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你说对不起的时候!

    第579章、你说对不起的时候!

    如果仅仅是一个白修,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如果就连先生也站在那边,成为这场必杀局背后真正的策划者,那么事情就变扑朔迷离又险峻无比了。

    先生不仅仅是先生,他还是燕子坞。

    燕子坞是方炎的家,连自己的家人也要杀死自己吗?

    凤凰只能算是半个燕子坞的人,她的出现代表不了燕子坞的立场,更能代表的是安家的立场。方炎和安家人接触不多,也只是和他的父母打过几次招呼而已——看起来也无非有一些冷峻不易让人亲近而已,怎么就能对自己痛下杀手呢?

    白修倒是燕子坞的人,甚至是燕子坞很重要的人物,燕子坞下一任先生的得力人选。现在他站出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那么他的立场是不是也同样是先生的立场?

    白修是了解方炎的,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就是方炎最关注的问题。

    先生是什么立场?

    先生的立场是让方炎死还是让方炎生不如死?

    白修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先生,但是,白修又代表不了先生。

    听了白修的话,方炎沉声说道:“不错,这就是我要问的问题。也是我最关心的事情——今天晚上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应该来的一个没少,不应该来的也跟着来凑了热闹。”

    凤凰的脸色悲伤之极,眼泪流敞得更加欢快了。

    她确实不应该来,她来了就是自找虐待。

    方炎可以讽刺她,可以骂她,甚至可以打她杀她——她却只能不停地给对方说‘对不起’。

    何苦?

    方炎的眼睛像是刀子一般的盯着白修的脸,正像小说里面那个最有名的假如——假如眼睛当真可以杀人的话,白修已经被方炎给斩成肉泥包饺子了。

    方炎恨凤凰,但是却又不想恨凤凰。因为当他恨起自己当年深爱的女人时,那种痛快不仅仅没有减轻,反而比不恨还要难受十倍百倍。

    所以,方炎就把自己的仇恨寄托在了白修的身上。

    “你白修几乎从不跨出燕子坞一步,这次却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一剑山来伏击我取我的人头,到底是为了什么?白修,如果你不是将家的一条家狗,你又是听谁的使唤跑出来咬人?”

    白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声音温和平静地说道:“方炎,你知道吗?很多年以前,我就知道自己不擅长言谈,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喜欢讲话,特别是不喜欢和你讲话——语言表达也是一种能力,在这一点上我确实不如你。”

    “同乡一场,连一个答案都不愿意给我吗?”方炎指了指周围的包围圈,指了指白修,指了指空竹和朽木,甚至还指了指直到现在仍然手提长刀保持战斗姿态的刀君罗晋,说道:“局势已经很明显了,现在就是神仙来救我也没用了,现在的局势对我来说就是死路一条——白修,你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方炎没有指凤凰,他不忍心看过去,更不敢看过去。

    他把凤凰当成一个透明人,虽然此时此刻他的心已经痛得无法呼吸。

    那又怎么样?

    再痛他也得忍着,再凉他也得受着。

    小命要紧!

    “我没有给死者解释问题的义务,那是阎王的事情——”

    白修平举手里的长剑,说道:“我的职责就是送你去地狱。”

    方炎冷笑不已。

    这样的台词真没有文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抄袭过来的段子。

    “白修,你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吧?”方炎满脸讥讽地说道。“以前你是燕子坞最受人关注的少年英杰,是所有人交口称赞的焦点人物。虽然叶温柔有内江湖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美誉,但是有不少人一直认为是你不愿意出手和女人争强斗狠的缘故——”

    “没想到的是,我方炎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就悟出了太极之心。一下子就抢走了你的风头和荣誉,成为燕子坞最受人关注和喜欢的男人。你的心境失衡,因嫉生恨,想把我杀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

    “来吧,白修。使出你的全力,和你身边的这些小伙伴一起上吧——把我留下来,让我再也走不出一剑山。从此以后,你又是燕子坞年轻一辈第一人,没有人和你争抢——”

    白修手里的长剑缓缓放了下来,他看着方炎一脸认真地说道:“本来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们陪我一起围攻,因为我觉得这终究有些——不太体面。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燕子坞走出来的。就算有什么矛盾,那也应该是我们用燕子坞的方式来解决——”

    “说的没错。”方炎厉声喝道:“我们这就下山,找一家酒馆饭店,叫上几箱白酒,咱们拼个你死我活——”

    燕子坞解决问题的方式大多数就是拼酒。譬如方炎和李小天生了什么口角,或者方炎偷了朱子丹的鳄鱼弓去打野味做八面埋伏哄凤凰开心——

    方炎的心再次抽痛,为什么又是凤凰?

    燕子坞的小伙伴们,如果遇到了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时,就会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去拼酒。

    提上几瓶烧刀子,你一瓶我一瓶,痛痛快快地喝一场,输家听赢家说话,赢家可以说对不起也有可能继续破口大骂。

    因为他们的酒量都没有方炎好,所以方炎每一次都是赢家。

    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效果奇佳,他们直到现在仍然亲如兄弟,从来都没有任何过节。

    白修知道燕子坞有这样的传统,但是他却不是方炎小伙伴中的一人。

    他没想到方炎会提出这么卑鄙无耻的方案。如果大家一起下山到了酒馆饭店,怕是方炎跑得连影子都看不着了吧?

    那个时候别说杀他,就是想骂他——他也听不着啊。

    白修的表情微僵,然后脸上露出苦笑,出声说道:“恐怕我不能答应你。如果有酒的话,我倒不介意陪你喝上一杯——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白修,你这人活得真没意思——”方炎嘴巴恶毒地说道:“以前是装腔作势,现在又畏手畏脚——累不累?”

    “累。真累——”白修笑着说道。“所以不妨让我杀个人解解乏。”

    白修话刚说完,就准备再次提剑朝着方炎冲过去。

    “白修——”凤凰一把拽住了白修的衣角。

    白修用力扯了扯,没有拽动。

    白修只得回头,转身看着凤凰再次布满泪痕的脸,柔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所以我一直不愿意让你知道这些肮脏的事情。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这些消息,竟然一个人悄悄跑到了花城——”

    “方炎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你一次次欲言又止的提醒,说不定就会让他有所察觉——如果你误了这个计划,你回去又怎么向你的家人交代?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何又在关键的时刻拿不定主意了呢?我们的力量很强大,我们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但是我们改变不了命运。现在的局面,就是你和方炎的命运。”

    “白修——”

    “你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你为了他而来,想和他道别,害怕他被人杀死,这样的事情,总觉得自己应该亲眼看着,就是死,也应该死在自己的眼神注视下——但是,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站在这里,最有可能把他杀死的人其实是你——”

    “白修——”凤凰的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白修的衣袖,生怕自己一松手他就持剑杀出。

    她很伤心很伤心!

    她很难过很难过!

    她泣不成声!

    她哭得全身都颤栗个不停,都快要断了气一般!

    白修再次从口袋里摸出手帕,仔细地帮凤凰擦拭脸上的泪滴,劝道:“回去吧。这里原本就不适合你——”

    “白修,对不起——”凤凰扑进白修的怀里,声音哆嗦着说道。

    说话的时候,左手间的长剑突然间朝着白修的腹部刺了过去。

    哧——

    长剑并没有刺穿白修的肚子,而是被白修抓在了手里。

    白修的手掌被锋利的剑刃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那些红色的鲜血就像是泉涌一般的喷洒而出。

    变故突生,谁也没有想到会生这样一幕。

    “这个臭婊子——”朽木暴跳如雷,怒声喝骂着说道:“他竟然是方炎那边的卧底——”

    他们刚才和方炎交手,已经摸清楚了方炎的实力。特别是最后出现的那个银色光臂更是让人摸不清楚状况。

    白修是他们这边新到的生力军,也是拦截方炎时的主要力量。

    如果白修被凤凰给一剑刺伤或者一剑刺死,他们这边还怎么完成把方炎留在一剑山的任务?

    “该死——”空竹大怒,一掌朝着凤凰的后背拍了过去。

    白修衣袖一挥,就把空竹那拍打过来重重叠叠的掌影给打散了。

    刀君眼神凛然,表情若有所思地看着把凤凰抱在怀里的白修。

    白修一只手提着长剑,另外一只手握着凤凰刺过来的长剑刀刃,眼神怜爱地看着凤凰,说道:“你不了解我,但是我非常了解你——你说对不起的时候,就说明你真的会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