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小保安讲义气!

    第643章、小保安讲义气!

    南方人喜欢江景,在他们的观念中,水代表着金,沿江而居,自然就会财源滚滚。而珠江别岸占据着珠江的入口,更是寸土寸金。能够居住在这里面的就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也不知道秃子他们几个来了没有,要是现苏琪在这里举办生日派对,怕是要吓得尿湿裤子吧?

    想到秃子他们惊讶的表情,方炎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

    身边有这么一群搞笑的朋友,让他的生活充满了生动喜悦的元素。

    方炎把请柬递到保安亭里面,保安验证了请柬的真伪后,恭敬的对着车子敬礼,开门放行。

    开车行驶在别墅小区的宽敞车道中间,方炎心里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他早就猜到苏琪的身世不简单,后面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验证了他的猜测而已。

    按照路边的标识牌指路,方炎很顺利地找到了苏琪的家。

    他的家也着实太好找了些。

    因为入江口的第三幢房子,就是她的居处所在。所以,请柬上的地址上面写的是:珠江别岸oo3幢。

    方炎把车子停在门口宽敞的停车场,然后朝着别墅小院走去。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柬。”门口的老管家尽职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好的。”方炎把手里的请柬递了过去。

    “方老师——”一个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炎抬头看过去,就见到一身白裙头戴细钻王冠的苏琪快地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迎了过来。

    老管家对着方炎微微鞠躬,笑着说道:“看来不用验证了。”

    “确实是这样。”方炎很喜欢这个彬彬有礼又风趣幽默的小老头,笑着说道。

    苏琪快步走到方炎面前,高兴地说道:“方老师,我一直担心你不会来呢。那样的话,我就太失落了。”

    “就是担心寿星公会失落,所以我才来了——”方炎笑着说道。他把手里的礼物盒递了过去,说道:“你今天非常漂亮。”

    “谢谢方老师。”苏琪接过礼物,说道:“我都说过,你能来就已经是我收到的最好礼物了。”

    方炎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说道:“小声一些,不然的话,其它客人都不知道要不要把礼物拿出来了——”

    “明白了。”苏琪眨了眨眼睛,对身边的管家说道:“福伯,你可不要把我说的话传出去。不然的话,哼哼——”

    “小姐,你们刚才说了些什么?我耳背,听不见。”管家笑着说道。

    三人大笑,苏琪上前挽着方炎的手臂,说道:“方老师,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

    “好的。”方炎点头,说道:“秃子他们来了吗?”

    “来了,在后院喝酒呢。”苏琪说道:“他们不适应前面的氛围,所以就任由他们在后院自已享受美食美酒——说真的,我也喜欢后院。那里又清静又舒适,就连呼吸进肺里面的空气都觉得新鲜一些。”

    “那我一会儿也去后院吧。”方炎说道。“不过,你今天是寿星公,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可不能丢下客人自个儿跑到后院去了——”

    “唉,我好可怜呢。”

    看到今天晚上的宴会小公主搂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走进来,大厅不少人全都投来了诧异的眼神。

    “那是苏琪的男朋友吗?看起来长得还挺帅的——”

    “梅家小公主还是挺有眼光的嘛——她成年了吗?”

    “老苏,今天是毛脚女婿上门来了嘛——就是这一天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客厅中间,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面相儒雅的中年男人,他看着亲密依偎并排走来的方炎和苏琪,眉头细不可闻地挑了挑。

    一个身穿淡红色旗袍的漂亮女人站在他的身边,看到男人不悦地表情,声音甜美地说道:“老苏,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和别的男人亲密心里就不舒服了?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这话果然不假——”

    “胡闹。”中年男人低声说道:“琪琪她才几岁呢?刚刚才读中学,就已经把男朋友带回家来了——这像话吗?”

    女人伸手挽着男人的胳膊,说道:“现在自己做了父亲就知道责怪女儿了?当年你把我拐跑的时候,我们好像还没有读高中吧?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当时我爸也是这么说你的,你心里还不服气——”

    “能是一回事儿吗?”男人没好气地说道。“知不知道那个小子是谁?”

    “苏琪不正带着他来了吗?一会儿你亲自问问他不就好了?”女人说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苏琪已经挽着方炎的手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苏琪看着中年男人对方炎说道:“方炎,这是我的父亲——苏博崖。”

    方炎主动向苏博崖伸出手来,笑着说道:“苏先生,幸会。你有一个聪明的女儿。”

    苏博崖虽然不喜方炎,但是良好的个人素质让他不会轻易地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所以,在方炎伸手的时候,他仍然很有风度地伸手和方炎握了握。

    很敷衍地握了握。

    苏琪又指着那个身穿旗袍的漂亮女人,说道:“这是我妈妈梅新展。”

    “梅女士,你好。”方炎再次向梅新展伸出手去,说道:“你的女儿和你一样的漂亮。”

    梅新展清爽微笑,说道:“谢谢,您真会说话。”

    苏琪指着方炎,说道:“这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方炎。”

    “老师?”苏博崖和梅新展相视一眼,心里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朱雀中学校规极严,老师和学生是绝对不可能恋爱的。

    苏琪看着父亲母亲的表情反应,笑着问道:“你们好像很担心的样子?难道你们以为是——我带男朋友回来见你们?”

    苏博崖瞪了苏琪一眼,说道:“苏琪,不许和老师开这种玩笑。”

    苏博崖主动向方炎伸出手来,态度一下子和蔼热情了许多,春风满面地说道:“方老师,欢迎你来参加苏琪的生日聚会——幸好苏琪这孩子懂事,知道给老师出邀请。不然的话,就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失职了。”

    方炎再次和苏博崖握手,说道:“苏先生,你太见外了。我也很高兴能够参加苏琪的生日宴会——”

    梅新展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女儿,说道:“苏琪,你可要照顾方老师。不要失礼了。”

    “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方老师渴着饿着——”苏琪一脸笑意地说道。她再次伸手挽起方炎的胳膊,方炎有点儿不太自在,想要躲避开来,但是又担心在苏琪的父母面前伤了她的自尊心。

    “苏琪,我们还是不要——”方炎低声说道。“这样吧?”

    “你是我的老师,是我的长辈,这是很正常的礼节——方老师,你不会想歪了吧?”苏琪声音柔美地在方炎的耳朵边说话。

    方炎试着避了一次,没有避开之后,他就没有再尝试了。如果在苏琪父母的面前做出太大的动作,不是更让人怀疑吗?

    看着方炎和苏琪远去的背影,苏博崖笑着说道:“虚惊一场,原来是苏琪的老师——苏琪这孩子表面温和,但是性子孤傲,平时还真不会主动把陌生人带回家里来。今天主动把方老师请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证明这个方老师还是很有实力的嘛。”

    “恐怕不仅仅是师生关系吧?”梅新展眼神锐利地打量着方炎地背影,说道:“你什么时候见到女儿会如此主动地挽另外一个男人的手臂了?除了你之外?”

    苏博崖刚刚舒展开来的脸色再次凝结成冰。

    苏琪取了两冰金酒,一杯递给方炎,自己端着另外一杯。

    “方老师,谢谢你愿意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苏琪把酒杯举在空中,说道:“我心里真的很高兴很高兴。来,我敬你一杯。”

    方炎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说道:“我就是想来讨杯酒喝。”

    “那我今天就陪你好好喝几杯。”苏琪一口把杯子里的金酒喝完,笑呵呵地说道。

    “看来你的酒量不错。”方炎也一口喝掉杯子里面的金酒,看着苏琪问道:“你说要见我的朋友呢?”

    苏琪四处扫瞄了一圈,说道:“我也没有见到他呢。不知道又跑到哪个角落里面去研究蚯蚓去了——方老师,我们再喝一杯?”

    方炎又陪着苏琪喝了两杯,在这个过程中不停地有人来找苏琪说话敬酒。

    方炎看着苏琪,说道:“苏琪,我看到很多人在找你,你去忙吧。我去找秃子他们说会儿话。”

    “好吧。他们在后院——方老师,那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方炎刚刚走到后院,恰好看到那个蝴蝶结男人抡起酒瓶砸向秃子的那一幕。

    酒瓶碎了!

    秃子的脑袋也流血了!

    秃子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两个圈,然后‘砰’地一声栽倒在地上

    蝴蝶结男人把手里的洋酒瓶丢在草地里,满脸讥讽地说道:“一个小保安——没想到还挺讲义气。”

    “小保安不仅讲义气——”方炎一步步地朝着秃子走了过去,声音隐含怒意地说道:“他们还愿意为自己的兄弟出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