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是要这样吗?

    第597章、是要这样吗?

    什么都可以借,就是不可以借命。

    每个人只有一条命,如果被人借走了,自己也就成为一个死人了。

    当然,将军令很清楚,这些人的到来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一个不能说不会动的死人。

    死人就不会再和人争什么抢什么了,很多人都喜欢死人。

    李国强要借走将军令的命,自然就是为了要杀死将军令。

    将军令眼神凛冽地盯着李国强,就像是在窥探他这句话的真假。

    而李国强也同样眼神冰冷地回看着将军令,丝毫没有畏惧,以行动来证明自己这句话的真实性。

    将军令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李国强说道:“在看到你们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大哥的用意。之前我还担心大哥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现在看到你们那么狼心狗肺,出手如此歹毒,我就完全放心下来了。”

    “你也不要怪大少——”李国强表情凝重地说道:“他才是将家的嫡长子,他才是将家的大哥。结果因为一句‘生子当如将军令’,他硬生生地被压了这么多年一事无成——所有的荣光都聚集在你的头上,所有的好处都被你拿走。别人介绍大少的时候都说——这是将军令的大哥。大少他心里委屈难受啊。”

    “我理解。”将军令认真地点头,说道:“我理解——大哥这些年过得是不容易。有那么大的野心,却没有和其野心相匹配的待遇和平台。整天游山玩水无所事事——心里憋屈是理所当然的。”

    “他在燕京城制造谣言,说我被方炎打得落花流水,我可以理解。他鼓动家里的敌对派联合起来一起向爷爷逼宫说我不堪重任,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甚至比他做的还要更加狠辣坚决一些。”

    “所以,他就算对我这个亲弟弟下毒手,就算想要把我杀掉,我也可以理解——谁让我是他前面的拦路虎呢?他不把我去掉,自己又怎么有机会上位?”

    “拦路虎?”李国强满脸嘲讽,说道:“恐怕是纸老虎吧?”

    “不,是平阳虎。”将军令说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李国强,以前在燕京的时候,你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吗?”

    “此一时彼一时。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是天理循环人之常情。输了就是输了,落差太大,现在颜面承受不住了?”

    将军令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道:“脸上是有些不太好看。但是也不是完全输不起——以前就知道方炎不好对付,这一次更是证明了我的想法。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也是一个值得让我们全力出手的对手。”

    “国强,你们跟在大哥身边,务必要对他进行提醒。告诉军行,尽量不要和他碰撞,一旦出手,势如雷霆,给他致命一击——这小子是属蟑螂的,命硬。”

    “谢谢二少提醒。”李国强笑呵呵地说道。他招了招手,让人把那瓶还没有喝完的香槟递了过来。然后又把香槟递给了将军令,说道:“二少,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送你——喝一口吧?喝一口好上路。”

    将军令没有伸手去接那酒瓶,看着李国强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丑,燕京城我是没办法回去了。就算回去,也不过是白白让人耻笑而已——将家内部对我的争议声越来越大,回去了也会让爷爷为难。如果我不回去的话,大哥上位就变得理所当然——”

    将军令一脸诚挚地看着李国强,说道:“回去以后告诉大哥,从此以后就要靠他来支撑将家门面了。我会在幕后全力辅助他的——”

    “恐怕不行。”李国强摇头说道。“虽然我很感激二少的慷慨,也感谢二少对大少的各种嘱托,但是,二少还是死了吧?只要二少死了,我们才能够彻底地安心。”

    “也不怕二少笑话,我李国强平时有多大的胆子,敢这么和二少说这些没有分寸的话?这一生中又有几次机会能够把二少给逼到这种窘迫危险的环境?”

    “如果今天晚上不是你要杀方炎,如果你没有把自己身边所有的高手全都派出去——我们就算是想做点儿什么小动作,恐怕也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二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所以,二少还是死了吧?”

    将军令轻轻叹息,说道:“国强,我一片真心——我确实想要和大哥好好合作。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我们兄弟齐心协力,携手并肩,天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到我们?”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但是我暂时还不能死,我也不能把自己这条命借给你们——你们也知道,我才刚刚败在方炎手里,输得如此凄惨,输得一无所有。大仇未报,我怎么能就那么自私地死了呢?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其,我活着对大哥是有百利无一害的。他上位之后,仍然要面对方炎的威胁。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我能够帮他做很多事情。”

    “这么说来,我们是谈不拢了——”李国强笑着说道。

    李国强后退了一步,身后一个剃着寸头的中年男人便横冲而来,一拳轰向将军令的脑袋。

    啪啪啪——

    中年男人一看就是练习内家拳的路子,拳势威猛,出拳有骨节爆裂之声。

    出拳三要诀:猛、准、快。

    中年男人不仅仅有一个‘猛’字,而且还占了一个准和快字。突然间出手,当你察觉之时,拳头就已经要轰破你的脑袋了。

    可惜,让人振奋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中年男人那一拳并没有打爆将军令的脑袋,还差那么一点点儿就做到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

    中年男人的拳头伸到了将军令的面门,却没办法再向前推动一分一毫。

    他的脖子上搭上了一只手,就是那只手让他全身脱力没办法做出更加激烈的事情。

    那是将军令的手。

    将军令的一只手掐住中年男人的脖颈,一脸云淡风轻地看着李国强问道:“要怎么样你们才能放我一条生路呢?”

    他的那只左手突然间用力,只听见‘咔啪’一声脆响,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倒瘫痪倒地。

    “是要这样吗?”

    “找死。”又一个黑衣人朝着将军令冲了过去。

    在冲锋的过程中,已经从口袋里面抽出来一把锋利的三棱匕首。

    男人倒扣匕首,身体高高地跃起,一刀刺向将军令的咽喉。

    啪——

    他的那一刀也仍然没办法刺下去。

    将军令只是抬了抬手腕,就将男人的脖子给掐住了手里。

    将军令把男人的身体给举在半空中,男人的身体脸色紫红,拼命地挣扎。

    但是,他的挣扎是如此的无力。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将军令的铁手。

    看着李国强问道:“是要这样吗?”

    咔啪——

    又是一声脆响,将军令再一次捏爆了一个男人的脖子。

    李国强满脸震惊地看着将军令,说道:“二少——身手不凡?”

    没有人知道将军令会功夫,整个燕京城都没有人知道将军令的身手如此厉害。

    要知道,李国强带来的这些人也都是很不错的选手。第一个被将军令扭断脖子的是形意拳第九代的杰出人物,第二个手持军刺的男人是特种兵出身,在国外完成了不少ss级任务的高手。

    但是,这些人在将军令的面前就是一群土鸡瓦狗。无论他们从任何角度攻击,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此的不堪一击!

    “是不是心里有一些失望?”将军令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脸笑意地看着李国强问道。

    李国强摆了摆手,那些围拢在四周的黑衣人便一起朝着将军令冲了过去。

    “愚不可及。”将军令说道。

    他的身体化作一道影子,在人群中间穿棱起来。

    咔啪咔啪的声音不绝于耳,每一次响起这个声音,便会有一个黑衣人应声倒地。

    当将军令的身体再次停下来时,李国强带来的黑衣人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站立。所有的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脸上不见有任何痛苦。

    将军令有些遗憾地看着李国强,说道:“我不喜欢你,可惜——”

    可惜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李国强知道,他在可惜却不能杀了自己。

    “总要有一个人回去报信,告诉我那个狡猾的大哥——告诉他我诚心诚意地愿意跟他合作,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将军令看着李国强问道。

    李国强满嘴的苦涩,点头说道:“是的。”

    “那就麻烦你了。”将军令拍拍李国强的肩膀,笑着说道。

    李国强的身体一软,差点儿也跟着瘫倒在地上。

    在将军令的手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将军令想要杀他。

    将军令再次回头看了一剑峰一眼,然后身体像是苍鹰一般的朝着山下疾飞而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