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冰龙!

    第537章、冰龙!

    不管是叶温柔还是陆朝歌,又或者是同在燕京的秦倚天------都是百万人众中难挑出来一个的当代奇女子。{顶}点{小}说 3w.无论她们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谁,那个男人都将是全天下最被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当方炎的身边同时聚集起来这几个女人时,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至少,方英雄和方好汉就觉得这种事情处理起来非常的麻烦。你想想,要是让陆朝歌叶温柔秦倚天三个女人同时喜欢上他们俩中的一个-----这种想法多可怕啊?

    “我也帮不了。”方英雄摇头叹息。“不是咱们兄弟不愿意给小师叔分忧,这种事情-----关键还是要看他自己的决心。他喜欢的,我们喜欢。他们不喜欢的-----”

    “我们也不能喜欢。”方好汉说道。“因为她们也不会喜欢我们。”

    “那可说不定。”方英雄一直对自己的魅力非常自信。“现在的女人都喜欢暧男,你看看我-----我暧不暧?”

    “女人喜欢的是暧男,又不喜欢抱着一个火炉----你就是一个大火炉。会把人家活活烤死。”

    “方好汉,你是不是想打架?”

    “不想。”方好汉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方英雄非常地生气,把自己脱地光溜溜地冲进了沐浴间,抚摸着自己圆滚滚地肚皮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道:“这怎么不是暧男了?这怎么不是暧男了?谁家姑娘抱着这么一大堆肉不觉得温暖?”

    方英雄和方好汉洗澡下楼,方炎和陆朝歌已经在客厅等着他们一起吃饭。

    方炎又特意出去把秦鹰给喊了进来,秦鹰守规矩不愿意进屋,方炎笑着说不进来以后就不要再偷学他的功夫了。秦鹰大急,他跟着方炎学习了一段时间,发现方炎的一些路子非常的有效。不重拳脚,却重用力的深浅巧妙。但是,两人过手的时候,他面对方炎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总有一种被压着打的憋屈感。

    他知道方炎玩得比他玩得更加高级,正贪婪地吸收着这些知识。如果方炎当真翻脸不让他早晨跟着一起练功,他还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老师啊?

    “不就是吃顿饭吗?”秦鹰脸红脖子粗地说道:“就是吃碗屎我也认了。”

    “-------”

    看到秦鹰慷慨赴义的模样,方炎想着明天早晨起床让方英雄找他好好‘谈谈’。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到英雄好汉,看看这两个小子的功夫有没有长进,在燕子坞的时候是不是在偷懒。

    方炎开了一瓶茅台,给几人面前的杯子倒满,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看着在座众人说道:“有一段时间没有喝酒了,一是没有值得喝酒的事情,二是没有想要喝酒的心情。今天是给英雄好汉洗尘,也是对秦鹰这几年的辛苦表示感谢-----我敬你们一杯。”

    方炎说完,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秦鹰说完,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干掉。

    方英雄和方好汉举起酒杯,说道:“这杯酒我们敬给小师叔----没有什么理由,谁让你是我们的小师叔呢?”

    两人说完,也把杯子里的酒给喝掉。

    方炎又给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酒,看着陆朝歌说道:“这一杯酒我敬朝歌。有你真好。”

    方炎没有说谢谢,因为谢谢太轻浮又太生疏。

    别人送你一斤苹果你要说谢谢送你一箱牛奶你要说谢谢和你说一句吉利话你要说谢谢听人指路也要说谢谢-----

    ‘谢谢’两个字,怎么能够表达出方炎对陆朝歌的情意和感激呢?

    有你真好,这四个字就非常的有份量。

    在这个世界上,谁离不开谁?谁又不能没有谁?

    一个人的人生历程要经历无数的人,大多数人擦肩而过,唯有那么一两个人会让你感谢上帝,感谢命运让你们相遇-----那是你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陆朝歌看着方炎说道,举起酒杯和方炎碰了碰,也把一杯白酒喝干。他要说的话,她都懂。他没有说的话,她也懂。

    方炎连干了两杯,这才放下酒杯,笑着说道:“大家尝尝我们陆校长的手艺。”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秦鹰笑呵呵地说道:“我可要好好尝尝。今天得多吃几碗饭。”

    方英雄方好汉更是对陆朝歌的厨艺赞不绝口,那些谄媚之词让方炎有种想要把他们杀人灭口的冲动。

    五个人喝了三瓶茅台,秦鹰喝完就出去巡视了,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

    陆朝歌醉意微薰,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就提前上楼休息。

    方英雄方好汉来了,方炎自然不需要再亲自洗碗收拾。

    方好汉去洗碗,方英雄殷勤地跑去泡了好茶,三人坐在有露台的院子里面喝茶聊天。

    方英雄方好汉说燕子坞的趣事,说老太爷每天都带秦倚天送来的那只金刚鹰在村子里面转圈,甚至开始玩起了驯鹰。那只金刚鹰性子刚烈,但是却和老太爷非常契合。两人已经建立了初步的沟通要诀。说叶温柔现在闭门不出,他们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据说即将再次突破。如果再次突破的话,可能又会把小师叔甩在身后-----

    但是,他们偏偏没有提到方家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就是方炎的母亲陆婉,另外一个就是老酒鬼。

    “老酒鬼呢?他还没有音信传回来?”方炎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一些,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过于僵硬。

    “没有。”方英雄方好汉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师父自从去了极寒之地,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没有任何音信传回来。朱子丹三个月前从漠北回来,说他还特别去极寒之地找了一次----也没有发现师父的踪迹。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极寒之地根本就不适合人类生存。”

    方炎地心更加沉重,沉默良久,低声说道:“老酒鬼离开的时候和爷爷说过,要么全盛还乡,要么雪国天葬----这都是我们方家欠他的。”

    “小师叔,世上当真有那种东西吗?冰龙原本就是传说,取冰龙经胳来弥补身体经胳的缺陷----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医痴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是好人,咱们备厚礼好好地上门求医,他治不好也就算了,怎么还能用这种天书奇潭一样的东西来害人?他自己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凭什么让师父去给他找----找到了还要给他留一根筋半斤血-----全天下的便宜都被他占干净了。世界上的医生就没有几个是好人。”

    方炎脸色阴沉,说道:“既然医痴敢开出这个方子,证明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这种东西----我在《奇医录》当中也看到过有关冰龙的介绍,其形如龙,皮角如冰。书里面说冰龙的血极热,见空气甚至有可能燃烧至沸腾。热血可治百病,冷血可益寿延年。但是里面却没有写过冰龙的经脉可以补全残缺的经脉。更重要的是-----”

    更重要的是,冰龙世所罕见,有缘者得之。极寒之地人烟不生,植物不长。除了那些耐寒耐冻的动物,几乎没有任何生命。

    在那里就连生存都非常的不容易,更何况是在茫茫雪海里面寻找一条可以和冰雪融合为一体的冰龙?

    老酒鬼不是巅峰时期的老酒鬼,空有招式却没有劲气支撑,这个时候的老酒鬼甚至都不是方炎的对手。他一人一枪就去了那种地方,不说寻找冰龙,就是能否活着回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可是,没有人反对老酒鬼的选择,没有人阻拦老酒鬼的步伐。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老酒鬼既然说要去,那就一定会去。谁也劝不住,谁也拦不下。除非他死了。

    老酒鬼姓莫,但却是方家的一份子。

    方虎威双腿残疾,方意行惨死燕子坞路口,三个姑夫虽然颇有才华,但却难以承担重任。除了一个年纪尚幼的方炎,方家竟然无顶梁之人----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能够站出来。

    站出来擦拭方家门楣,站出来扛起方家重负,站起来替方家的老幼病残挡风遮雨以及那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袭来的杀机-----

    站出来,和方炎并肩站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方炎太艰难,也太辛苦了。

    所以,老酒鬼选择了相信医痴的话,抓住了那虚无飘渺近乎神话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方炎知道,老酒鬼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可是,这样的话他怎么能说的出口?

    他和老酒鬼名为师兄弟,但是形如父子知已。他的太极入门奠基是老酒鬼教的,他的方氏梅花步是老酒鬼教的,他的太极拳太极掌太极指太极十三式都是老酒鬼教的,很多人都说他是太极一脉的天纵奇才,能够在那样的年纪悟得太极之心,可是谁又知道,老酒鬼又给了他多少点悟?

    名师出高徒,没有名师,又怎么可能会有他这高徒?

    方意行战死,方炎愧疚之极。因为那么多年来,他们父子关系其实并不融洽,甚至还有些淡漠。

    但是,方炎和老酒鬼却无话不谈喝酒练功点评天下英雄,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才更像是父子-----

    方炎失去了父亲方意行,难道又要失去另外一个在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男人老酒鬼?

    这样的命运何其惨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