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一曲斗蛇舞,师徒两代人!

    第431章、一曲斗蛇舞,师徒两代人!

    如果说瘦小的现任蛇君只是丑的话,那么,上任蛇君黑袍人就只能用恶心来形容了。。ybdu。

    有的人你看着看着就痴了,有的人你看着看着就吐了。无疑,黑袍人就属于后者。

    他脸上的褐色肉瘤还有那密密麻麻无数的深洞,让人根本就没办法让视线在他的脸上过多的停留。那是对自己最残忍的惩罚。

    如果警察审案的时候问你招还是不招,如果不招就把黑袍人拉进去强迫疑犯看他的脸半个小时,怕是比那强烈的炽光灯还要有效果吧?

    他的喉咙部位确实有一个颜色深沉的疤痕,戴上帽子的时候被阴影遮盖很难发现,或许这就是他说话的时候给人撕裂感的原因。

    黑袍人看着他的徒弟,笑着说道:“你看,我也只有一只眼睛,我也奉献了我的蛇之眼。我是蛇奴,我也有自己的使命。”

    黑袍人指了指躺在雪泊里被大风吹卷没有动弹过的方意行,说道:“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他。还有其它的一些人-----这就是我的任务。”

    瘦小的男人面现脸色,说道:“你是我的师父,你救了我,也养了我,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不想站在你的对面,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但是,师父,你不能杀他。如果你杀了他,我就得死。我死了,妹妹也就死了。我可以死,妹妹不能死。”

    “所以,在你的心目中,妹妹比师父更重要?”黑袍人轻声问道,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和自己的孩子讲话。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谁讲话,除了站在他面前的徒弟。

    瘦小的男人认真想了想,说道:“是的,我本来觉得应该师父更重要,但是心里又觉得妹妹更重要-----”

    黑袍人笑了起来,笑声一如即往的难听,说道:“她是你的妹妹,也是你相依为命的伴侣----你恋爱了。你还不知道吧?”

    “恋爱?”瘦小的男人迷惑的说出这两个对他而言无比陌生的字眼。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或者说一种状态?

    “古人有王不见王的说法。上一任君主死了,才会指定下一任君主接任。上一任蛇君死了,才会有下一任蛇君出世----”黑袍人看着瘦小的徒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会有牵挂的人,说道:“所以,我知道是你在追踪我,我一直不愿意见你。我用了各种计策办法把你引到别的地方去,让你走进一个又一个陷阱迷障----没想到你还是找来了。”

    “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黑袍人说道:“既然这种事情已经发现了,你和我就再也没有后路-----”

    “师父,求你----”瘦小的男人出声哀求:“请你退一步。退一步,谁也不用死。”

    他不想杀师父,他怎么能杀自己的师父呢?

    他带着妹妹逃离,他们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的想要躲避任何陌生人的靠近。那个时候,他们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是坏人。

    他们往偏僻的地方跑去,他们往黑暗的森林跑去。他们陷进了毒雾泥沼,他们挣扎不出,只能手拉着手安静的等死。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他们惊恐极了,眼睛四处张望却看不到人影。

    他们以为是山鬼,因为他们在孤儿院里就无数次的听过山鬼的故事。

    那个肥胖的院长爆打过他们之后,都会用那种尖利的嗓音喊道:敢说出去一个字,我就把你们丢进大山里喂山鬼。

    她说的是‘喂’山鬼,那么山鬼就一定是会吃人的?

    “我们是孤儿。”妹妹出声喊道。

    过了好一阵子,一条藤萝从天而降,把他们俩人从泥沼里面扯了出来。

    “跟我走。”那个身穿灰袍的男人背对着他们说道。

    他觉得那个男人很危险,又觉得很亲近喜悦。

    因为,这是他们在密林里面唯一见到的活人。唯一一个对两个幼小的孤儿说‘跟我走’的人类。

    “蛇奴什么时候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了?”黑袍人温和的劝慰着,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的进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成为新的君王。”

    “师父-----”瘦小的男人悲声唤道。父子相残,师徒相杀,这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情了吧?

    他们不在乎感情,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体会过感情。

    对于他们来说有感情的人,他们视之如生命。

    因为,那可能就是他们的唯一。

    黑袍人嘴里发出一种轻微的口哨声音,趴在他手背上面撒娇卖萌的那条金线蛇突然间变得躁动起来,张开它犀利的牙齿,身体猛地一跃,竟然朝着瘦小的男人窜了过去。

    蛇种反噬!

    要知道,这条蛇是被现任蛇君所养,理应受到他的控制。

    但是,现在竟然受到了黑袍人的驱使,调头前去攻击现任蛇君。

    被自己畜养的毒蛇咬死,这会成为玩蛇界的一大笑柄吧?

    现任蛇君知道师父的实力,表情严峻之极,立即把两根手指头放在嘴边,一阵更加急促的‘咕唧’声传了出来。

    那条飞在半空中的金线蛇身体狼狈的落地,又调头朝着黑袍男人反攻而去。

    黑袍男人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嘴巴上的声音稍微用力,于此同时,他的双手从黑袍里面伸了出来,在空中不停的煽动着,就像是要把那条向自己冲来的金线蛇给赶到对面似的。

    这是‘药薰’,黑袍里面有一种毒蛇恐惧的百虫药粉。

    将成年的眼镜蛇王、全身赤红的火蜈蚣,还有十七节的响尾等近百种毒物炼制在一起,然后用秘方调配,最后成为一种即使是金线蛇这种毒王都害怕的粉沫。

    用蛇音灵魂操纵,再辅以这种百虫药粉药薰,金线蛇便只能为其所用。

    黑袍人这么一煽动,效果非常的明显。正向着他脚底攀爬的金线蛇对他非常的畏惧,转身就朝着远处逃窜。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天敌一般。

    黑袍人正在挥动的手掌伸出两根手指,手指的方向正指向现任蛇君所站的位置。他嘴里发出来的声音也改变了音调,刚才只是轻微随意的‘嘘’声变成了节奏激昂热血的‘斗蛇曲’。

    想要从战场撤离的金线蛇眼睛血红,背上的金线更加的鲜艳耀眼,就像是服用了兴奋剂似的在原地挣扎跳跃,身体支撑,蛇头高高的昂起,腥红的舌头吐出来准备吞噬猎物。

    在黑袍人的手指头指引下,它开始调整方向朝着自己的主人现任蛇君窜过去。

    它的身体再次跃起,快的只有一道幻影。

    现任蛇君猛地咬破自己的手指头,任由鲜血汹涌地喷涌出来。

    他把鲜血将自己的手掌涂抹了一番,然后伸出手掌准备去擒拿那只已经‘叛变’的蛇奴。

    最毒的不是百虫之粉,而是蛇君的鲜血。

    因为蛇君自小就开始畜养毒蛇和各种毒物,它的身体里面有百种毒虫的气味,它的鲜血里面也是各种毒素聚集。这样的气味和毒素让这些蛇君亲自畜养的毒蛇即亲近又害怕。

    而且,每一种单独会被蛇君丢出去执行任务的毒物,它都饱食过蛇君的血液。这种血液让它们喜欢又不敢靠近。

    金线蛇‘嘶鸣’一声,强行在空中调头,落在地上之后朝着黑袍人扑去。

    黑袍人嘴里的斗蛇曲更加的尖利,就像是有人在大声的吹着单调的口哨。

    在这严寒酷冬的天气,现任蛇君满头满脸的都是汗水。

    他嘴里的‘咕唧’声音越来越大声,也越来越快。最后连成一片,你再听不出来是‘咕唧’声,而只能够听到单调的‘咕咕咕’的声音。

    他又咬破了几根手指,手指头的血水还在不停的流敞,将他自己的身体都涂抹一层。他的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

    金线蛇变成了脑残蛇,它一会儿向黑袍人窜去,一会儿向现任蛇君呲牙咧嘴吐出红芯。

    刚刚才向现任蛇君扑去,转眼间又调头攻向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它的眼睛越来越红,身上的红线变成了一个凸起的金色线条。好像只要一伸手就能够把那条线条从它的身上剥离出来一般。

    左。右。

    右。再向左。

    黑袍人用力,现任蛇君也在用力。

    现任蛇君不停的流血,黑袍人不停的在煽风。

    两人各使绝招,各用绝技。

    金线蛇突然间缩在中间不再动弹,就像是疲惫之极或者说要休眠一般。

    但是,现任蛇君和师父黑袍人的驱使之音还在继续。

    啪----

    一声怪异的闷响传来。

    那条被他们互相驱使,左冲右窜的金线蛇竟然像是一个**炸弹一般的炸裂开来。

    血肉飞溅,变成肉眼可见的碎片。

    蛇血滴落在雪面上,烫得雪层滋滋作响,冒出一股白色的轻烟。

    一曲斗蛇舞,师徒两代人。

    师父老且坚,徒弟冲云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