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你和朝歌的婚事!

    第638章、你和朝歌的婚事!

    6睁进了书房,径直走到自己的大红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

    6睁家的沙是木制的,座椅是木制的,大部份的家具也都是木制的。他的审美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方方正正,厚重敦朴,能够挺直脊梁的时候就绝对不卧着躺着。

    6睁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方炎,举起的手掌往下压了压,柔声说道:“坐下吧。”

    本来扮作一幅受委屈小媳妇的方炎猛然间抬头,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6睁。

    这是什么剧情?怎么画风突然间改变了?

    按照以前的老套路,外公不应该先慢条斯理的泡上一壶茶滋上几口把方炎凉上好一阵子后才冷哼一声喝道知道错在哪里了吗——霸道总裁怎么开始走言情男主角的路线了?

    “让你坐下。”6睁看到方炎的表情,自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语气稍微有那么一点儿不自然。

    方炎赶紧坐了下来,人家不找事自己也就不要主动惹事。不然的话,那不是天生犯贱吗?

    6睁看着方炎,说道:“你心里有仇恨。”

    方炎再次大惊,说道:“外公,这也被你看出来了?”

    6睁拍拍面前的一本古书,说道:“曾国潘写《冰鉴》,就是教人相人之术——脱谷为糠,其髓斯存,神之渭也。山骞不崩,唯百为镇,骨之谓也。一身精神,具乎两目;一身骨相,具乎面部。他家兼论形骸,文人先观神骨。开门见山,此为第一。你方炎读书万卷,也算是半个读书人,文人先以神骨——方炎,难道你自己没有表现吗?无论你的表情笑得多么轻松愉悦,无论你的动作多么的舒展自然,但是,你的精神却一直都紧绷着。就像是一把随时都有可能出鞘取人性命的宝剑。”

    6睁轻轻叹息,说道:“以前的你开心是真的开心,现在的你开心是为了掩饰你心中的不开心。方炎,你以前到我这里的时候,又何曾会这般的小心拘谨?”

    “外公,我的心里有仇恨。”方炎只能对这老头子坦白了。他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天桥底下拣摊啊?

    “恨杀父仇人?”

    “是的。”方炎点头。“之前也恨自己。”

    “恨自己?恨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还是恨自己无能没能救回来自己的父亲?”

    “两者都有。”方炎沉声说道。

    “如果你恨前者,我可以理解。现代人大多数都不懂得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但那是后悔,不应当是仇恨。如果你因为这个仇恨自己,那么意行在九泉之下怕是也难以安心。但是,如果你是恨自己无能没能救回父亲,那就是愚蠢之极。你是神吗?”

    “自然不是——”方炎心想,你要不是我外公我就把你给打一顿了。有必要这么讽刺人的吗?

    “既然你不是神,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呢?”

    “——”

    “尽心尽力就好。”6睁轻声劝慰。“尽人事,听天命。有些事,是天命。”

    方炎看着6睁,说道:“外公博览群书,也信天命?”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排第一,其次才为运气和风水。上天注定的事情,我们费尽心思竭尽全力也难以改变。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只能逼迫着自己接受。知道我为何一直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外公是想等到我自己想明白。”

    “是啊。我想让你自己想明白,自己走出来——”6睁语重心长地说道。“但是你却迟迟地想不明白,迟迟地走不明白。重情重义,但是资质也实在愚钝——”

    “——”方炎又想打人了。他真是羡慕6睁啊,生下来命运就安排他是自己外公,不然的话,这老头就已经躺倒在地上了——

    “好端端地老师不做了,跑去做学校保安?这又是谁想出来的愚蠢法子?”

    “是秃子——”方炎说道。好兄弟,你就替我挡挡枪吧,反正外公也不会去找你麻烦。老爷子要真是去找你麻烦,距离你在教育界扬名立万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我这是在帮你。

    “秃子是谁?”

    “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外公你刚才骂得对,他这个法子确实愚蠢——”

    “职业不分贵贱,这是我一直坚持的观点。但是,你明明可以做一位优秀的老师,明明可以带出更多优秀的学生——就因为你解不开自己的心结,散不掉心中的戾气,所以只能成为一名保安。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天资愚钝——”方炎学聪明了,我先骂我自己,你就没办法骂我了吧?

    “不,证明你的自控能力极差。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个成功的男人,他们能够随时随地的调解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去迎接任何困难和挑战——无论是做事业还是做其它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方炎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外公,我明白了。我回去就把保安这份工作辞掉。”

    “准备回去当老师了?”6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

    “不,我准备辞去学校里面的一切工作,专心致志地去做自己的事情——”

    “做什么事情?”

    “报仇。”

    6睁沉吟良久,说道:“方炎,我不会劝你放弃仇恨。一个人受恩不知回馈,受辱不知道反击,那个人的人格是不完整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无愧国法家规,无愧于自己的良心。”

    方炎站起来对着6睁深深鞠躬,说道:“外公,我知道了。”

    6睁摆了摆手,说道:“下去吧。不然你外婆又要上来和我吵架,说我欺负了你——”

    方炎陪着笑脸,说道:“外公骂我是在教我,别人你还不稀罕骂他呢——”

    “少拍马屁。”6睁说道:“好好待朝歌这孩子。”

    “什么?”方炎瞪大眼睛看着6睁。这老爷子从来不过问自己感情的事情,今天这又是怎么了呀喂?

    “方炎,意行出事的这三年,又恰好是你不在的这三年。在你外婆最伤心的时候,是朝歌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我听秦鹰说过,来来回回的出了好几次事故。我劝她不要过来,甚至还给她吃了好几次闭门羹,但是她仍然坚持每周过来一趟。风雨无阻。方炎,男人不管有多大的事业,多大的野心,但是,总要留一点空间给自己的家人,总要分一点心思给自己的女人——不然的话,那又和禽兽何异?”

    “——”

    “生命中最难以承受的重是感情。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不要让好孩子受到伤害。”6睁眼神犀利地盯着方炎,说道:“我知道你非薄情寡恩之人,但是如若你负了朝歌,不管你外婆怎么拦着,我都会拿鞭子抽你。”

    “要是她负了我呢?”方炎郁闷地说道。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怎么自己和6朝歌又成一对了呢?

    “那是你活该。”

    “——”

    方炎和6睁下楼的时候,外婆和6朝歌已经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外婆用毛巾擦手,跑过来在方炎身边小声问道:“老头子没训斥你吧?”

    “没有。”方炎笑着说道。“外公就是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关心我的身体和感情状况,当着你的面他说不出来——”

    “这个倔强的老头子——”外婆咧嘴笑了起来。“他一辈子嘴硬,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6睁的火气又上来了。他做了一辈子教书育人工作,喜欢把自己搞教育的那一套在方炎的身上做实践。但是老伴总是在旁边使‘溺爱招’,每一次都把他好不容易为方炎树立起来的正确人生观给带歪过去。

    “孩子?方炎都可以结婚生孩子了,在你眼里还只是一个孩子?”

    “你不是经常说他还是个孩子让我不要对他太苛刻吗?”

    “那是——我觉得他是个孩子情有可愿,你们男人还觉得他是个孩子,这是什么道理?”

    “——”

    方炎赶紧打圆场,笑着说道:“今天怎么做了这么多菜?饭熟了吧?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6睁看了方炎一眼,说道:“先给秦鹰他们端几盘菜过去,送一笼馒头。”

    “好,我这就送过去。”方炎说道。

    他用托盘送了几盘菜过去,又送了一笼刚刚蒸出来的大馒头,秦鹰他们高兴坏了。他们就喜欢吃方炎外婆做的家常菜。

    “来,我们也吃饭。”外婆说道。

    6睁今天的心情好,还特别去酒柜取了一瓶茅台,说道:“我喝一杯,剩下的给方炎——”

    外婆不停地给方炎和6朝歌夹菜,看到这一对‘小情侣’吃得开心,脸上乐开了花。

    “方炎——”外婆看着方炎问道。

    方炎抬头,看着外婆问道:“外婆,什么事?你说。”

    “我说,你和朝歌的婚事——”

    噗嗤——

    方炎嘴里滚烫的鸡汤喷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