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一剑峰巅会武痴!

    第564章、一剑峰巅会武痴!

    “华夏七痴——”方英雄目瞪口呆地看着武痴侯振栋,摇头说道:“长得不像啊。”

    “你觉得他应该长成什么样?”方炎没好气地说道。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家伙还以貌取人呢?

    难道只有长成自己这样才能够成为武林高手?难道只有长成白修那个人妖样才能够成为内江湖新星?这完全没有道理嘛。

    奇人怪相,样貌不怪,算是什么奇人?

    “他可是华夏七痴哎,传说中的人物——就算他没有小师叔这般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也没必要长得跟一个营养过剩的中年大叔一样啊。接受不了,完全接受不了。我们外貌协会的人对美貌有着苛刻又执着的追求,我们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喜欢英俊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在我心中的武痴不是这样的。”

    “——”方炎实在难以理解,方英雄怎么就能够那么轻易地说出‘我们外貌协会’这样的话呢?难道他平时就不照镜子吗?如果照镜子的话他怎么还能够生活得这么无忧无虑天真活泼缺心眼儿?

    “身高九尺,玉面长袍。手持一把龙鳞石打造的红缨银枪或者吴牙子大师亲手打造的惊虹剑。长披散,长袍被猎风撕得呼呼作响,往那儿一站就有驱狼逐虎气吞山河的无上威严——这才是我心目中华夏七痴的武痴。”

    方英雄一脸委屈地看着侯振栋,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怎么是他这样呢?怎么可能是他这样呢?他能配得上武痴这个名号吗?”

    “——”方炎就有些后悔刚才出脚救他了。要是让侯振栋那一脚‘龟裂功’直接给震死多好。

    武痴呵呵大笑,指着方英雄说道:“此子纯朴可爱,是你什么人?”

    “我师侄——”方炎说道。

    “师侄?”武痴疑惑不解地问道。“师承何人?”

    “青龙莫轻敌。”

    “可惜了。”武痴连连叹息,看向方英雄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尊千年宝玉。

    “不可惜不可惜——”方炎连忙说道:“前辈要是喜欢就尽管带走,这件事情我还是能够做主的。只求前辈不要再找晚辈的麻烦,晚辈就感激不尽——”

    “君子不夺人所好。”武痴推辞。

    “不好。一点儿也不好。没人喜欢他,你尽管拿去。”方炎无限幽怨地说道。“再说,你算是什么君子啊?”

    武痴笑容诡异地盯着方炎,说道:“你侮辱了我。那就更得接受我的挑战了——方炎小子,今天晚上八点一剑峰之巅,我得和你不死不休。”

    “前辈,你不要这样,这不是强买强卖吗?你要是觉得不解气你再骂我一顿——”

    “就这么说定了。”武痴侯振栋打断方炎的话,看着方炎说道:“小子,如果今天晚上不来的话,我的龟裂功就不会只对那个小胖子动手了。”

    他的视线穿过大门,看着站在廊檐下面朝着外面张望的6朝歌,说道:“金屋藏娇,端的是神仙般的好日子。不过,要是美人不小心被人伤着可就不美了吧?”

    “这是威胁?”

    “随你怎么想。”武痴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的双手插进口袋,像是一个二流子似的摇摇晃晃地朝着外面走去,嘴里还唱着奇怪的歌词:“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方炎认真地听了听,那是《霸王别姬》里面的段子。

    “呸。”方炎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真不吉利。”

    方英雄和秦鹰走到方炎面前,方英雄问道:“小师叔,他真是武痴?”

    方炎用脚尖点了点地面上的裂缝,说道:“你以为是个人跺跺脚就能够把地面震成这样?”

    “那你还让我跟他走?”方英雄满脸怒意地说道。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纠缠了我很长时间,就是想让我陪着他打一场。我拒绝了那么多次,偏偏被你给搅和成了。你要是跟他走了,我也省掉了不少麻烦。”

    “小师叔,为什么你不愿意和他打呢?”方英雄问道。

    “我为什么要和他打呢?”方炎反问。

    “我们武道中人比武切磋互相促进共同提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方英雄说道。“放下胜负心,放下荣辱心,赢了不要骄傲,输了也不气俀——这不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吗?”

    方炎一脸诧异地看着方英雄,说道:“没想到你能够说出这番话,当真是成熟长进了不少——要不,今天晚上你去替我和武痴一较高下吧。”

    方英雄拼命地晃动自己肉乎乎的脑袋,说道:“不行不行,我可不行,我去了会被武痴打个半死,那时候可就是给师父和小师叔丢脸了——”

    “你不是说要放下胜负心和荣辱心的吗?现在自己又怕丢脸了?”

    “我是让别人放下——那些老和尚不都是让别人放下自已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嘛——”

    “——”

    秦鹰注视着武痴离开的背影良久,出声问道:“这是内江湖最顶级的高手了吗?”

    “算是了吧。”方炎笑着说道:“华夏七痴之一的武痴,不痴迷于武道,又怎么可能获得这样一个名号?”

    秦鹰深深叹息,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

    方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辈将上下而求索。武道无崖,且行且珍惜吧。”

    方炎回到小院,6朝歌面露忧色,问道:“没关系吧?”

    “没事。”方炎笑着说道。“一个老朋友,他跑过来就是想找我打一场架——被我拒绝了。”

    6朝歌点了点头,轻声问道:“想吃什么?我来做饭。”——

    因为经常有飙车族在一剑山上面飙车,两年前出现了一起极其严重的交通事故,两辆豪车在同时抢弯道的时候生碰撞一起滚落进了路边的悬崖里面,车毁人亡。因为汽车在掉落悬崖的过程当中就起火生爆炸,当搜救队找到汽车残骸的时候车里面的人都已经烧成了焦炭。

    那两辆豪车的主人都大有来头,亲人在唉嚎痛哭的时候,自然把火气泄到了花城的管理部门。据说因为此事当时的交通厅厅长以及副厅长全部被撤职,下面的头头脑脑更是被查倒了一大批。

    花城政府也相当的委屈,你们儿子想要飙车,这种事情谁能够阻挡得了?

    再说,他们不在一剑山上面飙车也会找到二剑山三剑山四剑山天天剑山,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事?

    花城政府为了泄自己心中的怒气,于是便让人在上山的路口设置了好几道巨石路障。车子是没办法开上去了,任何人上山都只能步行——一剑山招谁惹谁了?

    这个方法果然野蛮有效,一剑山每天晚上的飙车项目取消了,那些飙车党们又去祸害其它的城市和山峰了。

    大众车在山脚下面停下,方炎推开车门下车。

    蛇君把车停好后,也悄无声息地跟在方炎的身后。

    他走路的姿势很古怪,总是脚尖先着地,脚后跟几乎都不着地。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走路的时候几乎不会出任何声音,就像是在草丛中流动的毒蛇。

    “你不用跟着我。”方炎头也不回的说道。

    蛇君没有应答,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方炎身后的草丛当中。

    蛇君,就应该像蛇一样生活在暗处。当现敌情时,突然间窜出来给敌人致命一击。

    方炎还是决定来接受武痴的挑战,不是为了胜负,也不担心荣辱——这完全是屁话,他就是来赢的。

    谁不想赢?

    他了解武痴的为人,武痴既然为痴,那就证明他为了武道而能够做出任何事情。

    他乘舟下珠江时为了试探自己的实力而使出‘目击’,他说会对6朝歌不利也并不是说说而已——

    方炎不怕武痴,但是害怕麻烦。

    他不想武痴像是阴魂小鬼一样地跟在身后,而除了把他打倒打服之外却没有其它更好的解决方式。

    方炎是偷偷出来的,没有让方英雄秦鹰他们知道。为了不让6朝歌担心,他连家里的宝马车都没有开出来。

    方炎对目的地很熟悉,所以他轻车熟路地穿棱在这黑漆漆地山林里。

    三年之前,他和远道而来的东洋剑神千叶兵部在一剑峰之巅大战一场。

    那一战让他名满江湖,也让他和千叶兵部的关系变的亦敌亦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千叶兵部会选择以那般决绝地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选择在自己的武道巅峰时离开,一跃成为东洋剑客心目中的神明。

    三年了,方炎没有到抵足过这里。

    但是,他对这里没有丝毫的忘记。

    方炎到达一剑峰山顶时,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已经笑呵呵地站在那里,就像是吃过饭之后出来溜圈消食的邻家大叔。

    武痴看到方炎出来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为什么?”

    “因为你眼睛里有压抑不住的仇恨。”武痴声音清朗地说道:“方炎,不管你恨谁,今天晚上把那些仇恨都泄到我身上吧——”

    “——”方炎想要调头就跑。怎么这中年大叔说话的时候总带着一股子猥琐劲儿?

    (ps:感谢灰客联盟、怎么会哭两位小朋友的万赏!灰客联盟怎么会哭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