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武痴侯振栋!

    第526章、武痴侯振栋!

    “自然是和姑娘你了。”看到凤凰生气,男人一点儿也不在意,仍然大言不惭地说道。“能够入侯某眼界的,这珠江两岸也只有姑娘一人而已——姑娘可愿赏个薄面,咱们乘舟西下踏水而行看尽两岸风月?”

    “姑奶奶没兴趣陪你看风月。”凤凰脸色不善地说道。被人当众调戏,这还是头一遭遇到。以前都是她调戏别人,譬如方炎。

    “姑娘太不给侯某面子了。”小舟上的怪人笑呵呵地说道:“姑娘要不和你对面那个小白脸商量商量?说不定他会同意侯某的要求——”

    “让你妈去陪你。”凤凰破口大骂。说话的同时,已经把手里的茶杯丢了出去。

    嗖——

    茶杯跳窗而出,划破空气,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那个男人的面门砸去。

    疾若流星,转瞬即至。

    啪!

    男人单手一抓,那只茶杯就到了他的手掌里。

    他把杯子里残留的半杯茶水一口喝掉,很是贪婪地亲了亲杯沿,大声称赞着说道:“好茶,好香的茶。好杯,好香的茶杯。”

    “你这个流氓——”凤凰抓起茶壶又要朝着那个男人丢过去。

    》一~本》读》小说   “茶已饮尽,茶杯奉还。”男人的手指头一弹,茶杯就以更快的速度疾飞回去。

    啪!

    凤凰一巴掌抽过去,那只茶杯还没有飞到面前就被她用劲气拍飞出去。

    扑通!

    茶杯失去劲道,跌落进了眼前的珠江江水里面。

    别人用过的东西她才不会碰呢,而且那个男人还亲吻了杯沿,更是让她觉得无比的恶心。

    男人大笑,说道:“姑娘情绪如此暴躁,怕是内火上升,阴阳不调。我有一方,可以治疗。姑娘可愿一试?”

    这一次不仅仅是凤凰脸色难堪,就是方炎也气愤之极。

    他随手就把手里的茶杯丢了过去,茶杯盛装着满杯的茶水疯快地旋转着,就像是一个陀螺似地朝着那个男人的面门疾飞而去。

    “男人的茶杯我可没有兴趣。”男人说话的时候,伸手想要把方炎丢过来的茶杯拍飞出去。

    啪!

    当他手掌拍出去的劲气和旋转着的茶杯乍一接触,茶杯竟然一下子就爆裂开来。

    茶杯的碎片四分五裂,朝着男人的身体笼罩而来。

    茶杯里面的茶水四处飞溅,溅了男人一脸一身。

    男人站在那儿愣了半天,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回旋爆——一旋一世界,外劲难融,外物难入。触之即打破平衡,爆体而亡。没想到今天在这珠江岸边见到了会使回旋爆的高手。”男人大声嚷嚷着说道。他对着茶楼里面的方炎喊道:“兄弟,怎么个称呼?”

    刚才叫方炎‘小白脸’,现在转眼间就以兄弟相称了。这人的节操——还真是渺小地可以忽略不记。

    “方炎。”方炎沉声答道:“不要叫我兄弟。”

    他可不愿意轻易和别人做兄弟。

    “方炎?可是燕子坞方氏太极的方炎小兄弟?”

    方炎眼神一凛,说道:“是我。”

    “难怪。”男人称赞着说道:“都说方氏太极后继有人,是太极一脉的后起之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你是谁?”方炎大声问道。

    方炎对这个人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但是对方却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身份。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也让他心里有一种被人觊觎的不安全感。

    “侯振栋。”男人大声回答着说道:“见过的朋友都叫我武痴。”

    武痴?

    方炎一愣,这个面相普通言行猥琐的中年大叔就是华夏七痴之一的武痴?

    方炎有种信仰轰然倒塌的感觉。

    能够让他的太极之心产生强烈共鸣并且导致他外衣自爆让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乐痴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为什么和乐痴齐名的武痴却是这样一幅——电车痴汉的悲惨模样?

    这样的人是怎么人选成为华夏七痴之一的?选举组委会有人收了他的红包厚礼不成?

    “武痴?”凤凰也属于江湖儿女,或许不知道侯振栋这个名字,但是武痴这个外号威风赫赫,不知道的人在极少数。“华夏七痴的武痴?他怎么在花城?他怎么——是这幅德性?”

    果然,凤凰和方炎的感觉是相同的。这样的人怎么能够称之为武痴呢?难道七痴筹备组里面就没有一个外貌协会成员吗?

    在他们的心中,武痴应该青衫玉面,长发披肩,不苟言笑,举手投足间都有仙人风范。不鸣则已,一动山摇地动。

    方炎现在也有种山摇地动的感觉,但是却是被武痴的形象和他刚才戏谑女孩子的行为给惊的。

    “可能是假冒的。”方炎小声说道。

    方炎声音极轻,没想到却被武痴给听在了耳朵里。

    侯振栋大声喊道:“无知小儿,武痴之名,谁敢假冒?难道不怕我和他战个天昏地暗不死不休吗?”

    “武痴前辈说的极是。”方炎大声喊道:“今日得见前辈,十万分有幸——来日有机会的话,再请前辈闲叙喝茶——”

    方炎一把拉住凤凰的手臂,压低嗓音说道:“快走。”

    说完,两人就准备赶紧溜出茶楼。

    “小子莫走。”武痴大声喝道:“相请不如偶遇。既然相聚珠江边上,怎么能不好好地打上一场?你快留下,我们好好切磋——”

    “前辈,今天真是不凑巧,我老婆正在医院生孩子——”

    方炎说话的时候,已经离开椅子朝着楼梯跑过去。

    “方炎小儿莫走——”武痴愤怒之极,大声喊叫着方炎的名字,想要让他留下来。

    方炎哪敢留下?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武痴之所以成名,主要因为其对武痴迷。

    据说武痴年少成才,然后便开始四处游走遍地挑战。只要是被他看中的对手,便会想方设法地让你和他打一场。为了激发对手的斗志,甚至会使用一些非常不光彩的手段。

    譬如刚才他挑逗凤凰,定然是认为凤凰是方炎的女朋友,直接把目标放在凤凰身上,他看中的对手方炎自然会冲冠一怒为红颜,跳出来和他大战三百回合。而且,满满意地怒气值,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没想到的是,方炎还没有出手,凤凰就已经率先忍不住朝他扔杯了。

    武痴一生好战,战者必胜。所挑战者千余人,只输了一次。也就是输给了巅峰时期的老酒鬼莫轻敌。

    就连他的授业恩师也在他出外游走十年之后给击败,从此隐居不现人世。有人说已经被徒弟气死,有人说是正在苦研新的招式想要重新战胜自己的徒弟。只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成功。

    传说者众,却不知道哪一个是真实的状况。

    方炎没想到的是,他只是来这江边喝一杯茶,和一个猥琐大叔对了一眼,然后就遇到了传说中华夏七痴之一的武痴?

    只要是被武痴看中的对手,就没有能够避开他的纠缠。他会一直跟随在你的身后,阴魂不散的做出各种挑衅行为。

    现在,方炎遭遇的就是这么一号人物。

    方炎刚刚跑到楼梯口,身后就传来呼呼的破空声音。

    方炎头也不回,一掌拍出。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那块木板就已经被方炎给轰得粉碎。

    那武痴竟然将木制船舷给踢出去一块,当作武器阻拦方炎离开。

    于此同时,他又踢了两块船舷落水,身体一跃,人便朝着木板踩了过去。

    啪啪啪——

    脚尖朝着浮在江面上的木板一点,人便渡江而来,朝着茶馆二楼飞跃而上。

    他的动作又急又快,身形如蜻蜓点水。

    在方炎一掌拍散了木板的同时,他已经冲到了方炎刚才所坐的位置,眼神戏谑地看着方炎,说道:“方炎小友,当真那么急着要走吗?”

    方炎和凤凰只得停步,方炎转身看着武痴,说道:“侯前辈,你这么匆忙上楼,不知所为何事?”

    “和我打一场。”武痴说道。“我要你和我打一场。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应该知道我只有这一件事情。”

    “没问题。”方炎爽快地答应了。

    “当真?”武痴大喜。“何时何地?”

    “十年后的水无沙茶楼,我们不见不散。”方炎豪气干云的说道。君子一诺值千金,这么严肃认真的事情我可能欺骗你呢?

    “水无沙在哪里?”武痴问道。

    “——”方炎震惊地看着武痴。难道这个时候他的关注点不应该是为什么比武时间是十年之后吗?

    武痴总算是想到了这一茬,怒声说道:“无知小儿,你又枉我——为什么是十年之后再进行比试?”

    “我现在打不过你。”方炎无比诚肯地说道。“你是大名鼎鼎的华夏七痴,我觉得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武痴咧嘴大笑,说道:“区区贱名,不足挂齿。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人的名树的影,武痴前辈名满华夏,败在你手下的强者悍将不计其数。方炎后学未进,怎么可能是武痴先生的对手?我不仅仅不是你的对手,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你交手——”方炎一脸崇敬地看着武痴,就跟马屁不要钱似的一打打地丢过去。

    “但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打败武痴的武者不是好武者。武痴先生,虽然你很厉害,虽然我很尊重你仰慕你,但是十年之后——此时此地,我方炎必将再次向你发起挑战。”

    说完这番话后,方炎愤然转身。一幅慷慨激昂他日必报此仇的励志模样。

    (ps:今天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爱你我就骚扰你》第八章七夕荷花屋,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liuxiahui28查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