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不能杀!

    第663章、不能杀!

    方炎是一个低调的男人,他从来都不会主动向别人炫耀什么。

    譬如,他有叶温柔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他向别人说过了吗?他只是带她走遍了燕子坞的大山小巷以及肉眼可见的每一个角落。

    无奈的是,他的功夫实在太拉轰了。每一次突破都惊天动地,又是七星连珠,又是日月生辉,动静闹得太大,方炎就是想藏也藏不住-----

    太极之光,打通人体的任督二脉和所有枷锁,让人的气机在身体里面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封闭地循环系统,旧力使完又出新力,旧气耗尽又出新气。对于方炎来说,气机永远都没有使用完成的时候。

    别说叶道陵现在只能够使出‘白虎再吞月’,就是他能够使出‘白虎再再吞月’或者‘白虎再再再吞月’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对于正常人来说的新旧力交替中间的‘空窗期’是完全不存在的。

    他可以一拳又一拳地和叶道陵对轰,最终力大者战胜力弱者----

    叶道陵知道方炎再次突破,知道他使用出了太极之光,但是,太极之光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奇功夫,悟出来之后能够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对叶道陵来说是陌生的,甚至对方炎来说都是陌生的。

    因为,方炎所走的是一条和前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叶道陵不甘心,叶家其它人却是很灰心----

    叶家三虎之中,叶道弦的功夫排第一,叶道温名列第二,叶道陵只能屈居未尾----屈居未尾也并不代表着他的功夫就不高明。因为他是一名政客,以前在国相麾下负责一个办公室,为国相把脉国家政策出谋划策。三年前方炎逼宫先生,硬生生地帮叶道陵从将家手里抢下了一个重要地位置,他现在是华夏国金融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甚至能够影响一国之经济-----

    处在这样的位置,每天的工作量是极大的。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能够在武道上面取得这样的成就,确实是一桩极不容易的事情-----

    叶道陵不甘心,不明白自己隐藏这么深地绝学为什么还会输给那个混蛋小子----那么短暂的时间内,他是怎么二次发力的?

    而且,一个学太极的家伙,竟然以硬碰硬把他这个苦练叶家猛虎拳数十年的长辈给轰趴下----还要不要脸了?讲不讲一点儿职业道德啊?

    方炎一击功成,身体还没有落地,就已经朝着里院犯奔而去。

    他知道叶家祠堂的位置在那里。

    叶家子弟大怒,拔腿就要紧追过去。

    “都停下吧。”老祖宗出声发话。虽然声音不大,便是却清晰地传进了每一个叶家子弟的耳朵里。

    “老祖宗,他擅闯我们叶家祠堂,这坏了规矩----”叶道温脸色铁青,一幅想要冲上去把方炎给拍成肉沫的架势。

    “这小子连我们叶家的祠堂都敢闯,那是对温柔诚心实意。女人这一辈子啊,又有碰到几个这样的好男人?如果碰着了一个,那就嫁了吧。”

    “老祖宗----”

    老祖宗摆了摆手,说道:“我年纪大了,活不过几年了。今年冬天能不能跨过去都是个未知数----你爸他现在不管家里的事,把叶家大小近百口人都交到了你的手里。你们兄弟几个有想法,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些事情我也不掺和了。小炎子是自己闯进去的,你们是打是骂,也就由着你们吧。但是有一条,别伤了我的温柔。”

    老祖宗朝着躺倒在地上的叶道陵扫了一眼,冷哼着说道:“练了那么多年拳,连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羞不羞?”

    “------”叶道陵闭上眼睛装死,假装没有听到老祖宗在说些什么。

    “叶子,跟我回去睡觉。”老祖宗说道。

    叶子答应了一声,搀扶着老祖宗朝着后院她自己的暧房走了过去。

    老祖宗离开,院子里的叶家子弟全都看向叶道温,等待着他一声令下----是追上去还是退回去。

    叶道温摆了摆手,说道:“风声负责一下,都各守岗位吧。温柔那边----想必那小子也不敢肆意妄为。”

    叶风声笑着答应,拍手叫道:“都散了都散了,大家都散了-----”

    叶家子弟心中不满,也只能各自散去。

    叶道温走到叶道陵的身边蹲下,看着他嘴角的血迹,问道:“没事吧?”

    “没事。”叶道陵轻轻喘息,“这小子又长进了。看来太极之光是对他的身体机能进行了改造,打通了他身体里面的重重枷锁-----人的身体里面有无数经脉穴位,一堵百堵,一通百通。他是彻底地----全都通畅了。我感觉的到,他和我对轰的那一拳是全力出击。如果是正常人,是不可能那么快就重新蓄足气势-----这一架,输得不冤枉。”

    叶道温叹息,说道:“他倒也是个人才。”

    “简直是天才-----”叶道陵说道。“有可能是第二个莫轻敌-----”

    叶道温神情凝重,说道:“你对他如此看好?”

    “我想他成就或许在莫轻敌之上----”叶道陵说道。“一个人有天赋不可怕,懂得下苦功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就连上天也在眷顾他。你想想,这些年他突破了多少次?遭遇了多少次的机遇?老话说事在人为,但是,老话也说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此子是个有福气之人啊。”

    “可惜-----”叶道温说道。

    “是啊,可惜啊。方炎不是我叶家子弟----”

    “方家有一个方炎,叶家就必须要有一个叶温柔----”叶道温声音坚定地说道。

    叶道陵苦笑,说道:“老祖宗看来很喜欢那个小子----”

    “老祖宗说了他不再掺和这些事情。”叶道温说道:“我们得为叶家的未来着想-----”

    “那就只好委屈温柔了----”

    -----

    -----

    叶温柔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了。

    她的双眼难以视物,她的耳朵难以听音,她的大脑难以思维-----

    在她的脑域里面,闪现着无数个方炎的画面。

    变成白鹤的方炎,变成幼鹿的方炎,变成厉鬼的方炎,被刀架着脖子的方炎----

    他们在眼前飞快的闪现,所以你就看不清楚任何画面。

    他们在耳膜边不停地说话,所以你能够听到的也只有杂音。

    他是你脑海里面的魔咒,是你灵魂深处的梦魇----

    选择!

    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了!

    要么扭断白鹤的脖子,要么吸食稚鹿的热血,要么砍断敌将的头颅----

    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不然的话,他将会受到天道法则的惩罚。

    一剑下去,万物空净。

    自己也不会再承受这无边际的痛苦和烦恼----

    她将窥探天道,成为征服天道最年轻的内江湖之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叶温柔,这三个字很有可能会记载史册,可以像无数武道先贤那样在整个历史长河中闪烁着自己的名字,被后人景仰和膜拜。

    她可以挑战神龙,也可以去挑战黑龙,她可以将他们击败,然后取而代之----

    可是,那样的话,她就要放弃方炎。

    她斩断情种,斩断尘根,成为一个没有感情和杂念的‘仙人’。

    天道至高至大,所以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也正是因为它的这种特性,想要征服天道就只能一心侍道----

    神龙一心侍道,黑龙一心侍道,莫轻敌当年也一心侍道----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女人乱了道心,或许他也不会大战神龙时输得如此凄惨。

    叶温柔也必须要一心侍道,七情六欲全部放下。

    叶温柔舍不得!

    她怎么可以放弃呢?

    她们才刚刚开始啊----她才刚刚体会到恋爱的美妙,面红耳赤的羞涩,心跳加速的快感,她才刚刚成为方炎的女朋友,甚至他们都还没有认认真真地接吻过----

    要么放弃方炎,选择天道。

    要么放弃天道,选择方炎。

    无论是感情还是天道,每一样都只能是唯一!

    这确实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叶温柔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就像是刚刚从水里面捞起来一般。

    她的身体在石床上面翻滚着,表情狰狞扭曲,就像是要被那两种对立的情绪给撕裂一般-----

    这就是天道反噬的恶果!

    突破的临界点,就代表着一只脚已经踏在了天道的门槛。一半身体在门内,一半身体在门外。

    这个时候,要么闯进去,一跃而为天道高手。

    要么被踢出去,受伤惨重甚至一生再难以踏足武道----

    在天道攀登的过程中,有着数不胜数的失败例子。有人运气好,失败之后也不过是精气神大损,修补个三五的就能够缓和过来。有些人的运气差,闯关失败成为疯子或者白痴---其中不乏一些天资卓越的强悍人物。

    因为忍耐地过于痛苦,身体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折磨不停地鞭策着人做出决定----

    “我不能斩-----”叶温柔咬牙说道。

    她没办法斩断情线,她也不想放弃方炎。

    但是,如果不做一个选择的话,这样的撕扯会让她抓狂,那已经快成一道看不清楚地电流的音像会烧坏她的大脑-----

    啪-------

    叶温柔的身体从石床上面滚落下去,摔在同样由石头铺就的地板上面去。

    “我不能杀-----”叶温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就连说话都失去了力气。“我不能杀------”

    哐当-------

    石门从外面推开,满头白色的身影推开大门冲了进来。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