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酒瓶碎了!

    第642章、酒瓶碎了!

    苏琪转身,看着男人光洁的头顶,笑着说道:“秃子,你不适合走这种小清新路线。”

    秃子无奈,说道:“长得丑的人根本就无路可走。什么路线都不适合。”

    “也不会啊。”苏琪拍拍他的肩膀,出声安慰着说道:“你可以走暧男路线。给不了别人脸,就可以给人温暖——总有适合你的那一款。”

    “怎么样才是暧男路线?”

    “他们通常细致体贴、能顾家、会做饭,更重要的是能很好地理解和体恤别人的情感。”苏琪解释着说道。

    秃子激动坏了,大声喊道:“我就是。我就是。你说的这些我全都有——我会做饭,我很顾家,我还细致体贴能够很好地理解别人的情感。别人拒绝我的时候,我一点儿也不生气,还会很有礼貌地说没关系。我要是个女人,也不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啊。原来我就是传说中的暧男啊,听说现在的女孩子都特别喜欢暧男——”

    “我还没说完呢。”苏琪打断秃子的话,说道:“长相多属纤细干净的类型,打扮舒适得体,不会显得过于浮躁和浮夸。像煦日阳光那样,能给人温暖感觉的男子。”

    “——”秃子端着酒杯,转身就走。我要长得像阳光一样,还怕没有小花小草的来找我滋润?

    “喂,别走——”苏琪出声喊道。

    秃子哭丧着脸转身,说道:“大小姐,长成这样已经让人很难过了,你就不要打击我了。”

    “我没想过要打击你啊。”苏琪笑着说道。

    “那你还让我做暧男。你看我长成这样——哪个女孩子看到我会觉得温暖?”

    “那至少会觉得安全吧?”

    “谁会找一个安全的男人?”

    “好啦好啦,我们换一个话题——”苏琪眯着眼睛笑着,说道:“方老师真的不来了吗?”

    “你看看,方老师那么不安全的男人,偏偏有那么多人喜欢。但是那些喜欢不安全男人的女生却在夸我长得安全——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说出这样的话?”

    “——”苏琪竟然哑口无言。

    秃子看了苏琪一眼,轻轻叹息着说道:“方老师大概是不会来了吧?他很少参加学生的聚会。”

    “原来是这样啊。”苏琪叹息。“我以为我和别人不一样呢。”

    噗嗤——

    秃子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

    “所有的女生都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秃子,你不想活啦?”

    “好了好了,你别生气。我再给你发个信息问问,看看方老师能不能来?”

    “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呢?”

    “那可不行。”秃子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方老师和我们陆校长住在一起,如果我给他打电话被陆校长听到了。陆校长问谁打来的电话,他说秃子邀请我去参加学生的生日聚会——你说我这保安队长还能坐得住吗?”

    “真是没出息。一个保安队长就把你紧张成这样?你要是帮我把方老师请来,我就——我给你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怎么样?”

    “不干。”秃子摆手。“再好的工作我也不干。我就喜欢做这保安队长。”

    “为什么?”

    “小时候家里穷,我没机会读书。所以,长大后我就特别喜欢和那些有文化的人在一起——”秃子一脸认真地说道,眼神里有着让人动容的东西。“看着那些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从我面前走过,我心里就觉得非常的开心——这种滋味,啧啧,给我多少钱也买不着。”

    苏琪眼神定定地看着他,说道:“秃子,你真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

    秃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声音低沉地说道:“好多姑娘都这么说——”

    苏琪被秃子这句话给逗乐了,说道:“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放心吧。我现在就给方老师发信息。”秃子保证似地说道。“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他一定会出来。”

    “苏琪——苏琪——”

    屋子里有人在喊苏琪的名字。

    苏琪对着秃子王强李军保安三人组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三位一定要吃好喝好,不要跟我客气——我进去一会儿,很快就出来。”

    秃子摆手,说道去吧去吧,不用管我们。

    王强和李军两人已经喝得面红耳赤,说话都不利索了。谁让他们来了之后发现主人提供的全都是他们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看都看不懂的好酒呢?

    秃子提了瓶威士忌灌了一大口,很是嫌弃地看了王强和李军一眼,说道:“看你们俩那点出息——嗝——”

    廊檐下的阴影里面,一个年轻男人看到这一幕,快速朝着前院跑了过去。

    一群年轻男女说说笑笑地来到后院,看到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喝酒的秃子王强李军三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脖子上戴着领结的年轻人走过去踢了踢秃子的屁股,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秃子很不喜欢别人踢他的屁股,那样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顽劣的孩子。

    他可不喜欢当别人的孩子。

    秃子提着酒瓶站了起来,盯着面前的一群年轻人,喝道:“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学生?还不去学校上课——要迟到了。”

    他的脚步踉跄,已经喝得有些醉了。看到这些年轻人就误会他们是学生,习惯性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上课?听到没有,他在让我们去上课——”

    “哈哈哈,这家伙是个什么人啊?难道是哪所学校的老师?”

    “有可能,你看看他的头发都掉光了——当老师确实比较辛苦啊——”——

    这些年轻人根本就不畏惧秃子的‘威严’,嘻嘻哈哈地猜测起秃子的身份起来。

    那个蝴蝶结男人看着秃子,问道:“你们是学校的老师?朱雀中学的老师?”

    “当然——”秃子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说道:“不是——”

    “那你们是什么人?”蝴蝶结男人看着秃子问道。

    “我们是朱雀中学的保安。”秃子一脸得意地说道。“我是保安处处长——”

    “保安?”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这群保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不是偷偷溜进来的?”

    “没有请柬根本就进不来,他们能够进来,肯定是苏琪邀请的——”

    “苏琪脑袋没烧坏吧?怎么会邀请一群保安进来——就算是想开制服派对,也没必要开一个保安制服派对吧?”——

    蝴蝶结男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他笑呵呵地看着秃子,说道:“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叫做方炎的学生?”

    “方炎?”秃子愣了一下,摆手说道:“不是,他不是学生——”

    “那他是什么人?”蝴蝶结男人眼神阴厉地问道。

    “他是——”秃子接触到蝴蝶结男人的眼睛,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他从男人的眼睛里面感觉到了危险。受到这强烈的危险感刺激,他的酒也醒了大半。“你问方炎干什么?”

    “就是好奇。”蝴蝶结男人说道。“说来听听,如何?不是学生的话,他是什么人?”

    “我不能告诉你。”秃子说道。

    “为什么?”蝴蝶结男人奇怪地问道。

    “因为我担心你们会害他。”秃子说道。“我看到你眼睛里面有凶光。”

    蝴蝶结男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会呢?我们只是想和他交一个朋友而已——”

    “不,你不是——”秃子摆手。“我见过的人多了,你不是——诚心想交朋友的样子。”

    蝴蝶结男人从地上捡起一个酒瓶,打量着上面的英文字眼,说道:“那你说说,怎么样才是交朋友的样子?”

    “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愿意和方炎交朋友,就是因为他这么对我笑。他对我笑着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所以后来我把保安处看管的那条小船都给他用上了,还答应给他做船夫——我猜得没错,他果然是一个很够朋友的朋友。”

    “你觉得我笑得不好?”蝴蝶结抬眼看着秃子,笑呵呵地问道。

    “不是笑得不好,而是笑得太差劲——哪有笑起来让人觉得害怕的朋友——”秃子一脸诚肯地说道。

    “喂,秃子,你怎么说话呢?”蝴蝶结身后有人不乐意了。

    “就是,哪儿来的小瘪三?”

    “长得真丑——严重影响食欲——”——

    蝴蝶结再次摆手,阻止大家继续攻击秃子。

    他从口袋里摸出钱夹,把钱夹里面的一叠钞#票全都递向秃子,说道:“只要你给我一个答案,这些钱全都是你的——”

    秃子摆手,说道:“这事我做不了。”

    “还有,之前的事情也既往不咎——”

    “之前的什么事?”

    “你说我笑得不好这件事情——”

    “嘿,我当是什么事呢?那你们刚才还骂我是我长得真丑呢?我不是也没有生气?这都是嘴上说说而已——当不得真。”

    “看来你是不愿意帮我这个小忙了?”

    “不是不愿意帮,是我不能帮——方炎是我朋友,是我兄弟。我能把他给出卖了?”

    “你长得确实很丑。”蝴蝶结男人看着秃子醉薰薰的脸说道。说话的时候,抡起手里的洋酒瓶子就朝着秃子的脑袋上面砸了过去。

    咔嚓——

    酒瓶碎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