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当乐痴遇到白痴!

    第624章、当乐痴遇到白痴!

    “仙人还没有见到,方少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兰山谷一脸笑意地说道:“既然是故人,那就更应该请来一见才是。难道方少是怕我和柳树抢了你的风头?这个你尽管放心,我和柳树确实要比你英俊帅气一些,但是,只要是方少看重的女人,我们就算有仰慕之心,也绝无追求之意——当然,如果那位仙人要是一不小心看上了我们主动对我们展开火热凶猛的进攻,那个时候方少可不能因为吃醋棒打鸳鸯。”

    方炎知道兰山谷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以这样随意的说话方式来拉近双方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情商极高的男人,有他在身边插科打诨确实要让人轻松惬意太多。要是他也跟柳树一起满脸阴沉地坐在那儿,说话冷嘲热讽,看人的时候也隐带凶光,恐怕方炎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早就扯个自己家的小狗要生二胎了之类的理由拍屁股跑路了。

    方炎摇了摇头,看着兰山谷说道:“故人还谈不上。我知道她是谁,她却不知道我是谁——而且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可以说,我们俩是完全的陌生人。”

    兰山谷眼神疑惑,问道:“我还真是越来越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方少也如此这般推崇钟情?我可知道,方少身边的女人都是天香国色,普通人可入不了你的眼——玩古典音乐的?如果当真有那么一个人的话,也只有可能是那位传说中的人物了。整个华夏也不过只有那么一人,我这辈子怕是没福气见上一面了——”

    “就是那个人。”方炎笑着说道。

    兰山谷瞪大眼睛,说道:“华夏七痴之一的乐痴?”

    “正是乐痴。”方炎笑着点头。“之前在燕京的时候有幸听过她的一场演奏,只闻乐声,不见其人。但是,那也足够让人一生难忘了——他颠覆了我对音乐的认识,让人隐藏在心底的各种正面的或者负面的情绪无限放大。让人沉溺在那些往事中难以自拔。有人伤感,有人叹息,更多的人流泪哭泣。余音绕梁,三年不绝。”

    “刚才听到琴声的时候,前期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但是听到了后期,又一次陷入了那种让人难以自控的情绪当中——我想,这种级别的乐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也只有她才有这样的能力。不是她是谁?”

    “是啊。我也听说过一桩有关乐痴的奇闻趣事——”兰山谷一脸认真地说道:“据说有人听乐痴的现场演奏时,竟然激动的现场裸奔——”

    “——这种没根据的事情——”方炎的脸颊微红,有种想要把那些到处乱嚼舌头的家伙给活活掐死的冲动。“一般都是幕后公司的营销事件。娱乐公司经常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推广自己的公司艺人,没想到乐痴这样的神仙人物也用上了。倒是显得庸俗了些,和乐痴华夏七痴的身份不符合。”

    “酒香也怕巷子深,天下谁人不营销?”兰山谷笑着说道。

    方炎认真地审视着兰山谷的表情,想要看看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一天晚上枫叶会所发生的事情。

    让他失望的是,他在兰山谷的脸上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知道那天晚上知道的所有事情,他甚至还知道那个裸奔的家伙就坐在这个包厢里面——他是故意拿这件事情来打趣调侃自己。

    “那是太极之心和音乐产生共鸣,导致身体内部的劲气狂奔,将身上的衣服炸裂——”方炎努力地想要解释着。“你不明白。”

    “是的。我不明白。”兰山谷说道:“在场的很多人也不明白。所以那场事故传到我耳朵里面的时候,都说那是有人听到了乐痴演奏后兴奋的脱衣服裸奔——我也没办法去纠正他们说的不对。毕竟,我没有现场见证那激动人心的一幕。”

    “——”方炎就想着干脆把兰山谷在龙图集团得到的股份给收回来算了。让他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反正他很快就要被自己掐死了。

    “没想到神秘莫测的乐痴竟然出现在花城,而且还到了我的蓝山会所——”兰山谷像是猜到了方炎心中的想法,赶紧转移着话题,说道:“既然方少也没有见过乐痴,那我这个会所主人就过去招呼一声,顺便邀请她来我们包厢坐坐?”

    “不用了。”方炎拒绝。“据说乐痴喜欢安静,平时不愿意和生人讲话,就是演奏的时候也不与宾客见面——我们何必去勉强别人呢?”

    兰山谷对着方炎竖起大拇指,说道:“大少也是雅士,难怪你的太极之心能够和乐痴先生的音乐产生共鸣——”

    “我主要是怕你去了也请不过来,丢人。”方炎说道。

    “——”

    方炎和兰山谷说一些打趣话的时候,柳树一直坐在旁边沉默喝茶。

    他看似在认真地听两人在说些什么话,但是又像是对一切都不感兴趣。

    曾经活跃在花城公子圈的花城四秀之一柳树,自从那一场事故被毁容之后就性格大变——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性格孤僻的怪物。

    是的,已经有人给他取了一个新的外号:狼头人!

    龙诞香泡了三泡,方炎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包厢外面传来喧哗声音。

    “刚才弹琴的是谁?出来让本少爷看看——”

    “出来出来,咱们大大的有赏——”

    “希望是个美女,要是个老太婆那就太破坏爷们的心情了——”——

    方炎表情微怒,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他和乐痴不曾见面,但是因为这两首曲子的缘故,又有那心有灵犀般的共振,使他在心里已经把乐痴当作自己的知交好友。

    他本意是不希望乐痴遭遇什么不平的事情。

    外面的那些人显然是针对乐痴而来,他们也听出了那钢声的优美,于是现在又想来见见那操琴的人是谁。

    兰山谷一直在留意着方炎的言行举止,看到方炎表情不悦,笑着说道:“大少不在的这几年,花城出现了一些小孩子。这些年轻人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性子狂妄,嚣张跋扈,经常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他们大概也觉得乐痴先生的琴声优美,就忍不住想要来给她打声招呼。”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别让乐痴为难。一心做事的人值得钦佩,特别是全心全意一片痴心做音乐的人——”

    “放心吧。”兰山谷笑着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想必他们也会给我几分薄面——”

    兰山谷话音刚落,外面的喧嚣声音就已经加大变粗。

    “里面的人都死了?快开门,大爷们要进去了——”

    “臭婊子,你们开不开门?再不开门我就要砸门了——”

    “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我们兰家的地盘——我告诉你们,如果再不开门的话,你们就永远别想离开这蓝山会所了——”——

    外面的声音传到包厢里面,方炎笑眯眯地看着兰山谷。

    兰山谷的脸色阴沉地快要拧出水来,他才刚刚向方炎吹牛#逼说外面的那些小年轻多多少少会给他兰山谷几分薄面,结果他们就吆喝着说要砸门要让人永远走不出蓝山会所之类的威胁话——

    他觉得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疼痛。被外面那些小子给狠狠地抽了好几十记耳光。

    “我出去看看。”兰山谷沉声说道。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正好我也准备回家睡觉了。一起去外面看看热闹吧。”

    方炎说走,柳树自然也会跟上。

    走出包厢,穿过一条弄堂,就看到小院子里面站着一群华衫丽服的年轻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模样看起来都十分的年轻。

    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他们站立的姿势歪歪斜斜的,还有一对年轻情侣旁若无人的靠在柱子上亲吻。

    在一间屋子门口,站着几个手提酒瓶的年轻人。

    他们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还有两个年轻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跑过去拍打包厢木门。

    拍打不开就用脚踹,哐哐哐的声音不绝于耳。

    木门嘎吱嘎吱作响,如果不是酸枝门板结实,恐怕早就被这些人把门板给踢破了。

    “一群人渣。”方炎冷声说道。

    看到方炎生气,兰山谷的心直往下沉。

    他大步朝着事故现场走去,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兰山谷的身材高大,气势十足。说话的声音犹如雷鸣,确实给人极大的威慑力。现场有瞬间的宁静。

    但是,当那些年轻人看到兰山谷只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大块头后,他们就再一次嘻嘻哈哈地笑开了。

    “我靠,那个大块头是谁啊?哪里跑出来的疯狗?”

    “这哪里是什么疯狗?分明是一头大狗熊——”

    “哈哈哈,我认识他——就是那个主动提出来和兰家分家的傻逼——兰亭岳,你的白痴大哥来了——”——

    兰亭岳站在门口,眼神凶狠地盯着朝着他走来的兰山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