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谁敢撄其锋芒?

    第649章、谁敢撄其锋芒?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吗?

    梅新展的话里面有着主动示好的意味,但是方炎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虽然是初次接触,而且两人几乎没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但是方炎已经能够从她的举手投足间知道这是一个极其聪明有主见的女人。

    苏博崖正直刚硬,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做学术研究的人,是和方炎的外公陆睁一样的人物。方炎喜欢这样的人,但是却并不认为他们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商人。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妖娆睿智的女人在旁边帮忙打理,苏博崖的事业才能够做得这么风生水起吧?

    方炎伸手和梅新展嫩滑如脂的小手握在一起,笑着说道:“是的,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方炎对着大家挥手告别,苏琪看了母亲一眼,说道:“妈,我去送送方老师——”

    说完,也不待梅新展的同意就自已主动跟着方炎跑了出去。

    “唉,你还没有切蛋糕呢——”苏博崖在后面喊道。

    梅新展伸手搂着丈夫的手臂,安慰着说道:“没关系,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可以等她回来——”

    “这孩子——”苏博崖又是宠爱又是无奈地说道。

    梅新展看着满脸笑意的梅映雪,问道:“谈妥了?”

    “妥了。”梅映雪伸手取了一杯金酒,仔细地品尝着。

    “都说他是一个不好接触的人,现在看来——”梅新展认真地观察着弟弟的面部表情,说道:“你们俩一见倾心?”

    梅映雪嘴角微微的扬起,笑起来的时候有一个迷人的弧度,说道:“这个词还真用对了。我们是一见倾心——他需要我的立场,我需要他的友谊。一拍即合,相谈甚欢。”

    梅新展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说道:“原本父亲是让我找他谈判,但是爷爷却把这件事情交到你的手上,他认为你和他更有共同语言——你和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爷爷怎么会知道你们俩人会有共同语言呢?虽然心里觉得很奇怪,但是既然是爷爷提出来,我自然要尊重他老人家的决定。梅家可以退让,但是也有尊严需要维持,有利益需要坚守。所以,这件事情我们要谈妥当,还要以付出最小的代价取得他的谅解——”

    梅映雪点了点头,看着自己这个精明的姐姐,说道:“那你觉得,我是以什么样的代价取得他的谅解的呢?”

    梅新展伸手掐了一把自己弟弟雪白#粉嫩的俏脸,说道:“亲爱的弟弟,这样的白痴问题就不要拿来考验姐姐了——他能够来参加琪琪的生日宴会,就已经表达出他愿意和梅家达成和解的积极态度。只要梅家愿意放弃对龙图集团的企图,并且愿意在其它事情上面给予他们一些赔偿,让这个骄傲的家伙能够抬脚下台——我想他是不会愿意和梅家这样一个低调神秘又极其强大的家族火拼的。”

    “他们才刚刚吞掉了江家,正处于风口浪尖上面,被无数人关注和戒备着。如果他们敢再次向梅家开战,会让其它人怎么想?让那些中立者怎么想?他们是大海中那条最大的鲨鱼,所以就要吃掉周边所有的同类?那样的话,他会把那些受到惊吓和财产安全没办法得到保障的人给逼迫到我们这一方——方炎是一个聪明人,想必他不会让自己处于这样艰难的境地。”

    “他要天都地产一半的股权。”梅映雪说道。

    “怎么可能?”梅新展大惊。“他疯了吗?”

    顿了顿后,梅新展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他没必要要天都地产的股权,因为对拥有魔方科技的朝炎科技来说,他们有太多的项目可以进行投入。而且,陆朝歌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明确地说过,暂时不考虑涉足地产领域的打算——现在方炎却主动向我们索要天都地产的股权,经济上的利益得失可以忽略不计,象征性的意义更大一些——他们想要拉拢梅家,想让梅家也和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

    梅映雪眼神钦佩地看着姐姐梅新展,笑着说道:“难怪父亲常说你一人便可立起梅家大旗——正如你所猜测的那样,方炎确实是带着善意而来。他要走了天都地产三分之一的股权,但是却愿意拿重组后的龙图集团百分之五的股权进行价值置换——我们都知道,地产领域将会走衰,但是能源产业的前途一片光明。与其说他是来兴师问罪,倒不如说他是来给我们送一张进能源产业玩游戏的入场卷——”

    “所以,你准备答应了吗?”梅新展看着自己这个好看地不象话的弟弟,出声问道。

    “我能拒绝得了吗?”梅映雪苦笑着说道:“就算是爷爷,他也舍不得拒绝吧?”

    “是啊。”梅新展点头说道。“这样的好事,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怎么看待方炎?”

    “他不是好人。”梅映雪说道。“却是个人物。”

    “看起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嘛。”

    “没办法的事情。”梅映雪说道。“谁让以后我们就要和他成为合作伙伴了呢?”

    梅新展轻轻叹息,说道:“想当年花城四大家族声名赫赫,你和江逐流、兰山谷、柳树三人并称为花城四秀——那个时候,哪里有这个方炎的影子?短短数年时间,他却已经成为这花城之主——年轻一辈,无人可以和他抗衡,就连柳树兰山谷也唯他马首是瞻。我们这些老牌家族,柳家和他们是铁板一块,利益共享。兰家老爷子走错了一步棋,幸好有兰山谷眼光长远,在危难时刻拉了兰家一把。现在就连我们梅家也被他使用利益手段给拉到他们的战船上去——以后的花城,谁还敢撄其锋芒?”

    “不能撄其锋芒,那就避其锋芒。”梅映雪笑着说道:“这件事了,我就要回去研究我的‘蚂蚁搬家’去了。一切事务与我无关。”

    “映雪,爷爷对你抱有厚望,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有兴趣研究一下家族兴起营财之道?”

    梅映雪认真地想了想,说道:“等到我有兴趣那一天吧。”

    “别逼映雪了。”苏博崖在旁边劝道。“人一辈子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才是最幸福的。”——

    方炎在前,苏琪提着长裙跟在身后。

    方炎的步伐比较大,所以苏琪只能小碎步地疾走。

    咯咯咯——

    在这寂静清冷的别墅小区,高跟鞋敲击青石地板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听到苏琪的脚步声音太急,方炎停步转身,说道:“苏琪,不用送了,快回去吧。”

    “方老师,今天的事情真是很对不起——”苏琪一脸自责地说道:“请你来参加生日PaRTY,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苏琪,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可是吕凯伦——”

    方炎笑了起来,说道:“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小屁孩儿。一些年轻人为了自己喜欢的姑娘争风吃醋甚至和人大打出手——很多人年轻的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也做过。所以,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会把它放在心上。”

    “方老师——”苏琪欲言又止。

    方炎挥了挥手,说道:“回去吧。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保持愉快的心情——”

    “我会的。”苏琪认真地点头。

    方炎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发动车子离开别墅小区。

    苏琪站在原地良久,心里发出沉沉地叹息。

    这个男人,距离自己太过遥远——

    方炎赶到别墅附近珠江医院的时候,吕中行和他的夫人以及一干亲人正等候在病房门口。

    看到方炎朝着走廊走过来,吕中行的表情有些尴尬,更多的是畏惧。

    在他离开之后,已经有人发信息告诉了他后面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方炎是谁——

    连花城四秀之一的江家都踩倒的妖孽存在,是自己这小家小户可以得罪的吗?

    方炎一步步地走近,转身已经来不及,假装没有看到就更显自己不懂礼数和有可能把方炎给得罪的更加厉害。

    吕中行犹豫再三,在方炎即将要从他们的面前穿过时,他快步迎了过去,对着方炎九十度鞠躬,恭敬地说道:“方老师,你是我见过最认真负责的好老师——不仅仅在学校里面会对学生的不当言行举止进行引导和规范,即便是在校外也同样在履行一名优秀教师的责任,对那些坏学生做到了管理和教导的作用。我想,如果全世界所有的老师都向你一样尽职尽责,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方炎扫了吕中行一眼,说道:“我现在不是老师,是学校保安——”

    “哎哟,连学校保安都这样的优秀,朱雀中学果然是花城最有实力的名校——等到凯伦的病好了,我就让他转校到朱雀,到时候方老师替我好好地教育他,让他成为一个谦逊守礼对社会有用的年轻人——”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