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最严重的侮辱!

    第556章、最严重的侮辱!

    方炎的提醒是及时的,也是致命的。

    为什么汤勇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进行搭讪?为什么他不仅仅精通医术还擅长武术?为什么在方炎要求要把自己带回去的时候他的反应那么激烈?

    为什么?

    将上心也知道这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她也更乐于相信这是一桩巧合 ” 。

    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她清楚地知道家族里面对那些不听话地孩子的处理办法

    汤勇是他们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另外一个将家卧底,任务是要把自己安全地送到巴黎,就像是母亲的司机刘江一样。

    可是,到了巴黎之后呢?他们当真要对自己动手了?

    将上心的脸色煞白,觉得自己的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她不想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他们,但是眼前发生的这一桩桩事实却让她有种信仰崩塌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将上心瞪着汤勇问道。

    汤勇眼神凶恶地盯着方炎,说道:“我能是什么人?我只是一个觉得你可怜想要帮助你的陌生人而已会功夫又怎么了?自古以来就是医武不分家。我跟着我爸学医,自然也学了几手拳脚功夫。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过,原来做好人好事也是一种阴谋诡计。”

    汤勇眼神怜悯地看着将上心,说道:“小姐,我刚才检查过你手上的伤口,那是被什么人给咬过的吧?是什么人才能够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那是变态,那是神经病。他都已经这么对你了,你怎么还能够听信她的甜言蜜语?你要是跟他回去了的话,他如果再对你这样的话怎么办,他对你做出更加残忍过份的事情怎么办?”

    方炎早就注意到将上心手上包裹的纱布,却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伤口,又因为什么事情而受伤。还以为是昨天晚上他们在酒吧里面闹得太疯导致将上心不小心受伤毕竟,当他和将上心分别的时候,将上心还没有从女厕所里面出来。后来又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太清楚。

    现在听到汤勇这么一讲,他才知道其中另有隐情。

    将上心是被人咬伤的?而且面前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还想要把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

    方炎很气愤!

    我又不是狗,干嘛要咬人啊?

    将上心的眼神有一丝丝疑惑,难道汤勇不是将家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暗桩?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只是一个想要帮助自己的陌生人。

    将上心是一个极品美女,平时在外面就经常受到别人的恭维搭讪或者一些男人的无私帮助,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

    将上心看看方炎,又看看汤勇,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空姐有些着急了,站在旁边再次催促,说道:“先生,飞机即将起飞,请您立即下机,不然的话我们就要报警了”

    扰乱飞行安全是重要罪责,方炎还真不愿意被机场警察带走。

    于是,他伸手就要去抓将上心的手臂。

    “你先跟我下机,然后我们找一个地方让你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执意要走,那我就帮你买下一班飞往法国的飞机机票。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就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且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汤勇看到方炎想要拉人,再次挥拳朝着方炎的面门轰了过来。

    呼

    拳风凌厉,看起来很有几分底子。

    方炎横跨一步,躲避开汤勇的攻击,然后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扣住了汤勇的手腕重穴。

    汤勇就像是遭遇电击一般的身体瞬间瘫痪,如果不是方炎帮忙提着的话,恐怕他都已经难以站立了。

    汤勇拼命的扭动挣扎,但是却仍然没办法逃离方炎的掌控。

    他的脸上浮现起不太正常的潮红,因为疼痛的缘故,他的五官深深地皱巴在了一起。

    空姐看到有人打架,赶紧出声阻拦,说道:“先生,快住手,不然的话我要报警了”

    方炎笑,说道:“我没有打架。是他想要打我,被我出手挡下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调舱内的视频监控。”

    “”

    当然,无论对方出于什么样地目的,方炎也不会和汤勇这个小人物纠缠。

    他松开汤勇的手臂,汤勇的身体就像是得了软骨症似的摔倒在地。

    “先生”几名空姐跑过去想要把汤勇扶起来。

    方炎抓着将上心的手腕,态度强硬地说道:“跟我下机。”

    说完,就拽着将上心朝着飞机下面走去。

    “哦”

    飞机上的乘客就像是刚刚见证了王子杀死恶龙获得最终胜利似的,大家哦哦叫着鼓起掌来。

    空姐们把汤勇扶回位置上坐好,关切地问道:“先生,你没事吧?”

    “我没事。”汤勇态度恶劣地把空姐地手甩开,跟在方炎的身后朝着机舱外面跑过去。

    刚刚跑了几步,膝盖一软,再次扑倒在了地上。

    他不知道的是,在方炎刚才扣住他手腕的‘金兰穴’时用了绵力,破坏了他体内的气海。

    气海崩溃,想要聚气就非常地困难了。以后别说是练功,就是像正常人一样走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或许将上心还对汤勇的身份有一些怀疑,方炎却在第一眼见到汤眼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男人的目的。

    最了解男人的是他的同类!

    汤勇没办法继续追赶方炎,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急声说道:“方炎把人抢走。”

    “蠢货。”电话里面的男人愤怒地吼道。

    空姐再次过来把汤勇扶了起来,汤勇没有拒绝,只是要求她们送他下飞机。目标消失,他也没有去巴黎的理由了。

    方炎拖着将上心的手一路急赶,一直拖着她走到了机场到达大厅的休息区。

    将上心穿着高跟鞋子跑起来有些吃力,等到她的身体被方炎按在贵宾室的沙发上面坐定,这才看着方炎说道:“会不会有麻烦?”

    “不会。”方炎无比肯定地说道。“如果任由你去了巴黎,那才真的会有麻烦。”

    将上心眼神明亮地盯着方炎,牙齿咬着嘴唇久久地沉默不语。

    方炎看着她手指头的伤处,问道:“江逐流来过?”

    “你怎么知道是他?”将上心问道。然后又苦笑起来,说道:“也对,除了他还会有谁呢?现在的江逐流就是一条疯狗”

    “没事吧?”方炎问道。

    “没事。”将上心摇头,说道:“感谢刚才那个男人,是他帮我包扎的我知道他是将家安排在我身边的人,但是潜意识里还是不愿意相信。我真的不想把人性想的如此肮脏卑劣。”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回去我帮你看看。你不用说话,静下心来好好想想留下来或者是去巴黎。等你有了答案之后再告诉我。”

    说完之后,方炎抽出一份报纸认真地看了起来。

    将上心看着方炎专心读报的模样,不由看得有些入神。

    “为什么?”将上心问道。

    “什么为什么?”方炎头也不抬的问道。

    “为什么来救我?”

    “我记得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理由”方炎说道。

    “难道仅仅是因为同情?”

    “你不会误会我喜欢上你了吧?”方炎大惊。“真的没有,你别想太多了”

    “真的没有吗?一丝丝也没有?”

    “你还是去巴黎吧”

    “”

    将上心最后还是决定跟着方炎一起回去。

    正如方炎所说的那样,她没必要让那些不在乎自己死活的人来掌控自己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如果到了法国巴黎,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人在异国他乡,任何事情都充满了不确定性。走在街上被人袭击或者一个入室抢#劫都能够要了她的小命。

    如果留在国内的话,至少方炎还能够保护她。

    至少她还有方炎可以依靠。

    人生如梦,变幻莫测。昔日仇敌成了今后的倚仗,实在是过于讽刺。

    方炎开车载着将上心回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大众越野车一直紧紧地跟随在他们的车后。

    方炎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说道:“他们追上了。”

    “他们还真是信任我。”将上心模样凶狠地说道。

    “为什么?”方炎问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你?”

    将上心斜瞥了方炎一眼,说道:“方炎,你真是一个虚伪的男人”

    “”

    “你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我让你请我喝酒的时候你却没有拒绝。我在酒吧里面招惹是非主动拿酒瓶去砸别人的脑袋你还仍然那么尽心尽力地去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你不就是想从我身上拿到一些对付将军令的把柄吗?现在你们俩在花城对峙,却谁也奈何不了谁,都非常的痛苦吧?”

    方炎丝毫没有被人戳穿**企图的尴尬,出声解释着说道:“答应请你喝酒的时候,确实对你有着一些想法。那个时候我还心存期待,想着说不定你能够迷途知返呢?如果有你做内应,我应付将军令的时候确实会轻松一些。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就放下了这样的想法,把你当成作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我现在是用朋友的身份和你说话和你交往。我没有想过从你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一丝一毫的线索也不需要。如果这个时候你还用那样的眼光来看我的话,这是对朋友两个字最严重的侮辱”

    “如果我爆一些将军令的丑闻给你,你接受吗?”

    “接受。”方炎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