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死而无撼!

    第595章、死而无撼!

    宋插秧!

    天下大势,道痴。这个灰袍人就是被誉为华夏七痴之一的宋插秧?

    一僧一道从天而降,宛若天神一般的站在灰袍人的面前。

    和尚看着灰袍人手里奄奄一息的方炎,说道:“大人之间的矛盾,何苦要去为难一个孩子?和他相比,你都多大岁数了?插秧,得饶人处且饶人,把方炎给我吧。”

    灰袍人眼神冷峻地盯着面前的一僧一道,冷声说道:“秃驴,每次都是你来坏我好事——其它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这个面子,但是这小子我不能给你。我说过,他必须死。”

    “宋插秧,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我道门何曾有过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侩子手?”天机子满脸愤恨地说道。他对方炎很有好感,一直视方炎为太极一脉的未来希望。甚至屡次提议将《太极图》交由方炎保管。

    现在看到道痴宋插秧这么大的岁数这么大的辈份竟然向一个年轻的武道新星下毒手,自然是愤怒之极,忍不住大加训斥。

    “天机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就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师父站在我面前,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叫我一声大师兄——”宋插秧满脸不屑地看着天机子,说道:“再说,现在你们承认我是道门中人了?当年你们将我驱逐出观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有求于我?”

    “宋插秧,你还有脸提起当年之事?你这种阴狠毒辣的心性,自然不会容于道观——再说,就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如果不是观主念在手足之情,以及你诚心悔过的份上,早就将你锁在猴山一生坐壁了。怎么能容你在外面招摇过市欺骗那些愚人,做了如此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天机子看来和道痴宋插秧极为熟悉,而且两人颇有渊源。所以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意。

    宋插秧眼神阴厉,盯着天机子说道:“看来你今天是兴师问罪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方友,我也不会和你计较。但是今天你必须把方炎交给我们带走——”

    “如若我不把方炎交出去呢?你能奈我何?”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天机子手挽拂尘,冷声说道。

    “前尘往事且先放到一边——”长眉和尚看着道痴手里的方炎,说道:“插秧,把孩子交给我们吧。今天的事情就此了结。如何?”

    “你这秃头也要为这小子出头?”

    “实不相瞒,他是我和老道看中的人选——”长眉和尚如实说道。

    “守护龙图?”宋插秧冷笑,说道:“这人选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幸好当年没有选中你——”天机子嘲讽地说道:“如果选中了你,那才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天机子——”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天机子冷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人的本性如此,和多活了多少年一点关系也没有——”

    “阿弥陀佛!”长眉和尚双手合什,说道:“救人要紧,两位就先不要逞口舌之利了——插秧,你是智者,今日局面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谁胜谁负不再重要。把这孩子给我,此事暂时做个了断。如何?”

    宋插秧沉吟不决!

    “倘若我和老道二人联手抢人,想必插秧也不好办吧?”白眉看着宋插秧说道。

    “今天真是大天眼界,就连和尚都知道出言威胁——”

    “阿弥陀佛!”长眉低头口育佛号。“罪过罪过!”

    “秃驴,你的罪过可大了。”宋插秧说道。“你要方炎,那就拿去——”

    说话的时候,宋插秧提起手里的方炎就朝着长眉和尚扔了过去。

    长眉和尚伸手一接,便把方炎给抄在了怀里。

    摸其胸口,不见心跳。

    探其气息,竟然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吸——

    “方炎——”长眉和尚喊叫着方炎的名字。

    没有人应答。

    “方炎,你醒醒——”天机子把自己的手掌贴在方炎的胸口,将自己的气机渡入方炎的身体里面。

    可是,方炎仍然不见有任何反应。

    方炎就像是死了一般,对外界不再有任何感知。

    “方炎——方炎怎么样了?”凤凰难以起身,但是听到长眉和尚和天机子的喊声后,立即就预感到有不妙的事情生。

    她的声音嘶哑无力,拼命地想要从那块大石头上面爬起来。但是刚刚探头,身体就摔倒在地上。

    再一次爬起来,却一不小心摔落在石头下面——

    “宋插秧——”长眉和尚大怒,说道:“你怎地如此歹毒?”

    显然,宋插秧不想答应长眉和尚的要求,又知道自己没办法在长眉和尚和天机子联手之下带走方炎,就在交换给他们的时候提前把他给掐死——

    天机子更是怒火朝天,手里的拂尘一扫,一股子磅礴大气就无中生有,就像是一堵气墙似的朝着宋插秧砸了过去。

    天机子拂尘再扫,那堵气墙便被分成了无数道细线。

    每一道细线都变成了一把利箭,铺天盖地的朝着道痴宋插秧飞了过去。

    宋插秧怒吼一声,双手在空中挥舞起来。

    在他双手划过的地方,有两道凝固的气体圆弧竖立在半空中。

    如果认真观察的话,会现这是两条鱼。太极双鱼的那两条鱼。

    道痴宋插秧原本就出生于道家,武功路线自然离不开这阴阳太极之说。

    宋插秧一拳轰出,那两条鱼便疯狂地旋转起来。主动朝着那漫天的气箭冲撞而去。

    霹雳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空气中隐现金铁交接的声音。

    长眉和尚单手托着方炎,口中诵念佛家真言,一记大如来金光掌朝着武痴宋插秧的后背拍了过去。

    在长眉和尚和天机子因为方炎的死而和道痴宋插秧大打出手的时候,原本已经‘死’过去的方炎却睁开了眼睛。

    在为父亲方意行守陵的三年时间,方炎大部份时候都是大脑昏昏沉沉,心如死灰。

    他食不知味,夜难安眠。

    于是,在那个时候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把自己的全身浸泡在浴缸里面,造成一种假死状态。

    刚刚开始的时候,方炎只能够坚持数分钟。后来练习的时间越来越长,方炎几乎能够坚持一个小时。

    他不需要呼吸,肺部也不需要持续供应新鲜的氧气。他利用太极之心进行身体整体循环,用太极之力来维持身体器官的运转,让自己的身体和这缸温水融合为一体。

    ????那偶尔冒出来的气泡就是太极之心排解出来的身体废气,而他只需要进入浴缸前最原始的那一股子气就一直能够坚持下去。

    宋插秧阴险狡猾,在他和长眉和尚和天机子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暗中在手上加重力气。

    他确实心存把方炎掐死的想法,然后把方炎的尸体丢给长眉和尚和天机子。

    那一僧一道既便再不满意,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和自己拼命。就算拼命的话,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当方炎的意识逐渐迷糊的时候,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假死’状态。

    方炎在假死的时候,其实是可以被外界唤醒的。

    在长眉和尚唤他的名字时,他就已经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在天机子将自己的太极之气渡入自己的身体时,他更是能够感觉到那强大的暧流游遍全身的舒畅感。

    但是,方炎强忍着没有应答。

    果然不出方炎所料,因为误会方炎死去,天机子率先向道痴宋插秧出手。长眉和尚也紧随其后,一巴掌拍了出去。

    在长眉和尚一心对敌的时候,方炎的身体一个翻转,轻轻一跃,便从长眉和尚的怀里脱离出来。

    然后,他飞一般的朝着白修所躺倒的位置奔了过去。

    看到惊雷剑就在脚底,他的脚尖一挑,惊雷剑便跳到了半空中。

    他一把抄起白修的惊雷剑,身体在空中飞翔,长剑狠狠地刺向白修的胸口。

    白修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看着飞跃在空中的方炎。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为什么又活了过来?

    “爸,你在天上好好看着——”方炎厉声吼道。

    他一次次地被拍飞,一次次地又爬起来。

    他不畏强者,不惧死亡。只是为了给自己惨死的父亲讨还一个公道。

    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如果能够做到,他就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有意义的。

    人生在世,谁不做几件傻逼的事情?

    方炎的身体头下脚上倒飞而来,手里的长剑出嗡嗡的颤抖声音。那是方炎用力过猛造成的。

    他怕他刺不死白修,所以把自己身体里面的力气全都用上了。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再见——”白修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像是对方炎的嘲讽,又像是对方炎这种行为的肯定——他在对方炎说再见。

    嚓!

    长剑刺破皮肉,刺进白修的身体里面。

    死而无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