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惊声尖叫!

    第548章、惊声尖叫!

    将上心觉得自己要飞了。

    她不停地飞翔,从天空飞到大海,又从大海飞到丛林-----

    她以前也飞过,但是这是让她最愉快的驾驶体验。

    哦,不,是被驾驶体验。

    很奇怪的事情,将上心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

    在被方炎抱着,被无数粗鲁大汉围攻踢打,鲜血飞溅,惊叫惨呼,骨头断裂地声音此起彼伏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惧意,心里只有满满地刺激。

    为了保持自己柔软性感的身材,她没有和很多名媛淑女那般去练习跆拳道或者专门请一个武术老师对自己进行贴身指导。除了每天会练习一个钟头的瑜伽之外,就是每月四次的长跑。

    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的运动量。

    让别人运动除外。

    她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她所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方炎。

    她相信方炎会保护自己,就像刚才那般。

    她相信方炎能够保护好自己,对此她一点儿也不怀疑。

    “是不是太荒谬了?”连将上心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生病了。无论如何,方炎都是自己的仇敌。在今天晚上之前,他们还处于你死我活的斗争状态。

    为什么自己会给予他那么大的信任?会对他有那么大的信心呢?

    “因为方炎是个好人。”将上心在心里想道。

    当然,她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唯一的理由,甚至这绝对不是最重要的理由-----世界上的好人那么多,为什么她只相信方炎一个人?

    方炎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方炎是一个让人着迷的男人,方炎是一个----让她爱上的男人-----

    “这已经不是荒谬,而是天方夜谭了-----”将上心在心里想道。“短暂的接触,极少数几次的相遇,怎么可能让她爱上一个男人呢?”

    可是,在她的脑海里面浮现这个念头之后,将上心现自己竟然难以反驳----

    她说服不了自己!

    方氏梅花步!

    方炎双脚踏梅花,身体如轻风拂柳般在人群中间穿棱。一拳将一个咬牙切齿地朝着他扑过来的黑衣男人给打飞出去,那个男人满嘴的牙齿脱落而去。又闪电般的一脚踏出,让一个从背后偷袭地大块头脸色变成了猪肝色捂着裤裆蹲了下去。

    醉鹤乘风!

    方炎就像是一个喝多了的醉鬼,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在人群中间摇摆不定跌跌撞撞。每一次用肩膀膝盖和人撞击,那个被撞的人就会横飞出去,身上的骨头咔啪咔啪作响。

    铁布衫!

    身似铁骨,触之必伤。

    真武会馆的几张王牌实力确实不错,有几个出拳带有风雷之声,已经有登堂入室的迹象。

    最有威胁性的还是葛雷和真武会馆的馆长汪东旭,他们俩人踩在外江湖和内江湖的中间线上面。他们是外江湖的顶尖人物,但是又对内江湖不得其门而入。或者说明明知道修炼办法,却仍然难以进入内江湖那个更加高深更加玄妙的世界。

    就像是之前方炎的徒弟张琛,连续数届的花城散打冠军,已经是外江湖很顶尖的高手。但是在遇到方炎的时候,却没有丝毫地反击之力。

    这就是懂劲和用气的区别!

    可是,这所有人加在一起没办法阻挡方炎的步伐。

    甚至都难以伤害到他的毛衣服。

    无论他们如何的努力,但那差距实在太远太远太大太大----他们还没有触碰到方炎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就遭遇重击飞了出去。

    就想是小鸡和苍鹰,就像是家猫和野豹,就像是火#枪和大炮,更像是鸡蛋和石头----

    一只鸡蛋磕不碰石头,一筐鸡蛋就可以了吗?一车鸡蛋就可以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

    啪----

    啪-----

    啪-----

    葛雷确实很有几把刷子,每一拳出来,都会带有响亮的击打声音。那是他的拳头和空气搅动出来的声音。

    拳不伤人,但是拳头轰出去的劲气却吹得人脸火辣辣的生痛。

    当然,是将上心的脸火辣辣的疼痛。

    虽然方炎把她换在怀里,但是和敌人正面对敌的时候,那些拳啊掌啊脚啊肘子啊什么的第一个攻击的对象肯定就是她了。

    看起来她就像是方炎挡在前面的防护人偶。

    方炎疾走三步,身体转到了葛雷的左侧,一记乌龙摆尾就把他给踢飞了出去。

    葛雷的身体连连后退,被身后的汪东旭给搀扶了一把才艰难地站住了身体。

    “葛老,你没事吧?”汪东旭关心地问道。

    葛雷看到汪东旭嘴角流血,知道他是受了内伤,红着眼眶说道:“东旭,这小子棘手,就让他走了吧----别让孩子们上去吃亏了。”

    汪东旭眼神凶恶地盯着方炎,难以做出最终的决断。

    如果他就任由方炎这么走了,他们真武会馆这个脸面就丢大了。今日事了,他们真武会馆可以彻底地从地下黑拳市场除名。一个人都踩不下,还有什么脸面站在擂台上面和人打拳?

    可是,他们携全馆之力来围攻方炎,甚至还有一些主动上来助拳的江湖好友。譬如正义拳馆的郑师父,大成拳的李师父----当然,他们现在正倒在地上唉嚎惨叫着呢。这样的力量都没能把那小子拿下,让他受那么一拳两脚的,这场仗还有必要打下去吗?

    就是再坚持下去,除了让更多的会馆子弟受伤之外,自己和葛雷恐怕也落不得好。从他对付陈大锤的手段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小子是下得了狠手的。如果他们当真把他给激怒了-----

    汪东旭犹豫片刻,故作为难地说道:“既然葛老了话,我们这些小辈也只能从命-----”

    汪东旭摆了摆手,喊道:“都退下吧。”

    “呼-----”

    有人轻轻松了一口气。

    因为无数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于是这轻轻的一口气聚集起来就显得格外的刺耳-----

    那些真武子弟早就进退两难。进吧,攻不下。退吧,丢面子。现在有馆长亲自开口说话,他们自然就觉得身心愉悦。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好意思。

    葛雷和汪东旭也非常的尴尬,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了那些小子一眼,喝道:“丢人现眼。”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人,那些围观群众早就躲地远远的说方炎这小子不是人,站在人群中间的方炎潇洒不凡,犹如一个不出世的顶级剑客。

    他赢了!

    赢得轻轻松松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虽然方炎根本就没有认认真真地和谁打过一场,他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抱着一个千娇百媚地小女人在围拢他的人群中间左右穿梭。

    但是,他每一拳出去都会有人飞出去,每一脚出去也会有人倒在地上。

    蝴蝶戏花,逍遥自在。

    也就是说,在场这么多人根本就没有人值得他认认真真地打一场。

    他甚至连太极之心都没有施展开来。

    虽然难以开口,但是有些话却不得不说。

    汪东旭清了清嗓子,眼神没有焦点地看着方炎,说道:“技不如人,算我们倒霉。你走吧。”

    方炎笑,指了指被他们拖到不远处仍然昏睡不醒的陈大锤,说道:“如果你当真倒霉的话,早就已经和他一样了。”

    “-------”

    汪东旭心里那个憋气啊。道理讲不过他,打架赢不了他,如果再次遇到这样的对手-----那就躲远一些吧。

    方炎也不想再和人多话,在无数人的眼神注视下,按下了电梯按钮,等到电梯门开了的时候,他抱着将上心走进了电梯。

    铛----

    当电梯门再次合上的时候,整个地下黑拳市场所有人都同时松了口气。

    这是一种让人面红耳赤的感受,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威压,所以大家都想要刻意的忽略。

    于是,打拳的继续打拳,喝酒的继续喝酒。**的继续**,骂娘的继续骂娘。

    汪东旭扶着葛雷,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葛雷叹了口气,说道:“拳怕少年郎,这次咱们认栽----让孩子们起来,把大锤送进医院。”

    “我来安排。”汪东旭说道。

    电梯里面,方炎感觉的到将上心的呼吸越来越重,出声问道:“你没事了吧?”

    “我想去洗手间-----”将上心的声音如蚊子嗡嗡,在方炎的耳朵边小声说道。

    连续喝了好几杯扎啤,早就成了身体的重担。刚才和人冲突打架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战事结束她就觉得难以承受了。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我送你过去。”

    电梯在酒吧侧厅停下,门口的两个黑衣大汉看到方炎和将上心出来,再一次朝着两人微笑鞠躬。

    方炎对着他们点了点头,问明了洗手间的位置后,就抱着将上心走了过去。

    方炎把将上心放在女厕所的门口,说道:“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将上心说道。她摆了摆手,身体摇摇晃晃地朝着洗手间走了进去。

    方炎有心想要转身离开,任由这个女人自生自灭。但是又有些放心不下。

    他刚才在地下黑拳市场伤了那么多人,天知道会不会有一些性格极端的家伙追过来做出什么报复性的事件。如果他们当真把将上心给怎么着,他的心里也不会觉得好受。

    “把她送走,我就回去。”方炎在心里想道。

    酒吧的卫生间装饰的非常豪华,方炎正对着洗手间外面的铜镜梳理头时,女厕里突然间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音。

    “啊------”

    方炎大惊,急忙推门闯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