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还可以再劈一刀!

    第429章、还可以再劈一刀!

    燕子坞的人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王冬是方虎威的弟子,所以方虎威就是他的父亲。

    他和方意行不仅仅是师兄弟的关系,还是亲兄弟的关系。

    并不是谁比谁的命金贵,也不是谁比谁更有资格活着。

    王冬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老婆孩子。在他的老婆孩子眼里,他的命比方意行的命还要金贵,他活着比什么事情都要重要。

    王冬愿意为了给自己的师兄争取一分钟的时间,也有可能是三十秒——

    重情义,轻生死。

    这就是王冬的报恩方式。

    粗暴又深沉。

    黑色的别克汽车在空中短暂飞行,因为脑袋上面插着一把刀子,而刀柄仍然钳在车顶的铁皮上面,所以解开了安全带的王冬身体并没有因此被抛飞。

    哐当!

    人和车子同时栽进了深沟里面。沟深而窄,车子卡进去就难以翻身。

    黑袍人的脚尖在车顶一点,身体便高高的跳到了高空。黑袍猎猎生风,就像是一只正在飞翔的蝙蝠。

    他确实像极了那种黑乎乎的动物,滞空能力让人惊叹。黑袍在空中飞了极远的距离,这才轻飘飘的落地。

    脚下泥水不溅,残雪不起,踏雪无痕。

    方意行扑得飞快,仍然追赶不上悲剧展的度。

    当他跳到深沟里面从车顶把那把长刀给拔了出来,把王冬的身体从车子里面拖了出来,王冬的头脑身体已经被他自己的鲜血染红。

    双眼圆睁,血水灌进眼眶,眼珠眼白便也变成了血红色。

    极其的不甘心。

    “王冬——”

    方意行用力的抱着王冬,帮他温暖着逐渐冰冷的体温。

    人死了,热气就散了。

    方意行并没有悲伤太久,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帕擦拭王冬的眼睛,将血水从他眼睛里揩出来。但是因为他的脑袋上面有一个大洞,大洞还在不停的流血。他刚刚擦拭干净,血水又一次涌了进来将他的眼睛染红。

    于是,方意行只能强行着帮他合上了眼睛。

    脱下身上的毛料大衣,盖在王冬的头脸身体上面。

    然后,他拾起地上那把黑袍人用来割开铁皮插进王冬头骨的长刀,扯下脖子上的领带一圈又一圈的绑在他的手臂上面。

    最后,他将领带打了个死结,刀子和他的身体融合为一体。

    方意行站了起来,重新站在了黑袍人的面前。

    黑袍人抬起头,黑帽遮掩的那只眼睛就像是野兽一般的阴冷恶毒。

    他看着方意行,说道:“燕子坞的人——都不怕死吗?”

    “怕死。”方意行说道。“活着多好,没有人希望去死。”

    “他为什么不怕?”黑袍人指着躺在地上的王冬问道。

    “他叫王冬,原本是个乞丐。快要被人打断手脚成为废人时,被我父亲从地下丐帮手里解救,从此就成为我方家一份子。”

    “他的命是我父亲给的,他的尊严也是我父亲给的。我们给了他生命,所以他就用自己的方式还给我方家一条命。我们给了他活着的尊严,所以他选择让自己死的有尊严。”

    方意行看着王冬,轻声说道:“他是英雄,死后尸体埋于我方家祖穴,灵牌供奉在我方家祖祠。方家不断种绝脉,他的香火就不会熄灭。”

    是在向黑袍人解释,更像是在王冬说出自己能够给予的保证。

    英雄惜英雄,王冬为了救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也不吝啬拿出自己所能够给出的最重要也是王冬最在乎的东西。

    黑袍人沉吟良久,声音嘶哑的说道:“活着的尊严,自由的生命,还有祖穴和宗祠——确实让人羡慕啊。这些东西我一样都没有。像我这样的孤魂野鬼,死后必会被丢于荒野或者乱葬岗上,尸体被秃鹰或者野狗撕碎吞食,无祖穴可葬,可香火可用——难怪他愿意为救你而死。”

    顿了顿,黑袍人又接着问道:“那么,周帆呢?那是一个贪婪又胆小,自私又薄凉的人——我之所以选择他,原本以为他和我是同一类人。为什么他也选择了那样的方式?宁愿自我牺牲也不肯汤里下毒?他又为什么——愿意为你而死?”

    方意行的脸上带着骄傲又温和的笑意,高声说道:“你知道什么是家吗?”

    “家?”黑袍人认真的想了想,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家。家到底是什么呢?是一座可以挡风遮雨的房子?是一堆豪华高档的家具?

    还是说,每天都给你提供不同的女人?

    “家是人家。有人才有家。你下班回家,你的老婆已经做好了饭菜熬好了鸡汤。你有事出门,你的儿子会一遍又一遍的给你打电话,问你爸爸怎么还不回来——你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你训斥儿子的淘气行为,你教育女儿要好好学习。就算被别的孩子家长找上门,你作为父亲站出来给别人道歉或者和人争吵——”

    方意行的笑容很温和,但是眼眶却开始变得湿润。

    他说的妻子是他的妻子,他说的儿子是他的儿子。

    他说的人家就是他的家庭。

    这样的幸福,大概再也没有机会享受了吧?

    “你说的没错,周帆确实是你说的那种人,他在性格方面和你是同一类人——但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不能舍弃自己的家庭和幸福。他体会过,也享受过。体会过享受过的人,就再也不可能像你一样——像是动物一样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他悍不畏死说出真相救了方家,方家也给了他包容和理解,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

    黑袍人点了点头,说道:“你给我上了一课。你说的都是我没有体会过没有享受过的,但是,听起来就很舒服——我不肯舍弃自己的生命,我想努力的活着。所以,我这一生都是为别人而活,为杀人而活。”

    黑袍人看着方意行,说道:“我尊重你,我给过你机会。可惜,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救你——那就抱歉了。”

    “不用说什么抱歉。”方意行摇头说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也不需要给我机会,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机会。”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儿子而来,这比因为我而来还要让人揪心。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什么本事,儿子遇到危险也做不了太多事情。但是,以前终究学过几手功夫——我帮不了他什么,就替他消耗你几两力气吧。”

    黑袍人眼里的仇恨恶毒消失殆尽,声音仍然嘶哑难听,却是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我喜欢折磨人,但是我不会折磨你。你会死得痛快。”

    方意行没有说谢谢。他不会对这样的人说谢谢。

    他紧了紧手里的长刀,身体压低,主动朝着黑袍人冲了过去。

    咔咔咔——

    脚上的皮鞋踩在坚硬的雪层上面,将那堆积起来的白雪压得咔嚓咔嚓作响。

    他冲到了黑袍人的面前,然后一刀劈向他的脑袋。

    开山刀!

    这是刀法当中最简单也最凶狠的一招。

    是燕子坞赵家的刀技。那件事情生之后,他做过无数种尝试,这只是他无数次失败中的其中一次。

    方家擅长的是太极,太氏太极在内江湖都有极高的地位。

    但是,太极需要有劲气。没有劲气支撑的太极就是花式太极。

    在一些太极高手身上,即使不需要劲气仅仅只需要技巧也能够将人带倒。但是,方意行很清楚,以他没有劲气的太极修为,面对黑袍人这样的对手时,其实只有死路一条。

    他没有想过求胜,只是想死战一回。

    刀气凌厉,凶狠决绝。

    呼啸的凉风被这一刀给劈开,就连身体都变得燥热起来。

    方意行只能将这一刀施展出七成战力,但是,因为他内心杀意弥漫,所以就多了一种慑人心魄的力量。

    呼——

    黑袍抖动,黑袍人的身体凭空飞起,开始极后退。

    他竟然选择了退避!

    有死无生的一刀,将自己置之死地的一刀,自然能够让人心生惧意。

    方意行只想劈出这一刀。

    方意行以为自己只能劈出这一刀。

    黑袍人后退,他的战意便再次浓烈高涨。

    那把绑在他手掌虎口和手臂上的长刀出尖锐的响声,期待着饮血封喉那一刻的到来。

    方意行身体疾冲,紧追黑袍人不放。

    一个后退,一个猛攻。

    方意行越跑越快,最后竟然脚不沾地,身体在空中高高的跃起。

    又一刀劈了过去!

    仍然是开山刀!

    有攻无防,有去无回的开山刀。

    啪!

    黑袍人长袖一甩,一袭黑色长布朝着方意行罩了过来。

    方意行不躲不避,一刀朝着黑布砍了过去。

    嘶啦——

    黑布被方意行一刀斩出一条巨大的口子,但是方意行的身体却被黑袍人从下面伸出来的腿给一脚踢飞。

    扑通——

    方意行腹部中招,身体摔倒在雪地上向后方嗤啦啦的滑行而去。

    滑行了好久好久,好长好长,直到惯性消失,他的身体终于停顿下来。

    咽喉一甜,大股的鲜血呕吐了出来。

    “人没死,刀没丢。”方意行抹了把嘴角的淤血,长刀仍然绑在他的手臂上面,在心里想道:“还可以再劈一刀。”

    (ps:感谢爱潜水的驴兄弟的万赏,驴兄你好!感谢星夜邪土豪的万赏,才几天时间就飙升到打赏榜十二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