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好丢脸!

    第549章、好丢脸!

    女厕和男厕还是有很大地不同的。

    废话,当然会有一些不同了。

    最让方炎担心的是,一眼看去竟然没有找到将上心的踪影。

    难道有人埋伏在厕所要加害将上心?这敌人也太懂得阴谋算计了吧?

    方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推开厕所格子间就往里面找人。

    “将上心——将上心——”

    方炎推开一个格子间的时候,一只白嫩的手臂突然间伸过来把他拉了出去。

    方炎正要出手反击制敌时,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道——

    他几乎抱了将上心半个晚上,对她身上的香味已经十分的熟悉。

    “将上心——”

    方炎正要询问生了什么事情,将上心的身体就已经朝着方炎倒了过来。

    方炎伸出双手把她托着,将上心的双手已经伸过来搂住了方炎的脖子。

    那诱人的麦香味道越来越紧,将上心娇艳的红唇堵住了方炎的嘴唇,一边疯狂地激吻,一边伸手在方炎的身体上面摸索着。

    她娇#喘吁吁,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呢喃道:“方炎要我——方炎——要我——”

    要你?

    要你什么?

    方炎的大脑一时间还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

    她为什么要牺牲色相来诱惑自己?这厕所里面是不是已经安装好了摄像头?他们难道想把自己的名声搞臭这一招来击败自己——

    这些人的心肠真是太歹毒了!

    啪!

    方炎用力,把将上心的身体给推了过来。

    “将上心,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方炎生气地喊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把你当成男人。”将上心气喘吁吁地说道,在外面的灯光照耀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闪出妖艳的光芒。“我不想干什么,我想让你干些什么——”

    “你想让我干什么?”方炎很警惕,每一个问题都小心翼翼。

    “你说呢?”将上心再一次朝着方炎扑了过来。

    她抱住方炎的身体,**的香吻再一次把方炎的理智给淹没。

    方炎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神,犹豫再三终于做出了拒绝的决定,这才出手想要把将上心给推开——

    “好软——”

    推错位置了!

    方炎赶紧把咸猪手给收回来,双手抓着将上心的两只胳膊,喊道:“够了够了,将上心,你快停手——把嘴巴也停了,我们好好谈一谈——”

    “你不喜欢我?”

    “我不是不喜欢,但是也谈不上喜欢——你知道的,我们才刚刚认识不久,见面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我对你还谈不上了解,你对我也不太了解——”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上我,至少你现在不会喜欢上我——”将上心说道:“但是我想你至少应该喜欢上我——男人不都喜欢风骚的女人吗?难道你觉得我不够风骚?”

    “我觉得你已经很风——那个骚了。我就是觉得——我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你先放开我,不要冲动——”

    将上心眼睛里开始弥漫着一层雾气,双眼入神地盯着方炎,问道:“你嫌弃我脏?”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怎么会嫌弃你脏呢?你身上干干净净的,用的香水还很好闻——我只是觉得,我们用不着这样——”方炎认真地劝解着说道。

    “方炎,你相信吗?我爱上了你。”将上心说道。

    “——”

    方炎的心里想起了一歌的歌词: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我不能再想我不能再想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周杰伦唱的没错,方炎确实不能。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自己也觉得这难以置信。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方炎点头。“当时我去医院保安不让我进,你帮我给保安打了声招呼。当时我还想着这女人挺善良的。”

    “在我来花城之前,我就认识了你。”将上心说道:“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抢走江逐流喜欢的女人。那个时候,江逐流在我心里还有着很重的份量。”

    “因为你认识我,所以你才帮我解围?”

    “就是不认识你,我也会帮你解围。”将上心说道。“因为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从小的家庭教育让我们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情来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当然,那个时候我对你没有任何好感。”

    “我看到你和江逐流走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不是很喜欢你。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我觉得你和江逐流是同一类人,而江逐流恰好又是我很讨厌的那一类人——”

    “方炎,一个人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黑暗,才会对自己妻子的父亲下毒手呢?”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方炎说道:“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我知道,你一直防备我。从我出现在你面前的那一刻,你就一直在担心着我会挖陷阱设圈套——”

    方炎笑,说道:“经常被人欺负,真的吓怕了。”

    “可是,对我来说,今天晚上是这些年以来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从来没有这么的信任一个人,也从来都没有这么的依赖一个人——那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感觉真好,那种想骂谁就骂谁不用逢场作戏不用担心被对方知道的感觉真爽——”

    “你以为我把酒瓶朝着舞台丢上去是在酒疯?我知道你的身手,我知道那个大猩猩不可能打得过你,我只是——只是想享受一下被人保护的感觉——我知道你一定会保护我——”

    “我也想过假装和你不认识——”

    “方炎,你不会的。”将上心说道:“你太聪明了,所以你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你知道我来找你代表着一次机会,所以你不会任由我被人欺负,你不会让我受到一点点伤害——”

    “——我不是一个心思特别复杂的男人。”方炎的解释相当的虚弱无力。“我就是看不得男人欺负女人——”

    “即使这样,我心里还是很开心。我开心的享受着你站出来维护我,开心的享受着你想要把我带走,甚至开心地看着你为我打架——是不是觉得我很变态?”

    “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心地善良的女人,但是我心里一点儿也不在意大猩猩的手臂是不是受伤,甚至不在乎他的死活——我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无关紧要地家伙的死活呢?”

    “在你拒绝那个老头子决斗要求的时候,我觉得我快要喜欢上你。在你说出我若要走谁能留我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了你——女人骨子里有着依附强者的基因。柔软的女人希望找一个性格强势的男人,性格强势的女人希望找一个更加霸道的男人把自己征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性魅力——”

    “就是你把我抱在怀里和人群殴的时候,我也没有一丁点的紧张。我只是希望不要停不要停,不要那么快结束——可惜对手太弱,那场战斗也结束的太快了——方炎,今天晚上所体验的,都是以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我什么都有,我有名车有豪宅,有着用不完的金钱和让人羡慕和仰望的出身——可是,我就是想简单地像是其它小女人一样享受一次自己的男人为了自己无私付出为了保护自己和人打架——方炎,只有你满足了我的这些愿望。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不爱上你?”

    “我知道我很优秀——”方炎努力地斟酌着用词,说道:“但是这种事情也由不得我控制。我不是别有用心地跑来勾引你,我天生就长了一张特别容易让人动情的脸——”

    “——”将上心认真地审视着方炎。他很想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样一脸严肃地说出这种话的。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很同情你的处境——”方炎也同样地注视着将上心的眼神,说道:“但是,我们的关系不需要靠这种事情来维持——”

    “方炎,我不会让你负责——”

    “我要是做了,我就想着要负责。”方炎说道。

    “如果你非要负责的话——”

    “可是我又不想对你负责——”

    “——”

    “所以,还是不要做吧。免得自己左右为难——”

    “——”

    方炎从口袋里摸出纸巾,仔细地擦拭着将上心眼角的泪渍,说道:“我父亲离开三年了,但是这件事情仍然就像是昨天才生过一样——我能够明白你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我是真的能够明白。”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拨打我的电话。我相信你要拿到我的手机号码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生活很不容易,但还是要咬牙坚持。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个转机就在前面等待着我们——”

    方炎像是老朋友一样拍拍将上心的肩膀,然后拉开格子间的大门转身离开。

    将上心的后背无力地靠在厕所墙壁,身体软软地向下面#瘫倒下去。

    她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颊,大颗地泪珠从她修长的手指缝隙间流淌出来。

    我都这么主动了,那个男人却无动于衷。

    好丢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