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我不同意!

    第453章、我不同意!

    “你和江家关系密切,这中间有什么故事没有?”兰山谷看着柳树,一幅好奇巨婴的欠揍模样。,ybdu,

    柳家和江家是姻亲,柳树和江逐流算是比较亲近的表兄弟。但是因为魔方这个让人难以招架把控的小妖精,他们两家没少明里暗里地过招。

    知道不说破,大家还可以继续做亲戚。

    所以,即使在那场魔方斗争之中,柳树毁容被坑,江家损失惨重,两家人仍然和和气气,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如果当时柳家把从陆朝歌小姨嘴里得到的真实魔方下落送给江家或者直接拿小姨去和江家谈条件,就不会有两家你死我活的激烈争斗。

    陆朝歌和她的小姨能够坚持走到最后,除了方炎这个外力因素的出现,不正是利用了江家和柳家这两头巨兽的贪婪之心吗?

    仅仅凭借陆朝歌和小姨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和柳家这样的巨无霸抗衡?如果没有柳家在后面支持,小姨早就死了,陆朝歌也只能无奈嫁作他人妇。

    当然,如果没有江家这个幌子和假想敌,柳家也早就在陆朝歌和她的小姨身上用尽手段逼迫她们把魔方给交出来。

    那两个女人在走纲丝,结果竟然还成功了。

    最后事情真相大白,柳家知道自己上当,江家也知道自己被耍。无论握手时脸上的笑容多么热情自然,双方心里又怎么会没有一丝一毫的芥蒂?

    柳树不喜欢江逐流,优秀的人大概都不喜欢同样优秀的人。

    听到兰山谷在耳边说起这场婚礼秘秘史,嘴角牵扯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冷笑着说道:“江逐流对付不了方炎,难道还应付不了一个女人?”

    兰山谷对着柳树竖起大拇指,说道:“这个评价倒是中肯。不过,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将家的女人-----整个花城谁不知道将家和方炎的关系?燕京城发生的那一场大戏,虽然咱们兄弟没有到场,但是亲眼见证的人加起来有数百个,有一段时间我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什么方炎逼宫将军令,什么将军令败走草根英雄,还有说他们是为了争一个女人-----什么样的谣言没有?你也听的不少吧?”

    兰山谷压低嗓门,小声说道:“江逐流娶了将家的女人,这是准备和方炎不死不休啊?”

    “江家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兰山谷苦笑,说道:“如果是以前,我们大可以喝着红酒翘着大腿看好戏,打的越激烈越好,越精彩越好-----现在可不行了。咱们俩家都是朝炎科技的合作方,是朝炎产品的销#售商。朝炎科技是谁的?明面上看来是陆朝歌的,暗地里来说是秦家的,但是秦家陆朝歌和方炎是什么关系?最终还不得姓方嘛。”

    “之前我们预料到魔方延伸出来的新能源产品会火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爆发到这种程度吧?就说这两年吧,兰柳两家代#理小火苗产品之后家族的年盈利提升了多少个百分点?百分之三百,这还仅仅是因为我们是代#理,陆朝歌那个女人卡我们的利润卡的太死,公司统一定价,没有给我们自由定价权-----不然的话,咱们能够做到多少的年盈利率?”

    兰山谷的表情即是骄傲又是无奈,苦笑着说道:“当初我们一心想着要和魔方搭上一点关系,为家族赚取一些快钱----现在咱们都成了魔方绑架的傀儡,能上不能下,能冲锋不能后退。尝到了魔方这么巨大的甜头,如果说明年让你把代#理权转#让给别人,你们柳家会不会答应?会不会和人拼命?反正我是不会干的。”

    “朝炎现在才几年?从成立到现在才三年多一些的时间,就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以后随着能源危机爆发的越来越严重,魔方所能够展现出来的力量也越来越庞大,那个时候才是我们真正收割的季节----现在退出去实在太可惜了啊。”

    柳树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板,姿态优雅从容。如果是三年以前的话,他的这番表现又能够让无数的女人为之神魂颠倒。当年的花城情圣,可是风靡万千少女少妇的风云人物。

    现在脸被毁容,人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没有人再注意到他,有一些以前和他关系亲密的女人不小心看过来一眼,立即露出含蓄矜持的笑容,端起面前的高脚杯做了个邀酒的姿势,一口酒还没咽下去就已经转过身去----不再是以前勾引诱惑说我今天晚上有空的眼神了。

    有些女人说我喜欢你的才华喜欢你的内涵,这全都是见鬼的鬼话。归根结底,这就是一个刷脸的世界。

    “你想跟着魔方玩,魔方也不一定愿意带着你玩-----我们的代#理合约是怎么签的?三年一期。现在是第二年,明年过去了,朝炎要换代#理商,你我两家能怎么办?”柳树满脸鄙夷地说道。

    兰山谷哈哈大笑,说道:“所以说,我这不是要抱紧方炎的大腿吗?他要是愿意帮我们说句话,陆朝歌连个‘不’字都不会说----你没看到陆朝歌提到方炎时的眼神。哎哟----那小子有什么好?”

    “好不好我不知道。”柳树慢条斯理地抿着杯子里的红酒,保持着自己独有的步伐频率,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对陆朝歌一定不会坏。女人会喜欢上一个坏男人,但是绝对不会喜欢上一个对她不好的男人。”

    “一针见血。情圣就是情圣。”兰山谷称赞着说道。

    柳树眼神犀利地扫了过来,那只眼睛里面有着难以压抑的戾气。

    兰山谷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现在的柳树还奈何不了自己,正像是自己也奈何不了柳树一样。

    他们是两条狗,是朝炎科技的狗,是陆朝歌的狗,或者说是方炎的狗。

    他们找了三家代#理商,就是为了保持三足鼎立的均衡发展姿态。

    他们需要江家和柳家互相争斗,互相撕咬。这样才方便他们的控制,也方便将市场做的更大更好。

    当然,即使江柳两家联手和朝炎科技争夺话语权,也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压迫。因为他们还有秦家的庞大销#售系统在帮忙销#售,无论如何,秦家也不会站在他们这边的。

    除非秦家有了异心,想要成为朝炎最大的股东联手江柳两家向朝炎陆朝歌逼宫。

    这种事情可能吗?想想心里还真是有点小期待。

    不过,兰山谷和柳树都清楚这种事情百分之九十九的不可能发生。秦家为什么会舍弃一个容易控制又方便打压的陆朝歌而去选择兰柳这种原本就家底不俗的巨大家族呢?尾大不掉的道理谁都是明白的。

    “不要和我开玩笑。”柳树声音阴沉地说道。“因为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可笑。”

    兰山谷拍拍柳树的肩膀,说道:“兄弟,你误会我了-----我就是一时口误,心里是真的想要夸奖你来着。”

    柳树看着兰山谷,说道:“虽然我们确实很想要拿到朝炎科技的长期代#理,但是我们两家也要保持自己的尊严和独立的姿态----如果总是一味的放下身段弯腰鞠躬的话,别会就会轻视我们,就连我们也会轻视我们自己。”

    “你的意思是?”

    “亲密合作。”柳树说道:“保持距离。”

    “说的也有道理。”兰山谷笑呵呵地说道:“江逐流大婚,陆朝歌和方炎会不会来?来了是打脸,不来也打脸。江家父子难做啊。”

    柳树低头喝酒,没有回答兰山谷的这个问题。

    兰山谷觉得无趣,又转身和身边的一个小美女说笑勾搭起来。

    鲜花簇拥的t台上面灯光大亮,在热情喜悦的婚礼进行曲中,一对新人携手走出。

    台下掌声雷动。

    江逐流一身黑色西装,英气逼人。将上心白纱覆面,美艳不可方物。这一对碧人走出来确实让人生出一阵郎才女貌的感慨。

    等到主持人致辞完毕,轮到新人父母上台发言。

    江龙潭气场强大,却只说祝福小儿女婚后生活幸福美满的家常话。

    将家代表发言的是将上心的母亲李韵,这是一个风姿卓越的少妇。女儿已经嫁作他人妻,她却仿佛是时光倒流容颜不老。

    “虽然今天举办的是中式婚礼,但是我是一个虔诚的教徒,还是想要以西方的婚礼礼仪当着全场宾客亲友的面问这对新人一个问题----上心,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它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李韵问的很动情,想到即将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出去时眼眶就已经湿润了。

    “我愿意。”将上心声音甜美地回答道。

    “逐流,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它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愿意。”江逐流声音坚定地回答道。

    “我不愿意。”与此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宴会大厅门口不合时宜地响起。

    (ps:感谢白板的梦想小朋友的万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