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地坑天网!

    第432章、地坑天网!

    有人说,书读的越多越迷茫。、ybdu、陆婉显然不属于这个范畴。

    她出生在书香世家,父亲母亲甚至爷爷外祖父都是非常有名气的大学问家,她自小就和唐诗宋词经史子义为伴,算得上是广闻博记的那一类型。她和英俊儒雅的方意行相爱结婚,然后便过着相夫教子读书写字的安静生活。方家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磨难,她一个女人也不得不站出来帮忙打理方家家务,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和白眼。

    她外表淑婉,但是内心坚定。从来都不信鬼神之说。

    可是,今天却有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离她而去,可是她想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方炎了吗?”陆婉问道。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方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从小到大,就是这个宝贝儿子让她耗费心思。

    她知道儿子在花城做的非常好,但是也知道儿子好像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大姑方意新放下手里正在纳制的一只布鞋底,说道:“刚才看到去后院了。不是去和轻敌聊天,就是去陪老爷子下棋----这孩子还真是长大了,看起来沉稳可靠,过年回来也不出去野了。现在在和叶家那丫头谈恋爱,是不是明年就把喜事给办了?”

    陆婉稍微安心了一些,儿子方炎的表现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挑不出任何毛病。每天看到他心里都甜滋滋的,就是睡觉也都是带着笑意入眠。

    大家都说方家的希望在方炎,她听了这话一点意见也没有。他们说方炎是方家的希望,那不就是在变相的称赞自己生的儿子优秀吗?

    “本来就不是小孩子了,还能跟以前一样出去捉兔子打鸟?和叶家的婚事还远着呢,谁知道叶家人是什么想法?不过过几天我得去叶家找温柔她妈探探口风,能成了当然好------我去给他们送壶茶。”陆婉说道。

    陆婉泡了壶极品雀舌送到后院,方炎果然在方虎威的小屋里陪着老爷子下棋。方虎威下错了一颗子,正吵着要悔棋,方炎按着棋盘不同意,说落子无悔。这一老一少正争得不可开交。

    陆婉把茶壶放下,劝道:“方炎,让让你爷爷-----”

    “让?谁让他让了?”方虎威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我只是年纪大了眼花,不小心把那颗子放错了地方----他只需要让我重新把那颗子放一放就成了。让什么让?”

    陆婉知道方老爷子的脾气,倔强古板,有时候就跟个老顽童似的。听到他不愿意承认让方炎让子的事情,陆婉便附和着说道:“就是。那棋子那么小,线格那么细,谁说一定能够看清楚来着?方炎,让你爷爷把那颗棋子重新放一放。”

    方炎给爷爷倒了一杯雀舌,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气喝光,说道:“他看不清楚?那金刚鹰身上有几只鸟毛他都能数的清清楚楚。这下棋等的就是对手的疏忽,他一疏忽就悔棋,我怎么才能赢他?”

    “我说了我那不是疏忽,是我眼睛花了没看清楚-----”

    “落子无悔,你有没有一点棋品?”

    “我是你爷爷,你说我没有棋品,你有没有一点人品?”

    -------

    陆婉摇了摇头,独自走出这让人崩溃的小屋。

    她知道老爷子平时极少说话,只有孙子回来的时候才会格外的开心。方炎也明白老爷子的心意,趁着在家的这几天都很用心的守在老人身边。他们爷孙俩是交心的。

    陆婉又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他和儿子是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了。

    丈夫最近在忙着燕京的画展,那是他弃武之后的全部心血聚集的领域。他一直想证明自己,无论在任何方面,这是他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机会。

    陆婉想了想,还是拨通了丈夫的手机号码。

    电话无人接听。

    陆婉又拨通了王冬的手机号码,电话仍然无人接听。

    陆婉的不安感加深,她急忙拨通了琳琅会馆负责人的工作电话。

    陆婉说明了来意,会馆负责人很礼貌的告诉她说方先生已经离开一个钟头了。大概是因为道路不畅所以还没有到家,希望陆婉不要担心。

    陆婉很担心,挂断电话后就跑到了后院,看着正在下棋的方炎说道:“方炎,你爸还没有回来-----”

    方炎手里握着一枚棋子,说道:“打过电话了吗?”

    “电话打不通。”陆婉说道。“我很担心。”

    方炎放下棋子,走过去搂着母亲的肩膀,笑着说道:“我爸是大人,而且又有王冬叔和他在一起,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你要是不放心,我开车去找他?”

    “去把他接回来。”陆婉态度坚定的说道。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就去把他接回来。”方炎笑着说道。“你代我陪爷爷把这一局下完。可别让他耍赖。”

    方炎拍拍陆婉的肩膀,推门走了出去。

    陆婉坐在方炎刚才坐着的位置,手里握着棋子却迟迟没办法落子,心神不宁的模样。

    哗啦!

    方虎威伸手把面前的棋局打乱,看着陆婉说道:“那小子怕你担心,所以想让你陪我下棋来分神----既然分不了神,那就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担心自己的男人不丢人。”

    陆婉站了起来,快步向外面走去。

    方炎在陆婉面前云淡风轻的装镇定从容,出来之后就立即表情严峻火急火燎。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父亲方意行的号码。

    无人接听。

    再拨王冬的手机,没有人接听。

    他立即拨了另外一个只是记在脑海中的号码,那个号码也没有人接听。

    方炎的心脏砰砰砰地跳的厉害,跑进车库开出那辆红旗汽车朝着燕京城的方向冲了过去。

    方炎一只手驾车,另外一只手仍然不停的在拨打方意行的手机号码。

    无人接听!

    无人接听!

    还是无人接听!

    方炎心里的担忧更甚,把手机丢到一边开始专注的驾车和思考。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在燕子坞用毒失败,所以就选择了在燕京城直接下手?

    还是说,在回来的路上?

    在回家的路上动手,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即远离燕京城惹眼之地,又避开了燕子坞神圣之地。如果他们手脚干净些,把人做掉之后再做一些掩饰,怕是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痕迹。

    燕子坞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地方,也是一个注定应该被世人所遗忘的地方。为了不让别人将视线投放到这里,甚至连一条象样的公路都没有。

    通往燕京的土路崎岖不平,被冰雪覆盖后又变的光滑如镜。

    行驶在这条路上即要防备被凸起的石头把车胎爆掉又要担心凹下去的泥坑把车轮胎给陷进去,还得注意车子在冰层上面打滑朝着两边的深沟栽进去。

    这是一趟危险的旅程,车技不行根本就没办法在这条路上面驾驶。

    方炎把车子开的飞快,达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那些深坑和石块被他利落的给甩到一边。

    他的眼神犀利地扫视着前方,耳朵微微耸动,将四面八方的动静全都收在心里。

    他的脑袋微微前倾,这表明了他此时急躁的态度,他希望尽快赶到燕京城或者尽快接到自己的父亲。

    “一定不能出事一定不能出事一定不能出事----”方炎在心里默念着。

    轰-----

    红旗车的车身一沉,那坚硬的路面竟然快速的向下塌陷。

    这是陷阱!

    敌人将道路下面挖空,上面只留薄薄的一层路面,路面上面被冰雪覆盖。方炎的红旗车碾过来时,一下子就将土层和冰雪给压倒下去。

    在方炎感觉到车身下沉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对了。

    他在上车的时候没有系过安全带,这反而方便了他此时的逃脱。

    他一把推开车门,他的右脚在车身底盘上面一点,身体便高高的跃了起来。

    哐当-----

    红旗车坠落在深坑里发出巨大的响声,这辆方虎威这一生唯一的古董车,方炎最喜欢的爱车终于被毁掉了。

    嗖----

    一道清脆的破空声音传来。

    头顶上面出现了一张巨型大网,那网没有任何颜色,和此时的天色融合为一体。如果不是听到那轻微的破空声音,几乎让人难以察觉。

    而且那大网不是人力撒出来的,而是被高科技设备大力喷射出来。

    下有陷坑,上面天网。

    方炎无论是继续向上飞跃而是急速向下降落,最终的结果都是被他们所捕捉。而且那张网的面积非常广泛,向左或者向右,在有限的时间内,方炎都一直处在它们的覆盖范围之内。

    这些人算死了方炎的所有反击方式,想方设法要把他捉拿。

    哗----

    那张像是鱼网一样的细丝罩在方炎的头顶,压迫着他向下面迫降。

    在道路两边的深沟里,跳出无数个黑衣人像是幽灵一般的朝着方炎即将落地的位置围拢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