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杀人者白修!

    第653章、杀人者白修!

    叶风声对着方炎呲牙咧嘴,笑呵呵地说道:“你以为这样你能够跑掉了?我告诉你,你屁股还没有撅起来,我们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我在村口等你们。”

    叶风声猛踩油门,陆虎超越宾利车冲到了最前面。

    又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跟了过来,再次和宾利车并驾齐驱。奔驰车窗按了下来,王凯旋伸手点了点方炎,一幅我一会儿和你算帐的模样。然后对着李小天破口大骂,说道:“孙子,兄弟们信任你让你去接方炎,结果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带着人先跑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李小天赔着笑脸解释,说道:“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方炎的性格你们也知道,他非要走,我也打不过他啊——这不,我们偷偷摸摸地走,不也被你们给抓住了吗?”

    “幸好大爷精明,在你车上装了跟踪器,不然我们还得傻等下去——”

    李小天气得全身直哆嗦,要不是现在正忙着开车,他都能够跳下去和王凯旋拼命,骂道:“王凯旋,你这个混蛋敢在我车上装跟踪器,一会儿下车咱们俩单挑——”

    “单挑就单挑,你准备一个人挑我们一群吧——看我们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俩——”

    王凯旋骂了一阵后,奔驰车超车离开。

    又有一辆奥迪车跟了过来,陈燕青温文尔雅的笑,看着方炎说道:“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然后是阮经开的大众高尔夫,他跟在宾利车的后面,只是不停地对着前面的豪车按喇叭表示自己的不满态度。

    李小天、叶风声、王凯旋、陈燕青、阮经,这是方炎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们。

    除了远在漠北锻炼数年没有回来的朱子丹,方炎在燕京的一帮子好友全都到齐了。

    他们明知道凶险艰难,但是仍然愿意和方炎共同面对,同进同退。

    得友如此,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李小天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道:“这群混蛋家伙,还有没有王法了?竟然敢在我车上装跟踪器——幸好我是去接人了,我要是去找姑娘,那我的行踪还不被他们给掌握的一清二楚?”

    “你真的没给他们通风报信?”方炎不相信地问道。他才不相信有什么跟踪器呢,肯定是李小天趁自己不备的时候偷偷给他们发了信息。

    “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李小天一脸委屈地说道。“我还在奇怪他们怎么那么快就跟上来了呢——”

    方炎眼神灼灼地盯着李小天,然后伸手摸向他的脖颈。

    “干嘛?”李小天伸手去挡。

    方炎抓住他的手脉,让他阻挡的这只手臂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然后伸手到他的领口下面,摘下了一颗黑色的微型窃听器。

    “这是怎么回事儿?”方炎松开李小天的手臂,把窃听器放在李小天的面前问道。

    “这是什么?我不知道啊——肯定是王凯旋那个孬货,他趁我不防备的时候把这玩意儿夹在了我的领口下面——”

    看到方炎仍然眼神戏谑地盯着自己,李小天知道自己瞒不过去了,只得向方炎坦白,说道:“其实,在我们知道你要回来之后,我们就聚集在一起开了个小会——大家的意思是想把你给拦截下来,至少保持冷静后再去和先生谈判。我们都觉得你现在还不够冷静。或者,大家都装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先生不问,我们也什么都不说——反正我们也没有吃亏。白修那装逼犯不是被你一剑给捅死了吗?”

    “然后呢?”

    “然后我们觉得你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我们可能没办法把你拦截下来。而且,我们知道你肯定不愿意让我们掺和进来——你看看,我们多了解你。虽然你平时挺欠的,但是在这些事情面前还从来没有含糊过。所以,他们就想了这么一个主意——他们派我过来接人,并且在我身上安装了一个窃听器。窃听器和他们身上的设备保持连接,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能够听到。如果我能够把你拦下来,大家晚上就吃饭喝酒,绝口不提回去和先生谈判的事情。如果拦截不下来,那我们就大家伙儿跟你一起回去找先生讨公道——”

    “你们想过后果吗?”方炎轻轻叹息。

    “想过了。”李小天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们想了好几天。方炎,你就不要再劝了,再劝下去就没意思了,显得生份——”

    方炎沉思良久,说道:“这次是我欠你们的。”

    “靠,兄弟之间还用说这个?”

    滋啦啦——

    方炎手里的微型窃听器发出响声。

    李小天笑了起来,说道:“你按一下那个红色的小点点,它可以和我的车子蓝牙连接在一起——你可以听到他们说话——”

    方炎按了一下红色的小点点,叶风声那个憨货的说话声音就传了过来:“兄弟们,大家的嘴巴可得咬紧了,别让方炎知道咱们早就设计好了这一出——”

    “就是,所以说——一会儿咱们得把李小天给揍一顿,还不能留手——”王凯旋吆喝着说道。

    “王凯旋——”李小天咬牙切齿地喊道:“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方炎了,你们等着受死吧——”

    无线电频道里面一阵沉默。

    “方炎是不是听到我们说话了?”叶风声声音怯怯地问道。

    “听到了。”方炎笑着说道。

    “李小天,你这个叛徒——”

    众人开始齐声讨伐李小天,责怪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他们给出卖了。

    一排六辆车子行驶在燕京前往燕子坞的公路上面,你追我赶,你超我抢。通往燕子坞的这条国道极少会这么热闹。

    这群年轻人的出现,一下子就唤醒了那座历史悠久又古老幽静的村庄。

    燕子坞,群燕归来!——

    方虎威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他的金刚鹰最近不和他吵架了。

    以前他说一句,金刚鹰就和他吵一句,双方你来我往,吵得不亦乐乎。

    现在金刚鹰不和他吵架,甚至连话都不和他说了。

    金刚鹰不说话,方虎威也不说话。

    金刚鹰站在架子上瞪眼看着方虎威,方虎威坐在轮椅上也同样看着金刚鹰。

    这一大一小,一个人一只动物就这么默默对视,情景诡异,又让人心慌。

    不仅仅是陆婉,就是方炎的大姑二姑几家子人也同样有了不好的担心——

    三年前方虎威白发人送黑发人,虽然老爷子没说过一句狠话,没流过一滴眼泪,但是丧礼过后,他确实消瘦清减了许多,就连他那招牌似的爽朗笑声也消失不见了。

    陆婉端着一碗参汤走了过来,她把参汤放在方虎威面前的桌子上,笑着说道:“爸,喝碗汤吧。你中午没吃几口饭,现在先喝碗汤垫垫,一会儿晚饭就好了——我让他们做了你最爱吃的玉米糊糊和高粱饼。”

    方虎威神情怜爱地看了陆婉一眼,摆手说道:“端走吧,我没有胃口。”

    “你都坐半天了,要不,我让小玲推你出去转转?”

    “不去。”方虎威的视线又转移到了那肤色雪白的金刚鹰身上去了,说道:“我就坐在这里陪陪我这老伙记。我感觉的到,它快要走了。”

    “爸——”陆婉声音微颤地叫道。

    方虎威看了陆婉一眼,说道:“别担心我,我没事。按道理说,孙子给儿子报了仇,就是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闭不了眼的事情——可是想想又觉得心里有些不甘心。轻敌还没有回来,孙子还没有让我看到重孙子——死不得。所以我还得活着,也还想活着。”

    陆婉点头,说道:“那你可得保重身体。要不先把这碗汤喝了吧?”

    “实在是没胃口啊。”方虎威说道。“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喝汤都觉得是一件多余的事情——”

    方虎威摆了摆手,说道:“端走吧,让他们给喝了。可别糟贱东西。”

    陆婉心里叹息,以老爷子这身体状态和心理状况,怕是坚持不了太久。

    陆婉端着汤碗准备出门,却和一个高大的男人碰了个正着。

    方虎威的视线重新聚集在了金刚鹰的身上,轻声说道:“老伙计,你再等等我——我还不想死。我有徒弟去了极寒之地没有回来,我有孙子还没有让我抱上重孙子——你可得等等我啊——”

    一个汤勺伸到了方虎威的嘴边,勺子里盛着香味扑鼻的参汤。

    方虎威生气的说道:“陆婉,我都说了我没有胃口——”

    方虎威转身,看到喂汤的男人之后,立即眉开眼笑地乐了起来。

    “张嘴——”方炎说道。

    方虎威张嘴,方炎把参汤送进老爷子的嘴里。

    老爷子美滋滋地啧嘴,说道:“这汤香。”

    “你觉得好吃,那就每天喂你喝一碗。”方炎说道。

    方虎威抬眼看着方炎,说道:“回来讨还公道了?”

    “回来讨还公道了。”方炎说道。

    “我给你准备了一样东西。”方虎威说道。

    “什么?”

    方虎威指了指红木做的床头柜子,说道:“在那里面,我写好了,你给我拿出来——”

    方炎拉开柜子,看到里面有一张白色的绸布。

    “打开。”方虎威说道。

    方炎拉开折叠起来的绸布,发现上面写有一行黑色的大字,用墨深沉,用力极重。

    杀人者白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