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不能任人欺负!

    第671章、不能任人欺负!

    女孩子的嘴唇柔软清凉,就像是在吃一枚薄荷味的棉花糖。

    这不是方炎和叶温柔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但是,之前的接触也只能称得上是嘴唇摩擦,这个时候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吻——因为叶温柔不仅仅是用自己的嘴唇压在方炎的嘴唇上面,她还非常豪放地把自己的舌头给伸进了方炎的嘴巴里面。

    哦,这是法式舌吻——

    方炎不知道为什么把舌头伸进彼此的嘴巴里面搅拌就称之为法式舌吻,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样是华夏式舌吻或者是美式舌吻英式舌吻韩式舌吻日式舌吻或者非洲阿拉伯国家式舌吻——他对此没有太多丰富的经验。

    不过,叶温柔的动作也同样的生涩。

    刮到方炎的牙齿——

    方炎不痛,他只是替叶温柔心疼——担心自己的牙齿割伤了叶温柔的舌头。

    因为自己的嘴巴被叶温柔堵死,所以方炎只能用眼神给叶温柔示意——他的眼珠向左转,是想提醒叶温柔的舌头也可以跟着向左转,他的眼珠向右转,是想提醒叶温柔的舌头也跟着向右转。他的眼睛就是指挥捧,是方向灯,叶温柔只需要挥舞着自己的舌头跟随指挥就好了。

    可是,这个白痴——她完全不懂方炎在说些什么。

    因为害羞而把自己的眼睛紧闭,因为紧张导致身体轻微的颤抖,她原本就没有力气的双腿现在就更是站立不稳,就像是一不小心就会栽倒进方炎的怀里——

    叶温柔很想表达自己的热情,或许是对方炎的爱意,她很认真地在做着这样一件事情——只是不太擅长。

    认真的孩子都值得鼓励,所以,即使方炎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生怕牙齿刺痛她的舌头,即使方炎的神经紧崩,担心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一不小心摔倒在地——

    但是,方炎仍然没有出声叫停。

    每个人都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就譬如他刚刚学习练功的时候,连最简单的站桩都站不好,更何况是接吻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

    扑通——

    叶温柔刚刚苏醒,体力衰竭,终于支撑不住向前扑倒。

    方炎赶紧伸出手臂,把叶温柔的身体给抱在了怀里。

    温香软玉入怀,两个人的身体结实地碰撞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叶温柔没有武道高手的强硬,没有平时性子的孤傲高冷,她就像是一个重伤未愈的小女人,满脸幸福地躺倒在自己男人的怀里——

    那里让她感觉到了安全感。

    “安全感?”叶温柔在心里仔细地咀嚼着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词语。以前的她从来都不觉得危险,只是觉得人生没有任何的挑战。安全,这样的词语更应该使用在别人的身上,她自己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方炎紧紧地将叶温柔搂在怀里,低声说道:“醒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叶温柔出声问道。

    “不好的梦——”

    “不好的梦一定要说出来。”叶温柔说道。“我妈说,不好的梦说出来之后就不灵验了——”

    “你妈说过这样的话?”方炎笑了起来,这样的叶温柔真是太可爱了,就像是一个——一个单纯懵懂的小姑娘。当然,她本来就是一个小姑娘。只是因为她在武道上面的天赋过于出众,所以总是让人忘记了她的年龄以及性别——因为她太强大了,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想过可以去保护她。

    “是的。”叶温柔的脑袋压在方炎的怀里,仍然轻轻地点了点头。额头顶在方炎的胸口,让方炎感觉到一阵阵的酥痒。

    “好吧——”方炎想了想,说道:“其实也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是觉得那个时候的脑袋里面乱糟糟的,不停地闪现一个又一个画面。梦中的白修并没有死,他还活得好好地,甚至比以前更加的厉害——他说他也是喜欢你的,并且向我发动挑战。我们俩人大战了一场,我再一次把他打败——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却跟着他走了——我很生气,对你大声喊着说叶温柔你是我的女朋友,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呢?你告诉我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可以不可以——后来还有更加漫长的故事,我和白修再次碰面,我杀了他,你捅了我一刀——我觉得这个梦很荒谬——”

    “是很荒谬。”叶温柔认真地点头。“我不喜欢白修。以前就不喜欢——”

    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叶温柔确实不喜欢白修。

    以前方炎为了追求凤凰,也是为了报复叶温柔再一次地把自己给打得鼻青脸肿,故意假借白修的名义给叶温柔写了一份肉麻之极的情书,叶温柔竟然当真跑去把白修给打了一顿。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封情书是你写的。”叶温柔低声说道。

    “你知道?”方炎诧异,说道:“你知道是我写的,为什么还跑去找白修算帐?”

    “因为我不喜欢他。”叶温柔说道。

    “——”这种回答还真是任性啊。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白修的错,但是,既然我不喜欢他的话,有一个能够把他揍一顿的理由,所以我就去把他揍了一顿——

    “我不喜欢你开那种玩笑。”叶温柔说道。“那个时候就不喜欢。”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以后就不会了。”

    “我听到你说的话。”

    “什么话?”

    “你刚才说的话——说给我爸和三叔他们听的那些话——”

    方炎笑,说道:“听到了也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叶温柔点头,说道:“你还说要哄骗要下药——”

    方炎的心脏悬了起来,他忘记自己竟然还说过如此混蛋的话,满心忐忑地解释着,说道:“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那么聪明——我怎么可能欺骗得了你呢?”

    “如果下药的时候——”因为脑袋埋在方炎的怀里,所以叶温柔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真切。“提前给我打声招呼,我假装没有看出来——”

    “——”——

    方家。

    方虎威老爷子一大早就提着鸟笼子坐到了后院,后院里面阳光充足一些,空气也新鲜一些。打开莫轻敌之前住地那个小院旁边的后门,还能够将后面石河子河两岸的风景尽收眼底。

    有村妇在河边洗衣洗菜,有顽童在河边奔跑打闹,有老者在河边下棋垂钓,因为战斗正酣,鱼儿咬钩了也没功夫搭理——

    方虎威觉得这样的好天气应该带着他的老伙计一起出来转转,只是金刚鹰这一段时间一直不说话让他忧心重重。

    “老伙计——”方虎威没有给金刚鹰取过名字,一直用這三个字来称呼它。自从它到了方家,就已经成了方家的一份子。“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啊——”

    金刚鹰双眼无神地看着他,它的身体是越来越虚弱了。

    “你看看,你真是只笨鸟——别的鸟都在天空捉虫,在河里叼鱼,你呢?除了一天到晚傻站在这儿,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连句话都不会说了——”

    金刚鹰仍然不语,不再像以前那般的和他逗趣反嘴。

    方虎威叹了口气,说道:“你这鸟也沾了我们方家人的脾气,倔强——”

    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方虎威侧耳听了听,对着面前的金刚鹰说道:“老伙计,算算时间,他们也应该要来了。希望那小子在叶家没有吃到什么苦头——”

    金刚鹰自然不会应和。

    沉稳的脚步声音传了过来,叶道陵满脸笑意地站在方虎威的身边,说道:“老爷子,又在溜鸟呢?”

    “年纪大了,和人说话遭人嫌弃。所以没事的时候就跟它说说话——它不嫌弃我,我也不嫌弃它,反而相安无事。”方虎威一脸认真地说道。

    叶道陵满脸愧疚地说道:“老爷子,你别生气。昨天晚上事发突然,我和大哥都有些鲁莽——把你老人家请了过去,也是想一起商讨一下解决问题的办法。当时大哥心系温柔的安全,所以说话不太中听,你老人家不要和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一般见识。我这次来,就是给你老人家道歉来着——”

    方虎威这才转头看向叶道陵,问道:“事情都搞清楚了?”

    “搞清楚了。”叶道陵点头。“方炎确实是为了帮助温柔才破了叶家大门,闯进我叶家宗祠——事发突然,我们对他的行为又有些不太理解。所以才发生后面一系列的误会——”

    “你们清楚了,我还不清楚呢。”方虎威冷笑着说道:“我孙子心系温柔安危,连给我这个爷爷解释一句的时间都没有,就那么没命的朝着你们叶家跑过去——结果呢?你们叶家是怎么对待我们方家的?你们叶家是怎么对待方炎的?我孙子欠了你们叶家什么?如果细算起来,是你们叶家欠我孙子更多吧?道陵啊,我们方家人丁单薄,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负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