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她要喝水!

    第520章、她要喝水!

    方炎下楼的时候,秦鹰他们已经消失不见。就像他们从来都没有进屋一般。

    这些人都是专业的保镖,他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消失,知道自己应该隐藏在什么样的地方。

    方炎取了客厅里没有用完的金蛹养肌粉,然后再次回到陆朝歌的房间。

    陆朝歌仍然躺在床上没有动弹,在方炎离开的时候,她也很想爬起来去穿一件睡袍,甚至找一条内衣把胸口的嫩肉给束缚着都行。

    可是,因为那两次跟头摔得实在是太重了,她的身体陷在软绵绵的床上之后就没办法动弹了。

    于是,等到方炎下楼之后重新上楼,她依然只能用被子把自己的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的。

    方炎坐在床头,把盖在陆朝歌小腿上的被子掀开一角,说道:“我帮你擦点药。可千万不能让它结疤了,这么漂亮的大长腿要是留一道疤痕,夏天就没办法穿短裙了——”

    因为陆朝歌时常穿职业装,短裙就是标准配置。当她穿上银色白色黑色咖啡色或者格子条纹的短裙时,那种成熟妇性的风韵就能够淋漓尽职地展示出来。方炎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虽然觉得这个人性格很高傲,但是知道她人一定坏不《一》《本》《读》小说 ybdu..到哪儿去——上帝怎么舍得让坏人长成这样呢?

    听到方炎夸奖自己的腿长的漂亮,陆朝歌心里甜滋滋的。

    想到自己现在完全.着身体,只要他把被子向上掀那么一点点,女人最.的部位就会暴露在方炎的面前,陆朝歌的大腿就忍不住的夹#紧,脸蛋红通通的,眼睛都能够滴出水来。

    她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方炎当真做出那种事情的话,自己是愤怒地把他推开,还是先抽他一个耳光再愤怒地把他推开?

    如果自己那么做的话,他会不会觉得很没有面子?以后他们的关系会不会陷入僵局?方炎刚刚开了一个口子的心灵会不会再次闭合?

    可是,如果不那么做的话——他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怎么办?难道自己当真要——给他?

    在陆朝歌胡思乱想的时候,方炎已经用棉花签蘸着消毒水把伤口破皮的地方进行消炎。

    “嘶——”

    陆朝歌疼得身体直哆嗦,身体也忍不住地想要卷缩在一起。

    女人就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当男朋友在身边的时候,她们连一个矿泉水瓶的瓶盖都没办法拧开。但是当她们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时袖子一挽就能够把桶装水丢到饮水机上面。

    当时在船上的时候,那个主神用刀子刺穿陆朝歌的手掌,她也不躲不避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

    现在方炎只是用消毒水帮她的伤口消个毒,她就觉得痛得受不了了,很想张嘴喊叫出来——

    “忍一忍就好了。”方炎一边帮陆朝歌消毒,一边柔和地劝慰着说道:“以前觉得你很会照顾人,结果你看看现在,把自己照顾成这个样子——一只手不能动了,两只腿也不能动了。明天不要下床了,我做好早餐给你送进来。中午想吃什么,我下班回来顺便去超市买点菜——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碰水,千万不能让伤口发炎。”

    “我没事。”陆朝歌说道:“就是刚才地板打滑,所以才不小心摔倒——”

    消毒结束,方炎挑着药膏轻轻地涂抹在陆朝歌的膝盖上面,笑着问道:“如果不是我发现情况不对自己闯进来的话,你打算就这么在地上趴一晚上?”

    陆朝歌恨不得用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给蒙上或者把方炎的脑袋给蒙住,小声说道:“我躺一会儿就能自己爬起来了——”

    “要是爬不起来呢?”

    “——”

    方炎其实是在没话找话。

    他很紧张,他真的有些紧张。

    这比一手操纵了青云的‘减负’计划还要让他担心,这比和那两个东洋忍者战斗还要让他费神。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挥。

    他承认自己是一个意志力非常坚强的男人,但是,陆朝歌也是一个风情万种诱人心魄的女神啊。

    哪个男人不想和女神发生一点儿超友谊关系?

    哪个男人不想在漂亮的女人身上打上属于自己的标记?

    方炎也有这样的想法。而且方炎还有这样的机会。

    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浮现自己闯进来时那香艳的画面,陆朝歌比冰雪还要洁白的皮肤比魔鬼还要性感的身体就那么没羞没躁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那每一寸都让人惊喜不已的肌肤,那每一个部位都没有瑕疵的躯体——

    挥之不去!

    也不舍挥去!

    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他只需要把陆朝歌身上的被子往上掀开一点再往上掀开一点再往上掀开一点点——然后就可以掀开到陆朝歌的脖子上面去了。

    如果他说要帮陆朝歌检查一下身体其它的部位有没有摔伤,她应该不会反对吧?毕竟,自己也是出于真心好意。

    躺在床上的陆朝歌是一堆干柴,正在细心地帮陆朝歌涂抹药膏的方炎就是一把烈火。

    方炎只需要把自己的身体靠近,只需要做出一点细微的反应,他就可以让那堆干柴熊熊燃烧起来。

    给女人带来光明,带来温暖。这不正是火焰的使命吗?

    但是,方炎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下不了手让她喊叫——

    “好热啊。”方炎用睡袍衣袖擦拭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笑着说道:“屋子里的暧气是不是开的太大了?”

    “我没有开暧气。”陆朝歌说道。她也很热。不仅仅是身体的燥热,而且还要在燥热的身体上面盖一张保暖效果极好的褥子——

    “没有吗?”方炎愣了一下,说道:“可能是天气越来越热了吧。花城的秋天就是这样——和北方的夏天一样。”

    陆朝歌‘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方炎便也不再说话,只是专心地帮陆朝歌涂抹药膏。

    每一次将清凉的药膏抹上去,陆朝歌的身体都会微微颤抖一次。

    有时候是方炎的手指头不小心触碰到陆朝歌的身体,陆朝歌的身体就抖动的更加激烈。

    情到极致,看一眼都能够高#潮。

    方炎把陆朝歌磕破了皮的两个膝盖全部涂满,然后用纱布把它细细地包裹起来。

    “好了。”方炎笑着说道。手头上的工作做完了,心头竟然还有一些淡淡的遗憾。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这么光明正大的来看陆朝歌的大腿了,也没有办法用手指头轻轻地触摸了。

    总不能让人每天摔倒一次吧?虽然方炎确实有这样的实力。

    但是,以陆朝歌的体质,如果摔倒得次数多了,怕是被摔成了残疾吧?

    “嗯——”陆朝歌又‘嗯’了一声,这一声就像是从嗓子眼里面发出来的呻吟。

    方炎看着躺在那儿动也不动的陆朝歌,轻声问道:“还有其它的地方吗?”

    担心陆朝歌误会,方炎赶紧解释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还有没有其它的地方不舒服?”

    “我很好——”陆朝歌说道。

    方炎的心里有些遗憾,怎么就很好了呢?

    于是,方炎把床上的药膏、纱布、剪刀等物品收进医药箱里,提着箱子从床头起身,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我也回去睡觉了。”

    “嗯。”陆朝歌声音低沉地回答着说道。

    方炎笑笑,提着医药箱准备离开。

    他伸手握着门把,正准备开门离开时,陆朝歌突然间出声唤道:“方炎——”

    方炎的身体一震,声音温柔地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喝水——”陆朝歌说道。

    “——”

    方炎又退了回来,跑去倒了一杯温开水喂给陆朝歌喝了。

    陆朝歌喝水的时候,看向方炎的眼神非常的诡异。

    方炎不明所以,心想,难道她看穿了自己的猥琐心思?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方炎仍然在思考陆朝歌眼神的深意。

    一道灵光从他的脑海里面闪过,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她要喝的是口水——”——

    秦倚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在飞雪漫天的燕京城,她陪着方炎一圈又一圈地走着。

    他们走过红墙白瓦,走过大街小巷,走过巍峨壮观的玄武门,走过破落厚重的钟楼——

    他们并不说话,偶尔的眼神对视,都会让人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就像是跺一跺脚,人就会像是仙女一样飞到空中一般。

    在一面红墙外面,方炎停下了脚步。

    因为有一株红色的梅花探出墙外,就像在好奇的打量这个世界。

    方炎轻轻一跃,就把那株梅花给摘在了手里。

    他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然后在秦倚天羞涩欣喜的注视下将那株梅花插在她的发梢间——

    秦倚天开心地笑着,声音像是银铃一般的传了好远好远。

    她伸手去抚摸那株梅花,却抓到了一把粘稠的东西。

    她把手掌摊开来看,手上竟然是大捧鲜红的血液——

    秦倚天吓坏了,想要把那株梅花从花梢间丢掉,但是那梅枝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大块大块粘稠的血液顺着头发脸颊流敞下来——

    秦倚天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思考着刚才那个古怪又恐怖的故事。

    为什么那株梅花变成了大块大块鲜红的血液?

    这中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寓意?

    秦倚天百思难解,索性掀开被子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皎洁月光。

    嘟——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秦倚天取过手机看了一眼,收到了一条信息。

    她阅读完信息的内容之后,回道:下不为例。

    把手机关机,秦倚天双手抱胸站在窗前。心想,花城,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ps:一到冬天,海南就成了旅游旺季。到这边的亲人朋友也会格外的多一些。老柳是东道主,总是要尽心招待才行。努力做到每天更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