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黄鼠狼给鸡拜年!

    第66o章、黄鼠狼给鸡拜年!

    古人常言:光耀门楣。

    对华夏人来说,门有着丰富多采的意义。

    门代表着尊严,权势,以及一个男人,一个家族的门面。

    无论是在任何朝代或者年代,无论是权倾天下还是乡间小民——拆门都是一件相当犯忌讳的事情。

    这和刨人祖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当然,这么说有点儿夸张。但是倘若谁敢跑到别人家去拆门的话,是很容易激怒别人,从而引一场激烈的冲突甚至最终以武力来解决问题。

    城管除外!

    自从悟出了太极之心后,方炎的第六感思维就特别的敏锐。他对周边的万事万物都非常的敏感。

    方炎突然间感觉到心神不宁,而他潜意识里又察觉这样的情绪和叶温柔有关系——叶温柔此时正闭关修炼,以他所知道的情况,叶温柔这次突然闭关,主要是因为她感觉到了机缘临近,突破时机就在眼前。

    叶温柔自小习武,未成年时期便已经进入了‘寻道期’,震惊整个内江湖,被称之为内江湖年轻一辈第一高手。

    要知道,内江湖里面精英辈出,优秀的年轻人更是胜不胜数。不说燕子坞里面的方炎、白修、百里路等少年英才,外面一些成名高手的徒子徒孙也都很是了得。南方七十二派那些练拳的就不说了,北方十一派练习腿功的也有好几个少年人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他们取得的成绩被老一辈人们交口称赞——

    方炎在弱冠之年便已经悟出了太极之心,是方氏太极近百年最优秀的传人——老酒鬼除外。是太极一脉最得意的传人,老酒鬼除外。

    但是,即便是方炎这样的英才人物都被叶温柔给牢牢地压在身下,可见叶温柔强悍霸道到了何种的程度。

    三年之前叶温柔再次突破,成为内江湖中进入‘问道期’第二年轻的高手。第一年轻的家伙叫做熊飞狐,他在二十一岁的时候进入问道期——达到了很多人穷尽一生都没办法达到的成就。所以,他有一个外号叫做‘怪物’。

    直到现在,他仍然是内江湖中的一个传说。只是他生于北疆,长于北疆,学得又是一些阴险歹毒的功夫,性格孤僻,几乎从来不和人来往。

    方炎只闻其名,不曾见过其本人真实面目。

    方炎只是想见一见叶温柔,只是想要确保一下自己女朋友的安全——天地良心,叶温柔真得答应过做她的女朋友,他们还无数次地手牵手一起在村外的小路上散步,他好几次还想趁叶温柔不备的时候亲吻过去——事实证明,叶温柔从来都没有对他不加防备的时候。每次当方炎的嘴巴凑过去的时候,她总是能够及时地一巴掌把方炎给拍飞或者一脚把方炎给踢倒——

    方炎有时候都会有这样不好的联想:叶温柔之所以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是因为她打自己打顺手了其它男人都没办法给她这么强烈的成就感——

    后来他又很努力地把这样的想法给抛之脑外。因为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怎么就一不小心把人的大门给拆了呢?

    方炎也有点头痛,看来事情是越来越复杂难以处理了——

    方炎看着叶道陵,说道:“不是我拆的。”

    “不是你拆的,难道是我拆的?”叶道陵冷笑连连。

    “三叔,就是你拆的。”方炎一脸认真地说道。这种事情是死也不能承认的,这种时候是死也不能要脸的。

    “我亲眼所见,这大门是被你的劲气击出大洞然后倒塌——”

    “三叔,说话的时候要摸着自己的良心——”方炎郑重说道。“我只是想见温柔一面,但是三叔执意要我和你比拼一场。我被逼无奈,只得接受你的这种极其不合理的条件——大门确实是被我的劲气所击倒,可是你认真地想想,三叔,当时我那劲气是不是朝着你出去的?”

    “我的太极风暴攻击地目标是三叔,束缚地目标也是三叔——在太极风暴把三叔围困起来时,三叔在风暴里面使用了自己蓄势已久的白虎吞月,三叔好功夫,硬生生地把我的太极风暴给撕裂开一道口子——但是,也正是因为你在太极风暴里面用劲儿过猛,导致太极风暴爆裂开来,领域消失,劲气外泄,这才导致叶家大门被毁——我知道三叔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给老宅换一扇大门,对不对?”

    “对。对。就是这样——”叶风声在旁边连声附和。“我早就说过了嘛,叶家应该换一扇更加气派的大门了——”

    “闭嘴。”叶道陵瞪了叶风声一眼,怒声喝道。他知道叶风声和方炎关系极佳,这小子当着自己的面还敢胳膊肘子往外拐,着实地让人心里气愤之极。

    叶风声极其畏惧叶道陵,被他呵斥过后,给方炎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开溜,千万不要把这种破事揽到自己的身上去了。

    如果叶家为了拆门事件较起真来,就是闹到先生那里也是叶家有理。到时候恐怕不仅仅是方炎要低头谢罪,方老爷子都得过来赔礼道歉——那个时候,方家颜面何存?

    方炎明白死党的心意,但是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正如他所说过的那样,在没有见到叶温柔之前,在不能确定她的安全之前,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叶家的——他相信自己的预感和判断。

    叶道陵看向方炎,说道:“照你这么说,门是我拆得?”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门确实是你拆得。”

    “既然是我拆得,那就不让你赔偿了。”

    “——”方炎满脸诧异地看着叶道陵,心想,这位大伯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才一幅兴师问罪的模样,被自己三言两语就给说服了?

    方炎不是和叶道陵第一次打交道,他清楚他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男人——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被人说服呢?

    叶道温也是眼神疑惑地看着叶道陵,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

    叶道陵并不理会方炎审视的眼神,沉声说道:“你还是不愿意和我对轰几拳?”

    方炎摇头,说道:“不愿意。”

    “因为——”叶道陵舔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说道:“你觉得我已经没有资格做你的对手?”

    方炎表情犹豫,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你尽可直言。”叶道陵说道。“我不是小肚鸡肠之人——”

    “我是担心伤了三叔——你是温柔的三叔,也是我的三叔,以后我们终究还会是一家人,我不希望还没有走到那一步就伤害了我们叔侄之间的感情——”方炎一脸诚挚地说道,一幅我完全是为了你着想的感人模样。

    叶道陵伸手指着方炎,对着叶道众子弟喝道:“把他给我乱棍打出去。”

    叶道子弟听见叶道陵的吩咐,各自操出趁手的兵器准备围攻方炎。

    “混账——”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丫鬟的搀扶下,叶家的老祖宗踮着小脚正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叶子赶紧跑过去迎接,责怪地说道:“老祖宗,这三更半夜的,你怎么又跑出来了?要是被风给吹凉了怎么办?”

    “我能不出来吗?”老祖宗伸出手指头指了指叶道温,又指了指叶道陵,说道:“这么大的岁数了,还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你们羞不羞啊?”

    叶道陵满脸无辜,说道:“老祖宗,我只是站在这边看热闹,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看热闹也是你的不对。”老祖宗蛮横地说道:“方家小子担心温柔安危,一片好心前来探望——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这就是我们叶家男人的待客之道?”

    叶道陵知道老祖宗难缠,但是仍然硬着头皮说道:“老祖宗,方炎这小子没安好心——让他来看望温柔,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呸呸呸——你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我倒是觉得方家小子一片善心——”老祖宗看着方炎,问道:“方炎,你确定温柔有事?”

    “是的——”方炎声音坚定地回答,说道:“我只是有这种不好的预感——我希望温柔没事,但是我担心,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在身边或许可以帮一帮忙——”

    “好,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温柔。”老祖宗说道。

    “老祖宗,这可万万使不得——”叶道温和叶道陵同时出声喝止。

    “为什么万万使不得?”老祖宗表情不悦地说道。

    叶道温和叶道陵兄弟俩人彼此对视一眼,叶道陵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说应该说得我都说了,你是做大哥的,这个时候应该由你站出来承担一些责任了——

    叶道温清了清嗓子,走到老祖宗面前,低声说道:“老祖宗,这件事情万万不可——温柔现在正是突破的关键时刻,我认为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被外人打扰。另外,温柔闭关的地点在石室。石室是在叶家祠堂的隐蔽位置——叶家家规明确规定,非我叶家子孙不可擅自进入叶家祠堂——”

    叶道温回头看了方炎一眼,说道:“方炎,他不是我叶家人,没有资格进入叶家祠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