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匪徒去哪儿了?

    第519章、匪徒去哪儿了?

    陆朝歌确实没有动。因为她根本就动不了。

    陆朝歌平时极其注重养生,有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晚上的陆朝歌心思不宁,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件发生。

    特别是方炎直到凌晨仍然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打过来电话通知一声,这格外的让陆朝歌心里担忧。

    她清楚花城此时的凶险,她也知道将军令镇守花城,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

    有心想要打通电话询问一声,又觉得这有可能会打扰方炎的工作。

    于是,吃过晚饭后便躺在卧室的沙发上面看书。

    一本小说才看了一半,才发现时间已经凌晨。她把小说合上,放了一池子水准备泡上一会儿,缓解一下身体的疲劳。或许泡浴之后,自己心烦气躁的现象就会消失了吧?

    因为陆朝歌的右手曾经被人刺穿,现在正处于恢复阶段。用方炎的话说,右手是万万不能沾水的。

    所以,泡澡对陆朝歌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她需要用塑料袋子把那只受伤的手给包裹起来,然后在躺进浴缸之后把那只手臂给搁在浴缸缸沿上面。

    泡澡泡到一半的时候,听到院=一=本~读=小说=子里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她知道是方炎回来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她听到方炎上楼,听到方炎从她的卧室门口经过——她知道方炎不会敲门进来,所以也没有任何的期待。

    当她从浴缸里爬起来,准备擦拭干净身体上床睡觉时,脚板打滑,一头栽倒在地上。

    痛!

    膝盖痛,手臂痛,全身都痛。

    要不是她的性格坚毅,怕是眼泪珠子都要被磕出来了。

    陆朝歌躺在地上好一会儿,直到感觉身体的痛感消失了一些,手脚有了活动的力气之后,这才准备从冰冷的地面爬起来。

    她的一只手没办法用力,另外一只胳膊因为受伤也没有太多的力气。上半身刚刚撑起来,手掌一滑,身体再一次摔倒在地上——

    这一次仅仅是胸口着地。

    可是更痛!

    痛得锥心!

    虽然有胸前的两团软#肉垫着,可是,软#肉也是肉啊,软#肉也会痛啊——

    她觉得那两团肥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有种强烈的割下来送人的冲动。

    这一次,陆朝歌的眼泪珠子是真的摔出来了。

    她从来都没想过,胸口被这么撞击一下竟然会把人痛成这个样子。当时被那个人妖用匕首刺穿手掌掌心也没有这么的让人难以承受吧?

    陆朝歌流了几滴眼泪后,就开始思索下一步的动作了。

    总这么趴在地上是不行的,不仅仅会加重她的伤势,而且地板冰凉,很有可能让她生病。

    她自己全身疼痛,一只手不能用,另外一只手——也不能用。

    就连胸口都不能再用了,不然的话也能够把她的身体给顶起来——

    现在怎么办?

    求救?

    保姆住在一楼,她如果喊人的话,可能会惊动整个院子里面的人。包括住在隔壁房间里面的方炎。

    可是,以她现在的状况,又没有办法爬起来去拨打电话——能够拨打电话,又不需要找人帮忙了。

    找方炎帮忙?

    那就更不行了。

    自己刚刚才从浴缸里出来,除了头上戴着的浴帽和手上绑着的塑料袋子,她的身上可以说是不着片缕。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够让方炎进来帮忙?怕是到时候越帮越忙吧?

    陆朝歌左右为难时,方炎竟然像是有所感知似的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门口。

    当方炎问她有没有睡觉的时候,她的整个身体都紧紧地绷了起来,脸上也火辣辣的,好像自己正赤身.的站在方炎的面前被他窥探着一般。

    她担心方炎知道自己有事之后突然间闯进来,于是便急忙说自己没事,并且让方炎赶紧回去睡觉不用管她——

    却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越是引起了方炎的怀疑。

    自从上一次陆朝歌被江龙潭设计绑架之后,所有人都将她的安全提升到了最高等级。特别是方炎,更是不允许陆朝歌遭遇哪怕一丝一毫的危险——

    在他对陆朝歌的话产生误解之后,自然要想方设法的过来探个究竟,最好能够攻击匪徒一个措手不及——

    确实是措手不及。

    不过措手不及的是陆朝歌和方炎本人。

    陆朝歌的嘴巴张大,脑袋微微仰起,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而方炎更是震惊,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匪徒呢?

    尼玛的匪徒呢?躲到哪里去了?

    方炎都想爬到床底下查一查,看看匪徒是不是藏起来了——

    于是,在方炎刚刚进来的那一秒钟,陆朝歌和方炎就保持着这么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

    陆朝歌.着身体趴在地板上面,光洁如玉的身体上面沾满着水滴,那翘挺肥美的臀部,那凹凸有致的曲线——

    方炎只能不停地吞咽口水。一口又一口,都不清楚自己怎么突然间那么口渴起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还是陆朝歌。

    陆朝歌索性把脸也贴在地板上面,眼睛都不敢和方炎的眼神对视,急声说道:“我没事,你快出去——”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你确实没事——那我先出去了。”

    说完,方炎转身朝着阳台走过去。他刚才是从这边跳过来的,所以习惯性的又要从这边跳回去——

    看到方炎当真转身就走,陆朝歌的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他真的就这么走了?

    他要是这么走了的话——自己难道要在地上趴一晚上吗?

    方炎总算想到了这个问题。

    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方炎已经跳到了陆朝歌卧室的阳台,正准备朝着自己那边跳过去呢。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问题,方炎又从阳台上面跳了下来。

    他一阵风似的冲回了陆朝歌的房间,也不和陆朝歌打一声招呼,就弯腰伸手把陆朝歌从地板上打捞了起来。

    她把陆朝歌的身体丢大床上面,扯了床被子把她的身体盖住,这才觉得自己稍微轻松了一些。

    他还是喜欢穿着衣服的陆朝歌!

    方炎这才有勇气看着陆朝歌,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陆朝歌很想把脑袋埋在被子里面,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丢脸了。虽然她当时是趴在地上,但是可以想象的到,方炎把她从地上捡起来的时候,一定把她的后背给看了个干干净净吧——

    天地良心,方炎真的没有偷看——那不是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查看。

    毕竟,你不用眼睛寻找到目标,又怎么能把人从地上抱起来呢?

    “都摔成这样了还没事?你也不喊我一声?要不是我自己闯进来,你还准备在地上趴一晚上?”方炎责怪地说道。

    “——”陆朝歌无言以对。这样的情景下,我怎么好意思把你叫过来帮忙?再说,我没叫你,你不自己也闯进来了吗?

    方炎明白陆朝歌的心理,说道:“你身上没摔伤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有——”陆朝歌说道。膝盖很痛,好像还流血了。胸口更痛,就像是被人割了一块肉似的——

    “哪里不舒服?”

    “小腿——”陆朝歌说道。

    方炎走过去要把被子掀开,陆朝歌急了,说道:“你要做什么?”

    “看看你的腿啊——”方炎说道。“刚才不小心瞄了一眼,发现你的膝盖好像破皮了——我帮你涂抹一点药水。”

    “你把药水给我,我自己来涂抹就成了。”陆朝歌说道。

    “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方炎霸道的说道:“你一只手不能动,连瓶盖都拧不开,怎么涂抹啊?”

    方炎说话的时候,已经把被子掀开了一个小角。陆朝歌的两条小腿裸露在方炎的面前,膝盖上面果然破皮,正在向外面渗出鲜红的血丝。只是一会儿的功夫,白色的丝绒被上面都沾染上了一些鲜血。

    方炎正准备下楼去找金蛹养肌粉来给陆朝歌擦拭伤口时,门外响起‘咕咕咕咕’的响声。

    这是暗号!

    是秦鹰发来的询问暗号!

    方炎鬼鬼祟祟的翻墙,让秦鹰他们误会陆朝歌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等在门口不能贸然闯入,担心惊动了匪徒的坏事或者惊坏了方炎和陆朝歌的好事。

    “秦鹰,里面安全。”方炎出声说道。

    秦鹰在门口喊道:“陆小姐没事吧?”

    “没事。”方炎出声喊道:“你们下楼去吧。”

    于是,门口就没有了动静。

    方炎不好意思的看了陆朝歌一眼,说道:“我爬墙过来的时候,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

    “——”陆朝歌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方炎半夜三更翻墙过来,落在下面那些保镖眼里,恐怕所有人心里都会有那样的猜测——而且下面的那些保镖大多数都是秦家派来的。也就是说,她和方炎的这件事情可能已经传到了秦家人的耳朵里。

    想到这种可能性,陆朝歌的心里竟然有一丝丝小窃喜。

    秦倚天,她应该也知道了吧?

    (ps:感谢梦影小姑娘本月的十万赏,感谢那么有心的礼物。真是被你们感动坏了。我和小妖结婚五周年,但是和你们在一起——已经快十年了吧?真是没想到,这份工作一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也不愿意停下来。

    感谢角落里的书兄弟的万赏,感谢茗澈少妇的万赏。少妇好久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