坞村口,一剑峰之巅那一场必杀局埋伏------白修那个家伙是个变态吗?

    就因为那把破剑,就因为先生那几句挑拨的话,他就把自己当成必须要铲除的对手?不得不杀的敌人?

    再说,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父亲下此毒手?对付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他怎么就能够下得了手?

    想起父亲的惨死,想起父亲被蛊虫所毒害过的身体,方炎的心脏就痛得直抽搐。

    难怪以前自己那么讨厌白修,原来在白修还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变态的那一面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潜意识里认为他是个变态了-----

    “白修啊白修,杀你真是太便宜你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方炎在心里自责不已。他不应该杀白修,他不应该那么简单地杀掉他,不应该一剑刺穿他的心脏----

    他应该尝尽全世界最严厉的酷刑,他没有资格死得那么安逸痛快。

    往事种种,不堪回首。

    每想一次,就像是对自己的灵魂鞭打一次。

    “那把青云剑----”方炎满嘴的苦涩,声音悲怆地说道:“那把我从你这里讨走的青云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青云剑存在的意义?你为什么不出声阻止?你为什么-----不把那把剑从我手里抢回来?我把它当成一场儿戏,你为什么也把那当成是一场游戏?”

    “儿戏?”先生昏黄的眼珠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方炎,说道:“你觉得那只是一场游戏吗?如果是以前,我也把它当成是一场游戏,全燕子坞的人都觉得那是一场游戏----你和白修同时去学堂应聘做老师,知道我为什么选择白修而把你拒之门外吗?因为你的思维跳跃,性格潇洒,而且说话做事都不按常理出牌。这样的你不适合做学堂的老师,也不适合做这燕子坞的先生。”

    “所以你选择了自己那个变态徒弟?”方炎冷笑着问道。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搞得就跟你这不是暗箱操作似的。你选择白修还不是因为白修是你的弟子?

    先生面容平静,并不理会方炎的嘲讽。

    他捧着手里的搪瓷缸,缸子里的茶水早就凉透了。

    “从之前你们俩人所表现出来的素质和潜力来看,白修确实比你更加适合一些-----”先生声音笃定地说道。他并不是为了替自己辩解什么,而是想要向方炎陈述一个事实。“但是,因为那一次事件,你让大家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哪一次事件?”

    “逼#宫事件。”先生说道。“枫叶会逼#宫事件。那一天晚上,你们几个年轻人在燕京掀起天大的风浪,甚至事情的最后我不得不动用了红机子----方炎,你一定不知道,你那天晚上的表现是多么的让人惊艳。”

    “------”方炎只想骂一句‘我日他仙人姥姥’。我就是想装逼一次,我就是想坑害将军令那个装逼犯一次,我就是想----讨好一下叶温柔,顺便给叶家送一点儿礼物,怎么最终的结果却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牛顿被苹果砸了一下,结果就发现了万有引力。这人世间的事情还真是充满了偶然性。

    “人生如棋局,每个人都在棋盘之中博弈。你进,敌就退。你强,敌就弱。你在一个无关紧要的战场,至少当时看起来也无非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场合,却能够一战定输赢,把你自己,方家、叶家、把整个燕子坞还有我给赌了进去,把将家给将死,把他们钉在了耻辱柱上面-----那个时候我洞悉你的动机,也曾经犹豫过,但是最后我没有忍住。你好象是算计了所有人应该有的心态,你知道我会忍不住-----我明明知道那样会成就你,成就叶家,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去帮你们一把,推你们一把。就像是一个好字就只剩余最后一笔,一壶好酒就只剩余最后一滴----谁能够控制得住呢?”

    “你是赢家,方家是赢家,叶家也是赢家,包括我都是赢家----赢得摧枯拉朽,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将家是输家,输得莫名其妙,却又不得不心服口服----心服口服这四个字不是我说的,是将家那位老人家给我打电话亲口说的。”

    “方炎,你一定想不到,那一个晚上你临时起意的一个决定,会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力吧?你更不会想到,那一场事故会持续发酵,在数年之后才真正地发挥出他巨大的能量和影响力吧?”

    “-----”方炎沉吟良久,声音嘶哑地说道:“我没有想到。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会选择退让,甚至道歉----我不想跟他们玩,我也玩不起。”

    方炎说得是真心话。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早知道是以父亲惨死作为代价,他会选择不招惹将军令,甚至他愿意向将军令道歉,对他说一句人人都能够轻易说出口的‘对不起’----如果能够重新选择一次的话。

    他希望父亲活着,而他将成为一个懦弱的孝子。

    “可是,你终究还是入局了。”先生叹息着说道。“那场事件发生之后,有无数人去打听你的消息,有更多的人开始把视线聚集在你的身上----在那之前,大家觉得你还年轻,大家觉得你是一个贪玩的孩子。直到那天晚上开始,所有人才察觉到你长大了,你的存在使燕子坞多了很多变数。也是从那天晚上开始,我突然间冒出那样一个想法----或许,你比白修更适合燕子坞?”

    “我不适合。”方炎直接了当地说道。

    “但是,白修却觉得你适合。”

    “所以他听了你的话后杀了我的父亲?又想把我也杀掉?”

    “我只是想给他一个警示,我想让他知道----他不是唯一的选择。我还有你,还有方炎。”先生脸上终于浮现一抹愧疚。“所以,在你顺走青云剑的时候,白修提醒我要不要去讨回来,我说不需要,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就就这把剑赠送给你,送你直入青云。”

    “我以为他会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他走了极端。后面惨剧的发生,我是有责任的----无论如何,是我把你立起来,是我把你推到他的对立面,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可是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些----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方炎声音悲愤地说道。“我是一个简单地人,我只是想过简单地生活。我不喜欢那些阴谋诡计,我也不想你争我夺。我想要的,我都有。我不想要的,你们给我也没用----我只是希望我在乎的人都好好的,无病没灾,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呢?”先生说道。“你杀掉了白修,你已经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是比白修更适合的人。现在,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拒绝。”方炎再次说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管先生是先生还是先生不是先生----我的态度仍然如此。我拒绝。”

    “世事可笑啊。有些人视之如魁宝,有些人弃之如烂草---意行死得可惜。”先生说道。“但是,人活在世,又岂能事事顺遂心意呢?你说,如果我把身上这件破皮袄脱下去,这燕子坞由谁接过去才是?”

    “先生是什么意思?”方炎瞪大眼睛,看着先生问道。

    “无论如何,事情因我而起。于私,白修是我的弟子,弟子犯错,我这个师父教导无方。于公,我是燕子坞的先生,燕子坞出现这等恶事,我这个做先生的总要站出来承担起应尽的责任,站出来为村民讨还一个公道----这些都是很要紧做出来的事情。所以,这燕子坞的先生之位,我再担任也不适合了。”

    “可是-----”方炎心乱如麻。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吗?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先生卸掉先生的职务,这对自己是有利还是有弊?对燕子坞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

    先生的这个决定,还真是让人看不透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先生笑呵呵地看着方炎,说道:“如果让你在燕子坞找一个人来接我衣钵,你觉得谁再合适?”

    方炎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叶道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