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我就是想先验验货!

    &nb9章、我就是想先验验货!

    将上心确实不是来找江逐流离婚的,这个时候离婚那就实在太便宜他了。

    江逐流成为疑犯,做为他的妻子将上心有了很多的决断权。

    譬如她可以要求警察把江逐流这个‘嫌疑犯’带走,也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让集团律师介入,甚至她还可以决定律师的进场是给江逐流做无罪辩护还是有罪辩护

    显然,江逐流也发现了自己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 ” 。

    “将上心,你这个婊子”江逐流破口大骂。“你这是在设局陷害我。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被冤枉的”

    将上心看着重案组组长陈艾阳,说道:“是不是从现在起,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常理上讲是的。”陈艾阳点头说道。

    “我不会那么做的。”将上心说道:“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我爱他。”

    陈艾阳呵呵地笑,说道:“将小姐是受害者,如果你不愿意追究他地责任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谢谢你的理解。”将上心感激的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帮我好好照顾我的丈夫,千万不要严刑逼供。他这辈子都没吃过什么苦头。”

    “你太客气了。我们会照顾好他的。”陈艾阳摆了摆手,江逐流就被一群警察给挟持着带了出去。

    “将上心,你这个贱人,你敢阴我,你会后悔的”

    “lili,快给张律师打电话”

    江逐流声嘶力竭地吆喝着,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远,等到办公室门再次关上的时候,声音就完全地消失不见。

    将上心的到来并不仅仅是要见证江逐流被警察带走这让她痛快淋漓的一刻,她还要在江逐流被带走之后立即掌控龙图集团,致使龙图集团不会发生内部混乱事件。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将上心、方英雄和lili三人,lili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将上心出声喊道:“lili”

    lili身体一哆嗦,转身看着将上心问道:“将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

    将上心在江逐流的转椅上坐下,身体微躺仰脸看着坐在面前谨小慎微的lili,说道:“我们聊聊。”

    lili更加紧张了,说道:“将小姐,你要聊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江董的秘书,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lili,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吗?你比男人还要理解我,所以,我很乐意你继续担任董事长秘书这一职务”

    lili满脸震惊地看着将上心,说道:“将小姐,这是真的吗?”

    “是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将上心说道。“但是,我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些小隔阂,有一些不舒服江逐流是我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我上我的男人是理所当然的,你也上了我的男人”

    “将上姐”lili花容失色,说道:“我”

    “你想说你没有吗?”

    “我不是”

    “不是自愿的?”

    “将小姐,我错了,我”lili言语失措。能够成为江逐流的秘书,在能力方面自然是上上之选。但是在面对将上心这样的对手时,她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将上心摆了摆手,说道:“做了就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勇敢地去面对。谁让我们女人天生就处在弱势地位呢?裂痕已经产生,我愿意为此做出一些事情去弥补,那么,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呢?”

    lili咬了咬牙,犹豫了一番后,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名单,是平时和江董关系比较密切的龙图集团高层”

    将上心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lili,再去给我倒一杯咖啡今天的工作量有些大。”

    “是的,将小姐。”lili答应了一声,快步走出去执行将上心的命令。从这一刻开始,她已经转变身份成为将上心的女秘书。

    将上心的视线这才转移到了方英雄的脸上,说道:“英雄”

    方英雄大惊,说道:“将小姐,我可没有上过你的丈夫”

    “”

    “我不喜欢男人。而且我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她是一名漂亮的乘警。我正在对她发动猛烈的进攻呢”方英雄一脸认真地解释着说道。“这一点请你务必相信我。”

    将上心无奈叹息,说道:“是不是姓方的男人都这么贱?”

    “倒也不是。”方英雄摇头说道:“有些不姓方的男人也很贱”

    “”

    将上心接过lili送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润润喉咙,这才能够接着和方英雄对话,说道:“今天真是要谢谢你了。”

    “我也就是用高明的魔术迷惑了秘书,从她的身上找到了专用电梯的卡片和江逐流办公室的门卡其实也没能帮上什么大忙。”方英雄无比谦逊地说道。

    “还是要感谢你。”将上心站了起来。她清楚方英雄和方炎的关系,对待这个人她还真没办法摆上级的架子。“能给我一点儿私人空间吗?我想打几通电话”

    “你的意思是让我先出去是吧?”

    “”

    “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方英雄说道:“我这人很聪明,你一说我就明白了。”

    “”

    等到方英雄走出去了,将上心才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人接通,将上心声音甜美地说道:“事情办妥当了,江逐流已经被重案组的陈警官带走接下来你有什么吩咐?”

    “掌控龙图。”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龙图集团这么大,而且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我怕我做不来。”将上心声音怯怯地说道。

    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戏谑的笑声,说道:“你确定你做不来吗?如果你当真觉得自己能力不足的话,那我就让别人来做了我相信朝歌可以做的很好。”

    “讨厌。”将上心娇嗔着说道:“我就是说说而已,你就不能鼓励鼓励我?”

    “我手里的股份加上你现在能够掌控的股份,我们在龙图集团有了足够大的话语权剩下的事情就是把其它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踢出去。你能够做到吗?”

    “我会努力的。”将上心说道。

    “不是努力,而是一定要做到。”男人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说道:“我知道这很难,你要面对的是兰家,甚至还要包括将家将家和我之间,你只能选择一次。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会选择能够做到的人去做。”

    “是的。我一定会做到。”将上心咬牙说道。

    “我相信你。”男人的声音又变得柔和起来。“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不喜欢勉强别人更不喜欢让别人夹在中产左右为难。那样的滋味确实让人很不好受。”

    “我不能退出。”将上心说道:“因为我清楚现在是我最好的机会。”

    “祝你好运。”男人说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

    “一切看机缘吧。”男人说道。

    电话那边已经挂断,能够听到的只是忙音。

    将上心捧着手机发呆,心想,自己现在要做地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掌控全局。

    她按响了电话,出声说道:“lili,让张律师过来见我”

    “一切看机缘吧。”天机子正在忙着把晒干码好的草药切成整齐的小段,头也不停地回答着说道。

    “机缘是什么人?”方炎不耐烦地说道:“他住在哪里?我去找他问问,到底什么时候把《太极图》给我”

    “现在还不到时机。”天机子说道。

    “我是不是你们选中的龙魂守护者?”

    “是的。”天机子回答着说道。“其中之一。”

    “你们当时说我只要成就什么三宝心就把《太极图》给我”方炎说道。

    “我说的是等到你成就勇敢、杀伐、正义这三宝心就有机会拜我为师”天机子说道。

    “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方炎生气地说道:“这就像是你忽悠别人花了一百万去买彩票,结果头等奖却是一辆自行车”

    天机子挥舞着手里的斩药刀就朝着方炎的脑袋上劈了过去,喝道:“你说谁是自行车?”

    方炎机灵的躲过这一刀的袭击,说道:“你老人家也不要生气,我就是想和你讲讲道理你们吊足了人的胃口,却不愿意把东西拿出来给人看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太极图》这种东西”

    “《太极图》不在我这里”天机子说道。

    方炎瞪大了眼睛,问道:“在哪里?”

    “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们这些神棍哪一点吗?说话总是神神叨叨的,一句话就能够说明白的事情,结果被你们绕得云里雾里到底在什么地方?”

    天机子放下柴刀,接过方炎送过来的毛巾擦拭了手之后,又接过方炎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你真得准备好了吗?接下《太极图》,担负守护龙魂的责任?”

    “我还没有准备呢。”方炎说道。“我就是想先验验货。看看《太极图》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