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我拒绝!

    第592章、我拒绝!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你当日的行程都已经排满了的时候,还不断地有各种各样腿长肤白盘正胸大屁股圆的美女给你打电话约你喝咖啡?

    我知道你没有这种经历,我就是随便问问。

    但是,方炎却有这样的烦恼。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无数个丑女围攻骚扰一样

    他的脚下踩着白修,他刚刚才砍掉了青猫的一条手臂,他接下来还要面对的男人有老鼠、朽木、空竹、刀君,无言无语

    他的时间真的很紧张!

    现在又有一个听声音就让人觉得丑陋无比的老头子想要插队见你,你心里会作何感想?

    “我不怕你”方炎正气凛然,朗声对着那个老头子说道:“我就是没有时间见你 ” 。”

    方炎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他觉得自己的回答即体面又圆满。就连拒绝别人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这样灵动多变的语言风格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的。

    方炎不愿意见那个可以凝气传神的老头子,如果那个人不是你亲爷爷,谁愿意去见一个老头子啊?

    至少这个时候不愿意见。

    嗖

    或者说没有‘嗖’这个声音。

    就是那么突然的,那么突兀的,方炎的面前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影。

    全身灰袍笼罩,看不到脸,也看不真切他的身影。

    他就像是一个虚幻人,是一道鬼影,用手一摸就能够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去似的。

    他的身体模糊了数秒钟,终于慢慢地变成了实体。

    方炎仍然看不清楚他的脸,便是却知道他是一个老人。他能够感受的到他身上苍老的气息。

    “我倒不觉得。”灰袍人微笑着说道。“不就是杀几个人么?能够需要多长的时间?”

    在他的眼里,朽木空竹就是几只蝼蚁,踩死几只蚂蚁需要多少时间?

    嗖

    又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方炎的面前。

    不,是一个裸男出现在方炎的面前。

    方炎认识这个裸男,正想和他打声招呼,出声讥讽他几句的时候,那个裸男却像是没有看到他似的,转身看着灰袍人,说道:“你说过,今天晚上你不出手。”

    “我是这么说过。”灰袍人看着武痴,点了点头。

    “但是你现在想要出手了。”武痴侯振栋出声指责。“你说话不算话,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我只是说我今天晚上不出手,并没有对此发誓”灰袍人狡辩着说道。“再说,我就算发誓了,违誓的惩罚是什么?罚酒三杯?还是吃肉一斗?”

    “你不能这样”

    “我说我不出手,是因为我认为白修那小子一定能赢。但是白修竟然输了,我自然是要出手了”

    “你是前辈,是有名望的人物”武痴很为难地说道。“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够收回来呢?”

    “谁说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灰袍人冷笑。“你且倒一盆水出去,你看看我能不能把它收回来?泼出去的水都能收回来,我改变一下主意又有什么不对?活到我这样的年纪和辈份,自然是我想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想做什么就是什么谁能奈何?”

    灰袍人抬头在武痴的身上扫来扫去,很是鄙夷地说道:“你名列华夏七痴之一,却光着屁股跑来跑去何曾在乎过名望脸面?”

    武痴在和方炎大战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全都爆裂烧光。所以,直到现在还光着身子。

    “”

    武痴赶紧伸手捂着胸口。想了想,又去捂着裤裆。

    再想了想,便用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捂着裤裆

    他羞愧欲死!

    原本方炎是对武痴心怀恨意的,如果不是这个老家伙设计陷害自己,屡次三番的跑去找茬挑衅,而且表演又那么的精湛,自己怎么会被他骗到这一剑峰之巅一番火拼耗完精力差点儿被白修那个不知道羞耻的家伙给一剑捅死?

    但是现在看到他如此卖力地劝说灰袍人不要出手,他又对他有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好感。

    这个家伙不是个好人,但是又不会坏到没底限。

    而且,他骨子里有自己坚持和愿意守护的东西

    这是他和方炎的共同点。

    方炎原本打算把这一剑峰的事情解决之后,好好地去找那武痴侯振栋打一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一枪把他给毙了

    方炎现在心软了。

    斩断他的双手双脚和中间那根命#根子就够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喝酒。

    方炎都不忍心看武痴的窘态,眼神犀利带有神光地注视着灰袍人,就像是想穿过那黑袍看清楚他此时的脸和表情。

    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是怎么有今天这样的武道成就的?

    “你是谁?”方炎再次出声问道。

    “小子,你确定你想知道我是谁?”灰袍人轻笑着说道:“知道了我是谁,今天晚上你就下不了这一剑山”

    方炎用手里的长剑指了指脚下踩着的白修,说道:“刚才他也是这么说的,结果现在他人被我踩在脚下,他的剑被我握在手里。”

    灰袍人大笑。

    笑得肆意张扬,笑得痛快淋漓。

    他确实觉得这句话很好笑。

    多少年了,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当着自己的面威胁自己。

    天下之大,又有几人配做自己的对手?

    “你觉得我也会和他一样的下场?”

    “你当然不会。”方炎微笑。“你比他更惨。”

    “小子,找死。”灰袍人一掌拍出。

    方炎正要伸手去招架,那一掌竟然就已经贴在了他的胸口。

    砰!

    方炎硬挨了这一掌,嘴巴里立即有一股子鲜血狂喷而出。

    气机不畅,血气沸腾。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胸口有一块巨石压迫般让人难以动弹。

    灰袍人确实修为了得,这一掌几乎要了方炎的小命。

    幸好方炎有太极之心护体,在黑袍人还没有出手的时候,他们就自发性地旋转开来。当黑袍人一掌拍出,方炎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反击时,太极之心就‘心生感应’,瞬间有一股子磅礴大气涌到受掌的位置,对方炎的要害部位进行保护。

    如若不然,怕是灰袍人这一掌就已经拍碎了方炎的胸腔。

    方炎的身体朝后仰了仰,又很快恢复了挺直站立的姿态。

    他的右脚一直踩在白修的脑袋上面,这是他一个小小的爱好。

    灰袍人表情疑惑地看着方炎,说道:“这一掌竟然没有把你拍死?”

    “我可不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方炎眼神警惕地盯着这个灰袍人,担心他再次没有任何征兆的出手。

    这老家伙出手的速度太快,就连自己都跟不上他的节奏也不知道天下之间有谁是他的对手。

    方炎觉得很悲伤,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样的高手。为什么他们就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自己除了长相英俊一些之外,其它方面也没有太出众啊。凭什么他们都喜欢白修呢?

    “出掌之时,竟然感受到了反震之力”灰袍人声音低沉,看着方炎说道:“你太年轻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脆弱的孩子。和其它的那些孩子一样,一掌下去就能够把你拍成碎沫。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高手,是一个天才或者说,就是人们常常在嘴里提到的奇迹。”

    “太极之心确实是一门玄而又玄的绝妙功夫,可惜却落在了你的手里。一夕感悟太极之光,太极双鱼大成,体内气机生生不息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难怪武痴都起了爱才之心,舍不得把你杀掉”

    方炎看了武痴一眼,武痴仍然用双手捂着胸部和裤裆,说道:“小子,我要是你,就想方设法逃跑有多远跑多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明白吗?”

    方炎笑着点头,说道:“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我想跑也跑不掉了吧?”

    武痴叹息,看着灰袍老人说道:“要不,我再欠你一个人情,你就放了这小子吧?”

    灰袍人看着方炎,说道:“既然武痴再次开口求情,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放掉你脚下面的那个小子,我放你走。”

    方炎正要拒绝,灰袍人却挥手阻止,说道:“年轻人不要着急,等着老人家把话说完我并不是让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要求,其实我更希望你拒绝。你可以把白修杀掉,然后我把你和那个叫做凤凰儿的女孩子一起杀掉你自己选择。”

    “还有没有第三个选择?”方炎问道。

    “”灰袍人脑袋微抬,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方炎。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可以随意讨价还价的菜贩?

    “你别生气,我就是随意问问。”方炎笑着说道。“万一你觉得我一脚把白修踩死然后你放我和凤凰离开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呢?”

    “我不喜欢贫嘴的年轻人。”灰袍人看着方炎,说道:“你的选择呢?”

    武痴拼命地给方炎打眼声,示意他赶紧放掉白修带着凤凰离开。

    现在的白修已经是个废物了,找到机会再把他干掉不就成了?

    方炎对着武痴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灰袍人说道:“我拒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