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做些准备!

    !

    一个家族就相当于一棵果树,家族的人丁就是果树结出来的果子。…頂點小說,

    大多数家族果树上面结出来的果子都属于资质平凡之类型,见之不喜,品之厌烦。

    这也是世界上普通人或者平凡的家庭占据大多数的原因,这是社会的根基,是金字塔的底座。

    少部份家族果树会出现一两个资质中上的人才,他们难以带动整个家族向前冲锋,和家族的其它子弟或者周围邻居亲友相比一骑绝尘,所以这类人属于被人羡慕的对象----

    有些幸运的家族,果树上面会结出数个又大又甜的果子,像叶家这般出现三虎齐头并进的强势局面,三虎一马当先在前面攻城掠寨,其它的家族子弟在后面摇旗呐喊辅助进攻----这样的家族极其罕见。一旦出现,就能够成为各个领域的佼佼者。譬如每年财富榜单上面的各个上榜家族,它们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来共同掌控百亿千亿资金。

    方家出怪才!

    所有的燕子坞人都这么说。

    方家不是燕子坞一等一的家族,不说和叶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较,就是和阮千所在的阮家、朱子丹所在的朱家、李小天李小龙所在的李家等家族相比也稍显逊色。

    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方家的子孙不旺,男丁单薄。

    方虎威老爷子至少还有一个兄弟,到了方炎的父亲方意行这一代就只有一男三女了,三个姑姑分别嫁人,方意行又战死燕子坞村口----方家的中坚力量一下子被清空了。这也是为什么振兴方家的家族重任会落在方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像他和叶风声李小天他们一样的年纪,却已经承担了原本应该是叶道陵叶道温这一代人在承担的事务----他比别人生活的更加努力一些,更加辛苦一些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方虎威老爷子是个练武英才,明明是以柔劲儿成名的方氏太极功夫,被他加以改变,注入了刚猛强硬的力量,由‘强健身体’变成了无坚不摧的‘杀人技’----就连以后的莫轻敌和方炎也深受其功夫的影响。

    方虎威年纪轻轻便威名赫赫,交往的也是内江湖中最顶级的好把式。后来被红墙之内的一位领导看中,成为天子近卫-----

    横祸飞来,方虎威在壮龄之年双腿瘫痪,成为半个废人。

    而方虎威唯一的儿子方意行习武不通,却对字画比较感兴趣,方家一撅不振沉入谷底。

    可是,方家却出了一个莫轻敌!

    严格意义上来讲,莫轻敌根本就算不得是真正的方家人,只不过是被方虎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从外面领取回来的一个弟子而已。可是,他却练着练着就能够以武悟道,成就华夏三龙之一的青龙之名。

    不仅仅是整个燕子坞,甚至整个江湖,整个华夏也无不对方家刮目相看。

    莫轻敌全盛时期,谁敢对方家说一句重话?

    那个时候,方家的风头一时无二。即使现在大放光彩的叶家三虎也被莫轻敌一人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根本就没有他们冒头的机会。

    祸不单行,在巅峰时期的莫轻敌接受了神龙的挑战,被神龙挑断了手筋----

    就当大家再次看低方家,有人扼腕叹息,有人幸灾乐祸的时候,方炎站出来了,方炎在弱冠之年悟出来了太极之心----

    没有人敢小觑方家,但是也没有办法过于重视方家----

    就像是一棵果树结出来的果子,大部份都瘦小丑陋难以入眼,但是,说不定就有一颗果子发生变异,然后成为整片树林里面最耀眼的那一颗。

    以前的方虎威如此,其后的莫轻敌如此,现在的方炎也如此。

    叶道陵大多数时候生活在燕京,又有年纪和辈份上的巨大差距,两人之间几无往来。

    但是,他对这位老人家却不敢有稍微的轻视之心。

    先不说他当年的天子近卫身份,就拿他之前厚着脸皮跑到叶家去挑战,最后叶温柔活生生地把他的宝贝孙子方炎给逼出了太极之心----就拿这一次投资来说,他也是极度有超前眼光的吧?

    更不用提现在两个小年轻情感纠葛,给叶家制造了那么大的麻烦----

    听到方虎威老爷子说出‘道陵啊,我们方家人丁单薄,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负吧’这样的话,叶道陵就知道这位老爷子是准备要欺负人了----方家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们即便是处在弱者的地位时,也总是能够如愿所偿地去欺负别人。

    譬如自己!

    叶道陵看向方虎威老爷子,笑着说道:“老爷子,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对方炎有所误会,也有所亏欠----你说的没错,你们方家不欠别人什么,我屁股底下的位置还是方炎那小子帮我抢过来的。平时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样的事情来感谢方炎,但是,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够做到的-----我自然不会推辞。”

    方虎威微笑着点头,一脸正色地说道:“叶家人有能力,叶家人也讲道义,这一点儿,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我们也不求你特别为我们方家做什么。方家虽然积弱,但还有一碗饭吃。我只是希望,在方家遭人欺辱的时候,叶家人能够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面为我们方家说一句话,发一个声----这不为难吧?”

    叶道陵苦笑,说道:“老爷子,这确实让人为难。”

    “怎么?道陵不愿意?”方虎威看向叶道陵问道。

    “我知道这很不容易-----”叶道陵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说道:“但是我们叶家义不容辞。”

    方虎威伸手想要拍拍叶道陵的手臂,想起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手举在半空中,终究没有落下来。

    叶道陵微笑着蹲下来,说道:“老爷子,来,我推你出去走走,好久没跟你聊天了。”

    “人在仕途,哪有那么多和人说闲话的时间?”方虎威笑着说道:“心系全国民众,总比心系我这个老头子要好上百倍----道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用了,去忙活你的事情吧。我知道你的事情多。”

    叶道陵沉吟片刻,说道:“老爷子,那你坐在这儿晒太阳----我回去做些准备。”

    “去吧。”方虎威老爷子点头,说道:“是时候做些准备了。”

    ------

    ------

    方炎伤得很重。

    至少,他是这么告诉别人的。

    方炎觉得身体空荡荡的,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没办法提起一丝一毫的力气,他觉得自己功夫尽失,成为一个以后再也不能练功的废物----

    他是这么告诉叶家人的。

    叶风声站在方炎的床头,眼睛在方炎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就像是高明的警察正在审视他抓捕回来的疑犯。

    “哈哈哈-----”叶风声哈哈大笑起来。

    方炎抬头看了叶风声一眼,说道:“我都伤成这样了,你有什么好笑的?”

    “你真的失去了力气?”叶风声出声问道。

    “真的。”方炎认真地点头。

    “别闹了。”叶风声笑呵呵地说道。“不就是不想回去吗?不就是想要赖在我们叶家嘛?不就是想多看我姐几眼吗?用得着把自己扮成这幅可怜相?”

    “我说得是真的。”方炎一脸认真地说道。

    叶风声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他再次认认真真地打量着方炎,说道:“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你真的没有了功夫?”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暂时是失去了,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叶风声呆滞片刻,急声说道:“怎么会?咱们是兄弟。你会不会功夫,咱们都是兄弟----阮千的功夫不好,我们也没有嫌弃过他----不行,你得赶紧走,不能再留在燕子坞,要不然的话,到时候先生发威,你留在这边就很危险。也不能回花城,花城那边也相当危险-----我们去北海,那边人烟稀少,他们也不容易找到我们。子丹在那边,我陪你一起去,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兄弟几个还能够有一个照应----”

    “叫上小天阮千他们一起去,没事的时候捉捉鸟猎猎兔子做十面埋伏----”方炎附和着说道。

    叶风声一拳朝着方炎的面门轰了过去,骂道:“方火火,你这个白痴,这种事情你也拿来开玩笑?”

    方炎侧头躲过叶风声的攻击,解释着说道:“我是希望你能够帮忙配合。就你这性子,我要是告诉你我一点事也没有,你还不把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了?你们家里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他们只要看你一眼,就知道我的情况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不表现的严重一些,早就被他们扫地出门了吧?”

    叶风声想了想,接受了方炎的这个理由,说道:“我姐现在身体虚弱,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门,你留在我们家陪陪她也好----不过,先生那边,暂时是不用去了吧?”

    方炎沉默良久,低声说道:“美人窟最是能够消磨男人的意志----看到温柔之后,突然间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致了。”

    “因为看到太过美好的事情,所以就希望那些丑陋的让人不想接受的事情迟一些再来,甚至永远都不需要面对-----可是,终究还是要面对的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