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杀人不见血(下)!

    第476章、杀人不见血(下)!

    “方炎——”将上心怒声喝道。她很想抢下6朝歌手里的玻璃水杯,然后用杯子砸在方炎那张让人觉得厌恶的丑脸上。

    看到方炎满脸开花才会觉得解气。

    太贪心了!

    龙图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是多大的价值?这样的条件他怎么好意思提出来?

    方炎眼神疑惑地看着将上心,说道:“怎么?你刚才不是说你们很有诚意吗?这就是你们表现诚意的态度?”

    “方炎,我们可以支付一部份的赔偿金——”

    “我说过,我要的是龙图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太多了。”将上心说道。“我们不可能拿到这么多的龙图股份出来。江逐流也不可能答应。”

    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将自己亲爱的丈夫丢出去做挡箭牌了。

    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笑容无声,却格外的吓人。

    在这样的笑容注视下,将上心突然间觉得自己变得心虚起来。好像接下来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没有底气。

    方炎看着将上心,说道:“江龙潭神秘消失,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以江逐流的智商,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出事。江龙潭回不来,江逐流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守住这份家业?”

    “以你们将家的行事风格,现在大概已经把龙图集团给瓜分了吧?将家拿走了多少?百分之四十九?还是百分之四十?”

    将上心斟酎了一番用词,出声说道:“你只猜到了一部份。江逐流确实愿意出让给将家一部份股权,以此来做为投名状,希望将家能够在以后給予他们一些照顾和帮助——但是,绝对没有你所说的百分之四十九或者百分之四十那么多。”

    方炎稍微沉吟,然后便笑得更加开心了。“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方炎,你最好理智一些,我带着满满的诚意过来,你开出一个天价,只会把我吓跑——”

    “将上心,你们将家——或者说将上心你自己吧?你们家也是作恶者吧?你的父亲将风行和江龙潭都是罪人,为什么你觉得自己要比江逐流更加干净高级一些呢?”

    “方炎,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江逐流没有向将家出让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那就证明这中间有人帮忙说话。不然的话,是没办法满足将家的贪婪胃口。是谁帮忙在中间说话呢?这个人不言自明了吧?”

    “将上心,你的父亲也是绑架者,是凶手。你们没有得到教训和惩罚,却想着从中谋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江逐流会将一大半的股权转让到你的名下吧?”

    将上心沉默不语,江逐流确实做过这样的事情。

    江龙潭和江逐流父子拥有龙图集团百分之百的股权,将上心的母亲李韵用自己掌控的将家投资基金收购龙图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李韵背后站着的恰好就是将家,这算是江逐流送给将家的投名状。

    至于其它的股权,则被江逐流分成两份,一份由他自己保留,另外一份转让到自己的名下。

    现在,方炎直接张嘴要百分之三十的股权,那就是蛮横无礼地一刀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给切走了。

    看到将上心的表情,方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方炎看着将上心,说道:“承认自己是绑架6朝歌事件的凶手,承担江龙潭消失的责任。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这是我的低价——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罪大恶极,想要多弥补一些给我们也没问题。如果不能答应我的这些条件,我会亲自上门去拿。到时候,我会要的更多。比现在想要的还要更多一些。”

    将上心眼神犀利地盯着方炎,说道:“方炎,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你在向将家开战。”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你们才现吗?我以前三年以前——我把将军令的脸给抽肿之后你们就察觉到了呢。”

    将上心一言不,转身就走。

    “他们会答应吗?”6朝歌看着将上心怒气冲冲离开地背影,低声问道。

    “他们一定会答应的。”方炎笑着说道。“当年他们把你从龙图集团逼迫出来,现在,我再把你给推进去——龙图龙图,既然里面有你父亲名字上的一个字,我们就要把它撕裂一块回来。不然的话,那不是愧对伯父的一番苦心了?”

    “那是你的龙图。”6朝歌固执地说道。

    方炎轻轻摇头,说道:“我们就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是我们的。”

    “好吧。是我们的。”6朝歌笑着说道。

    方炎从6朝歌的手里接下杯子放在茶几上面,说道:“走,我陪你出去走走。”

    “现在?”6朝歌看了外面一眼,说道:“将上心回去了,将家肯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你不用做一些准备工作吗?”

    方炎扶着6朝歌起身,说道:“什么事情也没有陪着你散步重要。”

    6朝歌不愿意告诉方炎自己伤的只是手,其实根本不用人扶。

    最坚强的女人,也有柔软的瞬间。

    最性感的女人,总是让男人处于柔软的状态。

    又是一年秋,又是一场秋意寒。

    树叶飘零,枝条尽显萧索。

    方炎和6朝歌漫步在这铺满落叶的后院,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清静悠闲。

    “方炎,我想过你不会去救我——”6朝歌轻声说道。

    “我没有想过。”方炎打断6朝歌的话,说道。“我没有想过你不在我能够得到什么,我只想过你不在我会失去什么——”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6朝歌轻轻叹息。“人生中有一个能够如此契合彼此信任的人,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我要好好活着,你也要好好活着。”方炎笑着说道。

    “一定要好好活着。”6朝歌说道:“我答应你的事情还没有做到。”

    方炎叹息,说道:“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吗?”

    6朝歌停住脚步,用她那包裹着纱布的手掌心轻轻地抚摸着方炎的脸,说道:“你只要好好活着就行了。”

    “——”——

    咔嚓!

    漂亮的红色镶金瓷器杯子被砸在墙上摔了个粉碎,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将上心裸露出来的小腿上面沾了几颗,痛得她微微皱眉。

    啪!

    李韵犹觉得不够解气,又是一巴掌拍在红木桌子上面,骂道:“无耻小儿,欺人太甚。”

    “妈,现在怎么办?看情况我爸真的落在了他的手里。他也就拿这个来和我们谈条件。”

    “可以谈,但是不能给他们那么多。方炎说我们将家贪婪,他比我们将家更贪婪——小小年纪,哪有那么大的胃口?就不怕消化不了把胃给撑坏了吗?”

    “他还真没有把我们将家放在眼里。”将上心回忆着方炎的可恶态度,冷声说道:“方炎咬死了要百分之三十,我看他的态度就是少一分一厘都不行——而且还要让我们认了绑架6朝歌事件的责任和江龙潭消失的责任——他是铁了心不想让江龙潭回来了。”

    李韵气得咬牙切齿,说道:“还不如让江龙潭那头老狗回来——”

    将上心心头微震,却假装没有听出母亲话里的杀意。

    确实,因为父亲还活着,因为回来的是将风行,所以她们母女现在的境况非常的糟糕。就是用投鼠忌器这个词语来形容也不为过。

    叮当!

    母女俩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屋子里的可视门铃响了起来。

    将上心走过去看了一眼,转过身来脸色难堪地对母亲说道:“将军令来了。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李韵暗恨,说道:“能是因为什么?将家对我们不信任而已。”

    将上心心里悲哀不已,这就是女人的可悲之处。将风行出事的消息传回将家,他们立即就派重要人物过来盯梢。

    虽然她们也是将家的人,但是将家里面说话当权的还是那些男人,那些江老爷子的嫡子嫡孙。

    女人?

    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生儿育女的工具而已。

    将上心看着母亲,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们没有决定,完全服从将军令的决定。”李韵快说道:“开门。”

    将上心按开了了门铃通话系统,笑着说道:“堂哥,你怎么突然来花城了?”

    将军令仍然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模样,出声说道:“前几天忙一些事情,赶不及来喝上心的一杯喜酒。现在忙罢了,总要当面过来祝福一声才放心——”

    “谢谢堂哥。”将上心笑着说道。“我去接你。”

    她按下了结束通话按钮,和母亲李韵一起去迎接从燕京匆忙赶来的将军令。

    别墅门口停着好几辆车,将军令站在铁门前面,在他的前右左右都簇拥着大量的黑衣人。

    将军令这一次出行极其的小心谨慎,护卫力量也升级到了最高级别。

    (ps:关注柳下挥微信公众账号:1iuxiahui28,可以看到《终极教师》这本书里面的主要角色武力值排行榜。当然,还有秦小受和闻人牧月等美女的照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