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一刀!

    第437章、一刀!

    天色越来越暗,寒风越吹越冷,就连已经停歇的雪花也再一次纷纷扬扬的飘荡起来。,ybdu,

    方炎从来都没有如此的讨厌过燕京的冬天。

    汽车塌陷进坑里,方炎只能够靠双腿赶路。

    他的鞋子鞋底已经磨光了,只有鞋帮绑在脚脖子上反而是一种累赘,他早就把那两块破布给撕扯下来。

    方炎光着脚丫子踩在冰面上,光溜的脚板和路面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他的脑袋前伸,上身微躬,始终保持着一个高速冲锋的姿势。

    脸被寒风吹的僵硬,眼睛被风雪溅的眯起。

    此时的他心急如焚,脸上却保持着冰冷的平静。

    这是最危险的时刻,这是最重要的时刻。

    越是危险越是重要的时刻,他越是不能犯下一点点错误。

    他跑得太快太快了,就像是这荒野里面的幽灵。

    嚓------

    方炎的身体急停,因为刚才奔跑的速度太快,他的双脚在原地旋转了一个圆圈才保持住身体直直的站定。

    在他的前面,站着一个黑布蒙面的黑衣人。

    “我叫刺客。”黑衣男人说道。

    方炎一言不发,主动朝着黑衣男人冲了过去。

    无论是拳王还是刺客,无论是阎王还是天神,谁也不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他要救回自己的父亲!

    他一定要救回自己的父亲!

    除非父亲死了!

    除非他死了!

    ---------

    ----------

    薪火相传,老死而新立。

    也就是说,只有老一任蛇君死去,才会有新一任蛇君诞生。

    现任蛇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正是因为师父消失多年,外界以为他早就已经死去,所以才称其为蛇君。

    当然,那个时候只是民间的‘加冕’,没有得到上一任蛇君的祝福。

    现在,黑袍人沾神血、画蛇符、亲口将蛇君之位传授给自己的徒弟。这个仪式很简单,也很重要。

    “师父------”现任蛇君,也是唯一的一位蛇君抓着师父的手,声音悲怆地喊道。“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任何事-----你不在的时候,我还学了一些医术,还学了一些蛊术,我可以帮你疗伤。你不会死,我不能让你死。”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大堆的药瓶,把药瓶的瓶塞拔开,将里面的红的白的各种颜色的药粉全部都倒到师父腹部的伤口上面。

    那里血流汩汩,身上的黑衣早就被浸染成了褐红色。

    蛇君摆手说道:“我不会死,我只是想要做一个了结-----有些事情很多年前就应该有一个了解了。只是那个时候我还有畏惧心,没办法走到那一步。”

    “师父,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做。你只需要平平安安的,平平安安的安心养老就好了。”现任蛇君急声说道,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木头。

    对黑袍人而言,现任蛇君和他的妹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他没有爱情,没有婚姻,不知道家为何物,也没有体会过被人等候-----唯一等候过他的就是被他从外面捡回来的两个小不点。

    所以,在那些人用他们俩人的性命来要挟自己时,他挖出了自己的蛇之眼交托出去,以一生所能成为和他们交易的资本。

    他没有家,却渴望有一个家。

    他不懂情感,却付出了最真挚的情感。

    对现任蛇君而言,又何偿不是如此?

    他的妹妹被人劫持,他原本以为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面唯一的亲人。所以,他为人卖命去击杀方炎,任务失败之后,又放下蛇君的尊严和个人的名誉而主动和方炎谈判,哀求方炎给他一个机会----甚至不惜重走了师父的老路,和师父一样成为别人的蛇奴。

    蛇奴,那是多么沉重又是多么屈辱的一个称呼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终将要遭遇这样的两难境地-----一方是自己奉献了蛇之眼的主人,另外一方是救他活他教他的再造恩师。

    这一次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残忍。

    妹妹生死不明,师父又要离自己而去-----这是现任蛇君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两个亲人。

    蛇君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父去死?

    黑袍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微笑着说道:“你有自己的使命,你的使命是活着-----活着去救回你的妹妹。如果有一天你们俩人结婚生子,而且还生了孩子-----把他送给良好的人家抚养,不要再让他跟着你们养蛇。蛇君一脉,太残酷了。”

    “师父------”

    黑袍人拍拍蛇君的肩膀,准备起身离开。

    扑通-----

    蛇君跪了下来。

    他的脑袋重重地撞击地面,认认真真的给黑袍人磕了三个响头。

    黑袍人摆了摆手,没有回头。

    “要走了吗?”白修持剑挡在黑袍人的前面,冷声说道:“我不同意。”

    他说过要杀掉黑袍人,就是要杀掉黑袍人。

    说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虽然他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的。

    或许黑袍人有自己悲惨的命运,或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可是,谁在乎呢?

    他跑到燕子坞的地盘杀人放火,这就犯下了天大的过错。他必须要替燕子坞把他留下来。

    无论是燕子坞的任何一个人看到,都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他留下来。

    黑袍人有黑袍人的亲人要维护,白修有白修的立场要坚持。

    一黑一白,一暗一明,他们是天生的对手。

    黑袍人停下脚步,看着白修眼里毫不掩饰的杀机,轻声说道:“我已经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放我离开的话,或许对大家都有好处-----我去完成一个心愿,你们也去掉一个麻烦。对你来说,解除了一次危机。对方炎来说,也少了一个对手----”

    “第一,你的心愿不是我的心愿。第二,你说的危机对我来说不是危机。至于方炎是不是少过一个对手,这和我没有关系-----我想他很乐意自己去手刃仇敌。”白修并没有被黑袍人说动。“你不能走。”

    他是一个外表温和但是内心固执的人。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

    除了站在他面前的是先生。

    他的先生。

    黑袍人面露遗憾之色,说道:“为什么你认为自己就一定可以把我留下来呢?就因为我被你刺了一剑?你理解蛇君的意义吗?你体会过真正的蛇君之威吗?燕子坞的年轻人----自信的有些过份,有时候着实让人很讨厌。”

    “不妨试试。”白修傲然说道。

    白修刺出去的那一剑极狠,黑袍人的腹部被扎了个对穿。

    即使蛇君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药粉全都倒在上面,缓解了一下黑袍人的伤势。但是,这并不能够完全的把血止住。

    黑袍人无视腹部的伤口,主动朝着白修冲了过去。

    白修也持剑直刺,袭向黑袍人的胸口。

    一个如恶虎捕食,一个如蝴蝶采花。

    一个凶猛,一个轻灵。两人的身体瞬间就要撞上。

    让人诧异的是,黑袍人手无寸铁,竟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迎接白修。

    嗖嗖嗖-----

    白修手里的长剑颤颤巍巍,抖落出十几朵剑花。

    剑尖如蛇头,正在寻找最适宜的攻击部位。

    黑袍人一拳轰出,手臂主动朝着白修手里的长剑轰了过去。

    呼-----

    拳风凌厉,霸道无匹。

    白修手里的软剑由刺变斩,他只需要一剑挥下去就能够带走黑袍人的这只手臂。

    但是,他的眼神一凛,却再次由斩变刺,长剑剑尖再一次发出嗖嗖嗖如毒蛇吐芯的声音一般的刺向黑袍人的胸口。就好像是要故意放走黑袍人一马似的。

    黑袍人的拳头轰了过来,拳风将白修扎起来的长发吹散。

    白修手里的长剑扎进黑袍人的胸口,鲜血顺着剑刃喷涌而出。

    黑袍人每向前一步,那长剑便刺进去一分。

    但是,黑袍人并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仍然悍不畏死的朝着白修扑去。一幅要和白修拼命的架势。

    他的身体很快就要被长剑刺穿。再一次被刺出一个窟窿。

    但是,白修并没有让他如愿。

    他一脚飞出,把正向他扑来的黑袍人给踢飞了出去。

    几滴鲜血滴落在白修的手腕上,一股锥心的疼痛传来,那手背上的皮肉竟然开始变成焦黑色。

    蛇君竟然将自己的身体变成药库,那红色的血液变成了杀人凶猛的毒药。

    倘若刚才白修让他靠近,恐怕白修的整个身体都会因为沾染上他的血液而被腐蚀成炭。

    扑通!

    黑袍人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咔----

    一直躺倒在地上,半个身体几乎被白雪覆盖的方意行突然间翻身,手里的长刀高高的举起,一刀插在恰好摔在他身边地黑袍人的胸口上面。

    嚓-----

    黑袍人的胸口中刀,刚刚想要坐起来的身体无力的垂倒下去。

    方意行哈哈大笑,声嘶力竭地出声喊道:“我说过要砍你一刀,我就是要砍你一刀-----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他不为杀敌,只想要砍对手一刀。

    他做到了,终究是做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