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下跪!

    第615章、下跪!

    婆媳关系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任锦对6朝歌的态度是关心和压制,她把6朝歌视为自己儿媳妇的最佳人选,她愿意关心她,照顾她,但是又在心理上面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对6朝歌的言行举止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和管理。

    在她眼里,6朝歌是个孤儿。是被他们收养长大的孩子。除了他们,她一无所有。

    任锦对将上心的态度是爱护和讨好,将上心不是孤儿,不仅仅父母双全,而且来自京城豪门的将家。如果说自己的儿子配6朝歌是‘低就’的话,那么娶了将上心可就是实打实地‘高配’。

    所以,任锦吆喝说自己平时对将上心好是事实。她确实从来都不曾亏待过将上心。而将上心的情商极高,时不时地给婆婆送一些礼物讨她的欢心,她们这对婆媳相处的还算是非常不错的。

    任锦被将上心砸出去的那个玻璃杯给吓坏了,她没想到在她心目中一向彬彬有礼聪明优雅的儿媳妇竟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她原本以为那玻璃杯会朝着自己的面门砸过来,直到杯子从自己的脑袋旁边穿过去砸在墙壁上面摔得粉碎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她站在原地呆滞了好一阵子,然后就像是一头被红绸激怒了的公牛或者一颗点燃的炮竹一般起飚来。

    “将上心,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任锦一巴掌抽向将上心的脸颊。将上心脑袋一侧,就避开了她这一记凶猛的攻击。

    “你敢用杯子砸我?你刚刚才把我儿子送进监狱,现在又想把我砸死——然后就可以夺走我们江家全部的财产?将上心,我告诉你,事情没那么容易——”任锦再一次抡起巴掌朝着将上心的另外一边脸颊抽过去,将上心被任锦的这种行为给激怒,一巴掌抽了过去,把任锦的胳膊给甩到了一边。

    将上心年轻力盛,任锦哪里是她的对手?

    任锦平时养尊处优,手腕上面被抽了一巴掌,身体向后仰倒的同时,高跟鞋鞋跟站立不稳,‘咔嚓’一声就摔倒在地板上面。

    这一次才真正地把任锦给摔痛了,她心里的悲愤以及那无穷无尽地委屈一下子爆开来。

    任锦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丝毫不顾忌形象地大声嚎哭起来。

    “将上心,你就打我吧——你今天就把我打死在这里——”任锦声音悲怆地说道:“我死了,江家就彻底地没人了,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

    “龙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逐流被你们送进大牢里面迫害——现在又想把我也打死。将上心,你就是我们将家的灾星——你到底想要把我们江家害到哪一步才甘心啊?”

    将上心表情严厉地盯着坐在地上大哭的任锦,声音冷洌地说道:“没有人要把江逐流送进监狱,是他自己把自己给送进了监狱,他做了那么多恶事,一桩桩一件件都会被人挖出来。你慢慢等着看好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你的宝贝儿子手上到底沾了多少恶心的东西——”

    “不可能的。”任锦大声喊道:“逐流不可能做那些事情——他的性格我了解,虽然会有一些偏激,但是他骨子里是一个好人,他的公司每年都会向慈善机构捐款,他还在贫困山区收养了好多个孩子。那些孩子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逐流捐赠的——”

    将上心满嘴的苦涩,语气嘲讽地说道:“这些事情我比你知道的还要清楚,这是他当年追求我时炫耀的资本。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够找一个有爱心的男人共度一生?因为那会让她觉得,他对外人都如此有爱心,对妻子以及妻子的家人才会全心全意——没想到的是,那只是他披在外面的一张羊皮,是他在自己脸上镶的一层金泊。骨子里他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是一个恶魔人渣——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上心——”任锦泪流满面地看着将上心,哀求着说道:“上心,无论如何,你都要救救逐流,你帮我救救逐流吧——他爸也不在了,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任锦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朝着将上心走了过来。

    扑通——

    任锦跪倒在了将上心的面前。

    “上心,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我给你认错——你也是女人,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吧?我要是没了儿子,我活不下去了——我会死——上心,你救救逐流,就当是可怜可怜我?”

    将上心看着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的任锦,心里也有非常的难受。

    任锦出身极好,也算是大家庭里面走出来的女人。

    可是,这一段时间却接连地承受着各种各样的打击。

    先是自己的丈夫出去之后神秘消失,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有见着。

    然后是自己的儿子被警察带走,连一个搭救的人都没有——

    她曾经无比骄傲,但是却不惜将自己的尊严践踏在脚底。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祈求儿子健康平安的母亲。

    将上心蹲下身体,抬着任锦的胳膊想要把她扶起来。

    任锦死死地跪在那里不愿意起来,无论将上心如何努力都不行。

    将上心便不再勉强,看着任锦说道:“我可以可怜你,但是我不会可怜江逐流——他做错什么事情,就要承担什么责任。如果因为父母的善良,全天下子女犯下的罪恶都可以饶恕的话。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

    “将上心——”任锦咬牙说道:“你别把我逼到了绝路。”

    将上心一脸认真地看着她,声音决绝地说道:“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不会救江逐流。我不会派出龙图集团的任何一个律师,你最好也祈祷我不要派出去任何律师。因为那样的话,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我出手的话,只会盼着他死。”

    “——”——

    “原龙图集团董事长江逐流涉及到一起故意杀人罪被警方逮捕——”

    “江逐流是龙图集团创始人江龙潭的儿子,江龙潭神秘失踪,警方怀疑是江逐流为了上位而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从花城四秀到杀人疑犯,精神空虚是富家子弟犯罪的最大诱因——”——

    啪!

    兰山谷关掉电视,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在自已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他的手里握着一部手机,但是想打的那通电话却迟迟都没有拨出去。

    犹豫良久,抓起车子上的车钥匙就朝着外面走去。

    兰山谷到了车库,选择了自己最爱的那辆军用悍马。

    他拉开悍马的车门,动车子朝着外面轰隆隆地冲锋。

    嘎——

    兰山谷把车子开到一幢老宅门口,正准备下车按门铃的时候,一辆艳黄色的兰博基尼轰轰轰地冲了过来。

    兰博基尼那棱角分明的脑袋和悍马车头并排而立,坐在驾驶室的是一个留着长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看着按下车舱的兰山谷,笑呵呵地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兰山谷大哥回来了——你可是稀客啊。”

    兰亭岳,兰山谷四叔的儿子。之前一直在法国留学,一年前才毕业回到国内。没有正式的工作,每天开着豪车在花城招摇过市,喝酒泡妞,时不时地做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因为他是兰家最小的男孩子,所以一直很受大家的宠爱。这也养成了他目中无人极少把别人看在眼里的毛病。

    兰山谷自从和兰家分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兰家老宅。兰山谷也只是在蓝山会所见过兰亭岳两次,像今天这般恰好在家门口偶遇还是头一回生。

    兰山谷笑笑,说道:“我回来找爷爷谈点事。”

    “谈点事?什么事呢?”

    兰山谷笑,说道:“小孩子就不要过问这个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兰亭岳冷笑连连,说道:“兰山谷,你要是还有一点骨气,就赶紧滚蛋别让我在兰家见着你。怎么着?当初想抱别人的大腿,甚至不惜和兰家分家,让兰家成为外人眼里的笑话——我从国外留学回来,你知道听说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兰山谷为什么和你们兰家分家?是不是你们兰家虐待他了?”

    “兰山谷,你要不要脸啊?当年你为了多赚点钱,所以哭着喊着要和兰家分家——现在家分完了,你在外面遇到麻烦了,又跑到家里来求救搬救兵?”

    兰山谷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兰亭岳,问道:“说完了?”

    “说完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兰家的人了——所以,爱去哪儿去哪儿吧。是死是活,是吃肉还是喝粥,都和我们兰家没有一点儿关系——”

    兰山谷点了点头,再次把悍马车动起来。按了倒车挡后,悍马车迅朝着后面退了过去。

    “以前都说兰家的兰山谷多么多么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没骨气的孬种——”看到兰山谷倒车准备离开,兰亭岳就像是刚刚打过一场胜仗似的,内心无限膨胀地说道。

    那辆倒出去的悍马车突然间加,悍马车高大的车头狠狠地朝着兰博基尼性感地车屁股碾压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