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抬头!

    !

    !

    那鹤是你,那鹿是你,那敌将是你,那厉鬼也是你----所以,我舍不得杀你。看小说到乐文

    叶温柔说得轻描淡写,脸上也只不过是有一些淡淡的羞涩,她不太习惯用这样的态度和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方炎却能够听出她话中所蕴涵的凶险以及对自己所表达的浓浓情意。

    何谓天道,方炎暂时没有机会窥探真身,所以对此并不了解。

    但是,对于正在闯关的叶温柔来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每一个念头每一幅场景便是一次机会,那鹤是机会,那鹿是机会,那敌将是机会,那厉鬼也是机会-----每一次镜头闪现,对叶温柔来说都是一次突破桎梧,攀登天道的机会。

    由此可见,叶温柔的这次突破其实是信心满满的。因为就连上天都愿意给她那么多次的机会-----

    那个时候,她只需要顺天而行就成了。

    然后,燕子坞又将出现一名天道高手,就像是当年的老酒鬼莫轻敌一般-----

    这是叶家的大喜事,也是整个燕子坞值得骄傲的事情。

    但是,一句‘我舍不得杀他’就错过了那样的大好机会-----

    习武问道比学生高考过独木桥还难,不管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不管是努力学习还是混日子,只要熬到一定的时间,学校都是要给你一个公平考试的机会----武道攀登却不是这样。

    没有竞争,你只需要给自己竞争。

    没有考官,你的实力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

    普通人等待十年数十年而不得,叶温柔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它给放进去了----

    放过了攀登天道的机会。

    天道和方炎相比,她选择了方炎。

    不得不说,方炎被叶温柔的这句话给感动了。

    心里暧暧的,就连眼眶都有些红润。

    别人不知道她因此付出了什么,他却是知道的。

    逆天而行,遭遇天道反噬,最后境界崩溃,劲气乱窜,整个身体燃烧起来犹如即将喷发的火山-----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叶温柔有可能就已经死去了。

    “因为我没办法杀掉方炎,所以心绪杂乱,气机失控。眼不能看,耳不能听,心中只有一丝残念-----身体温度越来越高,嘴巴越来越渴,呼吸艰难,几乎快要死掉----那个时候我也以为我已经要死掉----”叶温柔讲述着自己在攀登天道境时所遭遇的事情。这是无比宝贵的经验,对叶道温叶道陵这些有可能攀登天道的强者来说是一个提示,一幅药引,对那些叶家的小辈们也是一个很好的警醒和示范。

    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攀登天道,就算有人攀登天道,也不会无偿的把自己所遭遇的事情以及感悟讲述给别人听----

    只是叶温柔刻意在方炎面前提起这些,自然让叶家人心里有些不忿---这可是我们叶家人用生命危险换来的宝藏。怎么能就这样给了一个外人?

    “值得吗?”方炎看着叶温柔问道。“你这么做-----错过了一个那么好的机会----”

    “你呢?”叶温柔眼神明亮的看着方炎,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也正是这样,所以,当她开始害羞的时候,那一抹红晕就格外的清晰动人。“你为了救我差点儿死掉,值得吗?”

    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也不过是一次机会而已-----”叶温柔说道:“下次再闯就是了。”

    声音淡然,但是态度强硬。于她而言,攀登天道就像是去吃一顿大餐。今天没有吃着,下次再吃就是了----

    方炎笑,叶温柔也跟着笑。

    两人笑得恣意,也笑得温暖。

    “哼哼----”叶道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很是用力地咳嗽了几声。

    当着自己这个父亲的面,却和另外一个男人打情骂俏眉目传情,这还是自己的女儿叶温柔吗?

    这样的叶温柔让他觉得陌生,也觉得很不适应。

    叶道温看向叶温柔,说道:“当真是方炎救了你?”

    “是的。”叶温柔认真回答着说道。她不喜欢说谎,每一句话都老老实实地模样。

    叶道温在女儿的脸上审视了好几遍,点头说道:“那就是我们误会方炎了----”

    叶道陵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看方炎,又看看叶温柔,说道:“方炎当时跑来说预感到你有可能会出事----难道当真有心有灵犀这样的事情?”

    “有没有我不清楚,但是方炎过去的时候-----”叶温柔想了想,说道:“我已经神智不清,正饱受心火折磨。”

    “温柔那个时候的状态很危险,如果任由那把心火在身体里面燃烧或者在身体里面爆炸的话,可能----”方炎想了想,说道:“非痴即傻。甚至有可能有生命危险----这也是我情急之下破门而入,擅闯叶家宗祠的原因。所以,请各位多多担待----我也是为了叶家好。”

    搞清楚了事情的状况,知道自己误会了方炎之后,叶道温倒也干脆,对着床上的方炎深深鞠躬,说道:“谢谢你救下温柔----”

    方炎摆手,说道:“我刚才说过,温柔是我的女朋友,你们让我救,我救,你们不让我救,我也会救----”

    “其它的事情再议。”叶道温说道。他还是不愿意承认方炎这个‘准女婿’的身份。甚至都不太愿意和他在这个话题上面深入洽谈下去。

    这是有关叶家的大事,他这个做父亲的其实也不一定能够做主。但是,他是叶温柔的父亲,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面做主。

    又转身看向叶温柔,说道:“身体虚弱,回去躺着休息吧。”

    说完,甩袖离开。

    叶道陵看着方炎,说道:“方炎,我们误会你了----正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你有你的立场,我们也有我们的立场。叶家颜面需要维护,叶家祠堂需要守护。中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毕竟,你也没有吃亏,反而是我这边在你手上吃了大亏,是不是?”

    方炎看着叶道陵,说道:“三叔,我知道。我们不容易,你们也不容易----我不会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那就好。”叶道陵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过,我也要感谢你救下我们家温柔,她是我们家的命#根子,我们可不想她有任何的危险---我代叶家向你说声谢谢。”

    叶道陵说话的时候,对着方炎深深地鞠躬。

    叶家小辈们彼此对视一眼,也跟在身后对着方炎鞠躬。

    方炎不敢生受,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手腕无力,差点儿没有一头栽倒在地上。

    叶风声手脚麻利,用自己的大肚皮把方炎给顶了回去,看着叶道陵说道:“三叔,方炎刚刚才遭受重伤,身体非常虚弱。要不,我们让他再好好休息休息?”

    叶道陵点了点头,说道:“是这个理。方炎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先不用急着回家-----一会儿我亲自去方家走一趟,给你们家交代一声。”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谢谢三叔。”

    叶道陵走到叶温柔面前,说了几句让她好好休息不要难受放宽心以后还有机会之类安慰的话,这才转身离开。

    叶风声拍拍方炎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没事。”

    方炎看着他肉乎乎的脸,感激地说道:“谢谢。”

    他知道,叶风声一直在帮他说话,一直在维护他的立场----在自己家做这种事情,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风声也很不容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叶风声哈哈大笑,说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我认识的方火火可不是这样的人----”

    他看着守在房间里面还不肯离开的堂兄弟们,用力推着他们的肩膀,说道:“走吧走吧。昨天都一宿没睡,都回去补一个回笼觉-------困死了。”

    还有人想要说些什么,也被叶风声用那肥厚的手掌给堵回去了。

    叶风声在帮忙带上房间门的时候,对着躺在床上的方炎眨了眨眼睛。

    方炎苦笑,这个家伙还真是----好兄弟。

    砰----

    房间木门被关上,房间里面就只剩余方炎和叶温柔两个人了。

    这对小情侣数月未见,再见面时却又是那般危险关头----

    现在危机解除,两人都可以用‘大难不死’来形容,心里多少都有一些难以言说的情愫。

    方炎看着叶温柔,叶温柔也同样在看着方炎。

    两人眼神对视,那无穷尽的言语便通过这眼神给交流过去----

    甚至他们都不需要说话。

    “我一直在想----”方炎低头说道:“如果就这么死了,虽然会让你怀念,但我心里多少会有一些不甘------像我这样的聪明人,为了一个才拉过几次小手的女人,就这么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付出去了?是不是太吃亏了?”

    “是太吃亏了。”叶温柔点头说道。

    她一步步朝着方炎走去,她的身体虚弱无力,所以就连走起路的时候都有一些摇晃不定。

    这一次真是让她大伤元气。

    叶温柔站在床头,站在方炎的面前,轻声说道:“抬头。”

    “什么?”方炎仰脸问道。

    叶温柔的身体微躬,把自己柔软的小嘴贴在方炎的嘴巴上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