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赌命!

    第46o章、赌命!

    车子在通往高路口的拐角处停了下来,柳树和兰山谷在这里下车。

    他们的车子一直跟在后面,不用担心要走着回到市区。

    “大少再见。”兰山谷站在门口和方炎告别,说道:“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寻找6小姐。”

    “谢谢。”方炎说道。

    车门关上,gbsp;   看着车子远去的身影,兰山谷出声问道:“真的要找?”

    柳树沉吟片刻,说道:“他是真的要找。”

    兰山谷笑着点头,说道:“他是真的要找,那我们就真找。”

    庞大厚重的车身快的行驶在前往花城城区的高路上,宽松豪华的后车厢里面也只坐着方炎和柳同两个人。

    方炎沉默不语,柳同局促不安。

    刚才柳树和兰山谷在的时候,他还觉得轻松舒适一些。

    现在柳树和兰山谷走了,他怎么就觉得全身不自在起来了?

    柳同突然间想起来,刚才柳树和兰山谷坐在这里的时候,气氛也有些沉闷,说话的时候也是刻意的奉承讨好。显然,他们害怕方炎或者有求于方炎。

    这个消失了了三年的男人,刚刚回归就呈现出王者驾临之势吗?

    这只是暂时的假象,还是多年暗中积蓄的能量彻底地爆炸开来?

    方炎,他将成为花城新兴势力的代表人物吗?

    无论如何,经此一役,再也没有人可以忽略他的存在了。

    方炎,他在花城!

    方炎像是这才想起来柳同的存在,身体微微转身方便和柳同说话,脸色也刻意变得柔和一些,看起来比对待柳树和兰山谷还要更加客气。

    “柳先生,委屈你了。”方炎感激地说道。

    “我只是——”柳同停顿了数秒钟,才重重叹息着说道:“只是做了自己答应过大少的事情。”

    他听到柳树和兰山谷叫方炎大少,他也跟着叫‘大少’。虽然他很清楚方炎的身份只是朱雀中学的老师——哦,不对,是保安。

    背叛自己的主子,这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种耻辱。

    即使方炎现在和他和蔼可亲的说话,他也同样明白对方的心思——他不可能高看自己这种人一眼。

    保住了节操就保不住小命,保住了小命就失去了尊严。

    做人真难哪!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还是要感谢你。没有你的话,也就没办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江家父子的丑恶嘴脸——你和他们交往多年,应该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小人,是不是?”

    柳同缄默不答。

    他不回答不是因为他还想着拾回一些已经丢弃的东西,譬如尊严,譬如节操。有些东西丢了就是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已。

    江龙潭和江逐流父子确实做过不少脏事恶事,而且其中有很大一部份事情是经过自己的手安排出去的。他才是那个执行者,是帮江家父子除脏的垃圾清理工。

    他出卖江家父子,其实也是在出卖自己。

    可是,也不过是另一个迫不得已。

    方炎并不在意他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自顾自说道:“你的小儿子不会有事,我会让人把他给放了。让他少赌博,认认真真地做点事情——输到把双手双脚都抵押上去了。这已经不是赌博,而是赌命。要是真被他们把双手双脚给砍了,那人还是人吗?”

    “是是。大少说的是。”柳同连连点头。这个时候方炎就是说屎是香的你尝一口,他也会点头说是美滋滋地尝上一口。没办法,谁让自己小儿子的命握在别人的手里呢?

    柳同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很小的时候生了一场病,身体瘫痪没办法动弹。小儿子倒是身体健康,生的也是聪明伶俐,却因为家人过于娇惯而养成了骄奢淫佚的坏毛病。

    小儿子喜欢赌博,这让柳同非常的忧心。赌博是最不受情感和理智控制的事情,火气上来了老婆儿子都能够一股脑的全押上去。赌徒很容易失控,一旦失控就什么恐怖的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

    柳同和小儿子谈了几次,效果都不太理想。最近一段时间断了他的钱财供应,想要以断粮法来改掉他的这个坏毛病。没想到柳同竟然找人借了高利贷,在贷款还没有还清的时候,又在花城地下赌庄财神赌场把自己的双手双脚给押了上去——

    要是一个正常人赢下了儿子的手脚,事情倒是容易解决掉了,还钱而已嘛。柳同跟随在江家父子身边多年,身上也算是小有积蓄。他有信心能够帮助儿子摆平这桩事情。

    再说,就算他解决不了,也可以找江家父子帮忙。如果江龙潭或者江逐流愿意出面,对方多少都会给一些薄面把这件事情给了结了。谁愿意和江家结死仇?

    但是,偏偏找上来的是方炎的人。

    如果这个时候柳同还不知道儿子是中了别人的仙人跳,那他就枉在江龙潭这个老狐狸鞍前马后服务那么多年了——

    是站出来和老主雇为敌,还是让小儿子也和大儿子一样成为一个没手没脚的废人终身瘫倒在床上,这样的选择其实没有太大的困难。

    方炎看着柳同低头哈腰的模样,心头微涩。这也是一个父亲,为了儿子可以牺牲一切的父亲。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方炎问道。

    柳同愣了一下,眼神疑惑警惕地盯着方炎。

    他们这不是一次性的交易吗?

    他站出来帮方炎做事,方炎还他一个完整的儿子。为什么还要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

    方炎笑了笑,说道:“你帮了我,自然就得罪了江家父子。江家父子的行事手段你是清楚的,江家父子的身后还站着另外一个将家——在花城,只有我能够保你不死。在华夏,也只有我能够保你没事。”

    “你敢——收留我?”柳同声音嘶哑地问道。

    他是一个叛徒,刚刚才背叛了自己的主家。他已经做好了承受万人咒骂,做好了迎接江家以及其它人的报复准备。为了救回儿子,他必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当然,有可能他的儿子最终还是被他们给弄死。

    “我不要你的忠诚,只需要你的能力。”方炎笑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管家。”

    “大少——”柳同满脸震惊地看向方炎。这个男人疯了吗?

    他才刚刚背叛了前一个主人,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主人?

    “你不要问我怎么想,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怎么想。”方炎的手指头敲击着座椅靠柄,出声问道。

    扑通!

    柳同从座椅上滑了下来,全身五体投地的趴倒在了方炎的面前。

    他的这个动作过大,导致前面一直戒备的秦鹰差点儿一枪把他打死。

    但是把方炎和柳同两人的武力值进行对比后,就放弃了这样的做法。

    “大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脚下的一条恶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保得一家老小周全。”

    “秦鹰,安排一下。”方炎说道。

    “是。”秦鹰答应了一声,开始拨打电话。他一个电话打出去,那些被他们控制的柳同家人就会立即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外人难以接触的地方。

    gmc房车在财神赌场地下停车场停下,在一个小黄毛的带领下,几个黑衣男人托扶着一个脸色苍白脚步浮虚的年轻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那个清瘦秀气的年轻人,柳同高兴的热泪盈眶,奔跑过去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抽打在他的脸上。

    “老师——”小黄毛站在车子下面,毕恭毕敬地给方炎打招呼。“这小子赌性不改,都把双手双脚给输掉了,关押他的时候还想找我们借钱接着赌下去,说是要自己把双手双脚再给赢回来。他拿什么赢?谁会给他赢?白痴东西——对了,赵老大让我给老师问好。他说以后老师想要招待谁,提前给他打声招呼,他一定帮忙把那个人招待好——”

    方炎没有回应赵老大的问好,而是看着小黄毛,表情欣慰地说道:“有人用知识来害人,有人用知识来救人——海三鲜,你属于后者。我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

    海三鲜激动的脸色潮红,昂头挺胸双腿并拢,大声对方炎说道:“这都是老师教导有方——我才刚刚取得这么一点小小的成就,一定会戒骄戒躁,为国家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柳同临场背叛,海三鲜居功至。是他调查到柳同的儿子柳伟是一个烂赌鬼,是他和财神赌场的赵老大合伙设套将他的双手双脚赢走。也是他亲自去找了柳同谈判——一个金毛小混混,给了他足够大的舞台,他就能够绽放出让人难以正视的光彩。

    “我对你的未来很期待。”方炎说道。

    柳同在旁边气得直哆嗦,你们设套陷害了我儿子还叫用知识救人?还叫取得小小的成就?还说要为国家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柳同一生气,抽儿子的脸就更加用力了。

    (ps:微信公众平台1iuxiahui28上面布了老柳的圣诞节照片,明天布秦小受和众美女的圣诞节照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