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踏雪寻梅》!

    第488章、《踏雪寻梅》!

    方炎的座位在音乐馆二楼,是一个独立的小包厢。这些包厢特意为那些不愿意抛头露脸被外界看到的名星名流达官贵人们准备,每一个包厢的订房费用都价值不菲。

    包厢两边有墙板隔离,外层有木门把守,只有面对舞台的那一个方向是空的,可以坐在座椅上欣赏节目,也可以站起来趴在栏杆上面更加近距离地欣赏表演。甚至如果你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还可以开一瓶红酒或者白兰地和家人亲友细细地品尝。

    包厢两边还有包厢,只是王不见王,大家谁也不用和谁打招呼则已。

    方炎看了一下位置,这是一个四人座的小间,可能一会儿还要和刘意以及她的父母相遇。

    演奏会还没有开始,台下已经坐得满满当当。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不时响起,蒋钦袁琳天南星的名字响彻在耳边。看起来这两个小丫头确实红红火火,事业展的非常迅猛。

    方炎独坐了一会儿,一对模样沧桑的老人怯手怯脚的走了进来。

    他们看到包厢里面已经有人,站在包厢门口不敢进来。但是他们心里清楚这里就是他们的座位,又不愿意离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置才好。

    方炎咧嘴笑了笑,主动向他们打招呼说道:“你们是刘意同学的父母吗?”

    “是的。我们是。”刘意的父亲说道。在这样的场合,虽然他心里也非常的紧张,但是仍然有必要站出来应酬寒暄一番。

    “你们的位置就在这里。进来吧。”方炎笑着说道。

    刘意的父母这才走了进来,在距离方炎最远地那两张沙上面坐了下来。虽然那也没办法距离方炎太远。

    在他们的心里,能够在这种地方看演奏的一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没有和这种人打交道的经验,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但是,什么都不说也是一种没有礼貌的行为。

    刘意的父亲看着方炎,说道:“先生,是你——你送给刘意演唱会门票的吗?”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你是?”刘意的父母对视一眼,开始猜测方炎的身份。对于全天下的父母来说,女儿身边的任何陌生男人都是危险的。

    “我是刘意的老师。”方炎笑着说道。他确实是刘意的老师,他告诉她如何赢得别人的尊重,他告诉她做人的道理。只是方炎没想到的是,刘意竟然没有陪伴自己的父母一起看来。看来,这个女孩子要比自己想象的要敏感骄傲一些。如果她当真有所改变,那么,这两张演奏会的票实在太有价值了。可能会比这整场演奏会的价值还要更大一些。“正好手头上有多余的票。在音乐馆门口看到刘意,就把票给她了。”

    “原来是老师——”刘意父母悬在嗓子眼的心脏一下子就落到了实处。他们俩人的手紧紧地握了握,有种心有余悸后的释然。“老师好啊。当老师好。您是在音乐学院教音乐的吧?”

    方炎笑了笑,没有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说道:“我以为她会和同学一起进来,没想到她把票给了你们。刘意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刘意的父母脸上都乐开了花,刘意的母亲终于忍不住张嘴说话,说道:“我们家涛涛从小的时候就懂事,家里只有一个苹果也知道分成三份,把最大的那一份送给爸爸,说爸爸上班辛苦,第二大的那一份给我,说我每天要做饭也辛苦,她自己吃最小的那一份——就是家里条件不好,孩子跟着我们受苦了。”

    “最大的給予就是付出。你们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了,她怎么会受苦呢?”方炎笑着安慰。“你看,她现在长大了,不是知道报恩了?”

    “是啊。这孩子——”刘父的嘴巴笑得合不拢嘴,说道:“我说我听不懂这个,让她和她妈进来,她偏偏不答应——”

    “她还有大好的青春,以后有的是享受机会。她希望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送给你们,让你们俩位老人家也好好地享受享受。”方炎附和着他们言语间的骄傲,说道:“演奏会就要开始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位了。有什么需要你们可以告诉我。”

    方炎能够看到他们言语间的拘束以及骨子里的自卑,方炎每和他们说一句话都是让他们受一次刑罚。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保持沉默,认认真真地欣赏接下来的演出。

    “使得。使得。”刘意的父亲搓着手说道。想上前和方炎握握手,又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太合适。

    方炎为了不让他们紧张,刻意走到包厢的栏杆边沿站着。他准备站着听完这场演奏会。

    “傅少,我可告诉你,这两个小丫头可都是稚儿——模样好看不说,那皮肤还水灵水灵的,捏一把都会有水出来——你之前的那个小丫头不是玩腻了吗?要不要换换货色?我知道你喜欢这一口。”隔壁包厢的栏杆处,一个轻浮油腻地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梁大昌,你有什么野路子?”一个阴沉沉地声音戏谑地说道。

    “嘿,只要傅少点头,这两个妞今天晚上我就帮你给定下来了。怎么着?哪个明星到咱们花城走穴,不得给弟兄们一点甜头尝尝?”

    “不是说这两个丫头的来头不小吗?出道好几年了,还没有人敢打她们的主意?”

    “能有什么来头?不就是仗着叫夏天一声姐姐吗?夏天的公司艺人那么多,她照顾得过来吗?再说,别说是夏天的妹妹,就是夏天亲自过来,只要傅少一句话,我也能想办法让你把她给办了——狗屁的天王天后,那是下面那些小屁孩子的说法。咱们可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我们要玩的话,就是两王一后——”——

    对话还在持续,但是方炎的表情已经冷若寒霜。

    当初夏天要带蒋钦和袁琳进入娱乐圈,方炎就担心会有这种事情的生。但是蒋钦和袁琳都喜欢这个,而且她们想要扬古典音乐这件事情也确实值得赞扬。在隐晦地知道了一些夏天的身份背#景后,心想华夏国也不会有哪个瞎了狗眼的家伙跑去打夏天或者夏天的徒弟主意。于是方炎这才松口,并且帮助夏天说服了蒋钦和袁琳的家人。

    从那个梁大昌和傅少的聊天中,方炎也听出来蒋钦和袁琳这些年还是顺风顺水的,有夏天这尊大佛罩着,并没有什么人敢动他们的主意。

    可是,不怕层次高的,就怕眼界低的。

    那些知道夏天身份的人不会碰蒋钦袁琳,像梁大昌和傅少这种不知道夏天来头的却很有可能使用险招来逼迫两女就范。

    方炎正准备有所动作,台下突然间掀起了惊天的声浪。

    “蒋钦,我爱你——”

    “袁琳袁琳,缘来有灵——”

    “天南星,天南星——”——

    刚才还黑漆漆的舞台突然间灯光大炽,演奏会已经正式开始了。

    原本是舞台的所在位置,却变成了一处风雪弥漫地人间仙境。

    那不是电子屏幕的背#景,而是实实在在地人造景色。

    雪花漫天飞舞,一株株腊梅花盛开绽放。

    梅花花丛中有一竹亭,两个身穿白色和青色的宫装少女正在凉亭间嘻笑打闹。时不时地有银铃般的笑声传来,让人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微微翘起。

    景是仙景,人是仙人。仙人和仙景相得益彰,这还没有开始演奏呢,仅仅是天南星团队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就已经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不玩了不玩了,无聊死了。”青衫仙女坐在竹亭的石椅上面,把手里的红色绣球丢在雪地里,声音倦态地说道。声音通过喇叭扩散全场,方炎听得出来这是袁琳的声音。

    “妹妹,我们做一曲子吧?”白衣仙女走到青衫仙女的对面,柔声说道。这是蒋钦的声音。

    “做一曲子?做什么曲子呢?”青衫仙女对姐姐的提议非常动心,笑着问道。

    白衣仙女指着周围的场景,说道:“我们出来赏雪看花,这曲子自然是要和这白雪这梅花联系在一起——不若这新曲子就叫做《踏雪寻梅》吧?”

    “好啊好啊。那我们就将此时此刻各自的心情演绎出来,合成的曲子就叫做踏雪寻梅?”

    “妙极。”

    于是,青衫女子从腰间解下一枝长箫,放在唇边轻轻地吹动起来。

    箫声出尘飘渺,让人如痴如醉。

    白衣女人端坐在石椅上面,伸出芊芊玉手拨弄桌子的一架凤尾古铮。

    铮声清洌,犹如山泉。叮叮当当地响动,每一声每一息都让人如饮佳酿。

    而且,最绝的是箫声和古铮的配合。它们一个绵长幽远,一个活泼有力。两种不同的乐器,两个不同的少女,搭配在一起让人为之倾倒疯狂。

    方炎的手掌用力地握着栏杆,满脸喜悦地看着雪花梅林里面认真表演地两个女孩儿。

    这是他的学生,他为她们今天取得的成绩而感到骄傲自豪。就像是刘意的父母,因为女儿把一个苹果最大的那一块给了爸爸妈妈而一直记了十几年一样。

    他想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她们是他的学生。

    “傅少,你快看,你快看——有没有感觉?有没有感觉?我去把她们订下来,做事的时候就让她们穿着这身宫装——”

    (ps:感谢打酱油168兄的四万赏,打酱油的又来打酱油了。感谢咸湿小叔叔的万叔,感谢风落无痕兄弟的万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