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女王的哀伤!

    第639章、女王的哀伤!

    “鸡汤太烫——”方炎扯着纸巾擦拭嘴巴,满脸尴尬地说道。

    “你这孩子,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注意一些。”外婆责怪地说道,站起来找了抹布擦拭桌子上方炎喷出去的汤渍。

    “好,我不再说话了。”方炎笑着说道。

    “不说话可不行。我刚才还在问你问题呢。”外婆还揪着那个问题不放。“你和朝歌的婚事,是不是也要提上日程了?三年前我就提过这件事情,你和朝歌都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那个时候你们还年轻,我也就想着再让你们多相处几年积累积累感情。但是现在又三年时间过去了,你们俩的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这个事情了?三年又三年,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三年?”

    在书房的时候,外公特别提醒自己不要辜负了陆朝歌这个好女人。现在,外婆又一本正经地把这件事情放在饭桌上讨论。

    方炎明白了外公和外婆对陆朝歌的态度,在自己离开的三年时间里,陆朝歌替代自己在照顾他们,安慰他们,她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也走进了他们的内心。他们早就把陆朝歌当成了一家人在看待。

    方炎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地向外公外婆解释一下这个问题,他要告诉他们自己和陆朝歌的真正关系,他们之间只是——是朋友?是战友?还是——合作伙伴?或者说,是生活上彼此依靠的伴侣?是情感上互相寄托的知己?

    一时间,方炎都没办法定位他和陆朝歌之间的关系。

    她是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但却不是自己生活中朝夕相伴的那个人——虽然他们现在还同居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住在她的隔壁,每天早晨在同一张桌子上吃早餐。

    但是,他们终究没有走到那一步。

    方炎想要告诉外公外婆,自己有一个女朋友,她的名字叫做叶温柔——她很漂亮,也很可爱,有时候有些迷糊,但是打架很厉害。她能够保护自己,保护他们的外孙不受伤害。

    或许应该找个时间把叶温柔带过来,他们看到叶温柔一定也非常的喜欢吧?就像是喜欢陆朝歌一样的喜欢。

    方炎放下了筷子,正当他准备好好地和外公外婆谈论这个问题时,一直低头吃饭的陆朝歌出声说道:“外婆,这个问题我会和方炎沟通的,你就不要逼他了。”

    外婆对陆朝歌宠爱到骨子里,而且她对这个极其有主见的女孩子言听计从,听到她说要自己和方炎‘沟通’,外婆果然不再追问,只是语重心长地看着方炎和陆朝歌,说道:“我还想着要抱孙子呢。你妈整天没有事情干,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如果有一个小孩子能够让她忙活起来,大概情况会好一些吧。”

    方炎点头,说道:“这两天还在给我妈打电话,最近她的精神还挺好的,只要有时间我就回去看望她。”

    陆睁夹了一块鱼放进老伴的碗里,说道:“吃饭吧,小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

    “吃饭。”外婆又开始拼命地往方炎和陆朝歌的碗里面塞大鱼大肉。

    gmc房车里面,方炎在看电视上的娱乐节目,不时随着主持人的精彩台词和搞怪动作而哈哈大笑。陆朝歌看着一本新出的时尚杂志,在几件自己看中的衣服和珠宝手饰上面做标记,到时候自然会有助理梦小影根据她的尺码帮她选购回来。

    两个人都很忙碌的模样,车厢里面的氛围也并不凝重。但是,他们都感觉的到,有什么东西堵在了他们的中间——

    秦鹰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转身说道:“方老师,你外婆做的馒头真好吃,一笼九个,我一个人吃了四个。其它两个家伙每人吃两个半,还吵吵着说自己没吃饱——”

    方炎笑笑,说道:“喜欢的话,下次让外婆多给你们蒸一些。”

    秦鹰疑惑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一般我提出这种无礼要求的时候,你不都是直接拒绝的吗?今天怎么就那么爽快的答应了?你不会有什么事要求我吧?”

    “我求你闭嘴。”方炎说道。

    “——”秦鹰惊讶地看了方炎和陆朝歌一眼,赶紧把驾驶舱和后座中间的那个窗户小隔板给拉了起来。他知道后面两个人有事了。让他们打生打死相爱相杀吧。

    方炎拿着遥控器‘砰’地一声把电视机关掉,看着陆朝歌问道:“为什么不让我向外婆解释?”

    “你怎么解释?”陆朝歌反问。

    “这件事情总是得告诉他们——”方炎说道。“在书房的时候,外公让我好好待你。书桌上面,外婆又逼着我们结婚。朝歌,他们应该知道,我已经有了女朋友这件事情——”

    “然后告诉他们,陆朝歌并不是你喜欢的女人,她只是你的亲密朋友,是你的工作伙伴,是你的利益共同体?”

    “朝歌——”

    “方炎,被一个男人否定——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难堪的一件事情啊。”陆朝歌声音哀伤地说道。朝炎科技的幕后大Boss,小火苗女王也会有普通小女儿家的情感纠结,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怕是要让媒体记者们跌破眼镜吧?

    “对不起——”方炎诚肯地看着陆朝歌。“我只是想着不应该让这个误会越来越大,那样我们俩的处境会越来越难。我想,他们肯定不仅仅是在催促我,背地里也没少催促你吧?”

    “他们催促我,我并不觉得烦恼。相反,内心深处还有一些高兴。”陆朝歌无比坦白的说道。“因为,有人在关心着我,在乎着我——不含利益,只有私情。”

    “——”

    陆朝歌身穿一套白色的职业套装,两条腿架起来的时候,短裙的裙摆就拉到了丰腴的大腿根#部。

    银色的小外套里面衬着一件淡黄色的丝绸衬衣,衬衣的前襟高高地顶起,那起着束缚作用的纽扣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飞出去。

    长发披散,在下端吹起了一个翘起的凤尾。略施粉戴,五官精致无暇,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所有人看到到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一口咬下去,一定会水汁飞溅,香甜可口。

    这已经是一个三十一岁的女人,她有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她处在事业的巅峰。

    但是,这也是一个危险的阶段,因为花开到花落的时间实在太短暂。

    “方炎,你没有对不起我,其实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陆朝歌没有避讳方炎的眼神,直接陈述自己心底的秘事。“你今天的做法是对的,你有权利也有义务告诉你的外公外婆自己有女朋友这一事实,甚至你还应该把她带到他们的面前给他们看一看,他们都是你在乎的人,你心中也希望他们能够喜欢彼此——只是我在中间让你们为难了。”

    陆朝歌苦笑,说道:“明知道是错的,却又不愿意去纠正——说起来还是我过于自私。”

    “他们说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对他们很好——”

    “我对他们很好,是因为他们对我更好。”陆朝歌轻抚额头的秀发,手掌无意识地抚摸着书页上的丽人,说道:“小姨离开之后,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了——我把你当成我的亲人,潜意识里也把你的外公外婆当成我的亲人。在我知道你的父亲出现意外之后,我想他们的心情也一定非常的不好,所以我就想着去陪一陪他们——无论如何,他们也只是两个可怜的老人。”

    “我在回去的路上遭遇了几次伏击,虽然最终都安然度过,但是仍然被外公知道了,他不许我再过去探望,甚至好几次当我站在小院门口时,院门紧闭,任我拍门喊门都没有人应声——我仍然忍不住过去。一次又一次。最后他们终于被我感动,不再逼我离开,也不再关门不让我进来。”

    “方炎,你是很好很好的人,他们也都是很好很好的人。也正是因为你们对我太好——所以我才贪恋这种家的感觉,所以我才不舍得离开。所以,当你想要在外公外婆面前戳穿这一切的时候,我才着急的出声阻止。因为我发现我还没有准备好。”

    陆朝歌眼神诚挚地看着方炎,说道:“方炎,你有女朋友,这是一个事实。我们是朋友,是知己,是合作伙伴,但不是情侣,这也是个事实——既然我们不是情侣,又怎么可以一直这样的住在一起?既然不是爱人,我又怎么能一直把你的亲人占据成为我的亲人?”

    “我终究会离开,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点点时间——”陆朝歌的眼神里有一丝柔弱,甚至有着淡淡的哀求。“我只是——也想有一个家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