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这家伙有病!

    第507章、这家伙有病!

    切!

    女生们满脸鄙夷。

    这都什么人啊,还以为秃子跳进粪坑给学生捞手机和钥匙呢。

    方炎看着她们,说道:“有没有跳下去不重要,打捞的方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无私付出着,在你们有需要的时候,他们站出来了——”

    “他们白班值守,保证学生们能够在安静平和的校园里面专心学习。他们晚上值守,是担心有什么突发情况——以前经常有外面的小流氓来学校门口闹事,是谁把他们挡在外面?凌晨两三点有学生阑尾炎发作,又是谁背着他们去医院?”

    “保安的工作微不起眼,但是也有他的闪光点。保安的工作细碎繁琐,但是也必不可少。职业不同,职业性质也不相同——”

    黑脸教官冷笑,说道:“果然长了一张能言善辩的嘴,所以才这么讨女孩子喜欢——你当别人是白痴啊?虽然伟人确实说过职业不分贵贱的话,但是保安和军人的重要性能是一样吗?军人镇守边关,保安守的也不过是一所学校——你再敢说我们和保安一样,你信不信我抽你大耳瓜子?不仅仅我抽你,我的兄弟们都要抽你,你把我们贬低成保安,是不是有病啊?”

    (一)(本)(读)小说 ybdu.. 黑脸教官转身看着他面前的学生方阵,大声喊道:“有没有人长大后愿意去做军人的?”

    “我,我愿意——”

    “我从小就喜欢做军人,觉得军人可有男人味了——”

    “教官,我们长大后嫁给军人行不行?”——

    黑脸教官冷冷地瞥了方炎一眼,说道:“有没有人长大后愿意去做保安的?”

    学生们大笑出声。

    这个问题太可乐了。

    处在他们这样的年纪,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最勇敢时刻。他们对人生充满幻想,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他们要做成功商人,要做世界级的学者,要成为作家,要成为导演,要做明星,要做名人——再不济也要开一家花店,成为一家咖啡店的小老板。

    成为一名保安?教官先生是在搞笑吗?

    “教官,这个问题让我们很难回答啊——我们刚刚才觉得保安其实也很不错,但是,心里还是不愿意去做保安啊——”

    “就是,谁愿意去做保安啊?每天穿着这样一身衣服去巡逻,丑都丑死了——”

    “我可没想过找一个做保安的男朋友,要是朋友聚会的话,别人问你的男朋友是什么职业——怎么说的出口啊?”——

    那些学生说自己不愿意做保安,方炎也并没有生气。

    在他还是这个年龄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要去做保安。

    方炎看着那些嘻笑调侃的学生们,温声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保安其实也很不容易。他们拿着不多的工资,做着不少的事情。保安和军人一样,也和其它的职业一样,只要他们不违法,不犯错,在自己的职业范围内尽职尽责,就还是一份好工作——”

    “你们说想做军人,我一百万分的支持。我最好的兄弟去做了军人,征战在国家最危险的地方——”

    黑脸教官撇嘴冷笑,根本就不相信方炎所说的话。

    “我希望国无战事天下太平,但是这种愿望很难实现。所以,我们国家需要这样的勇士,需要这些舍生忘死的英雄——你们不愿意做保安,不愿意嫁保安,我也完全能够理解。”

    “我和你们一样大的时候,我想做杀手,等待邻家少女初长成。想去给富豪的女儿做近身保镖,一路升级打怪成为他们家的上门女婿。想去学中医,成为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天才医生。想去演戏,成为娱乐教父火爆天王。但是,我年轻时的理想唯独没有做教师和做保安——最后我偏偏选择了这两个职业,并且甘之如殆。”

    “因为他们安静,因为他们与事无争。我现在的心境,也确实需要让自己静下来,我喜欢这种看起来无所事事的工作——所以,我由衷地祝福你们有更远大的前程,有更辉煌灿烂的未来。雁过尚且留声,人过自当留名——我希望你们名满世界。”

    哗啦啦——

    女生们疯狂鼓掌!

    她们被方炎的话给煽动地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她们觉得方炎是理解她们的,是懂得她们地心理的。

    方炎所说的每一句话,正是她们所想的每一件事情。

    她们处在最好的年龄,觉得自己是最好的,所以,她们希望一切都需要最好的。

    做世界级的杀手,做富豪的近身保镖,做获得诺贝尔奖的医生,做火爆天王娱乐教父——这不正是少女们幻想的白马王子吗?

    女生们觉得,这个小保安还真是挺可爱的,难怪校花苏琪要主动邀请他喝可乐。

    方炎憨厚的笑笑,对着学生们摆了摆手,说道:“同学们,我就不打扰你们军训了,再见。”

    说完,方炎转身准备离开。

    “再见。”女生们对着方炎挥手。

    “喂,方保安——你电话号码多少?”

    “你别走啊,一会儿我们请你喝可乐——要不你请我们喝可乐也行——”——

    学生们纷纷挽留,她们觉得和方炎这个小保安说话确实比军训要有趣多了。有他在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她们都不觉得头顶的太阳毒辣,也没有觉得双腿发抖难以坚持。时间好像比平时要快上一些似的。

    苏琪眯着眼睛打量着方炎,出声说道:“方老师,如果有人愿意嫁给一个保安呢?”

    哗——

    全场皆惊。

    所有人都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苏琪。这个女孩子疯了吗?

    如果说刚才大家只是误会以为苏琪对方炎有一些好感,或许两人在某些方面有一些关系,做过一些互动——现在她当众喊出要嫁给一个保安,虽然她说的不是自己,而是‘有人’,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那个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方炎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儿一跟头摔倒在地上。

    这个问题他是没办法回答的,于是方炎就准备跑得更快一些。

    “都给我闭嘴。”黑脸教官出声吼道。“吵什么吵?还有没有学生的样子?还有没有军训的样子?你们这是在军训还是在求欢——还要不要脸了?”

    黑脸教官指着苏琪,喝道:“你,出列。”

    苏琪迈步出列。

    “沿着操场跑二十圈。没跑完不许吃饭。”

    啊——

    学生们惊呼出声。

    以她们的体力,跑个两三圈就已经是极限。如果让人跑上二十圈的话,那人还有命在吗?

    这摆明了是要体罚苏琪嘛。

    苏琪面露脸色,出声问道:“教官,我想问为什么?”

    “因为我是教官,因为你是军训的学生。”教官黑着脸对苏琪吼道:“你听见没有?立即开跑。不然的话就一直给我站在太阳底下,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结束——”

    “教官,我跑不动。”苏琪说道。

    “怎么?你以为你是女孩子,你以为你站在那儿不跑,我就没办法惩罚你了?我告诉你,你们这种伎俩我见得多了——你不跑是吧?也行。”教官转身看着学生方队,嘶声吼道:“你们是一个团体,是一个集体。她的错误就是你们集体的错误——她不愿意跑,那你们就跟着陪站吧。中场休息取消,晚饭取消。她什么时候开跑,什么时候跑完,你们就什么时候可以休息,什么时候去吃饭。”

    啊——

    学生们叫得更加凄惨了。

    她们的身体早就疲惫不堪,咬牙坚持就是为了一会儿的中场休息。

    现在中场休息取消,晚饭取消,她们哪里承受的住?这还让不让人活下去啊?

    方炎的脚迈不出去了。

    犹豫片刻,又一步步地走了回来。

    他走到教官面前,陪着笑脸说道:“教官,这样的体罚是不是太重了些?都是一些女孩子,她们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住——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咱们俩谁都脱不了干系,你说是不是?”

    方炎这么一劝和,黑脸教官更加生气了,板脸对着方炎吼道:“你是教官还是我是教官?她们是你的兵还是我的兵?就你懂得怜香惜玉?就你知道替她们说情?你就是靠这一招来泡女学生的?朱雀中学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我要是学校领导,第一个就把你给开掉。”

    方炎点头,说道:“学生有些话说的是不太合适,但是她们毕竟是有口无心——要不,教官就原谅她们一次?”

    “不行。”黑脸教官拒绝。“她们必须跑。”

    “这样真的不行——”

    “她们不跑也行——”黑脸教官看着方炎冷笑,说道:“她们不跑你去跑——你不是喜欢怜香惜玉吗?你不是喜欢在女生面前扮大众情人吗?你这么心痛她们,你就替她们跑完这二十圈啊。”

    方炎愣了一下,笑着说道:“谢谢教官通融,我这就去替她们跑。”

    “这家伙有病。”黑脸教官嘲讽地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