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近乡情更怯!

    第652章、近乡情更怯!

    秦倚天当然会面临压力了。

    秦倚天是什么人?

    是秦家的小公主,是万众瞩目的燕京名媛。有人说她是燕京最受人欢迎的女孩子,还有人说她是‘燕京第一美女’。万千荣耀加身,称其为‘天之骄女’也不为过。

    方炎又是什么人呢?是朱雀中学的老师,不,现在是保安。是朝炎科技的股东,是龙图集团的股东,是花城冉冉升起的实力新星——

    即便如此,在无数人眼中看来,方炎仍然还是配不上秦倚天的。

    “好花都让猪拱了——”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天仙女嫁给了一个牛郎——”

    秦倚天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就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替老师挡枪——那样的话,秦倚天和方炎老师是什么关系?

    方炎!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燕京最耀眼的名字,也是被骂频率最高的一个名字。

    女神之所以是女神,那就应该高高在上被无人人仰视着供养着。

    如果有人企图把女神拉下神坛,自然就要遭遇无数人的辱骂和攻击——

    秦倚天是小三?这个消息让方炎又气又怒。在他折断了李小天的碟片后,心中的火气消失大半,情绪也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秦倚天替方炎挡枪,这件事情的发生地点是在花城。而且,秦倚天出事之后,秦家人就立即派人把她接走了。

    她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因为那件事情最后都脱离了学生的身份再也没有返回朱雀中学。

    那是一场袭击事件,知道的人非常少。除了自己和秦倚天这两个当事人,就只剩余秦家的那些人了——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把这件事情放出去的呢?他们这么做又有着什么样的企图?

    事出反常必有妖!

    方炎不得不去追究真相。

    “那可是我的限量版邓丽君——”李小天看到方炎把自己珍藏的碟片给折断,心都痛得要碎掉了,但是想到方炎现在的心情更加糟糕,又安慰着说道:“算了。反正也听过无数遍了,就当这是它的命运——”

    方炎看着李小天,问道:“这些传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个星期之前吧。”李小天说道。“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你和秦倚天关系密切,但是我以为那是有心人故意散播的绯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能够好到什么程度?直到最近一段时间秦倚天为你挡枪的事情被爆光出来,才引起无数人的关注和讨论。”

    “那个时候我还给阮千打电话夸你牛逼,偷偷摸摸的把秦家的小公主都搞定了。要是你能够把她给娶了,兄弟们这辈子就算是躺在那里不动也衣食无忧了——直到后来有人说你已经有了女朋友,秦倚天是横插其中的小三,舆论导向才开始发生了变化,我才发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对劲儿——”

    “那你也不给我打声招呼?”方炎生气地说道。“你们这群人都守在燕京,就没有一个人给我打一通电话,发一条信息?”

    “你不是刚才遭遇了那件事情吗?我知道你在花城事多,所以就不想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去打扰你——我和枫叶会的骆名安沟通这这件事情,她也说这件事情她们会处理,让我们不要让这件事情给你带去困扰——她还说这也是秦小姐的意思。”

    “倚天——”方炎轻轻叹息,说道:“她太独立了,总是想着什么事情都可以由自己来解决掉。”

    “就是小三的名声——对一个女人来说太恶毒了些。”李小天表情不善地说道:“这些人的心思也真是够歹毒的。秦小姐聪慧能干,才华过人,而且为人非常的和善,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他们没办法攻击秦小姐的才能,就只能攻击秦小姐的人品。低级下流的手段。”

    方炎摇头,声音冷洌地说道:“他们不仅仅是为了攻击倚天,也是为了攻击秦家——倚天是秦家这几年表现最抢眼的人物,如果她的名誉受损,秦家也是颜面无光。”

    “那可就奇怪了。在燕京城的一亩三分地上面,还有谁敢去拔秦家的虎须啊?”

    “别的地方不敢说,但是燕京城藏龙卧虎,强人大能数不胜数——有人站出来想要给秦家上点儿眼药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心里有目标了?”

    “只是有几个怀疑对象而已。”方炎说道:“不管他们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终归是一件让人心里不痛快的事情。”

    “先放一放吧,你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李小天熟练地驾驶着车子在车流中穿棱,劝慰着说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人终究会自己跳出来的。”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方炎说道。“以后燕京有什么消息要及时通知我——”

    “秦小姐那边说不要用这样的事情去打扰你,你又让我们必须通知——我们到底是听谁的啊?”

    “废话。”方炎生气地说道:“谁是你兄弟?”

    “可是我们的公司完全靠枫叶会所给罩着,如果我得罪了秦小姐的话——”

    “你有没有一点儿男人的自尊?靠一个女人吃软饭,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够做得出来?”

    李小天被方炎给逗乐了,说道:“全世界有六十亿人口,这六十亿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对我说这句话,我都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为什么你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会觉得这非常的滑稽呢?朝炎科技是谁替你打理的?没有陆朝歌在幕后帮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帮你把朝炎科技带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和成就,你在花城能够那么风光?兰山谷还有柳树那种见钱眼开见风使舵的家伙愿意和你合作?愿意听从你方大少的使唤唯你马首是瞻?如果要做一个评选的话,全世界男人加在一起也不及你吃软话吃得这么激爽欢快吧?软饭王非你莫属。”

    “我也付出过很多——”方炎说道。

    “付出过什么?身体?”李小天冷笑。“朝炎发展最迅速的三年,是你在燕子坞守孝的三年——”

    李小天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方炎的禁忌,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那条路回燕子坞吧?”

    “没关系。”方炎知道李小天的用意,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当我一剑刺穿白修的身体时,我身上背负的那块大石也一下子瓦解破碎了,心中的恨意也消失了。不会再彻夜难眠,不会再食不知味难以下咽——我带着仇恨生活了太久,现在已经放下了负担。”

    李小天松了口气,说道:“那样就好。你不知道以前的你就是一个怪物,我们和你说话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生怕又触碰了你哪根神经——”

    方炎笑笑,没有说话。

    白修死了,自己的杀父之仇就算是就此了结了吗?

    先生,你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你到底——准备怎么解释徒弟是杀人凶手这一事实呢?

    车子驶出机场高速,然后沿着方炎以前经常回村的那条石子路走过去。那是燕子坞通向燕京市区的唯一一条路。

    千叶兵部曾经在这条路上停留,用脚去踩踏油菜田里面黑色的泥土。方意行曾经在这条路上和人浴血厮杀,最终血染大地成为燕子坞的一捧泥土。

    还有很多人,有方炎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人。有方炎在乎的人,更多的是他不在乎的人。

    他们或者走出去,走向新的起点。

    或者走回去,走向归途。

    看着路边的风景,想起了数不尽的往事。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只是单纯地思念他,以儿子的身份。

    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知道自己回家,他会不会假装无意其实有心地走到门口张望?他会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催促母亲说给那个小兔崽子打一个电话问问他走到哪里去了——

    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生死相隔,永远都不可能相见。

    心脏有种抽搐般的痛感,就像是有人用一把钝刀想要把它给挖空一个小洞。

    李小天看到方炎满眼忧思表情黯然,有心想要说些什么来活跃一下气氛,但是话到嘴边却发现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应景——

    既然他想自己的父亲,那就让他好好地想一想吧。

    嗡嗡嗡——

    强烈的马达轰鸣声音传了过来。

    李小天的视线看向后视镜,然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方炎的心神终于被拉了回来,他看了一眼风驰电掣般冲过来的一辆黑色陆虎越野,说道:“开车的家伙有点儿眼熟——”

    方炎话音刚落,那辆陆虎车已经冲到了跟前,和李小天的宾利车并驾齐驱。

    道路不够宽敞,所以两辆车并行的时候就会碾压到路边的草丛。

    陆虎车窗打开,露出一张熟悉地亲切地肉乎乎的大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