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人和女人!

    第616章、人和女人!

    人不遭嫉是庸才!

    兰山谷不是庸才,他是兰家年轻一辈最优秀耀眼的人物,被好事人评选为花城四秀之一。◎頂點小說,

    也正是因为兰山谷的优秀,所以他成为兰家所有长辈爱护和特别照顾的对象。无论是兰家老爷子还是兰家其它的长辈都把他当成兰家继承人来培养。

    出人意料的是,兰山谷竟然因为一笔投资和家人闹翻,甚至不惜做出叛出兰家的事情---他的行为在兰家一些人眼里就是叛逃。

    大家族自然有大家族的骄傲,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主动和家族提出分家。兰山谷为了一已之利和兰家撕裂,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可耻的叛徒。

    兰山谷在兰家风生水起大权独揽的时候,家里那些小字辈对他是钦佩和仰慕。但是,当他因为一个愚蠢的选择而成为兰家的叛徒和弃子时,家里那些小字辈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嫉恨便变成了沉甸甸地仇恨,就像是春天田野里地野草似的,疯了一般的向外冒头。

    当然,兰亭岳针对兰山谷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那就是兰山谷和兰家分家之后,兰家将他的亲哥哥兰守诺推出来接替兰山谷的位置成为新的家族继承人来培养。

    兰山谷数年时间没有回家,兰守诺屁股下的位置也越来越稳定牢固。现在兰山谷大半夜的开车跑了回来,在兰亭岳眼里就看到了危险的信号。

    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兰亭岳原本以为自己冷嘲热讽几句就把兰山谷给气走了,当他准备发动起自己新买不久的跑车进院的时候,无意间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一道刺眼的亮光。

    不,是一个黑乎乎就像是野兽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的车头。

    哐----

    悍马车高大粗犷的身材轰隆隆地朝着前面冲击,那坚硬地金属撞板狠狠地咬在兰博基尼如羽翼般舒展开来的性感臀部上去。

    不仅仅如此,悍马车撞烂了兰博基尼的屁股后并没有立即停止下来。

    这个大怪物在兰山谷的控制下,继续向前冲锋陷阵。

    咔嚓咔嚓----

    兰博基尼的后半截车身被大怪物的嘴巴给卷了进去,悍马张开大嘴继续向着驾驶室的兰亭岳碾压过去。

    兰亭岳实在是吓坏了,脸色苍白,瞳孔胀大。推开车门想要逃跑,却又被身上系着的安全带给扯了回来按在原地没办法动弹。

    “兰山谷-----兰山谷----”兰亭岳嘶声吼道。

    兰山谷脚踩油门,驾驶着悍马车继续攻城。

    “救命啊----”兰亭岳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语带哭腔地喊道:“救命啊----兰大哥,不要杀我----”

    轰-----

    悍马车终于停止了前行,但是发动机仍然轰隆转动。震得被他压在身下的兰博基尼弱小的身体抖动个不停。

    兰山谷居高临下眼神犀利地盯着坐在副驾驶室上面的兰亭岳,声音张狂地说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兰亭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吓得尿了裤子。

    悍马车车头喷出来的热气浇灌在兰亭岳的后背上面,他的身上已经被汗水给浸湿透了。

    “你骂我是孬种,我一点也不生气。”兰山谷盯着兰亭岳的后脑勺,说道:“我生气的是你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孬种。”

    “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鼻梁上架着一幅黑框眼镜,看起来书卷气十足,满脸笑意地看着兰山谷,说道:“大哥,你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做什么?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多不值当?”

    兰守诺,兰亭岳的大哥。也是兰山谷离开之后兰家推出来的新人。

    兰亭岳看到兰守诺出来,就像是看到了救兵,哭喊着说道:“哥,你快救我----他要杀我。”

    兰守诺摇头叹息,走过来帮兰亭岳解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说道:“大哥难得回来一趟?你怎么就招惹他生气了?还有,你在胡说什么呢?大哥是我们的大哥,他怎么可能杀你?肯定又是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外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爷爷都被你们吵醒了。你就等着挨骂吧。”

    兰守诺都没有正眼看过那辆被撞毁的兰博基尼一眼,在他眼里那就是不值一提的玩具。

    兰山谷看着兰守诺,笑着说道:“兰家的男人要有杀气,亭岳被你们给宠坏了,我来培养培养他的杀气----”

    兰亭岳本来想反击说你不是来培养我的杀气,你是想把我杀掉。但是话到嘴边,接触到兰山谷那笑起来深邃阴冷的眼神时就怎么也没办法把那些想好的话给喊出来了。

    兰守诺扫了兰亭岳一眼,说道:“你留下来带人把这里清理干净,让外人看见不会笑话?”

    又走到兰山谷的车窗前面,笑着说道:“大哥,爷爷让我请你进去----”

    兰山谷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说完,驾驶着悍马车轰轰轰地就率先冲进了院子大门。

    兰守诺站在原地,笑容温和地看着那方方正正地大块头。

    “哥----”兰亭岳跑到兰守诺身边,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怎么让他进去了?”

    “你不也没有拦住吗?”兰守诺笑着说道。

    “可是----”兰亭岳认真地想了想,发现就算是他的哥哥也没办法把兰山谷给拦截下来。

    兰山谷的性子嚣张跋扈,年轻一辈还真没有人能够压制的住他。就是叔伯那一辈的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压他。不然的话,怎么就任由他从兰家脱离了?还分走了那么大的一块蛋糕?

    兰家老爷子有早睡的习惯,听到外面的动静又再次爬了起来。

    冬天尚远,老爷子就已经在身上裹了一条毛毯,坐在和卧室相通的书房里面,对着进屋的兰山谷说道:“你和一个孩子怄气做什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不怕外面人笑话?”

    兰山谷笑嘻嘻地走到老爷子面前,倒了一杯温开水放在他的手里,说道:“我怕别人笑话什么?那些笑话我的家伙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傻瓜。不过干了这事我的心里是有一些不痛快,打扰了爷爷休息才是大罪过。”

    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三年没回来见我,这一回来就给我灌**汤----你是想要什么?”

    “爷爷,把兰家交给我管吧?”兰山谷搓着手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保证把兰家给你管理的服服贴贴,各项业务蒸蒸日上,家族腾飞指日可待----”

    老爷子好不容易把一口热水咽进喉咙里,扫了兰山谷一眼,说道:“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篡位了?”

    “这怎么能是篡位呢?有我这么光明正大的篡位者吗?”兰山谷笑容满面,说道:“这是咱们爷孙俩有商有量----我向你提出一个执行性非常高的好建议,你从谏如流接受了我的建议把家主之位传给我。这件事情要是成了,嘿,咱们爷俩就成就了一段佳话----”

    “等我死了。”老爷子咳嗽着说道,看起来非常的激动。

    兰山谷赶紧跑过来给老爷子揉背,说道:“我就开个玩笑。你老也不用当真----不过你也不能不当真。这件事情是值得考虑。毕竟,你的那些儿孙你也清楚,儿子辈的还有几个不错的,孙子辈的也就我一枝独秀----兰守诺太娘炮了些,我把他亲弟弟都欺负成这样,他都不敢冲上来和我打一架。这样的人能够成为兰家家主吗?你老戎马一生,也不能让这种娘娘腔把你的基业给败了吧?”

    兰老爷子又开始咳嗽起来,指着兰山谷骂道:“你就是这么评价你的弟弟?”

    “我就是实话实说----”兰山谷担心自己把老爷子给气嗝屁了,还真不敢胡说八道了。“爷爷,既然你不肯把兰家交给我管,那你总得给我一些补偿----把兰家在龙图集团里面的股份给抽出来吧?”

    兰老爷子停止了咳嗽,眼神犀利如针地盯着兰山谷,问道:“是姓方那小子让你来找我的?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啊。还真让那条小泥鳅成了气候,在这花城竟然有了一言九鼎的架势。你赌赢了,回来耀武扬威来了?”

    “不是他让我来的。”兰山谷重新在老爷子的面前坐定,说道:“将军令消失不见,江逐流被捕入狱---现在掌控龙图集团的人是谁?是将上心,江逐流的老婆。你老人家一定早就知道了吧?将上心很早就成了方炎的人----”

    兰老爷子眼睛圆睁,气愤地说道:“他们俩就滚到一起去了?斯文扫地,当真是斯文扫地,这些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老人家对男女之事最为看重。在他看来,方炎和别人的媳妇滚到一起那简直是禽兽不如。

    兰山谷瞪大眼睛看着兰老爷子,哭笑不得的说道:“老爷子,你这思想是不是太open了些?我就是说将上心成了方炎的人,没说她成了方炎的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