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那就当我瞎了眼!

    第56o章、那就当我瞎了眼!

    老宅。小院。

    草叶青青,树影森森。有秋风拂面,有花香醉人,有虫鸟低呤。

    南方的秋季仍然湿润暧和,这湿润暧和的天气就滋养地那些花花草草看起来格外的精神喜人。

    将军令喜欢桂花,恰好他住得院子里面栽种着一棵桂花树。这棵树上了一些年头,枝干粗大,仿若经历过大小数百场战斗似的疮疤密布,像是一个残疾的老兵。

    但是,这老树开出来的花朵却有着浓郁的香气,比将军令燕京的桂花小院里面那棵桂花树还要更香一些。

    将军令站在桂花树下,伸手摘下一枝花束在鼻尖嗅闻。

    因为刚刚下过一场阵雨的缘故,花蕊上面还沾染着水渍。当将军令把桂花放在鼻端的时候,那些水滴便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身上。

    将军令深深吸了一口,无限满足地模样,笑着说道:“都说南方的橘子到了北方就不甜了,但是这桂花无论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都是这么的香味扑鼻——”

    李韵站在将军令的身侧,说道:“军令是怜香惜玉之人,所以才觉得这桂花香——要是让那些大老粗来闻,哪里分辩的出到底是南方的桂花香还是北方的桂花香?”

    将军令点了点头,说道:“有赏花之人,也需要有花可赏才行——”

    将军令眼神温和地看着李韵,声音戏谑地问道:“婶婶,你说今天我们有没有花可赏?”

    李韵的脸色苍白,轻声说道:“军令,上心她还小,不懂事——这次是她错了,回头我一定好好地教训她。我一定把她送到国外去,让她再也不要回来——我亲自把她送过去。”

    将军令摇头叹息,说道:“男人多情而长情,女人专情而绝情。回不了头了,变了心的女人是不可能再回头了——”

    “军令——”李韵急忙上前去拉将军令的衣袖,满脸哀求地说道:“军令,放过上心这次——求求你,放过上心这次。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说什么我就去做什么——我求求你,放过上心这次,好不好?”

    将军令伸手抚摸着李韵因为担忧而眉头紧锁的俏脸,柔声说道:“婶婶,你是一个好女人,却遇到了四叔这样一个男人的手里,这是命运对你的不公平,也算是将家对不起你——所以,命运和将家都想着要给予你一些补偿。于是,你现在掌控着将家最优质的产业,你成为无数人仰慕和追捧的女强人。光辉耀眼,荣誉加身。”

    “婶婶,你也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你的能力都让人不忍心去对你进行一点点的伤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同意你把上心送到国外。因为我知道你身边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了,你和她相依为命,你们的感情——我也是想要维护的。所以,不管将上心怎么气我,怎么伤害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都不和她一般见识。你说的对,她还是个孩子,她不懂事——”

    “可是婶婶,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将军令的手指下滑,抚摸着李韵的俏脸,脖颈,然后停留在胸口位置。

    李韵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却咬紧牙关昂挺胸的站在那里,任由将军令地胡作非为。

    “到了这里,我就应该停下来——”将军令说道。他伸手轻轻地揉捻着将上心胸口的丰满软#肉,说道:“如果我继续下去,那就是过界了。”

    将军令的手毅然从李韵的胸口上抽开,表情阴冷地说道:“做人,怎么可以过界呢?”

    “军令——”

    正在这时,小院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渔夫手捂胸口走了进来,胸口上面血流汩汩,他的半边身体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院子廊檐上面专心下棋的两位老人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立即又收回了视线。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下棋更加重要了。

    将军令快步迎了上来,关切地看着渔夫,问道:“怎么伤成了这样?”

    又对着门口的黑衣人喊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帮供奉包扎上药?”

    一群人开始忙碌起来,渔夫却满脸歉意地看着将军令,说道:“大少,让你失望了。我没能帮你把人给你带回来。”

    李韵的脸色微喜,但是看到将军令眼角的余光正向自己撇过来时,赶紧将这份小心思收了起来。

    “都被人伤成这个样子,还带什么人啊?”将军令笑着安慰着说道。“不碍事,你安心养伤。等到伤好了之后咱们再去把人给找出来。”

    “我不是被人所伤。”渔夫说道。

    “那是怎么受伤?”

    “我自己伤了自己。”渔夫无比坦白的说道。

    “——”将军令的脸色变得阴沉,眼里的杀气一闪而逝。表情微拧,冷笑着说道:“供奉这是什么意思?担心回来没办法交代,所以就使了这么一招苦肉计?我将军令就如此的小肚鸡肠不被供奉信任?”

    “大少误会了。”渔夫说道。“我全力出手,他却挡下了我七剑——我刺出了第八剑,他可以伤我,却没有伤我。所以,我刺了自己一剑。我替他刺了自己一剑。”

    将军令的脸色稍缓,说道:“那也是一个懂得收买人心的主,做了这样的事情,还不是想让你记下他一份大情——他不伤你就不伤你嘛,你又何苦自己刺自己一剑?把自己搞得这么鲜血淋漓地干什么?渔老,要注意身体啊。”

    “这件事情我对不起大少——”渔夫说道。“违背了当年誓言——”

    将军令摆手,说道:“当年救你一家老小,并不是为了让你给我卖命。我很早就对你说过,如果你乐意,就在我身边帮帮我,如果你不乐意,随时都可以回去颐养天年——哪有抓着当年那点儿小事不放的道理?再说了,这件事情是我理亏。我知道你和方家的关系,还让你出去带人,这不是把你陷入两难境地吗?”

    “大少——”

    将军令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别说了。说话伤神,快回屋养着吧。我让人给你送一些补品过去。你安心休息,其它事情暂且搁下。”

    渔夫对着将军令深深鞠躬,然后转身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将军令注视着渔夫佝偻的背影,眼神里面寒意闪烁。

    李韵注意到了将军令的手,手里的那束新鲜娇艳的桂花被他捏出了花汁。

    院子里面,桂花的香味就更加浓郁了。

    将军令把花渣丢在地上,李韵赶紧取了毛巾递了过来。

    将军令一边擦手一边朝着里屋走去,说道:“你给将上心打个电话,就说——嗯,就说自己被囚禁了。”

    “军令——”

    将军令霍然转身,笑着说道:“你没有撒谎,我确实准备这么做——”——

    方炎没有把将上心带回6朝歌的别墅。

    虽然6朝歌对将上心的遭遇充满了同情,甚至方炎会在大清早的做出飞车追人的疯狂事情也有她的鼓动成份。但是,家里的女人是老虎,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6朝歌不会喜欢将上心的到来,也不会喜欢任何一个女人的到来。那是6朝歌的家,她就是那个家绝对的王者。她不会希望有另外一个人来挑战自己的权威。正如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被外面的女人来挑战权威一样。

    方炎思考了一番,把将上心带到了朝炎科技的地下研究院。

    这真是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自从三年前来过一次之后,方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仍然是那个不显眼的招牌,仍然是那个不起眼的小院,仍然是那幢灰蒙蒙的小楼。

    但是,今天的小楼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小楼,今日的朝炎科技也不再是三年前的朝炎科技。

    三年前的时候,朝炎科技刚刚起步,6朝歌说要为了方炎打造一个商业帝国的话还像是一个笑柄——但是,三年之后,依托在魔方技术之下,朝炎科技的产品已经销往全国甚至全世界,朝炎科技的小火苗成为华夏国最有价值的商标之一。

    现在的朝炎科技就是一座商业帝国,而且是一座任何人都难以忽略的航空巨舰。

    将军令坐守花城却难以有所作为,朝炎又在背后使出了多大的力量?

    朝炎采用的是外松内紧地防备措施,门口保安亭只有两个男人把守,但是小院内部却能够感受到一股子狂暴的力量。方炎感觉的到那些人的存在,正如那些人也能够感觉的到他的到来一般。

    不仅仅如此,如果有特别危险的敌情,整个小院就会被一道道电网笼罩。任何人都别想从院子里面逃离。

    秦家对朝炎科技足够的重视,把他们最先进的技术和防备手段全都装备上了。

    因为提前和6朝歌打过招呼,所以两人的进入遇到什么人的阻拦。除了在保安亭门口确认了一下身份。

    将上心也是第一次来到朝炎研究院,她满脸好奇地打量着这幢传说中的小院,说道:“原来这就是朝炎科技最神秘的地下研究院——你把我带进来,不怕我把这里面的秘密说出去?”

    方炎笑咪咪地看着她,说道:“那就当我瞎了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