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从此以后永不相见!

    第459章、从此以后永不相见!

    从今日起,江家将从四大家族除名。

    这是江逐流所能够想象到的最严重的后果。不是家族某一个人的牺牲,而是把整个江家拖进深坑里埋葬。

    也就是说,以后他再也不能和柳树兰山谷这些人平等对话,那些以前仰望和追捧他的人也会弃他而去。

    以后自己也不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花城四秀之一了,会有新人来替代他的位置。虽然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这种虚无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他难以想象,当人们当着他的面说起花城四秀的时候,没有提到江逐流而是自然随意地说起另外一个陌生的名字——

    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这就是他以后将要面对的境况所要承受的负担?

    他难以置信,更不愿意相信。

    “爸,我们——事情当真有那么严重?”江逐流声音悲怆地问道。

    “是的。”江龙潭说道:“是不是难以接受?”

    “怎么可能呢?我们江家还是江家,只不过是面子上难看一些而已,怎么就能够从四大家族除名?谁能够替代我们江家?”

    “6家。或者方家——”江龙潭知道自己的儿子难以接受。他又何偿愿意接受?

    他是江家这一代的核心,是江家的家长。江家在他的手上扬光大走上巅峰,也将要在他的手上坠落摔进地狱吗?

    但是,他看的更长远一些,在柳同站出来捅他一刀的时候,他就猜测到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他早就开始在内心深处分散这样的压力,所以他现在能够做到坦然受之。但是江逐流才刚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会有这样的失态也是在所难免的。

    “远处没有人畏惧,近处没有人围拢。出言不可动人,许利不可诱人,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还是四大家族呢?在那些人的眼里,我们江家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如6朝歌方炎,或者其它的许家、黄家、叶家——如果让他们选择的话,他们也会毅然决然地站在我们敌对的那一边。这是大势所趋。”

    “就算我们死死抱着四大家族的牌匾不放,又能够怎么样?一个被外界所嘲讽、轻视甚至无视的四大家族之一——这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平白惹人笑话而已。”

    江龙潭轻轻叹息,说道:“所以我说后生可畏啊。方炎三年磨一剑,这一剑直刺我们江家心脏,让我们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和这样的对手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是你们的幸运,更是你们的悲哀。”

    “他当真心机深沉到这种地步吗?他当真就算无遗策了吗?就算你——也没有办法反击吗?就算我不如他,但是,他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江逐流不甘心地问道。他不愿意相信,他一百万个不愿意相信啊。

    他还记得自己和方炎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有些青涩的小菜鸟,除了嘴巴恶毒一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让人觉得应该对他尊重或者警惕的地方。

    “就是一只小菜鸟。”他曾经当着柳树的面这么评价方炎。

    现在那只小菜鸟已经涅盘重生,变成了一只翱翔在九天之上的凤凰。

    柳树被他毁容之后,却又因为魔方的利益而被他绑在同一架战车上面任其驱使动弹不得。稍有反抗,就会被他一脚踢出急行的列车,然后柳家内部瞬间就将这个废物给抛弃在身后不知名的某个角落里面去。

    方炎用柳树,也在侮辱柳树。带着柳家冲锋,也在鞭打柳家的屁股。

    这小子,每一招都让人咬牙切齿却又难以防备。

    自己呢?自己比柳树更加悲惨。

    “年轻人受些挫折也好。方炎现在的行事手段即老练又毒辣,让人明知道他是诽谤,明知道他要挖坑埋人——咱们父子俩还得手牵手一起跳下去。这样的成长度,难道和他父亲的离开没有一点关系?”

    江龙潭伸手拍拍江逐流的肩膀,笑着说道:“或许,等到我离开了,你也会成长的更加快一些——”

    “爸——”江逐流脸色大惊,说道:“你可别说这种话,我觉得我和你比差得还太远了,你再多给我一些学习时间。”

    江龙潭笑笑,说道:“你外公说我是黄牛和狗,有着黄牛的勤奋和耐心,又有着狗的凶残和狡猾。我对自己这一生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自认为纵横驰骋了一辈子,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这临到老了,却被一个毛头小伙子给欺负的这么狼狈凄惨。他端着一大盆新鲜的狗血过来,说江龙潭我要把这盆狗血泼在你头上——然后他就那么做了,我们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刚才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的无力?”

    “来日方常。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江逐流狞笑着说道。“他嚣张得了一时,还能嚣张得了一世?”

    “不要为了复仇而复仇。如果有利益可图,大家不妨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成为朋友——”江龙潭开解自己的儿子。“人活一世不是为了和人争斗的,那样的人生太阴暗,也太没有成就感。我们要的是掌控全局,要的是利益最大化,要的是成为某个领域最优秀的那一个人——这样的人生才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江逐流沉吟良久,看着父亲问道:“那么,6朝歌到底是谁绑架的?”

    “谁知道呢?”江龙潭摇头。“每一个觊觎魔方的人都有这个可能性,甚至方炎都有可能是幕后凶手。”

    “方炎?”江逐流大惊。“是他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自编自导这场大戏,然后再把脏水泼在我们身上,最后成为这件事情最大的赢家。以这个小子的心机手段,他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意外。”江龙潭沉声说道。

    江逐流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了恐惧。

    为他有一个叫做方炎的对手而恐惧。

    这样的家伙,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江龙潭看向江逐流,问道:“如果你是方炎,你会怎么做?”

    “做什么?”

    “怎么对待6朝歌?”

    江逐流眼里的惊慌一闪而逝,说道:“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让我知道?”

    江逐流咬了咬牙,声音坚定地说道:“大概从此以后永不相见吧。”

    江龙潭点了点头,说道:“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看来他和你的想法一样。”

    “——”

    6朝歌被人绑架,那就让她永远的在人世间消失好了。

    方炎原本就是朝炎科技的第三大股东,如果6朝歌当真消失不见了,那么以他和秦家的关系,双方合伙瓜分6朝歌名下的股权,并且能够顺理成章的拿下对朝炎的控制权——

    方炎,他将因此一飞朝天!——

    方炎走出龙图会所大门,一辆gmc的越野房车已经停泊在路边等待。

    看到方炎走过来,副驾驶室的车门推开,秦鹰跳下帮忙推开后车门。

    方炎上车之后,秦鹰准备关闭车门的时候,接触到方炎的眼神,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开着车门守候在一旁。

    柳同紧随其后上车,然后是一拐一瘸走过来的柳树以及跟随在旁边的老朋友兰山谷。

    方炎点了点头,秦鹰这才知趣地把车门拉上。

    等到秦鹰再次跳回副驾驶室,房车便缓缓的动起来。

    兰山谷笑呵呵地看着方炎,说道:“大少,知道你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没有急着跑过去打扰你——正想着找时间请你喝酒呢,没想到今天就碰上了。”

    “喝酒不急。”方炎说道。

    柳树看向方炎,问道:“6朝歌小姐——当真被绑架了?”

    “当真被绑架了。”方炎沉声说道。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就连呼吸都比之前艰难了一些。兰山谷不说话,柳树也不再说话。

    柳同脑袋低垂,假装没有听到这些人的对话。

    方炎看到他们的表情,便明白了他们的想法,说道:“她对我很重要,我要把她救回来。”

    方炎表态,兰山谷和柳树明显感觉到轻松了许多。

    如果方炎有自己的私心,愿意舍弃掉那个女人,他们就要面临着再一次做出选择。

    忠于方炎,还是忠于之前的合作伙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兰山谷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后,说道:“把6朝歌找出来。”

    柳树也同样摸出手机,对一个没有记在手机上面的号码出去三个字:6朝歌。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各位,从今以后,我们就要同舟共济,共享富贵。如果舟要翻船要散,你们另攀高枝我会说一声保重。但是如果我们顺风顺水乘风破浪,还有人三心两意,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就算是舟要翻船要散,我还有其它的选择吗?”柳树反问着说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好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兰山谷笑着表态,说道:“大少,从今以后,唯你马是瞻。”

    (ps:感谢深白色雪莲妹纸的万赏,真的是妹纸?感谢无风也陌陌兄的万赏,这个也是妹纸?感谢血龙天兄的万赏,血龙妹纸么么哒。感谢古月清风1妹纸的三万赏,这名字一看就是妹纸。感谢纯洁你妹啊妹纸的万赏,你妹一看就是别人的妹妹。圣诞祝福收到,十万分感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