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把你的命借给我!

    第596章、把你的命借给我!

    山风清凉,凉不过人心。

    将军令觉得自己的心脏很冰冷,他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黑暗了。

    花城之行,志在必得。他自信满满而来,虽然从来没有在嘴上吆喝过,但心里确实有着一雪前耻地想法——别人也是这么看的。不然的话,方炎三年守孝期满刚刚回到花城,他为什么也紧追而来?

    奇招妙计,屡次出手,却一次又一次被方炎翻盘。在和方炎的对碰和交手过程中,将军令从来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反而一次又一次被方炎把脸给打红抽肿。

    将军令很喜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句话,但是只能无奈地看着别人把这句话安插在方炎的头顶上面。

    因为方炎久攻不下,将军令只能困守花城难以脱身。燕京城各种闲言碎语随之而起,家族里面一些重要人物开始对他掌控全局的能力产生了怀疑。有人反对、有人呵斥、有人坐岸观火、也有人冷嘲热讽——

    也正是因为各方面的压力,将军令才设计策划了这么一场必杀局。

    他耗费了如此多的时间人力,结果却如此的不尽人意。

    将军令想要指天骂娘,就算方炎是你的亲儿子——你这偏袒的也实在太过份了一些吧?就这么一晚上的功夫,你让他获得了太极之光,你让他圆满了太极双鱼,派来的救兵一个比一个强大就够不要钱似的——你还让人怎么活啊?你怎么不直接给他金刚加持让他成就不死之身啊?你有本事让他直接成神成仙啊?

    将军令觉得世道黑暗,上天不公!

    那小子活得就跟开了挂似的,谁还愿意去碰他啊?

    “等闲却道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将军令轻轻叹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天还真是开了眼界。”

    气运旺盛之人见得多了,但是像方炎这般命格强硬之人,还真是世所罕见。这样都杀不死他,以后他要逆天到何种程度?

    身后有亭,亭内有石桌石椅。

    石桌上有酒,是他们从山下背上来的上等香槟。

    将军令喝不惯香槟,觉得他没有白酒的爽口炽烈,又不及红酒的艳丽优雅。但是,他喜欢香槟庆祝胜利的美好兆头。

    这瓶酒原本准备用作大战取胜之后庆祝之用,但是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将军令看着那桌子上的香槟,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讽刺。

    提起那瓶香槟,想要把它远远地丢弃到山脚下时,身后却有人出声喊道:“不要丢——不能丢,这么好的酒丢掉就可惜了。”

    人影闪现,一群人快地冲到了凉亭里面。

    为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和将军令打招呼,说道:“二少,我没看错的话,这瓶香槟是1998年库克安邦内黑钻香槟吧?一瓶就得好几千美金,而且有价无市。平时还真是不容易喝到。我和兄弟们一晚上都在爬山,这会儿还真是有些口渴了。大少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把这瓶酒赏给我们润润喉?”

    西装男人在说话的时候,他带来的几个黑衣人四处散开,把将军令给团团围拢在中间位置。

    将军令就像是没有感觉到其它人的异常似的,看着面前的西装男人说道:“李国强,你大老远地从燕京城跑到这一剑峰,肯定不是为了喝这一口香槟吧?”

    “自然不是。”李国强笑呵呵地说道。“不过,如果能够在谈正事之前喝一口黑皮诺香槟,那就更是不枉此行。”

    将军令笑着摇头,把手里的香槟瓶递了过去,说道:“原本以为用不着了,就想把它给丢掉——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丢了实在可惜。如果你们有兴趣,那就把它喝掉吧。就当是——就当是提前为我大哥庆祝。”

    “谢谢二少。”李国强接过香槟,熟练地摇晃了几下后,猛地朝着天空刺去。

    砰!

    一声闷响声音传来,然后瓶子里面的香槟便狂喷而出。

    李国强对着瓶口灌了两口后,又把手里的瓶子递给身边一个黑衣男人,看着将军令说道:“好酒啊,果然是好酒——要不是二少大方,我们还真是不容易喝到这种好酒。”

    将军令笑眯眯地看着香槟瓶在黑衣人的手里传来传去,说道:“一瓶香槟算什么?你们要是喜欢,回去我让人给你们送上几箱更好的好酒——”

    李国强摆手,说道:“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要是让燕京的那些公子哥们知道大少要给我李国强送酒,那我李国强还有胆子走出家门?他们还不得把我撕了不可。二少是什么人啊?是大家伙心中的神明。谁敢喝神送的酒?”

    将军令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脸带笑意地看着李国强,说道:“国强是来看我笑话来了吧?”

    “二少,这话是怎么说得来着?我怎么能看二少的笑话呢?我这是来给二少鼓劲助威来了。”李国强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二少今天晚上要在这一剑山举办一场香槟盛宴,请了不少大牌名星出场。虽然我没有接到邀请,但还是紧赶慢赶地跑来了——我想二少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李国强朝着对面的一剑峰看了看,问道:“二少,情况怎么样?咱们这边的选手应该是赢了吧?”

    “恐怕要让国强失望了。”将军令一脸平静地说道:“我们输了。”

    “输了?”

    “输了。”将军令无比肯定地回答着说道。

    李国强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来晚了,也没能帮上二少什么忙——”

    将军令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说道:“国强,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那个大哥让你们过来盯梢,总不会是说几句风凉话就算完成任务,对不对?”

    李国强大笑着鼓掌,说道:“二少果然英明神武,我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你也知道,我李国强胆子小脸皮薄。本来吧,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有些事情我也不太好意思做。但是在二少的鼓动下,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努力地试一试——”

    将军令眼神笃定地看着李国强,问道:“那你就好好和我说说,将军行是让你废了我还是让你来杀了我?我希望是后者,这样的话,证明我那个大哥和我所知道的是同一种人。”

    “二少,其实吧,这件事情和大少还真没什么关系——大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喜欢游山玩水,骑马射箭,为人太懒散了,什么事情都不愿意操心——就是我们几个兄弟看不下去了,就想着帮大少拿回一些东西。”

    “和他没有关系?”将军令嘴角浮现一抹嘲讽。“李国强,你说我那个大哥性格懒散,喜欢游山玩水骑马射箭——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自己相信吗?你觉得燕京城有人相信吗?”

    “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为了证明自己不争不抢,对权势没有任何**,整天胡言乱语疯疯癫癫,不是留恋花丛自毁名声,就是杀鸡猎兔无所适从——他以为这样就能够骗得过所有人的眼睛?他把所有人都当成了白痴?幼稚。真是幼稚之极。”

    “他要真是个男人,还不如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和我去抢去拼。那样的话,反而会被更多的人看重——可惜他没有。只能像是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人群后面,时不时地放放冷箭,传传谣言,丢不丢脸?”

    “哈哈哈——”李国强拍掌大笑,说道:“二少说的犀利,骂得痛快。我之前也和大少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也把你说的这些话给他说过了。但是大少的回答却让我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知道大少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我还真是有些好奇。”将军令冷笑。

    “大少说,如果所有人都觉得我演技拙劣,那才证明我的表演成功了——”李国强说道:“我又不是为了去拿演帝,我要那么精湛的演技做什么?”

    将军令脸色一沉,眼里的厉芒更盛。

    将军行的这番话深有哲理。如果他跳出来和自己来争来抢,自己早就把他当作最大的对手全心全意把他踩下去。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真正的无欲无求,那么以自己敏感多疑的性格,自然会认为他内藏乾坤有大企图——更是会想方设法地把他给踢出局外。

    妙就妙在他这拙劣的演技上面,他表现出一幅不争不抢的模样,但是暗地里却又不停地做一些小动作,这会让人对他进行低估和贬低,觉得他的水准也不过如此。

    如此一来,当他突然间跳出来对着自己亮刺刀的时候,才真正地让人防不胜防。

    譬如现在!

    将军令点了点头,说道:“高明!他这句话也把我说服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他想要的是什么了吧?”

    李国强眼神犀利地盯着将军令,说道:“知道二少大方,刚才一出手就送了我们一瓶香槟——能否再找二少讨一样东西?”

    “什么?”

    “把你的命借给我,如何?”

    (ps:《天才医生》第二部签名本预售开始了,因为我只签了五十本,所以,大家慢些抢:c.{0,10}o.{0,10}祝你们好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